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四十章 皆大欢喜
 
2019-11-05 07:52:56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古云淡淡的扫了白玉骐一眼道:“现在天残道人已灭了。”白玉骐冷冷的笑道:“不错,贤昆仲救了在下一命。”
  古月道:“那也未必就是救了你,因为,你们并未决出胜负来。”
  白玉骐淡然笑道:“在下有自知之明。”
  古云笑道:“就算我兄弟二人真救了合下,只怕与事前那约定,也没有什么关连,你说对吗?”
  白玉骐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阵,沉声的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施的恩惠,只是对我白玉骐私人的,但那另一段公案,白某无力自主。”
  古月凄凉的大笑一声:“哈哈……洪荒九魔,九死其二,剩余七人,只怕早已不放在你白玉骐眼里了,不过大丈夫恩怨分明,公私分清,我洪荒九魔,到时决不会令你失望就是了,哈哈……”笑声震天,但却掩不住心中的悔意。
  白玉骐扫了四周一眼,道:“贤昆仲可否带在下去找找他们?”
  古月道:“可以!”
  白玉骐一扫身侧五位姑娘,道:“什么地方?”
  古云道:“千毒谷,假使在那里,我们侥幸能够全部有命的话,当会再有一场殊死之战。”
  白玉骐道:“谷外?”
  “不!谷内。”
  “那时,只怕在下还要做其他的事。”
  古云道:“在千毒谷消灭之前,我们还是站在同一阵线上。”
  白玉骐奇怪的问道:“洪荒九魔可是与千毒谷有什么不解之仇吗?”
  古月摇头,道:“洪荒九魔,生平未做一件有益于江湖武林的事,也许,这是回光返照,所谓盗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白玉骐沉重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们走吧!”话落转身而去。
  突然,“金环帮主”开声大叫道:“千毒谷,久蓄称霸之心,暗藏荼毒武林阴谋,现在难得他们都能联手合力。我们身为武林一份子,岂能坐视,老夫决率帮下弟子前往。”
  白玉骐这时已同五女及司徒云霄、葛玉珍,及“日月老人”,古氏兄弟等离去了。
  太极真人也道:“我太极派也赞同。”
  群雄大都是些血性汉子,白玉骐过去恶毒的名声,已在今日完全澄清,由恨转敬也是人之常情。
  当下上呼百应,几乎来人中有十之八九,愿意同去。
  太极真人这:“好吧!各位既然如此热心公益,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罢。”话落当先率众而行,接着,此起彼落,个个相随而去,不去的人,也都下了挂月峰,一座高耸人云的山峰,已恢复了其原来的寂静,所不同的,峰上多了一具尸体,那是天残道人。
  口口口口口口
  群山环绕,翠树茂盛,云与雾,在山腰难分,水与黄沙,在山脚难辨,扑朔迷离,这里,就是令人闻名胆寒的千毒谷外貌。
  谷口不狭,但却被黄水占去了一半,剩下仅有五丈之宽,两侧高岩壁立,石缝间,隐约可见蛇蜴爬行其上。
  这时谷口已聚集了许多武林人物,不用说,这些人大多是少林寺后挂月峰上的群雄,但也有几人例外,他们是洪荒九魔中人。
  “玉女”一见“天魔懦侠”,不由自主的叫道:“师父……”
  “天魔儒侠”笑了笑道:“你也来了。”接着对司徒云霄夫妇道:“老夫已尽所能,不知贤伉俪满意否?”
  “一艳”葛玉珍感激的道:“凤儿能有今日,完全是吾兄所赐,大恩不敢言报,但在小女子有生之年,愿随时随地听从兄长的差遗。”
  “天魔儒侠”扫了其他六人一眼,又看了看白玉骐,淡然一笑道:“千毒谷一进,只怕洪荒九魔就要从此长辞人世了。”
  司徒云霄闻言一惊道:“难道千毒谷这么可怕?”
  “天魔儒侠”摇头笑道:“并不可怕,老夫相信今日我们有必胜的把握,但任何人都可以生还,唯独我洪荒九魔难逃此劫。”
  “一艳”心中一动,脱口道:“你是说骐儿会这么做?”
  “天魔儒侠”点头道:“这也是他的任务之一。”
  司徒云霄不由自主的摇头道:“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
  “天魔儒侠”喟然一叹道:“他也身不由己。”
  “你是说他身后有人操纵?”
  “不!应归根于早年的一段公案。”话落一顿,突然道:“白玉骐已开始前进了,我们走吧,”
  “玉女”司徒风等人,早已听得人神,此时一听白玉骐已前进,不由精神为之一振,美目齐扫,果见白玉骐已在前面二十丈以外了,他身后跟着许多人,但也有不少人,迟疑不敢前进。
  罗绮萍娇呼一声,道:“我们快追。”话落末等回答,便纵身追了上去。
  其他四女,心中也都大急,“玉女”对“天魔儒侠”娇声道:“师傅,凤儿先走一步了。”话落人已纵出,追随其他四女而去。
  “天魔儒侠”暗自摇了摇头,由几个少女的行动,他觉得以自己这等年龄,似乎更不应该争一时声誉,而毁去她们美丽的远景。
  当下,他沉重的笑了笑道:“我们走吧!以我们的身份,似乎不应该落于群雄之后。”
  话落当先飞身而出,向前追去。
  洪荒九魔平时意气之争,虽然经常发生,表面上,谁也不服谁,形如散沙一盘,实际上,他们心中都有了默契,暗中把“天魔儒侠”看成了老大,“天魔儒侠”一走,他们也紧跟着追了上去,刹那问,超越了群雄,与白玉骐并肩而行。
  群雄那些迟疑不敢前进的,这时一见洪荒九魔有七个都到了,登时又有许多鼓足勇气跟了上去。
  谷口距他们原先立足之地,本不很远,众人这一阵急奔,那要多久,便已进人谷口,但根奇怪,始终未见敌踪。
  岩缝中的蛇蜴二见人迹,更骇得到处钻逃,连一点攻击的勇气都没有,确实出人意料之外。
  没有多久,众人已进人谷道里许,但却仍不见出口,两边山势,仍然是那么高拔险峻。
  就在众人正奔走之际,蓦听,谷中传来两声尖锐无比的啸声,群雄个个不由得为之精神一紧,凝神戒备。
  啸声才落不久,两侧岩壁石缝之中,突然涌出无数蛇竭一类的毒物,那些毒蛇,各种颜色都有,粗细长短不一,细的细如竹筷,粗的粗如碗口,那些褐色的蝎子,则大小相差无几,总有鹦蛋大小。
  但见万头钻动,刹时间盖遍两侧石壁,阵阵腥臭,中人欲呕。
  “天魔儒侠”见状心头暗惊,急忙道:“各位注意,在蛇群未发动攻势之先,我们先冲一段。”话落当先向前冲去,速度快得惊人。
  五位姑娘,心惊胆寒,一个个紧靠着白玉骐,好像他能充分保护她们似的。
  群雄此时已有些混乱,平时,各人都有一身武功,对付几条蛇也许并不放在眼里,但此时,一者毒蛇毒蝎太多,再则,身处进退艰难的狭道之中,难怪他们会因紧张而混乱。
  “玉杖神丐”桑无忌向两侧扫了一眼,但凡乞丐,对蛇性大都不陌生,是以,他扫眼之间,心中已有了计较。
  就在这时,谷口又传来两声怪啸,两壁上游动的蛇蝎,突然如疯狂似的向群雄攻来,飞扑纵跃,使人不知从何妨起。
  群雄虽然个个群出自卫,甚至以兵器自防,但由于人挤施展不开,蛇、蝎一攻,不大工夫,便在连声惨号中倒下了十几个。
  这一来,形势更乱,人人自危,甚至,群雄中,还有人是伤在自己人的兵器下。
  “玉杖神丐”桑无忌,见状突然高声叫道:“各位注意,现在轮班守卫,两侧的人,运掌向石壁上扑击,其他的人在中间休息,不可再乱章法,自相残踏,兵器全收起来。”
  群雄正在混乱之际,为了生命,谁也顾不得谁在指挥他们,当下靠边的人,一线摆开,运掌向石壁上扑击。
  这一着,果然生效,群雄运掌击出,形成一道如刃的钢墙,低处的蛇蝎,全被击成肉饼,偶尔仍有人倒地,但较之刚才,却是少之又少了。
  边打边进,一批一批的轮换着,众人果然安定了许多!
  又走了里许,这时,在前面五十丈处,已是出口了,群雄个个汗流夹背,精神困倦,为了争取生命,谁也不敢偷懒,运内功,出罡掌,谁也不敢藏私,是以,距离虽然不长,但已足够他们劳累了。
  “天魔儒侠”大声道:“各位稍忍耐点,前面不到五十丈,便是出口了。”
  群雄闻言,个个精神大振,吆喝声中,刹那之间,便冲出了谷口。
  只见,前面是一处方有里许的绿草地,一里之外,是一道天然石屏,屏内景物,则不得而知了。
  群雄个个深喘了口气,席地躺坐下来,唇干舌燥,困倦已极。
  古云扫了“玉杖神丐”一眼,笑道:“桑兄好主意,不然,现在大家只怕还在里面挣命呢!”
  “玉杖神丐”柔无忌冷冷一笑道:“老要饭的是玩蛇的,大概还不至于连这点脑筋都转不动。”话落,也不管古云反应,迳自向白玉骐走去,道:“白玉骐,你好。”
  白玉骐一怔,冷冷的道:“桑大侠可是又来劝由某与中原同道合作?”
  “玉杖神丐”郑重的道:“难道你拒绝吗?”
  “桑大侠猜对了。”
  “玉杖神丐”心头一动道:“中原群雄都来了,不知是为了那一个?”
  白玉骐缓缓仰起脸来,冷冷的道:“各为自己未来着想。”
  “玉杖神丐”桑无忌突然若有感触的叹息一声道:“唉!白玉骐,你的行为令人生敬,但为什么你要对世人如此仇视呢?要知道,人生于社会中……”
  白玉骐冷冷的截住这:“桑大侠,在下是块顽石,你不必多费心思了。”
  就在这时,五位姑娘突然跑过来,对白玉骐道:“骐哥,你要不要喝水?”
  白玉骐闻言一惊,脱口道:“水?水从那里来的?你们都喝了?”声落人已从地上跳了起来,状至焦急。
  “玉女”司徒凤一怔道:“有什么不对吗?”
  白玉骐大急道:“千毒谷中,无物不毒,你们怎么可以喝呢,”
  熊玉燕笑道:“那水是从一处石缝里流出来的泉水,山高百丈,难道他们会从上面凿个洞让水流下来不成?”
  群雄闻言,都觉有理,纷纷向五位姑娘来的方向奔去,抢水解渴。
  白玉骐木敛的力在那儿,“玉杖神丐”控制住他门下的人,不使前往。
  就在此时,石屏后,突然转出一个身扛药锄的老者来,白玉骐一见此人,心中不由一沉,冷冷的注视着他。
  没多久,药王已到白玉骐身前五丈处,冷冷的道:“白玉骐,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逢吧?”
  白玉骐冷冷的道:“现在我却想到了你过去说的诘,要不择手段。”
  “药王”阴沉的道:“后悔当时没有杀我是吗?”
  白玉骐冷淡的笑道:“我没有喝那水,倒是她们喝了。”话落一指五位姑娘。
  “药王”一怔,突然笑道:“她们喝了也是一样,那水确实有毒。”
  群雄闻言大惊,各个怒形于色,但却觉得四肢无力。
  “药王”冷冷扫了四周一眼,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枚银针,笑道:“白玉骐,你要我救他们吗?”
  白玉骐冷冷的道:“我考虑过了。”
  “考虑什么?”
  白玉骐笑道:“立刻死,是吗?”
  “药王”摇摇头,道:“不,有五个时辰给你。”
  白玉骐伸手道:“那么拿来吧!”
  药王看了群雄一眼道:“白玉骐,我没有解药,除非马上配给你。”
  白玉骐大笑道:“不必了,在下不领这人情。”
  “药王”脸色突然一阵羞惭,已快拿出来的手,重又放了进去,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递给白玉骐,道:“白玉驭,老夫晚年丧子。恨,已勾清了。”
  “玉女”等五位姑娘心中大急,欲想阻止,白玉骐已把那药服了下去,五女不由放声大哭起来。
  “药王”重重的叹息一声,自怀中取出银针,对正在哭泣的五位姑娘道:“五位姑娘不要哭了,有一天,你们会了解老夫并非那种不知世故之人的,来吧,我替你们医好毒伤吧!”
  “玉女”司徒凤哭骂道:“我们死了也不要你这老贼给我们医。”
  她这一哭一骂,真情流露无遗,那些中毒的群众,一个个心胸突然开朗起来,似在这短暂的一刹那中,都看破了生死之数,只听其中有人大骂道:“生死由命,我们上,杀了这老贼。”
  白玉骐连忙阻止,高声道:“各位有儿有女,不比白某家破人亡,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如为了一时意气用事,撇下寡妻幼子,高堂老母,有那一个来替各位照料?”
  群雄鼓噪之情,登时大消,个个相觑起来。
  古云沉声一叹,道:“白玉骐,你不该说这种话。”
  白玉骐一怔,道:“为什么?”
  古云道:“你自出道以来,便伪装得那么凶狠,盖住你善良的本性,报亲仇,雪师恨,使整个武林同道,把你看成了杀人魔王,没有一点人性,你今天这么一做,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白玉骐冷淡的一笑道:“有所谓,盗之将死,其言也善,也许,在下是临死之前的善言。”
  古云摇头道:“白玉骐,在场的没有一个不是长年在江湖上打滚的人,个个眼睛都雪亮,你先前慨然服毒,救群雄,难道那时就将死了吗?”
  此人言辞犀利,使人难以应辩,白玉骐俊脸一红,冷冷的岔开话题,道:“我们之间,也许还来得及一战,现在言之尚过早。”
  古云笑道:“但愿能有这等机会。”
  群雄中,这时突然有人大叫道:“喂,老儿,你来治毒吧,我们要把这千毒谷踏成平地。”
  “对!快点!”
  “药王”淡漠的一笑道:“各位并未中毒,那泉水确实是从地里流出来的,只是各位脑海中先人之见作祟,以为千毒谷中,无物不毒,是以心理上先中了毒之故。”
  群雄闻言,心念一去,果然身上没有一点异样,登时怒吼声中,把药王困于中闲,有人道:“拿出解药来。”
  “快,不然将你碎尸于此。”
  白玉骐看了众人一眼,笑道:“他先前已说过,那药需要亲配,在下已等不及了,白某与他有杀子之恨,也许,这报应是合理的。”
  晓霞泣声道:“那是他儿子自己不对,假使那时你不杀他,我们岂不都栽在他手中了?”
  白玉骐大笑道:“天地之间,合理与不合理的事,往往极难断定,我们走吧,不要为难他了。”话落当先向谷中走去。
  “药王”视众人如无睹,只高声道:“青草可以落足,白石不可接近,矮丛可以接近,巨树却需小心。”
  白玉骐高声道:“在下谢了。”
  五位姑娘与司徒云霄夫妇,此时也已飞身追了上去,群雄,这时对白玉骐已产生了敬爱之心,见他一去,也纷纷追上,刹时间,走得只剩下了洪荒七魔。
  “日月老人”摇头叹息道:“莫兄,老夫没想到。”
  “药王”苍凉的笑道:“是的,你也没想到我会把毒药改成健身之丹。”
  古月奇这:“什么!你给他服的不是毒药?”
  “药王”摇头笑道:“善恶原在一念之间,当日老夫眼见爱子死于白玉骐手中,心中虽知犬子不是,但却无法弥补心中的恨意。”
  “天魔儒侠”道:“为什么今天……”
  “由他慨然的牺牲精神,我发觉了自己的可耻,人,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到了该放弃的时候,有几个能如此从容呢?”
  日月老人道:“但你没有告诉他。”
  “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再相见。”
  古云道:“为什么?”
  “药王”道:“千毒谷,你们不难消灭它,因为,自开始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来过,也没有一个有现在各位的功力,千毒叟武功大概与罗兄相差无几。”
  日月老人慨然道:“那只要白玉骐一个人就够了。”
  “药王”摇头道:“假使他不知走法,必然中毒无疑,千毒谷之所以自开始以来,进来的便没有生离的,其主要原因,乃是因为他们把毒物,完全埋在一目了然的地方,使人不相信那里会藏有毒物,现在,白玉骐虽然已知行走之法,但当他杀死千毒叟之前,只怕也防不住他的毒物。”
  古月道:“这就是你说有再见机会的理由吗?”
  “药王”道:“天底下没有老夫不能化解的毒,现在里面大概已经交上手了。”
  日月老人道:“那你到翠梅谷中去等他们吧!”
  “药王”笑道:“你们去吧!老夫生平没瞧得起过年轻人,想不到在就木之年,竟为一个年轻人所折服,这也许是天遣。”话落转身向各外走去。
  “天魔儒侠”大笑一声道:“洪荒九魔,已有多年没有联手过了,想不到今天为了一个少年人,我们天南地北的几人,重又生聚,但是,我们帮那少年人,平却此谷之后,他却不能放过我们,天下竟有这等怪事,哈哈……”
  古云沉重一叹道:“一失足成千古恨,走吧!”话落当先而去。
  其他六人也相继向各中扑去。
  七人身影才问过石屏,谷中突然飘下一个黑衣蒙面老者,他那轻灵的身法,使人觉得他好似轻如羽毛,没有一点重量。
  他默默的注视七人消失的方向,喃喃的道:“多少年来,我蓄意要找你们,却没想到,在我找到你们之后,却会原谅你们,白玉骐啊!白玉骐,当初我留武功于石室之内,为什么那学会之人,偏偏会是你呢?”自语罢,也飞身向石屏奔去。
  但见,他起落之间,尤如飞鸟过空,仅只几个起落,便已蹬上了石屏,举目向屏内一看,不由为之倒抽一口凉气,心说:“好快!好凄惨的场面啊!”
  只见,此谷面积,的有百丈方圆,青碧的草地上,尸首纵横,血流如雨似的沼泽,腥红斑斑,触目心惊。
  崖下几处楼宇,此时已开始烧起,显然是群雄放的火。
  草地上,有些人在给部份伤者扎伤处,这些人,显然是他们同道来的。
  “服人服心为上,白玉骐小小年纪,想不到竟会使群雄为他而卖命,一鼓作气,平了这座江湖上的黑暗地狱。”
  转眼再向谷内望去,只见,群雄这时已围成一个大圈了,圈子岸然站在满身血迹的白玉骐,他的对面,却站着一个青袍白须,瘦骨峡峋,状如鬼魅般的老者,地上,横着两具断肢残臂的尸首。
  黑布蒙面老者,一闪跃人谷中,混迹于群雄之内。
  青袍老者双目恨毒闪烁的盯着白玉骐,道:“你就是白玉骐吗?”
  白玉骐冷森森的道:“蛇、蝎二毒就是你的师侄吗?”
  青袍老者狠声道:“不错,他们与你何仇何恨?”
  白玉骐冷笑道:“你比谁都清楚,何必问我?”
  青袍老者向四周扫了一眼,心中暗惊,脱口否认道:“老夫知道,何用问你?”
  白玉骐厉笑一声道:“当日武当山下,下百日之毒不就是你唆使的吗?那时白某与你何仇何恨?哈哈,千毒叟,生死原不足惧,你不觉得太过畏惧了吗?”
  “千毒叟”老脸一红,阴笑道:“老夫何尝怕死,就是你不说,老夫也不放过你杀师侄之仇。”话落一顿,转对“洪荒七魔”道:“七位最好也同上。”
  古月冷笑道:“你配吗?”
  “千毒叟”大笑道:“老夫如果不配,你们又何至于全来,哈哈……今日千毒谷瓦解得光荣,哈哈……光荣。”
  日月老人冷声道:“只可惜这份光荣,已无人替你向武林炫耀了。”
  “千毒叟”暗自提气双掌之上,阴声狞笑道:“老夫自己也会炫耀。”
  “天魔儒侠”笑道:“你还没有看清你对手是谁?”
  “千毒叟”冷笑道:“大概他还比不上你。”
  “天魔儒侠”并不生气,当即郑重的道:“不,他武功远在老夫之上。”
  “千毒叟”猛吸一口真气,面不改色的道:“老夫真难相信,这话是出自你的口中。”
  话声才落,突然飞身向白玉骐拍去,掌出才喝道:“接招!”一招“力劈山岳”已然拍到。
  多日来的经验,已使白玉骐养成了临敌戒备的习惯,当下,“千毒叟”掌才拍出,白玉骐已然飞掌相迎,冷喝道:“来得好。”一招“拒客千里”已拍出去。
  距离近,掌势又快,但见狂风一起!两人四掌已然接实,只听……
  轰的一声大响,旋气流直上七丈,沙飞石走.威力骇人。
  “千毒叟”连退出七八步,几乎跌坐地上,胸口气血翻涌,双臂酸麻无力的垂了下去,额角登时渗出冷汗。
  古月轻轻一掌,把飞沙击散,冷笑道:“老儿,你看清楚些。”
  “千毒叟”本能的抬眼望去,目光到处,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敢情,白玉骐仍立于原地。
  胜负之数,一目了然,“千毒叟”暗中把袖子一抖,掌中已多了三枚细如牛毛的银针,镇定的冷笑道:“老夫不看也知道。”
  古月大笑道:“那你的光荣怎么宣扬呢?”
  千毒叟暗中吸一口真气,冷声笑道:“老夫不抵抗,你们怎么下手?”
  群雄谁也没想到以“千毒叟”的身份,会说得出这种无赖的话来,一时之间,不由全都怔住了。
  白玉骐冷森森的笑道:“老儿,你瞎了狗眼,看错人了,白某并不要什么荣誉,你(此处缺一页)
  声,道:“找死!”声落脚下猛一加劲,只听“千毒叟”一声厉吼,七孔流血而亡。
  白玉骐一脚踩死“千毒叟”,只觉右臂全麻,当下面色一凛,厉声道:“洪荒九魔,现在轮到我们最后的一战了。”
  “天魔儒侠”沉重的叹了口气道:“白玉骐,我们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找我们九人,但是……”
  白玉骐大笑道:“你们明白最好,白某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决无妥协之理。”
  古云道:“我相信你没见过他。”
  “天魔儒侠”点头道:“你右臂已不能运转,我们七人联手,胜之不武,以老夫看,这样好了,今天当着天下群雄,我们……”话未说完,脸色已变了数次,似有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无法下决定。
  白玉骐急道:“各位怎样?”
  古月沉重的道:“各断一臂,以谢当日之过。”
  此言一出,白玉骐心中大觉为难,一双星目,充满惋惜,榜徨的看着七人,不知如何开声。
  日月老人道:“老夫赞成。”
  接着,其他五人也相继赞成。
  这种决定,大出群雄意料之外,因为,他们谁也不会相信,往年纵横武林的洪荒九魔,会对一个身受毒伤的少年低头。
  白玉骐望了七人一眼,突然大声道:“不行,我们还是在武功上决胜负,分上下,你们赶快准备了。”
  日月老人看了看泪流满面的五位姑娘一眼,叹息道:“白玉骐,你该替她们想想。”
  白玉骐回头看了五女一眼,心头一阵剧痛,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玉女”颤声道:“骐哥哥!”
  白玉骐看着五人,凄凉一笑,道:“你们恨我吧!”
  五女摇头道:“不能同生,也愿同死,此心决不移,你办你要做的事吧!”话落,五女缓缓退了下去。
  这时,白玉骐半边身子已全麻木了,他抬起隐有泪光的星目,注定七人道:“白某已支持不了多久了,七位莫非要等白玉骐毒发身亡吗?”
  日月老人暗自把牙一咬,道:“好吧,生死原不足惧,何况我们已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话落举步走了出去。
  其他六人也道:“此言有理。”相继而出。
  白玉麒一一声,道:“白某有僭了。”话落身子一动。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道:“娃儿,你不要命了。”话声中,黑影一闪,白玉骐已然倒在地上,原地站着一个黑巾蒙面的老者。
  群雄众目睽睽,但谁也没有看清此人来路与身法。
  “洪荒七魔”一见此人,面色登时大变,“天魔儒侠”笑道:“我们又相逢了。”
  黑巾蒙面人猛然拉下面巾,群雄见状大惊,原来,八道疤痕,已盖遍了此人全脸,奇丑怕人。
  蒙面老者,道:“但九位现在只剩下七位了。”
  古云笑道:“我们早猜到你没有死,但却没想到你会现身。”
  疤面老者笑道:“‘月光魔’狠不下心肠。”
  “月光魔”一报出名号,群雄又是一惊。
  “天魔懦侠”大笑道:“你我都已上了年纪,生死已不足留恋畏惧,但是,阁下也未免太看轻我们了。”
  疤面老者笑道:“不错,江湖上的争名夺利,已成了过眼烟云,老夫如果轻视七位,也不会现身了。”
  洪荒七魔面色突然一松,古月道:“你我原是不解之仇。”
  疤面老者笑道:“仇却解于他身上。”话落一指白玉骐。
  “天魔儒侠”突然运掌自削小指道:“当年仇种于血,今日亦应解于血上。”
  其他六人相顾一笑,各断一指。
  疤面老者俯身拾起七根手指,大笑道:“血种因,血解果,一切都过去了。”话落转身对五位姑娘,道:“快带着他走吧,晚了只怕无人能救了。”接着,对司徒云霄夫妇道:
  “翠梅谷,也需要有个长辈在,我相信你会把事情处理得令人心服,不会委屈了一个孤苦的少女。”
  一艳点头道:“那么是六个了?”
  日月老人大笑一声道:“好了,老夫总算放下一桩心事了。”
  天外三魔也望了晓霞、清风一眼,道:“你我师徒,在狐疑之中相处,现在我们要说一句真心话了。”话落一顿,道:“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你俩会与白玉骐缔结良好姻缘。”
  “天魔儒侠”也对“玉女”道:“凤儿,为师去了,将来,你两个师兄会去看你的。”
  话落扭头对疤面老者道:“我们该老死一处了。”
  疤面老者大笑道:“荒山埋骨,能有良伴,此生已足,走吧!”话落飞身而去,接着七人也相随而去,如轻烟淡缕般消失于石屏之后。
  谷中传来几声哀怨的娇呼,令人断肠。
  一艳满足的笑了笑道:“你们把玉骐抬起来,我们得快走了。”
  群雄相继而行,他们都觉得有些空虚……
  谷口出现了“药王”,只有他最清楚“千毒叟”为人,因为,“千毒叟”曾信任过他。
  日落月出,大地仍在依旧循环着,而人间恩怨,谁能担保,不是永远无止无休的循环看呢……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水落石出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