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三章 救助岳容
 
2019-11-04 22:20:19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玉骐暗叹一声,配上马缰,引镫上马欲去。突然,“魔魔僧”问道:“白小子,你为什么不杀他?”
  白玉骐听他叫自己“白小子”心中不快,但人家是一番好意,不便太过给人家难堪,当下淡淡的答道:“在下白玉骐,大师与白某素昧平生,在下岂能让大师为了在下事而结怨于人?”
  “魔魔僧”一怔,心忖:“这少年倒也光明磊落,不过……”“魔魔僧”面笼寒霜,冷笑道:“好小子,你手段可真高明,原来是利用人类的同情心,使和尚相助于你,咳!佛爷爷几乎上了你那“为了在下结怨于人”的当,哼哼!”
  白玉骐闻言一楞,细心一想,才知道“魔魔僧”是以为自己在用话骗他,顿时激发他的傲气,仰天一声长笑冷冷道:“白玉骐昂昂七尺之躯,虽然武功低微远不如大师,但既敢结怨于整个武林,早巳不再企望有人相助,何需危言耸听,博取他人同情,大师也未免太小看在下了,白玉骐话已说完告辞了。”双腿将马腹一夹,黑马一声长嘶,泼开四蹄如风而去……
  “魔魔僧”低头一想白玉骐的话,顿时体会出白玉骐的孤单、愤慨、悲凉……抬头时白玉骐已然消失,“魔魔僧”看看苍天,沉声一叹道:“这少年好有骨气,我倒是真的会错意了。”
  蓦地,一双手拍在“魔魔僧”双肩上,一声娇唤:“二哥,你说谁好有骨气?”
  “魔魔僧”正在沉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了一大跳,飘身踏出二丈余,回身看清来人,不由叫道:“小师妹,你可吓死你和尚二哥了。”
  在“魔魔僧”原先立身的地方,站着一个鹅黄色衣裙,一双袖口各绣了九条小龙的少女,年约十七八岁,只见他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眼似秋水,牙排碎玉,颇有一股英气。
  “和尚师哥,到底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使你在这里唉声叹气的,害得我和道士大哥到处的找你,走,你下棋下输了道士师哥还没有请我们客呢。”
  “魔魔僧”正色道:“师妹,这个人的气质的确世间少有,使人一见难忘。”
  少女闻言,格格笑道:“唷!自从来到中原,我可是第一次听你在称赞别人,还称赞的那么上劲儿,这人可真是福气不小。”
  “什么人这么好福气!”竹林中缓气走出一个四旬左右的黑衣道士,那道袍上也绣着九条白龙,只见道士揶了几步就到了两人眼前。
  和尚笑着打趣:“小师妹,和尚是受天上大佛爷管的,绝对不敢说半句谎话,假使这人给小师妹你看见只怕更加要——”
  “呸!呸!和尚师哥,狗嘴襄长不出象牙来,再胡说我可不客气啦。”少女红着骄靥责骂。
  “阿弥陀佛,佛祖在上,弟子可没有打半句诳言,小师妹,不信我们再追上去看看,我敢担保你看了一定不会再骂了。”
  “道士大哥,你看和尚师哥嘛!”玉女脸上已有些恼意。
  道人急忙正色道:“和尚,不许再胡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魔魔僧”也看出“玉女”要恼了,当下面色一整,把他所见的一一告诉了二人,最后才道:“我觉这少年有一种超人的气质,虽然他不稀罕任何人的帮助,我却极愿助他一臂之力。”
  “玉女”这时竟也听得入神,“和尚师哥”嘴下的白玉骐是如何的理想啊!
  黑衣道人沉思一阵道:“和尚,这少年既然与武林为敌,他的对头必然都是些正派人物,师傅为人以正直见称于江湖,咱们岂能因一己之好恶毁了他老人家的英名?”
  这三人便是威震边陲的三个侠客,都是“天魔儒侠”的弟子,老道年龄最大,为人机警,料事如神,号称“天机道人”,第二个就是“魔魔僧”行事全凭一己好恶,与当年的“天魔儒侠”相比,大有青出于蓝之势,第三个年龄最小,是“天魔儒侠”的末徒司徒凤,人称之为“玉女”。(此女身世后文交待。)
  三人中以她年龄最小,也最不讲理,“天机道人”与“魔魔僧”凡事部得让她三分,尤其二师兄最疼这位小师妹了,但,让也让得甘心情愿,谁要是得罪了这位小妹妹,可准得死在“魔魔僧”手下了。
  魔僧道:“老道,以我和尚看,他决不是那种邪恶之徒……”“一我们何不跟上去看看,见机行事……”“玉女”司徒凤一不留神竟然讲出自己心中之事,等发觉,住嘴已来不及了,顿时觉得双颊发烧。
  和尚这下可抓到机会了,环眼一眯,刚一张嘴,猛可里被老道士在腋下点了一指,哈哈一声竟没说出话来。一抬头见老道对他直使眼色,环眼一瞥,见小师妹,已背过睑去,心下暗自骂道:“我和尚真傻,差点又找麻烦了。”
  “天机道人”乘机道:“也好,咱们跟下去吧!和尚,他向那里走的。”
  这下难题可又来了,“魔魔僧”摸着那颗没毛的脑袋,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老实直说,道:“当时我只在低头想他说的话,他向那里走的,我也没有看清方向。不过我听他声音好像是向那边走的。”说着指向西北。
  “玉女”司徒凤一跺脚道:“真糊涂。”
  “咱们抄近路走截他好了。”
  三人向竹林走去,进了竹林,才走了几步,“玉女”司徒凤突然问道:“和尚师哥,你恨不恨老鼠。”
  “老鼠!老鼠有什么好恨的,佛祖戒杀。”
  “天机道人”却已会意微微一笑。
  “玉女”司徒凤笑道:“我说的那种老鼠是大得已经能变人形了。”
  “魔魔僧”环眼一瞪道:“胡说,胡说,天下那有这等大的老鼠精……”
  “你要不要看?”
  和尚驻脚道:“小师妹,你能捉一只,我和尚一定大大请客。”
  “真的!”
  “阿弥陀佛,佛门弟子不打诳言。”
  “玉女”司徒凤被他逼得“格格”笑出声来,蓦地,她柳腰一扭,左脚驻地,转个半身,一声娇叱:“与姑娘滚出来!”黄影一闪,没入林中,这一来倒使“魔魔僧”弄得莫明其妙,心想:“难道世间真有老鼠精。”
  蓦听一声:“和尚师哥接住。”和尚一抬头,突见一宗庞然大物,当头而下,接住放下一看,原来是个三旬左右的和尚。不由暴跳道:“原来老鼠精是你,真是岂有此理,害得我和尚输了一赌,做事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点,简直替咱们和尚丢人!”和尚说得一脸正经把一旁的“玉女”司徒凤,逗得吃吃直笑一时直不起腰来。
  那和尚抬眼见和尚与道人的装束,不由灵魂出窍,心说:“要是三人是他的徒弟,我这条命是完定了。”
  “魔魔僧”面色一寒,冷森森道:“看在你是个和尚的份上。赶快把你要干什么歪事说出来,我可以放你一命,如若不然,你大概知道一甲子前身有九条白龙的人处置恶人的手段。”话落寒刃般的目光划过那和尚的脸,那和尚直觉得心肝五脏都被他看穿了。
  当下那敢说谎,直言道:“贫僧隶属少林寺,贱号智云,只因半月前“六尊令”被白玉骐毁去,六位前辈为了维护武林规律,决意传令江湖,如遇白玉骐,可以格杀勿论,如若自量无此能力,可于半月内会师嵩山少林寺,围歼白玉骐。”
  “魔魔僧”听说对白玉骐不利,不由大怒,喝道:“这是谁出的主意,难道六个老家伙都没种和白玉骐单打独闻吗?”
  智云恭谨道:“六位前辈多年不开杀戒了。”
  “玉女”司徒凤冷嗤一声道:“对付一个后生晚辈,竟然不惜倾武林全力,真使人齿冷。”
  “天机道人”问道:“传令的有几个人?”
  “敝寺派出三个,武当也有,塞外两位前辈大概也派了人。”
  “半个月后的那天白玉骐到少林寺?”天机道人想了想问道。
  智云道:“不一定,决定半个月后会师,然后等白玉骐来到。”
  “你们知道他会去少林寺吗?”
  “少林长老说,白玉骐一定会来。”
  “玉女”司徒凤暗想:“此人一定很傲,否则,那有明知是个死穴,仍要往里跳的。”
  “天机道人”紧接着问道:“贵寺长老是谁?”
  “哼哼,六尊之一的如海,他已会过白玉骐。”魔魔僧插言道。
  智云一怔,道:“白玉骐会来只是长老的推断,他每天都在少林寺等。”
  “如海会过白玉骐,我却亲眼看到的。”魔魔僧道。
  智云又是一怔,心中暗疑道:“明明长老说已有二十年未下嵩山,怎么会见到他?”但由于惧怕三人,不敢动问。但,他那种疑问的表情却没有瞒得过“天机道人”。
  “天机道人”缓和的问道:“贵派长老是否不常下山。”
  “他说已有二十年未下嵩山了。”
  “天机道人”点点头,走了开去,这表示他的话已问完了。
  “魔魔僧”扭头问“玉女”司徒凤道:“小师妹怎么处置他?”
  “玉女”司徒凤正在想自己的心事,闻声只道已被和尚看出了,不由粉颊一红,讪讪道:“你刚才不是说过要放他一命的吗?”
  “魔魔僧”想想道:“对对,可不能让他再去传令了。”话落轻描淡写的向智云胸前虚按一掌。
  智云突觉压力如山而来,胸口一痛,心知不妙。
  “魔魔僧”冷冷道:“滚吧!你这伤回少林正好养上半个月,咱们走吧!”
  三人穿出竹林,天机道人道:“现在咱们必须先找到白玉骐,通知他现下杀机四伏,随时戒备,然后再见机行事。”
  “玉女”司徒凤心中没来由来的一乐,但嘴上却道:“老道大哥,你不是说不助他了吗?”
  “天机道人”沉思一阵道:“我没说要帮助他呀!不过,智云如果说的是实话,其人必然是个佛门败类。”“这话怎么说?”“玉女”莫名其妙的问道:“很简单,和尚既然见过如海其人,就证明他二十年未下嵩山是谎,如海对其本门弟子尚且如此藏头露尾的,则其为人就可想而知。”
  “魔魔僧”突然一拍大腿,道:“对,对,这秃驴一定不是个好人,难怪白玉骐那小子一见他的面就要他的命。”
  他这边说得一本正经的,那边“玉女”司徒凤却笑弯了腰,“天机道人”也笑出了声。
  这一笑,可把和尚笑得直发毛,站又不是,走又不好,不自觉的摸摸头皮,恍然大悟,心说:“我可骂在自己头上。”细细一想也跟着大笑起来。
  “天机道人”看看天色,正色道:“天快亮了,他可能在附近打尖,咱们现在就一镇一镇的去找吧!”
  “对对,我们只要找到一匹白鬃的黑马,就找到他了。”“魔魔僧”接口道。
  “玉女”司徒凤问道:“道士大哥,我们要帮助他吗?”
  “不一定。”
  “我看我们还是少管闲事好。”她没来由的冒出这么冷冷的一句。
  “魔魔僧”急道:“小师妹,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玉女”司徒凤俏目一横,笑道:“人家不是不用别人帮助吗?”
  “……”“魔魔僧”哑口无言。
  姑娘又得意的笑了,她心里怎么想谁也不知道。
  “天机道人”平时以料事如神见称,但此刻他也想不出小师妹为什么一下子急着要追,一下子却又不想去管这闲事?
  假使,这时有人坚持不追,也许就可以探明小师妹真正的意向了。
  但,这两出家人,怎么知道玉女的心意呢?
  这时天色正微微放出一线的曙光……
  一匹白鬃黑毛的骏马驮着一个身穿白色儒衫的少年,飞驰在一条狭小的山路上,左面是个断崖,高达二十余丈,右侧是深渊,深不见底,黑马在这条险隘的道上放蹄飞驰竟然如履平地,果然是一匹上好良驹!
  马上少年,剑眉星目,俊逸出尘,但双眉深锁,似有满腹心事,他,就是白玉骐,他奔走于穷乡僻野,未再遇到武林人物,他那里知道已经杀机四伏了呢?
  马儿拐过一处急转弯的小路,蓦地——
  一条黑影“吧”地落在前面丈余的狭路上,黑马受惊,突然人立起来,白玉骐没有留意差点也掉下马来。
  黑马双蹄着地,煞住了街势,白玉骐向前看去,立时一怔,只见马前横卧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七旬老者,地上流了一滩鲜血,看样子老者是气绝了,由那苍苍的白发,白玉骐认出了是谁,惊叫道:“三连掌!”
  举目向上一看,白玉骐清啸一声,然后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斜斜向老者的上方飞去,约达十丈的高度,左臂一探,拦腰抱住一个下落的少女,少女下落的冲力正好与他向上的冲力相抵消,在空中形成一段短暂的停留,突然,——
  白玉骐清叱一声,右足斜踏光滑的削壁,身如脱弦之箭飞上了崖顶,放眼四望,立刻使他血脉贲张,杀气浮上他的俊睑。
  只见崖上站着一个手持十三节亮银鞭的六旬老者,老者长像猥琐,猪眼塌鼻,望之使人生厌,老者左右五尺处分立着两个三旬左右的青衣汉子,一使判官笔,一使鬼头刀,三人身后半圆形地立着不下二十来个持刀的壮汉,声势好不威武。
  白玉骐愤然想道:“这批欺凌弱小的混账,实该杀绝……”
  这时他怀中的少女,悠悠醒转,她只道落入敌人手中,惊恐的抬眼一望,她看清了那张满拢杀机的俊脸,是他!是在泰山观日峰,给她留下深刻的印像的那个少年!她顿时犹如在大海中抓到了救生圈,凄然的滚下两颗泪珠,将粉靥躲进白玉骐怀里。
  白玉骐并末觉察她已清醒,左臂依旧搂着她的身躯。
  那老者是红沙堡的五大护法之一的“银鞭煞神”姜治,以心黑手辣见称于江湖,二名青衣汉,是红沙堡的巡院:“阴毒判官”谢声,“鬼头刀”魏雄,身后立着的是红沙堡的庄丁,他们追赶三连掌等二人已不止一日了。
  那“银鞭煞神”姜治,把白玉骐打量了一阵,阴恻恻地笑道:“小子,看你身佩玉剑,大概就是毁令的人了,嘿嘿,老夫今天要一箭双雕了。”
  白玉骐气极大喝道:“你是何人从速报上名来?”
  “银鞭煞神”嘴里虽然凶狠,心里可不敢大意,白玉骐在泰山露过一手,他当然知道,当下向左右二人一打眼色,狞笑道:“小子,叫你死得明白,到阎天老爷那里也好指名告状,老夫姜治,江湖人称“银鞭煞神”,这位是“阴毒判官”谢声,这位是“鬼头刀”魏雄,小子,你听明白了没有?接招!”说罢银鞭舞起一招“怪蟒出洞”点向白玉骐咽喉,来势既狠且快,不愧是位江湖名手。
  在“银鞭神煞”出手的当儿,“阴毒判官”谢声、“鬼头刀”魏雄也一左一右的攻出了三招,只见银鞭化做“满天银蛇”,专找要害下手,一刀一笔更在鞭影之下,时出时没,威力甚是惊人。
  白玉骐立身崖边不能后退,再者他已心存杀机,不愿多耗时间,只用双目盯定三人招式,等待三人空隙立下杀手。
  三人也确实狡猾,先前的几招原来都是些虚招。利用这些虚招的掩护,三人已到达白玉骐身前不到五尺之处,机会难得,“银鞭神煞”见白玉骐仍未动手,自忖现下出招白玉骐一定接他不住,蓦地大喝一声:“咱们合力宰这小子。”声起招出,“神龙出海”,银鞭夹着刺耳的啸声,直刺白玉骐左胸“乳根穴”,左掌呼的一声拍出一股掌风攻向白玉骐怀里的岳蓉,此人的心真是狠到了极点,对一个失去抵抗的女子竞也不肯放过。
  左边的“鬼头刀”魏雄也全力使出一招“独劈华山”砍向白玉骐左肩,右边的“阴毒判官”谢声则以一招“点石成金”闪电点向白玉骐的腰下两穴。
  三人招式配合得天衣无缝,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出手。
  看看三招都已攻到白玉骐身边不满三寸的地方,白玉骐依旧未动,“银鞭神煞”不由得意的泛起一丝阴笑,心说:“看你这小子还能往那里走。”
  左右二人也以为这次白玉骐是死定了。
  但,天下事情往往出人意料,蓦地——
  白玉骐一声厉叱,只见一片蒙蒙白光随身而出,千百支白色剑尖,带着一条血线,分取三人的咽喉,除了“银鞭神煞”看到白玉骐右手一动外。其他二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怪剑是由那儿来的。
  三人魂飞魄散,急忙飘身后退,白玉骐已心存杀机,岂能由得他们,更何况“玉剑客”
  曾一再告诉他,“玉剑”从祖师开始,从不轻易出鞘,出鞘则必见血不可。
  三人脚才沾地,白玉骐已拥住岳蓉攻到,招出“天寒地冻”,满天都是蒙蒙剑气,可怜三人连招都没看清,齐声闷“吭”一声,漫天血光,三颗头颅滚得老远,剑气一息,白玉骐持剑而立,如同一个天降的杀星。
  岳蓉偷眼一瞥,不自主的打了个寒噤,心说:“这人好重的杀气。”
  二十几名庄汉,一见一名护法二名巡院死得如此可怕,他们都是些狗仗人势的小人,那里还敢声张,呐喊一声,转头就跑。
  白玉骐一声清叱:“站住。”
  这一声不啻是一个晴空焦雷,二十个庄丁连腿都吓软了,一齐驻脚转过身来,乞怜的望着白玉骐。
  这时白玉骐怀里的岳蓉轻轻挣扎了一下,白玉骐只当她现在才醒过来,急忙松开左臂,岳蓉红着双颊走到一旁。
  白玉骐还剑入鞘,冷声道:“白玉骐现在不杀尔等,尔等寄语“红沙堡主”,他日如再找这位姑娘闹事,白玉骐定将红沙堡夷为平地,滚吧!”
  二十名庄丁捏了一大把冷汗,抱头鼠窜而去。
  岳蓉深深叹了口气,朝白玉骐一礼道:“岳蓉深谢白少侠替伯父报仇之恩,今世不能报答,只好期待来世了。”话落又是深深一礼,遂向断崖处走去。
  白玉骐莫名其妙,心说:“她怎么好端端的说出这些丧气话来?”见及岳蓉向断崖走去,顿时大悟,急忙问道:“岳姑娘意欲何往?”
  岳蓉突然冷冷道:“岳蓉意欲何往,与白小侠何干?泰山蒙少侠相救不死,今日落得这地步,想是名山不收冤鬼,小侠请吧!”
  白玉骐听出岳蓉怪他泰山救人不救到底以致“三连掌”丧命于此,而她再入江湖难免不落个死无葬身之地。
  白玉骐仰天一声长叹,歉然道:“岳姑娘可否转身听在下一言?”
  岳蓉幽幽转过身来,白玉骐望了望遥远的天际,缓缓道:“岳姑娘,并非在下不愿姑娘相随,当今武林,遍地都是白玉骐的敌人,人人欲得白玉骐而甘心。白玉骐武功低微,门身尚且难保,怎能兼顾姑娘,姑娘独自而行虽然危险,但仍有生机,而与在下同行则前途渺茫,唉,姑娘在下所言句句属实。”
  “你以为“红沙堡”会就此罢休吗?”
  “岳姑娘再没有其他亲友吗?”
  岳蓉暗然道:“岳蓉也同小侠相差不多。”
  白玉骐看出岳蓉有意相随,心中暗想:“岳蓉武功不高,人又长得俏丽,单身打行江湖,确实难防江湖宵小,唉,也罢,我白玉骐再尽点责任吧。”想罢抬头对岳蓉道:“既然如此,岳姑娘就请暂时与在下同行吧,只要白玉骐有一口气在,定不叫姑娘受辱。”言下十分诚恳,岳蓉当下感激的点点头,落下两行清泪,那颗浮动的芳心,也随着白玉骐的话安定了下来。
  两人合力将“三连掌”埋在崖上,一代侠肝义胆的老英雄,壮志未酬就此埋恨荒野,岳蓉伤心恸哭,数次昏厥,白玉骐没法,只得将她抱到马上,离开这片使人伤心的地方。
  马行如飞,迎面的寒风把昏迷中的岳蓉吹醒了,她睁开莹莹泪眼,只见白玉骐正用衣袖挡住她的脸,自己的身体也正依在白玉骐的怀里,她脸上泛起一片红霞,芳心狂跳,这是她第二次领受这种滋味了。她动了动,把身躯靠得更舒适了些。
  白玉骐放慢了马行,问道:“岳姑娘你醒了吗?”
  岳蓉轻轻“嗯”了一声,粉颊依旧靠在他怀里,她自己心里也觉得奇怪,现在她似乎比过去跟“三连掌”在一起时更没有自主的能力了。
  白玉骐问道:“岳姑娘你会骑马吗?”
  岳蓉挣扎了一下,坐起身来,幽幽道:“白少侠,我不会,但我相信我步行也还跟得上。”话落一按马鞍就要下去。
  白玉骐急忙伸手拉住她,诚恳的道:“岳姑娘千万不要会错了意,白玉骐不善词令,但却是一片赤诚,怕的是被人误会,对姑娘不好。”
  岳蓉闻言心说:“我当你不愿与你同乘一骑呢?原来是为我着想。”她心里在想,嘴里却道:“岳蓉是公子所救,这条命都是公子给的,其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如果公子不弃,岳蓉愿作一个随身婢仆服侍公子就是。”
  白玉骐越听越急,姑娘话才一落,他已迫不及待的道:“姑娘这么说越发的使我白玉骐担待不起了,白玉骐乃是一个落魄江湖的武夫。不要说不配有婢有仆,就是配,在下也岂肯让姑娘使唤?”
  白玉骐言下已有恼意了,这也难怪,他的确是在为姑娘着想,那个时候男女授受不亲,同乘一骑,对姑娘的清白确实有损无益。但反过来说,姑娘又何尝真的要作白玉骥的婢仆呢?
  姑娘道:“我说错了?”她心中感到有些局促与不安。
  白玉骐叹口气道:“岳姑娘不要介意,在下的话也许说得太急。”
  岳蓉垂下粉颊,清风撩起了她零乱的秀发,一股少女独有的香气使白玉骐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当然,这种香气虽是很好,可是也教人难以消受的。
  秀发拂在白玉骐的脸上,痒痒的,白玉骐拍拍左胸,轻声道:“岳姑娘,请你靠在这里,你的头发弄得我的脸好痒。”
  岳蓉伸手拢拢秀发,轻“嗯”一声,把头发靠在白玉骐怀里,现在她可以安心的靠着了,她希望这条路很长,那怕永远走不尽。
  马仍在向前奔驰着,背上虽然驮了两个人,它仍然行走如飞。
  两人默默的依偎着,两颗年轻的心跳动着,马背上的相依是多么豪壮而又委婉啊!
  岳蓉轻轻问道:“你愿意知道我的身世吗?”
  白玉骐点点头,将她搂得更紧些。
  岳蓉满足的笑了,那笑容是发自心底深处,很甜很甜,可惜的是白玉骐没看到,但他可以从姑娘那摇得博浪鼓似的头颈知道她内心一定很高兴,因此,在他那忧郁的俊脸上也挂起一丝难得的笑容,同样的,她也没有看到。
  岳蓉把娇躯向白玉骐怀里挤了挤,低声道:“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我就跟吴伯伯在一起,他教我念书、写字、练武,但从不提我的生身父母是谁,我时常问他,都是没有得到答覆……
  一直到我十六岁的时候,红沙堡突然派人来提亲,吴伯伯只推说我年龄还小,过几年再说,把来人挡了回去,从此便带我在江湖上束躲西藏的,但,我们仍旧时常被他们纠缠着……
  一直到观日峰的事发生以后,吴伯伯告诉我红沙堡提亲的真正目的是要断绝岳家最后一条复仇的根。提亲只是掩瞒江湖上的耳目而已……
  我那时候就问他,是不是我的双亲已经去世,他只肯定的说我母亲已经死了,父亲则下落不明,我问他那仇家是谁,他说非要等我找到名师学成了武功以后才能告诉我,谁会想到……”姑娘说到这里呜咽的哭泣了起来。
  侠肝义胆的白玉骐也觉得岳蓉身世可怜,自己虽然双亲已经去世,但自己还被父亲带到八岁,而双亲也已安葬,还知道了仇家,而怀中的她呢?她竞没有一样及得上自己,他不自觉的伸手拍拍岳蓉的肩头,温言安慰道:“岳姑娘,我想你的仇家一定在红沙堡,有朝一日你访到了名师,此仇定然可报,而且,而且令尊也许还在人间,父女终有团聚的一天,凡事总要往好处想才是。”
  岳蓉直觉得内心一阵温暖,缓缓闭上了眼睛,让两颗珍珠般的清泪沾满了粉颊,突然,她双眸充满一种奇异的光芒,问道:“你教我武功好不好?”
  “我?”
  “嗯!你武功不是很高吗!”
  白玉骐一怔,急道:“我怎么可以,不要说我的武功不高,我自己的生死尚且难保难卜呢?”
  姑娘撒娇道:“你不是说凡事总要往好里想吗?瞧你!反正我不管,你说你教不教?”
  姑娘是赖定了白玉骐,他只好无可奈何的道:“好吧!我们有空一起研究就是了。”
  “什么研究不研究?教就是教嘛!”
  “好好好,我的好姑娘,教就教吧!”
  姑娘微笑了,那是代表胜利,代表喜悦,这一笑正是心底深处的喜悦。
  马蹄“得得”的响着,单调而有节奏的声音,把疲劳的岳蓉带入了梦乡,她甜甜的樱桃小嘴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白玉骐摇摇头,用袖掩住了她的脸庞,遮挡迎面而来的寒风,那样子就很像大哥哥在照顾小妹妹了。
  一连数日的相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增进着,岳蓉虽然有时撒撒娇,大部份的时间她是很听话,很体贴的,那样子倒像贤慧的妻子对待夫君了。
  这一日,两人牵着马在一处山坡草地上,边走边谈着,迎面走过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两人并未留意,在擦身而过的时候,老婆婆无意中看见了白玉骐腰中的玉剑,老婆婆蓦地双足点地,飘身退后丈余,截在二人身前,喝道:“那小子站住。”
  白玉骐只当老婆婆是在喝别人,回头左右一阵张望,却见并无他人,遂剑眉一皱的问道:“老婆婆你喝的是我?”
  “不是你小子是谁?”老婆婆指着白玉骐腰间的玉剑道:“玉剑客是你什么人?快说。”
  白玉骐把马缰交给岳蓉,他知道可能又要有变故,当下缓慢的答道:“老婆婆问他老人家有何贵干?”
  “那个无情无义的恶徒现在是否还在人世?他大概未曾提起过有个叫林玉卿的人吧?”
  “啊!你是林老前辈?”
  “快说他在不在人间?”
  “他老人家还在,但他为了你老人家可吃了许多苦!”
  林玉卿那里肯信,仰天一阵狂笑,道:“有其师必有其徒,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林玉卿为了他,投崖自杀,若非一位前辈侠尼相救,几乎命丧黄泉,死得不值得,而今白玉骐不由急忙截住道:“林老前辈,且听晚辈一言·…:”
  林玉卿此刻怒火正炽,那肯去听解释,跺脚道:“小子,不必多言,你只要能接下老身三掌,老身再听你把话说完不迟,否则休想,哼,我要看看玉剑客的徒弟到底强到那里去。”
  白玉骐恭身道:“老前辈……”
  “少罗嗦,你如怕死,留下玉剑,老身不为难你。”
  白玉骐剑眉轩动,他不是怕事,而是不愿与长辈动手,林玉卿一言激发了他的傲性,俊目神光一闪,吭声道:“白玉骐愿接三掌。”
  林玉卿道:“有种,接掌。”话落掌出,夹着一股锐啸,如黄河决堤,滚滚而来,只惊得岳蓉浑身冷汗直冒。
  白玉骐静立不动,也不出掌,只把全身真气逼在胸前,以迎来掌。
  “砰”的一声,白玉骐连退了七八尺,吐出数口鲜血,胸中疼痛欲裂。
  这还是林玉卿掌下留情,只用了五成真力,否则,只怕白玉骐早已没命了。
  岳蓉惊叫一声,追到门白玉骐身侧,哽咽道:“白少伙,你你,为引什么不出掌,为什么?”
  白玉骐摇头淡然笑笑,那双暗然的眸子中,流露出内心的感激,轻轻推开岳蓉,回身向前走去。
  林玉卿见白玉骐没有接掌,不知白玉骐是敬重她一片贞烈之心,只道白玉骐看不起她,不由狞笑道:“小子,你很了不起,老身这一掌,倒是打得太轻了。”说话间力凝双掌,双目流露出杀气,蓦地——
  “噗!”的一声,岳蓉双膝跪在地上,哀求道:“老前辈,小女子求求你放过他,他早已受了极重的内伤,求求你。”清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下,她本来生得俏丽,此刻更显得楚楚动人,令人爱怜。
  林玉卿心中暗然一叹,触景生情,如在当年,玉剑客假使受难,自己也会像这个少女一样,跪地代他求饶,足见男子是无情的,想到无情,杀机顿起,她觉得杀了白玉骐,就等于是救了这个痴情的少女。她大喝一声,以八成真力推出一掌,掌风似排山倒海,威猛惊人,突然,一声凄呼:“白少侠”,岳蓉纵身而扑进白玉骐怀里,紧繁抱住白玉骐的脖子,以娇躯来挡接这威猛的一掌。
  林玉卿惊呼一声:“丫头找死!”用足力气,硬生生拉回了三成真力。
  “砰”的一声两个身体已打出丈余,一齐跌倒在地,岳蓉“哇”的一口鲜血吐在白玉骐胸襟上,粉红色的娇靥顿时变得苍白如纸,却仍伸手去擦白玉骐胸前的血渍。
  白玉骐吃力的撑起身来,虽然这一掌没有完全落在他身上,但也有一半的力量从岳蓉胸腹问侵透过来,他拿起岳蓉细腻的素手,温柔的道:“不要擦了。”
  岳蓉仰起脸来,以失神的秀眸望着白玉骐,这一掌虽然仍是五成功力,但岳蓉的武功远不如白玉骐,这一掌已使她内腑易位,但,她却以一种安慰的笑容看着白玉骐,吃力的道:
  “白少……侠,我……我……”
  “不要叫我少侠,你比我小,蓉妹妹,叫我白哥哥!”这是真情的流露,纯真的善良的。
  岳蓉笑了,血顺着他嘴角流下来,她喘息着道:“骐哥,我早就想这样叫你了,现在似乎是太晚了,骥哥,亲……亲亲我……第一次……也……也是……最后的一次。”
  白玉骐星目中泪光莹莹,突然他叫了声。
  “蓉妹,你不会——一定不会。”俯身用两办炽热的嘴唇吻在岳蓉冷冷的小樱唇上,岳蓉沉沉一叹,垂下头去,血不停的从她嘴角向下流着,流着。
  白玉骐心中一阵剧痛,张嘴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放下岳蓉,缓缓站起身来。突然,林玉卿大喝一声:“小子,再吃我一掌。”这次她误伤了岳蓉,心中更怒,这一掌竟是用上了全力,夹着天崩地裂的慑人锐啸。
  “轰”的一声,白玉骐被震出二丈有余,落地嘴中血流不止。但他并没有昏过去,他知道,他内腑已经移位也许破碎了。
  林玉卿看也不看白玉骐一眼,掠身落在岳蓉身侧,从怀里掏出一个洁白的玉瓶,倾出仅有的一颗丹药,纳入岳蓉口中。一探岳蓉门脉,脸上泛起一丝安慰的笑容,心说:“还有救。”
  白玉骐吃力的爬到林玉卿身侧,喘息着道:“老前辈,我现在可以解释了吗?”
  林玉卿一回头,猛可里心头一震,祗见白玉骐脸白如纸,失神的双目以万分诚恳的目光望着她,一种不安的念头掠过她的心坎,她不敢再看那双目光,只是点点头。
  白玉骐掏出一颗红药,要给岳蓉服下,林玉卿道:“你自己先服了再说,我已给她服过了。”
  “晚辈只有这一颗。”
  在他自身尚且难保的当口,他还要救她,真情,这是真情的流露,林玉卿也有些被这等真挚的情感所感动。
  白玉骐将丹药放进怀里,缓缓将“玉剑客”当年告诉他的故事说了一遍,林玉卿跃起抓住白玉骐的双手,急急道:“你不骗我?”
  “晚辈怎敢,老公公已离翠梅谷他去了,他也许仍然在寻你。”
  林玉卿战兢兢的仰望着苍天,凄然道:“天啊!天啊!你为什么给我们安排这样的命运,青哥,青哥我并没有忘记你,直到现在。”慢慢的,她脸上杀机重重,狠声道:“吴子琪啊吴子琪,林玉卿有生之年不忘你的赏赐。”
  躲在地上的岳蓉气息越来越大了,脸色也不再像先前那么难看了,白玉骐缓缓向他的坐骑走去。
  “骐儿,我冤枉你了,你不恨我吗?来,我用一身真力来替你疗伤。”
  白玉骐恭身道:“林老前辈,晚辈永远不会恨你的,你为了老公公吃了许多苦,白玉骐身上的伤有药可以治好的。”他看看地上的岳蓉。问道:“林老前辈,你愿意收容我蓉妹妹吗?她的身世同样可怜。”
  林玉卿落泪道:“骐儿,我会收容她的,骐儿,就在这儿疗伤吧!”
  白玉骐摇摇头道:“林老前辈,不用了,只要你能救救蓉妹妹,则晚辈终生不忘您的大恩,晚辈走了。”话落强提一丝残余的真力,落在马背上,只觉眼前一黑,几乎栽下马来,马儿放开四蹄向前冲去。

相关热词搜索:翠梅谷

上一篇:第二章 天光绝影
下一篇:第四章 受伤遇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