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五章 双毒奸计
 
2019-11-04 22:21:51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卓人风心里大急,但又不敢不说,只好老实道:“他有事出去了还没回来,不知姑娘找他有何贵干?”
  姑娘见他言不由衷,心中更疑,冷喝道:“到底到哪里去了?”
  这时天机道人与魔魔僧也走了上来,三人六道冷电也似的目光注定卓人凤,人凤见那些人目光充满凶焰,心中就慌了,心一慌不由呐呐说不出话来,三人疑心更炽,魔魔僧不由冷喝道:“白玉骐那小子那里去了,是不是你害了他?快说,不然佛爷叫你不得好死。”话落一步一步向卓人凤逼去。蓦然——
  三人身后“擦”的一声,“玉女”司徒凤心中怀念白玉骐,因此最敏感,响声一起,她一转过身来,突听得一声:“白玉骐在此!”
  司徒凤触眼处,果见白玉骐凛然立在那里,虽然身上仍然一片血污,但他能夜间视物,由白玉骐那粉红色的面颊及那双神光湛湛的星眸,她看出白玉骐已经全然恢复了功力,芳心一喜,反而也说不出话来了,两颗晶莹的泪珠不自觉的顺腮而下。
  魔魔僧性子最急,转头一见是白玉骐,立刻哇哇叫道:“好哇!白玉骐,你小子一跑可害了咱和尚了,晚饭也没得吃,找了一天才找到你,你倒是干脆说一句,要不要咱们帮忙,别老是跟咱们打哑迷捉迷藏好不好?”
  “玉女”心中大急,因为他见白玉骐脸色越变越难看,深怕白玉骐不高兴,魔魔僧话一落她急忙说道:“师哥和尚,你不要乱说!”
  “是真的吗?难道咱们有力没地方出?”和尚就是个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心里都不存半点芥蒂。
  白玉骐突然恭身一揖,冷然道:“白玉骐多谢三位一片真诚相助而担心,但在下早已说过,为了白某的私事不敢有劳他人相助,三位的好意,在下心领就是。”
  这下魔魔僧可瞪大了眼,“玉女”却掩面俯在马上哭泣起来。
  天机道人干咳一声,平静的道:“白少侠,贫道师弟是个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他也是一片好意,决无其他用心,白少侠,贫道今天是与你第一次见面,诅得过份,未免是交浅言深,但贫道仍愿意以万分真诚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一个人处世固然处处要能自立才好,但却也不易过份拒绝别人的真诚真意,否则未免太做作虚伪,我师兄妹三人来此,完全是出于一片诚意,这份友情取舍在于少侠,贫道言尽于此。”
  “玉女”也接道:“你要瞧不起我们直说也是了,何苦不告而别。”
  白玉骐本是性情中人,只是世态的寒凉使他变得冷漠得不近人情,天机真人的一席话,又唤出了他那片深埋心底的热情,他满面泪光莹莹的道:“小弟接受三位的隆情厚谊,当至死不忘,但今后的事,小弟仍以赤心真诚乞求三位不要插手多管,小弟所言句句由衷……”
  白玉淇用深沉的一叹截住了未完的话,转头让两颗泪珠滚下。
  是的,他太感动了,这是他入道江湖第一次碰到真诚相助与他的人,可见人间仍有温暖的友情,报复亲仇能假手于他人吗?所以他至诚的说出了心中的话。
  “玉女”似还想说些什么,但被天机道人以目光阻住了。
  突然,卓人风忍无可忍的走到白玉骐的面前问道:“白兄,我师妹可还好吗?”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一语提醒了白玉骐,白玉骐一看天色,已近二更天了,忙道:“我刚才去探庄已被他们发现了,令师妹我并役看到,听庄丁所言似乎还没有关系,我们现在就去吧!”接着把事情的大概告诉了他们几人。
  天机道人眼一转,顿时心里有了主意,故意正色道:“为免庄上恶人逃掉,我们必须包围他们,目下我们人手不多,最好分成三面,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白玉骐未加思索道:“就由道长分配好了。”
  这正是天机道人心想的,当下略一沉吟才道:“和尚独挡北面,我与卓兄兼顾东北两面,这黑马只有白兄与我小师妹才能靠近,为了随时可以照顾此马,就以白兄与我小师妹堵他们西面好了。现在我们三人先走吧,白兄备好马匹随后跟来。”话落不等白玉骐开口,向和尚打一眼色,与卓人凤一齐向霸王庄驰去。
  白玉骐眼看三人去后,俯身去取马鞍,“玉女”司徒风却先俯身把马鞍抢到手里替马放上,白玉骐蹲下身子去扣马腹的扣环,恰与“玉女”素手相触,白玉骐一惊,急忙将手缩回,站起身来,“玉女”已把马鞍上好,白玉骐轻声道:“谢谢姑娘。”说话间套上了马缰。
  “玉女”低声道:“我叫司徒凤,你叫我的名字好了。”
  白玉骐只笑了笑道:“我想还是称司徒姑娘妥当,司徒姑娘请上马吧!”
  那知姑娘不但不肯上马,竟幽幽道:“好,想是我司徒凤不配你称呼!”
  白玉骐大急道:“姑娘这是什么话,那在下就称你凤姑娘好了。”
  “不带姑娘两个字不可以吗?”
  白玉骐一怔,心说:“叫你姑娘有什么不好,你本来就是姑娘嘛?难道还能叫你相公。”蓦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笑笑道:“那要叫你小姐姐了。”
  “玉女”突然双颊飞红,吃吃笑道:“你好壤,原来你那时候并没有昏过去,你明知人家对你是一片真情,为什么竟然撇下我而去,你真忍心!”说到后面,“玉女”不由又泪光莹莹。
  白玉骐不想一句玩笑话,竟又惹得玉女伤心起来,心中对这位娇柔小姐姐的痴情也不无感动,但,在亲仇未报之际能动儿女私情吗?白玉骐暗然一叹,突然答非所问的道:“小姐姐,咱们走吧!”
  “玉女”一震,因为白玉骐的声音很生涩,她拭拭泪,娇声道:“我是错了是吗?”
  “你没有错,是我……”
  “不许骗我,我错了只要你告诉我,我会改,我真的会改。”
  “玉女”司徒凤如怨如慕的泣诉使白玉骐刚压下感情,突然再度爆发,而一发不可收拾,白玉骐飞扑过去双臂将“玉女”颤抖的骄躯搂入怀中,火热的双唇刹时吻遍了“玉女”
  带泪的粉颊,而终于落在她火热的樱唇上。
  “玉女”微动了下娇躯,终于温柔地献出了她生命中的初吻,她耳中似乎听到白玉骐喃喃的唤着她:“凤妹,凤妹……”
  她满足了,她觉得这世界上除了他以外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物,现在她得到了他,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在她芳心烙下深泥的痕迹而永远拂拭不掉的他,她笑了,尽管她美眸中仍在流着泪,她似在说给自己听,那声音很小,小得几乎没人听到。
  “骐哥哥,我爱你,此心永远不移……”她把脸钻向白玉骐怀里,他身上血迹使她娇的粉靥微微受了些刺激。
  白玉骐脑海中浮起一个模糊的人相,那人相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大,最后那相似乎塞满天地之间,那是为他而受了林玉卿一掌的岳蓉,白玉骐浑身一阵颤抖,岳蓉虽然未曾向白玉骐说过“爱”字,但她那种奋不顾身的行动不就是爱的明证吗?
  白玉骐脑海中此刻一片混乱。
  “玉女”似有所觉的仰脸问道:“骐哥哥,你怎么了。”
  白玉骐轻轻推开“玉女”低声道:“没有什么,我们走吧!”
  “玉女”似已觉察出白玉骐言不由衷,她不便再问,她只想:“今后我永远跟在他身边早晚会知道的。”主意既定,她轻声道:“骐哥哥,你不挟挟衣服吗?”少女都是爱美的,她自从见到了白玉骐,他就是满身血已够俊,她想,他如换上洁净的衣服一定更加英俊潇洒。
  白玉骐闻一肓低头一看,果然满身血污,当即朝“玉女”一笑,从马鞍底下拿出一套白衣,封“玉女”道:“小姊姊,先走吧,我马上来。”
  “玉女”粉脸又是一红,嗔道:“你不要以为叫我小姐姐我就不敢答应,告诉你,我虽然只有十六岁,仍然敢做你的小姐姐的。”说着吃吃娇笑出声。
  白玉骐笑笑跃入林中。
  不大功夫白玉骐从桃林中出来,换上洁净的衣服,果然更显得潇洒出尘,临风玉树,“玉女”见状不由从心底绽出一丝笑容。
  白玉骐问道:“你还没走?”
  “玉女”撒娇道:“我要跟你一起走。”
  白玉骐怕时间耽搁太久,三人等得不耐烦,一跃上马,突然香风一扫,“玉女”已跃坐在他怀里,把头贴在白玉骐脖子上娇声道:“走啊!”少女在与心上人相处时,她不舍顾忌什么的。
  白玉骐摇摇头,放马向庄上赶去。
  两人一骑穿过桃林,前面一片黑黝黝的山庄已然在望,白玉骐伸手一指道:“前面就是了。”
  “玉女”轻“嗯”了一声,她恨道路实在太短了。
  蓦然,前面黑影一闪,“魔魔僧”哇哇叫道:“好哇,小师妹,你有了白小侠可就把咱和尚给忘了,忘了咱和尚还情有可原,你可知道把另一个都快急死了。
  “玉女”司徒凤赶忙把头抬起,格格笑道:“我们现在不是来了,岂不是你又在耽误时间了。”
  和尚一听也对,回头就走,一面却叫道:“干完了再找你两个理论。”
  “玉女”笑笑对白玉骐道:“二师哥就是口没遮拦,想到什么说什么,还请白兄原谅。”话落一顿,问道:“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呢?”
  白玉骐早已计划好了,见问随道:“你去救那位姑娘,我来找二毒的那个孽徒。”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玉女”是被白玉骐丢怕了。
  白玉骐急道:“她是女的当然要你去救,我们两个在一起怎么办?”
  “玉女”急得流泪道:“你不要自顾走——”
  白玉骐回头见她热泪盈眶,内心顿觉不忍,用衣袖替她把泪擦去,安慰道:“我不会走的,你看,你和尚师哥已经动起手来了,快!”话落一按“玉女”双肩飞身而去。
  “玉女”果然听到和尚的声音道:“什么二庄主三庄主,九头枭八头枭的!佛爷爷超渡了你们。”接着就是一声惨号传来,想是完蛋了一个。
  “玉女”不敢怠慢,急忙飞身向后院搜去。
  白玉骐前次来探庄时就已败露了踪迹,是以“霸王庄”早已有了准备,杀声一起,灯笼火把立刻都亮了起来,照得院中场地如同白昼,在四壁的暗影中,更伏有箭手,以备万一。
  这时天机道人,卓人凤,魔魔僧都已冲了进来,这些人那里是二人的敌手,满场只听到和尚不停的喊着:“超渡了你!超渡了你……”
  以及天机道人的叫声:
  “和尚少杀点!和尚少杀点!”
  此外,便是一片惨号声。
  白玉骐在瓦面上停了一阵,未见两黑衣少年出面,起身向侧面的大厅后进寻去,他挨间找下去,找了四进仍是什么也没找到,偶一抬头突然见第五进最高的一座楼阁上灯还亮着,立刻飞身扑去,双足倒挂檐顶,用舌尖舔破窗纸向内张望,这一望不由使白骐剑眉倒竖,杀机顿上眉梢。
  只见室内陈设华丽无比,在一张根大的绣床上,此刻正有一个绝色少女,全身脱得精光,仰身横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泪如雨下,却动弹不得。想是被人制住了穴道。在少女的身侧床下站着一个母夜叉一样的女人,手中拿着一根烧红了的铁条,放在离少女胸部不远的地方,喝道:“小贱人不知好歹,你看老娘有没有办法叫你答应。”话落铁条朝着少女的胸上双乳点去。蓦地——一声暴喝:“与小爷躺下”,话声未落,窗户口哗然大开,那母夜叉都还没看清人,惨号一声,那根侥得赤红的铁条,已穿过她自己的胸部,白烟直冒的焦臭味刺入口鼻。
  白玉骐早已将恶女人杀死,看也不看少女一眼,就待飞出去叫“玉女”来救。
  这时那少女也恰好睁开眼睛,只见一个风华盖世的美少年正欲穿窗而去,她是怕急了,也顾不得害羞,急叫道:“少侠救命。”
  白玉骐未敢回答,只呐呐道:“我去叫我姊姊来救你。”
  少女急的哭了:“少侠,小女子现身软麻穴均被制,动弹不得,那两个恶徒就在外面,少侠一走小女子就没命了。”
  恰在这时,外面果然传来一个声音道:“陈大娘,还不答应吗?”
  少女更急了,求道:“少侠快嘛。”
  白玉骐心里也拿不定主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闪眼看到床上的大被单,突然心中一动,覆身掀起被单一下盖在少女身上,俯身把她抱起,穿窗而出。
  白玉骐刚刚上得屋顶,一条婀娜倩影迎面而来,白玉骐看出正是“玉女”司徒凤,一句话不说迎了上去。
  “玉女”停身问道:“骐哥,你抱的是什么?”
  白玉骐突地玉脸一红,将少女塞进“玉女”怀里,只说了句:“你照顾她。”转身穿入屋里去。
  “玉女”一楞,低头一看,不由“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个少女。”
  少女突然仰起脸来流泪道:“这位姊姊,小妹穴道受制,衣服尚在屋内。”
  玉女年纪小,根本不晓得什么叫妒嫉,见状笑道:“姊姊,你好美噢!骐哥哥就这样把你抱出来也不替你穿上衣服,真是的,走!我们进去找。”话落顺手替少女解开穴道,折身而下。
  白玉骐早返室内,门外面又有人叫道:“陈大娘,陈大娘。”声音很急。
  白玉骐剑眉一轩,“砰”的一脚踢开房门,只见客室外面正站着两个黑衣少年,想是刚才踢开门时跃出去的。
  两人见白玉骐却是一怔,左面一个面色黝黑,双眉下垂的少年突然怨声道:“小子你是谁。”
  白玉骐冷森森的笑道:“黑毒罗刚你别急着问小爷姓名,现在赶快将你与白毒罗强两人传给笑面佛的信拿给小爷看。”敢情白玉骐第一次探霸王庄时,不但知道两人的确是双毒的门人,并且连二人此行的目的也探查了出来。
  黑白二毒一怔,白毒罗强嘿嘿一阵冷笑道:“信在你大爷怀里,你坏了大爷们的好事还没找你算账呢?快报上名来受死。”
  “在下白玉骐,听清了没有?纳命来!”白玉骐话落突然拍出威猛无比的两掌。
  两人除专用毒外,武功根本远不如白玉骐,一见来掌威势,自知接不住,四掌虚虚一晃,飘身飞上屋去,白玉骐那肯放过,清叱一声,才待飞身,突见千条蓝丝已迎面而来,白玉骐知道此细丝一定是极其霸道的毒器,立刻吐气开声,连拍了三掌,“哗啦啦”一声,不但把毒针拍散了,更连柱子也拍断了好几根。
  白玉骐飞身上了屋顶,两人已不知去向。
  蓦然,房下大声一喝:“白少侠快退,脚下危险。”
  白玉骐闻惊低头一看,立刻清啸一声,拧身拔起,就在白玉骐起身之际传来一声轰然大震,顿时蓝雾弥漫一片模糊。
  当“玉女”抱着少女跃进屋内,这时少女穴道已开,用手指指里面问道:“我的服被母夜叉脱在里面。”
  “玉女”立刻抱了少女走到里间去。信手将房门关上。
  这是一间二丈见方的内室,布置也十分华丽,霸王庄是关内外黑道人物通过的驻脚之地,大概这幢房子是专用来接纳上客的。
  少女披着被单,在衣柜里找出了一套碧色的衣裙,红着娇靥当着“玉女”的面换上,碧色的衣裳与她那雪白的皮肤相映,更衬托得少女美如天仙,“玉女”司徒凤不由拍手赞道:
  “好姊姊,你真是中原第一个美人儿。”
  少女心事重重的,闻言强展笑靥道:“妹妹熊玉燕,江湖人叫我‘长天碧凤’,姊姊芳名可否见告?”
  “我叫司徒凤,他们都叫我‘玉女’”。
  少女笑笑道:“姊姊这么美,果然‘玉女’当之而无愧!”
  “玉女”闻言跳着小脚不依道:“唷唷唷,刚才还哭呢?现在却又来挖苦我了,早晓得我也就不必救你了,随你去了。”
  “玉女”只是一句玩笑话,那知却触及了“长天碧凤”的隐痛,她自从见了白玉骐一面,即跟“玉女”走上了同一条路线,芳心上深印下了白玉骐的影子,无论如何也拂拭不掉,但她想想自己赤身露体的躺在那里,虽说衣服是母夜叉陈大娘脱的,但她又怎知白玉骐是什么想法呢?因此她深叹了口气道:“唉!我要不是想见父母一面,告诉他们自己的遭遇,也许早已嚼舌而死了,就是这次得以拾回贱命,等双亲百年之后,亦当出家了此残生……”
  “玉女”急忙截住她的话道:“姊姊,我只是跟你说着玩的,你怎能这般想法。”
  “长天碧凤”幽幽道:“姊姊,一个女儿家既然赤身露体的被多人看见了,又怎么知道人家抱的是什么想法呢?”
  “玉女”心最软了,别看她平时对人凶巴巴的,实际上她最见不得人伤心,一见“长天碧凤”说得凄凄惨惨的,顿时也跟着泪下,扑到“长天碧凤”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道:
  “姊姊,叫我妹妹好吗?我十六岁。”一停又道:“我也刚跟骐哥哥相识不久,但我想他决不会看不起你的。”
  “长天碧凤”熊玉燕芳心稍安,低声道:“我有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妹核有多好,但不知我们今后能不能长在一起。”
  “能能,当然能嘛?唉!以后我就有姊姊了”,“玉女”司徒凤天真的叫道:“长天碧凤”一把把“玉女”搂进怀里,在她额上重重的吻了一下,二女颊时缠在一起。
  良久良久“玉女”才问道:“姊姊,你怎么会落到他们手里的。”
  “长天碧凤”长叹一口气道:“唉!也是姊姊命运多桀,落得这步田地。”
  “我父亲人称’庐山医隐‘熊振方,在一年前曾答应一位朋友,要传他徒弟一部份医学,当时家父说等家里准备好了,就叫姊姊去送个倍,那知姊姊送信回来却在这里遇到了这两个恶徒,也是姊姊一时大意竟在不留意的时候,酒杯里被下了迷药,是以动起手来未到三招就昏迷被擒了,要不是你们前来相救,姊姊也许早已受辱身死了。”“长天碧凤”停了一停,突然问道:“妹妹,救姊姊的那人叫什么名字。”
  “白玉骐……”
  “白玉骐,就是那个在泰山毁令的那个白玉骐?”
  “姊姊你认为他不对吗?”
  “长天碧凤”美目中异光一闪,正色道:“过去我曾这样想,现在不了。”
  “为什么?”“玉女”问道。就在这时,传来了白玉淇的啸声,突然两人耳中听到白玉骐说话的声音道:“大师,那两个小贼身上有与小弟极重要关系的东西,小弟先走一步。”
  原来上面发出警告的就是“魔魔僧”,和尚在前刖面杀得没得毅了,突然想到了小师妹与白玉骐一直没露面,虽知两人的武功不至有什么差错,但却放心不下,一路向后寻来,他刚跃上屋内,恰好看到黑白双毒,在屋面上放下了一个冒绿火的东西,不大功夫就见白玉骐落在那东西旁边,顿时知道不妙,始才出声相告。
  白玉骐跃起五丈,那东西已爆炸,青烟直往上升,恰在此时魔魔僧赶到,一掌将青烟劈散,白玉骐恰好落在他身侧,方始脱离了青烟范围,逃过一险。
  那些青烟实是一些毒瘴,外包一层黄磷,黄磷见风一久,立刻起火燃烧,由于毒瘴爆开的范围极大,是以极少人能逃过,双毒名之为“磷光追魂瘴”,生平罕用,黑白二毒因听说来的是白玉骐始才下此毒手。
  黑白二毒并未走远,见白玉骐已脱险,不敢久留,立刻拔腿就跑,而白玉骐一抬眼恰好看见,落地向魔魔僧谢了一声,始才说出那番括,拔腿追去。
  这说话声,“玉女”一听知道白玉骐又要独自走,她可是有一次教训了,立刻一拉“长天碧凤”急道:“快,快追,他又要跑了。”
  还未出得屋子,“玉女”已叫道:“骐哥哥,等等我。”
  落下屋面,却听魔魔僧哈哈笑道:“这下我和尚可不会了。”
  “玉女”气得一跺脚,抬眼突见天边白影一闪,立刻知道是白玉骐,急忙转头对和尚道:“和尚师哥,可别忘了我骐哥哥的马。”一拉“长天碧凤”道:“姊姊去不去?”
  “长天碧凤”一犹豫,低声道:“他不会瞧不起我吗?”
  “玉女”急得跺脚道:“不会不会…三”拉着熊玉燕如飞而去。
  和尚摇摇头道:“什么都是你骐哥哥的,我和尚却由师哥变成了你骐哥的马童了。”
  这时卓人凤飞身上了屋顶,恭身问道:“前辈可曾找到我师妹?”和尚一见卓人凤恭敬的样子,心下暗想道:“你与姓白的小子比,身上似乎少了不少束西。”当下只冷冷道:
  “你师妹与我师妹追白玉骐去了。”
  卓人凤闻言一怔,心中不由暗恨道:“天下美貌的少女怎么都钟情于他,我卓人凤除了武功外,那一点比不上那小子,哼!总有一天……”卓人风心里在恨,脸上不由露出了凶光,蓦地--
  “谁要敢存心对白玉骐不利,哈哈……”魔魔僧话没说完就是一声毛骨悚然的长笑。
  但,这一声长笑,却并没有扑灭卓人凤心中漫漫无边的嫉火。
  二女一路猛追,“玉女”发觉“长天碧凤”熊玉燕的武功并不太弱,虽然追不上自己,但自己稍为助她一点真力就够了,这就是说两人的武功相差得不太悬殊。
  翻过一处山岭,白玉骐已与前面的黑白二毒相距不满五十丈了,黑白二毒心里不免有些恐慌,一抬头,突见前面山坡有一片茂林,二毒心中不由大喜,只要一进得林中敌明我暗,就可以充分的利用歹毒的暗器了。
  白玉骐也看出了形势不对,长啸一声,一式“白鹤冲天”拔起十丈有余,向前飞掠而去,落地已在黑白二毒身后二十丈左右了,二毒距前面的林子却仍有三十几丈。
  白玉骐再度拔起,二毒已距林中不满十丈了。蓦地——一声暴喝道:“金环帮在此开坛,什么人敢擅闯禁地。”
  林中并排跃出三个帮众。黑白二毒一听金环帮在此开坛,心中登时一乐,心说:“这下可不怕你白小子了。”当下顾不得答话,黑毒蓦地转身对白玉骐道:“姓白的,你追咱们二个人到底是什么用意?”
  白玉骐道:“只要阁下将身上的信拿出来,在下就此放过你二人的性命。”
  黑毒故意低头呻吟不语,假装难决不下。
  就在这时候,白玉骐身后跃落“玉女”司徒凤与“长天碧凤”熊玉燕,白玉骐一回头见除了“玉女”以外又多了一个身着碧衣碧裙的美貌少女,心中不由一怔,敢情他救“长天碧凤”时连她的面貌都没看清楚。
  “长天碧凤”一见白玉骐的表情,似乎根本不认识自己,她只道自己在白玉骐心中一点印像都没有,满怀的热情顿如被浇了一盆冷水,芳心暗叹一声,幽幽低下头去。
  “玉女”司徒凤一见白玉骐,心里满足了,当下也没注意到熊玉燕的表情,娇声对白玉骐道:“骐哥哥,你看你救的这位熊姊姊多么美,噢!我还忘了告诉你了,她现成为我姊姊,江湖人称‘长天碧凤’的就是。”
  “长天碧凤”低头向白玉骐福了一福,低声道:“熊玉燕多谢小侠救命之恩。”
  白玉骐这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蓦地--嗖嗖嗖……连声,林中并排跃出四个人来,后面人声嘈杂,似还有不少帮众。
  白玉骐只见正中是一个七旬出头的老者,满头白发,五绺白须垂达胸口,面色红润,双目神光炯炯,威武犹如神明。
  老人左手一人,白玉骐认得是“蜈蚣剑”孙寒,“蜈蚣剑”左侧的是个面色腊黄的五旬老者,太阳穴高高隆起,双目神光湛然,一看即知是个内家高手。
  老人右侧的一人正是刚刚趁白玉骐说话之际跑进去的“白毒”罗强,他手中高抬一指乌木令,白玉骐认得又是“六尊令”。
  白毒右侧是一个面色白净,四十左右的青衣汉子,各人胸前都绣有三只金环。
  七旬老人干咳一声,朗朗道:“老夫闻一奇,为‘金环帮’帮主,这位是老夫帮下‘天环堂’主‘玄冰掌’钱钧。”随手一指右侧的青衣汉,接着又指着“蜈蚣剑”道:“这是‘人环堂主’‘蜈蚣剑’孙寒,这个是‘地环堂主’‘病弥勒’公孙清。”
  闻一奇最后一指黄面人,介绍完毕,才道:“令日之事,老夫虽不知底细,但,天下无不可化解的怨仇,老夫位卑言微,但唯一敢在各位面前夸耀的是比各位多吃了几年饭,是以老夫大胆想借着这一点做个和事佬,将今日仇怨放过。”“金环震天翁”闻一奇言下虽然是在和事,但实际上却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白玉骐人虽冷傲,但却非常聪明,他一眼已看出“六尊令”又被恶人派上了用场,但此事他都又无法放弃不管,不由犹疑难决。
  哪知白毒突然高举“六尊令”:“持令之人代表六尊,今令‘金环震天翁’闻一奇,速派人将白玉骐等一干人拿下,听凭发落,违令者,如同背叛武林,天下人人可得而诛之。”
  话落趾高气昂的举令走到一边。
  “金环震天翁”脸上怒容一现,但却又敢怒而不敢言,一旁“蜈蚣创”已看出帮主为难,他人虽狡诈但却极忠于帮主,当下道:“禀帮主,本堂愿打这头阵。”
  白玉骐星目一转,蓦地大喝一声道:“拿令来”,“苍鹰搏兔”直扑“白毒”罗强。
  罗强人很奸诈,早料到这一着了,左脚一伸斜跨出一步,令才一抬,白玉骐突然一招南海泛潮,掌带厉风拍了出来。
  “白毒”罗强那料到白玉骐变招如此迅速,生命要紧,也顾不得丢人,就地一下滚出丈余,落地之际己掏出一把毒针。
  白玉骐再度跃身扑倒,蓦地两声暴喝:“纳命来。”一前一后满天细如游丝的蓝钉闪电袭到。
  原来黑毒见自毒岌岌可危,早已暗地扣满了一把毒针,但两人是近身搏斗,怕伤了自己人,是以一直蓄势以待,一见白毒滚出去,立刻扬手出针,而恰在此时白毒也发出针袭来。
  此针内蕴数种毒汁,又是细若游丝,非常难防,白玉骐万般无奈,只得急使千斤坠急急落地。
  这时“玉女”与“长天碧凤”熊玉燕也赶了过来,“玉女”急忙问道:“骐哥哥有没有伤到?”关切之情溢于言中,“长天碧凤”虽然没问,但那双关注的目光却已代表了一切。
  白玉骐摇摇头,蓦地—
  白毒喝道:“立刻出手。”接着一声暴喝,金环帮的二名堂主已分别出手。
  白玉骐战的是“蜈蚣剑”孙寒,两人再次交手,白玉骐的武功比从前精进了许多,“蜈蚣剑”眨眼之闻连攻了七掌三腿,却没碰到白玉骐半点衣角,但白玉骐每拍一掌,他都被逼得连连后退,胜负之数已可想而知。
  “长天碧凤”对付“玄冰掌”钱钧,两个人功力在伯仲之间,按说“玄冰掌”内力高过熊玉燕,但招数的灵巧却又不如熊王燕,是以两人打得最激烈。
  最惨的是“病弥勒”公孙清,他的功力与其他两个堂主相若,但以他来对付“玉女”可就相差得太远了,不到三招已被“玉女”逼得满场乱转,“玉女”此刻如要取他性命,易如反掌。但她却并未这样做。
  “金环震天翁”奇怪,何以“玉女”如此年纪,竟会有如此惊人的武学,偶然看到她袖上绣的那九条白龙,不由使他倒抽了一日凉气,心说:“要是惹上他老人家的徒弟可就完了。”
  这时与白玉骐交手的“蜈蚣剑”已走下风了,“长天碧凤”与“玄冰掌”仍然打得难分难解。
  白毒看看大势,突然对“金环震天翕”闻一奇道:“闻帮主,请你去替下病弥勒。”
  “金环震天翕”蓦地双目怒光一闪,凝视着白毒,白毒心中大骇,急忙高举乌木叫道:“这是命令。”
  闻一奇一见此令,不由得心中一叹,蓦地仰天一声悲愤的长笑,加入“病弥勒”与“玉女”的战圈,想将“病弥勒”替下。
  “玉女”深怕“病弥勒”下去后会对两人不利,娇叱一声,突然招式一变,飞快的将这人缠住,使他们无法分身。︶—
  “金环震天翁”身为一帮之主,不愿以二打一,蓦地——双掌运起功力,硬打硬拼起来了,“玉女”更非省油之灯,也跟他硬撞了一掌。
  “砰”的一声,“玉女”一声娇笑,又缠了上来,闻一奇却感掌心一麻,心中顿时大骇,立刻小心翼冀的攻招,敢情“玉女”的功力使他莫测高深。
  白毒见金环帮主尚无法稳操胜算时,又举令道:“金环帮的各家香主下去参战。”
  他满以为众人闻令,必然得下去。那知其中一名香主出来道:“未得帮主口谕,金环帮中弟子不听任何人调度。”
  “这是什么令你知道吗?”白毒怒道。
  “金环帮中弟子身隶此帮,并非江湖人物可以自作行动调配,‘六尊令’恐难遵从。”
  白毒大怒,扬手就是一把毒针,那位香主未曾防到有此一着,惨号一声,立刻倒地身死。
  这一声惨号,众人不由一怔,黑毒突然一声不响的弹出一颗形如鸡蛋的东西,落在“长天碧凤”身后。
  由于此物落地无声,大家又在一怔之际,是以无人发觉,只见那东西磷光一闪。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一声大喝:“注意身后。”
  白玉骐侧头,恰见“长天碧凤”身后绿光一闪,他认得这东西,立刻长啸一声,飞落在“长天碧凤”的身侧,一掌将“玄冰掌”震出老远,右手探臂搂住熊王燕柳腰,拔起十丈有余,扑的一声,一阵绿烟冒出,顿时扩大二十余丈,就在这时白玉骐右小腿突觉一麻,心知不妙,急忙暂时运功封住膝上血脉,以防毒性传布,真力一散,顿与“长天碧凤”落在地上,那些绿烟已迎面而来。
  原来黑毒利用瘴烟挡住白玉骐视线之际打出了一把毒针,他是低估了白玉骐的功力,以为他跳不出十丈,是以才把一把毒针打低了,要不然,后果可真不堪设想。
  这时“金环震天翁”等人都停下手,“金环震天翁”回头一看,不由大骇道:“‘磷光追魂瘴’金环帮的弟子快退。”
  “玉女”一听,顿时骇得魂不附体,因为那毒烟已到白玉骐面前不到半尺处了。
  白玉骐左腿穴道封住,怀中又抱着熊玉燕,一时行动不便,无法立刻跳出。而“长天碧凤”熊玉燕柳腰被心中爱怜着的人搂着,早已如同触了电一般的动弹不得了,也许现在是要白玉骐这样抱住她死,她也愿意。
  千钧一发,蓦地人影一闪,一阵狂风向主母瘴吹去,这时“玉女”也赶了上来,一双玉臂一伸,将两人全抱在怀里,一跃就退出了二十余丈,总算脱出了危险区。
  “玉女”用素手摸住酥胸,道:“骐哥哥,真把我吓死了。”
  白玉骐放下怀中的熊玉燕,忍不住爱怜的朝美丽的“玉女”笑笑道:“凤妹,你救了我们一条性命。”
  “玉女”突然格格笑道:“唷!我们是谁呀!”
  白玉骐转头刚要指“长天碧凤”熊玉燕,突见她双颊赤红如火,羞悍把一颗头几乎垂到胸口,心中顿时了然,“玉女”是在调皮,白玉骐脸一红,但熊玉燕是为了他的事而几乎丧命,在礼貌上他不能不问一句,当下正色道:“熊姑娘可曾伤着?”熊玉燕摇摇头,抬眼温柔的道:“多谢白相公二次相救。”
  白玉骐抬眼一找,黑白双毒与金环帮的人已走得一个不见了。黑白二毒身上带着有塞外双毒写给笑面佛的信,那信得到手后,如果提及自己,必然有当年翠梅谷中的事,自己得到了即可将六尊罪状公诘武林,是以这信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

相关热词搜索:翠梅谷

上一篇:第四章 受伤遇救
下一篇:第六章 独上少林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