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十六章 三奇一艳
 
2019-11-04 23:28:33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悟性想追却怕中了“玉女”埋伏,只得狠狠上武当山而去。“玉女”抱看白玉骐奔下上清坪下的山坡,进入谷底,在溪畔歇下休息。
  白玉骐突然冷冷的道:“姑娘救我只怕在下不能报答了。”
  “玉女”闻言一楞,含泪道:“你,你怎么这样称呼我?”
  “不对吗?!”
  “你过去不是叫我凤妹吗?”
  白玉骐淡然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
  “玉女”凄然笑道:“但我知道你永远爱我,我不管什么过去与未来。”
  白玉骐沉默不谙了,他能说些什么呢?因为他确实深爱着她呀!
  “玉女”见白玉骐如此,突然欢愉的绽颜笑道:“骐哥哥,只要你是真心的爱我,我什么都满足了。”粉颊紧紧偎在白玉骐脸上,没有丝毫忧愁了。
  白玉骐双臂抚摸着她的秀发,长叹一声道:“凤妹,你别傻了,生与死是两条路啊!”
  “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肉体之苦又算得了些什么?”她脸上泛起一丝遐想,喃喃的道:“你死了以后,我找个好山洞把你放在里面,然后我出去找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把洞口封起来,我们不是就可以永在一起了,谁能再分开我们?”
  白玉骐心头一震,忖道:“她竟想到要殉葬。”
  “玉女”笑道:“骐哥哥,你说是吗?”
  白玉骐简直不知道要怎样回答她才好,只好道:“凤妹,只要你常记着我就够了,我可不准你这样做。”
  “为什么?”
  “我要你活着。”
  “玉女”一怔,幽怨的道:“我一个人活着?你忍心抛去我吗?”
  白玉骐忍住内心的感伤,强自堆笑道:“因为我已是活不成了,所以我不能陪着你,但活着总比死了好,所以我一定要你活着。”
  “玉女”喃喃道:“活着比死了好……”
  突然,她美目中射出奇异的光芒,良久良久才道:“骐哥哥,你不会死的,我想到一个人了,他有灵药可以救你,走,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白玉骐摇摇头道:“谁?凤妹,我看还是算了,我自己知道,我恐怕已支持不了二天了,凤妹,在这短短的二天中我要有许多话要跟你说,我们还是在这里谈谈吧!”
  “那里距这里很近,我们大概花一夜的时间就能赶到那儿了,走。”
  白玉骐知道她是在骗自己,因此并不想动身,故意为难她道:“你先告诉我那个地方。”
  “绝情谷。”
  白玉骐大惊道:“什么?绝情谷?”接着摇头道:“凤妹,我宁愿死也不去。”
  “玉女”司徒凤笑道:“你替我担心?”
  “难道你没听说过‘绝情叟’的为人吗?”
  “玉女”道:“我知道他恨所有女人,但我有办法使他不恨!”
  “凤妹,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去。”
  “玉女”司徒凤道:“我如果没有办法我怎敢去冒险,你想想看,万一我入了狮坑,岂不再也见不到你了。”说来非常自然,白玉骐不由犹疑起来。
  “骐哥哥,现在走好吧?”
  “你真的不骗我?:”
  “玉女”背起白玉骐,道:“真的!”但她美目中却掠过一丝凄凉,白玉骐要是此时明白了她的用心,一定死也不止目去的。
  “玉女”心急白玉骐的伤势,一路上不敢稍停,东方刚泛鱼白,他们已赶到一处山口,只见四周石峰林立,草木稀少,此时恰巧黎明,天色一片灰暗,乍看起来,山峰犹如一个个狰狞的恶鬼,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山口处一块巨大的石碑上刻着:“绝情谷”三个大字,其他的一无所有。
  “玉女”司徒凤抬眼看了看谷口的三个裂痕斑斑的大字,毫不犹疑的举步向谷内迈进,这倒不是说“玉女”司徒凤不知道进入此中没有一个人生还过,而是她已抱了以死相殉白玉骐的决心,因为除此一途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方法能挽回白玉骐的生命。
  经过这一阵急剧的奔跑,白玉骐已失去了知觉。
  “玉女”司徒凤美目四顾,只见谷道盘旋,两边谷壁峭立,光滑如镜,由那高度看来只怕就是以她师傅那种出神入化的武功也难登得上峰顶,心中不由暗思道:“好生险恶的峭壁。”
  狭道上长草及膝,难见土石,想来这谷道不但绝少行人,只怕连野兽也极少存在,“玉女”司徒凤边走边想道:“莫非这断魂谷的深处是绝地吗?不然何以连野兽也不经此呢?”
  继而又想:“也许谷中传言的那个怪人太以厉害,进来的野兽都被他杀光了,所以没有兽类敢再进入。”
  “玉女”司徒凤这样边走边想不觉已转了七八个弯,由于谷道没有岔路,是以只能顺道而行。
  突然,
  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百丈方圆以上的谷地呈现眼前,“玉女”司徒凤微微一呆,不由自主的自语道:“果然是一片绝地。”
  只见四周绝壁高插云天,光滑与狭道石壁一般无二,地上深草比狭道中的长得更高更密。没有树木,谷地中央却有一处深潭,由于四周长草茂密,这片约有五十丈方圆的大潭显得特别的醒目,潭水一片深蓝色,由萋萋青草相映显得充满了生气。
  “玉女”司徒凤美目四射。想找出那位传言中的老人,但却无一处可供栖身的石洞,不由心中有些焦急起来。
  就在“玉女”司徒凤心中着急之际,突然震耳的声音起自左侧十丈左右的地方,冷冷的道:“女娃娃你已走进老夫掌风范围之内了,你是要死还是要活?”
  “玉女”司徒凤一听那冷酷的声音,不自觉的从心底冒出一股凉意,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突又听那声音喝道:“女娃娃,你如敢再退一步,老夫立刻毙了你。”
  “玉女”司徒凤本是极端聪明的人,自知在未看清此人模样以前尚难知此人功力有多深厚,深怕果如那人如言,能在十丈以内取人性命,当下立刻站住不动,举目向发声处看去,触目不由吓了一跳。
  只见那人苍白的须发几乎盖遍全身,由那没有盖到的地方可以看出衣服都已破碎不堪,由于那蓬松的须发似乱草一般,是以“玉女”司徒凤并没有搜索到,那老人一双洞人肺腑如炬火一般的眼睛这时正盯在“玉女”司徒凤的脸上。
  “玉女”司徒风急忙把视线移开,却在这转眼之际心中飞快忖道:“此人所言或许不假,真能在十丈之内取人性命,但由他那周围五尺以外整齐的青草看来显然他不能走动太远,必要时……”
  “女娃娃你决定了没有?”
  “玉女”司徒凤故意茫然道:“决定了什么?”要知道“玉女”乃聪明绝顶之人,她这样明知故问无非是要探出这怪人的底细。
  那老人似有所忌,不耐的道:“要死要活?”
  “玉女”美眸一转,笑道:“当然要活。”
  “那么快走过来。”
  “玉女”轻笑一声道:“我与你根本不相识,我为什么要走到你身边去呢?”
  那怪人冷笑一声道:“只要你不怕死,你尽可以不走过来。”双目寒光闪闪,逼视在“玉女”司徒凤的美靥上。
  “玉女”怕他真的出手,一时不敌,伤了背上的白玉骐,急忙道:“你又没说叫我过来做什么?”
  那老人稍为缓和一些,仍然冷冷的道:“你过来老夫自然会告诉你。”
  “玉女”司徒凤何等聪明,暗忖道:“我如过去势必落入他手中任其摆布,看情形他目下有求于我,何不等套出他目下的困难后再设法与他交换条件,治好骐哥哥是第一要着,就是万一他真的恼怒出手,我也不至于真的就会伤在他手下。”
  那老人见她脸上阴睛不定,心中大大著急,但他乃是老奸巨滑之人,当下并不形诸于色,冷哼一声道:“你别以为十丈距离老夫就没法杀你,哼哼,老夫如没有把握也不会出声来阻止你前进了。”
  “玉女”司徒凤心中已有所决,笑问道:“真的吗?”
  老人怒哼道:“老夫是何等身份怎会欺骗于你,若不是怕落个以大欺小,老夫也不会阻止你前进了。”最后一句显然有些悔意。
  “玉女”司徒风格格笑道:“假使我是老前辈的话,我也要后悔说得太猛浪了,不然岂不什么都解决了吗?”她话到此一顿,只见那老人满面杀机,便把提聚的真力又加了一成,美靥上却故意地装出无所谓的笑容道:“老前辈如不能把小女子做的事说出来,小女子可要冒险一试了,也许可以侥幸脱险,也许真如老前辈所料毙命就地,但无论小女子死活与老前辈都没益处,以老前辈之身份所料,当不至仅仅于此。”她说来头头是道,尤其最后一句更搔到了老人的痒处,因为他确实还有许多事情要人做。
  老人冷笑一声道:“小娃儿,你料事确实有些独到之处,你先看看你脚边有些什么?”
  “玉女”司徒风刚想低头,心中突然一惊,笑道:“晚辈信得过老前辈,你告诉我也是一样。”双目仍然盯在老人脸上。
  老人心中不由暗赞一声道:“这女娃娃确实聪明得可爱。”
  心中尽管在赞美,口中却仍冷冷道:“好,老夫就把实情告诉你也不怕你飞上天去。”
  精光四射的利眸一扫“玉女”司徒凤道:“老夫喉间为天蚕丝所缠系于石壁上,叫你过来是要你替我解除。”
  “玉女”司徒凤心头暗自一惊,忖道:“听说天蚕丝细过发丝,但却坚韧无比,宝刀宝剑也切它不断,可是,此人看来功力必已达至高境界,何以不把那石壁系着的那一头拔出来呢?莫非……”一双疑惑的美眸又转盯在老人脸上。
  老人是何等人物,见状那有不知之理,但他另有苦衷不敢多延时间,冷喝道:“你究竟是决定了没有?”
  “玉女”司徒凤一怔,立刻道:“晚辈当然要答应,不过……”“不过”二字故意拖得很长。
  “不过什么……”
  “玉女”司徒凤缓缓道:“不过老前辈也得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者毫不考虑的道:“我可以答应你三个条件,你说吧。”
  “我只要求一件事就行了,那就是把我背上的人救活。”
  “他可是伤了吗?”
  “不错。”
  “好,老夫答应你,老夫虽非医生,但自信还能治得好他。”
  “老前辈可知道他伤的情形吗?”
  “大不了内腑受了点伤。”
  “玉女”司徒凤忧形于色的道:“他内腑完全离位了。”
  “什么?……”
  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却已充分显示出他内心的惊异,刹时间只见他脸上阴晴不定,一双眼睛转动不停,显然他内心正决定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玉女”司徒凤乃极端聪明之人,见状立刻道:“老前辈望重江湖,言出如山,想来晚辈这趟绝情谷没有白跑了!”此女果然聪明,先拿一顶一局帽子把老人扣住,使他无法欺骗。
  果然,老人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除了‘九转回魂续命丹’以外,谁也治不好他。”话落一顿又厉声道:“但是,你必须先替老夫解除桎梏,那时老夫答应替你把此丹寻来,否则,哼哼,你与那小子都是死路一条。”
  蓦地:
  一声狂笑起自潭的另一面:“哈哈哈……软的不行可是又要用硬的了……”
  接着一声朗笑又起自斜对面,一个铿锵的声音道:“十几年了,你杀了已不下十五人了,但却并没有离开我们,你位置虽然接近潭口比我俩机会多,但结果却与我们一样。”到此话题一转,温和的说道:“姑娘,在下身上有‘九转回魂续命丹’,你的条件何不转到我身上来。”。
  “玉女”司徒凤闻言心中一喜,暗忖道:“谢天谢地,骐哥哥总算有救了……”美目一转,突见那老者满面杀机,双目正阴沉的注视着她,她本想回头看看发话的两人,此时却又不得不强自忍下心中的疑虑,暗忖道:“眼下情势所逼,看来我只有骗他一骗了。”
  当下故意沉吟不定,像是心中非常重大的事情委决不下一般,良久良久,才深深一叹道:“唉!我辈江湖中人,本不应以一己的利害关系决定任何事件,尤其此事关系着前辈自由于否,是以晚辈仍决定先解除前辈的桎梏。”她说来十分诚恳,似乎句句出自肺腑,但那老人仍怀疑的道:“为什么?”
  “玉女”司徒凤一笑道:“因为我们是最先见面的,而且老前辈也答应了替我全力寻那丹药,现下丹药已有了着落,只要老前辈仍能坚持刚才的条件就够了。”
  老人双目神光一闪,突然大笑道:“女娃娃你真够聪明,老夫完全答应了你。”
  “玉女”司徒凤淡然一笑,举步道:“晚辈信得过老前辈。”举起的纤纤玉足,突然一点地面,身如脱弦之箭向后倒射而去,向最后发话那人的方向跃去。
  那老人万万没料到“玉女”司徒凤会有这一着,惊怒之下,大喝一声,一股排山狂飙向“玉女”击去。
  那股厉风凝而不散如利刃般的向“玉女”击到,“玉女”司徒凤早已有备,左臂托住白玉骐,右掌迅速迎上,就在那掌风将要迎上之际,突听一声急喝:“姑娘快退!”另一股厉风也已迎到。
  只听“波!”的一声巨震,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激起一股极大的气流,以“玉女”这样深厚功力仍被冲得向后退了一步,心中不由大惊,暗忖道:“这是三个什么人物,他们的内功岂不已达神化之境了?”
  先前那个老人哈哈道:“我倒忘了你是个聪明的女娃娃了。”
  “玉女”站住脚,向四周扫了一眼,只见那自称有丹药的人年约三十上下,丰神俊朗,有飘然出世之态,一头黑发长达地面,想来他是与那老人同时被禁在这里的。
  这时那书生模样的中年人也正以一双神光湛湛的星眸凝视着“玉女”司徒凤,与那目光一触,“玉女”司徒凤登时心头一怔,一股亲切的感觉起自心底深处,呆立当场,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这只是刹那间的事,只听另一个声音道:“老大,十几年来是你第一次发慈悲放进一个人来。”
  “哼!老夫永远也不会发什么慈悲的,除非老三……唉……”话题一顿,又冷笑一声道:“她虽然距我不下十六七丈,但别忘了二十丈内我还是可以取任何人的性命。”
  这时“玉女”已移开了目光,他两人的话她当然全听到了,心中不由暗自纳罕,心忖:
  “听他们口气似乎是师兄弟三人,那先前遇到的是老大,他对话之人是老二,这书生大概就是老三了,看来他们彼此之间似乎仍很关怀,但却又似不共戴天的仇人,这是什么道理,天下间的事真是无奇不有。”
  这书生轻咳一声,温和的道:“姑娘,那少年是你什么人?”
  这时“玉女”已选了一块平滑的大石头把白玉骐放下,双目凝视在白玉骐苍白的脸上,心中似有无限的痛惜,闻言冷冷道:“前辈别忘了我们是在交换条件,他是我的什么人你不用管。”双目仍盯在白玉骐脸上。
  “什么?你敢这样回我的话?”声色俱厉。
  “玉女”司徒凤是何等高傲的人,又恰值此心情不佳之际,闻言也登时大怒道:“有何不……”
  与那书生目光一触,她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书生的目光中充满肃穆一壮严,并不是为了有人伤了他的自尊,而是一片……
  “玉女”缓缓垂下头去,低声道:“他叫白玉骐,是……是……”
  她“是”了半天却说不出是什么来,奇怪的是那其他的两个人并没有插嘴,似乎也正在用心听他们的话。
  那中年书生瞥了地上的白玉骐一眼,他虽然看不到白玉骐的脸,但由他的身材他可以想像得到他的长像,他缓缓道:“好了,我知道了,但你也记住,天地间有许多东西往往不能仅以外表论断,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完全是一派教训的口吻。
  若在平时,司徒凤早就忍不住了,但此刻她却一反常态,喏喏道:“他并不是坏人……”
  那中年书生一笑道:“好吧,不谈这个,我问你,你父亲是什么人?”
  “玉女”司徒凤一怔,说实在的,到目前为止她封自己的出身仍是一无所知,中年书生这一问,便不知从何答起了,良久良久才喏喏道:“不知道!”
  “母亲是谁你也不知道吗?”
  “玉女”司徒凤缓缓垂下头去,双目中已挂上了二颗晶莹的泪珠。
  “我猜你师傅是江湖上人称‘魔魔儒侠’的,对吗?”
  “什么!”
  两声惊问来自那两个一直没开腔的老人口中。
  中年文士却冷冷道:“不关两位师兄的事。”
  “玉女”司徒凤抬起头来,怀疑的问道:“前辈何以知道!”
  “没什么!”眼中掠过一阵黯然的色彩,“玉女”司徒凤眼然已注意到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过来吧!”
  “玉女”司徒凤一怔,缓缓回头向其他二人望去,果见那两个老人眼中又浮出了一层杀机。
  中年书生淡然道:“我送你那‘九转回魂丹’但却不用交换条件,你过来吧!”
  “玉女”司徒凤有些不大敢信,她倒不是不相信那中年书生,而是怀疑那两个老人信不过这中年书生而骤下杀手,但当她再度回头望的时候,不由一怔,只见那两个老人正以疑惑不定的目光盯住中年书生,杀机却已消失不见。
  “玉女”司徒凤看看地上奄奄待毙的白玉骐,毅然自语道:“刀山油锅我也敢上。”大步向中年书生迈去。
  中年书生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向“玉女”司徒凤递了过来。
  “玉女”司徒凤毫不迟疑的伸手接过,突觉手腕一紧,不知那中年书生用了个什么手法已扣住了她的左腕脉门。
  “玉女”司徒凤大吃一惊,道:“你你……你反悔了!”
  “哈哈……想不到老夫相信了你一生此刻却上了一次……”突然住口不说了,四只灼灼的目光来自不同的方向,却都盯在中年书生的脸上。
  只见中年书生那张英俊无比的俊脸,此时苍白的可怕,睑上肌肉不停的抖动,双目却直盯在“玉女”司徒凤那双白玉般的玉腕上的一颗红痣上。
  两个老人深知中年书生的个性,就是死到临头也从不为所动,现下竟然反常至此,可见此事是何等重大。
  “玉女”司徒凤突然关怀的道:“前辈,你是怎么了?”
  中年书生突然淡淡一笑,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关怀的看了“玉女”司徒凤一眼,温和的道:“没什么,你快去救他吧!”
  “玉女”司徒凤关切白玉骐内伤,转身向白玉骐走去。
  那先前的老人大笑道:“我还以为你不守诺言了呢?”
  那中年书生淡然一笑道:“令生今世小弟就是永老斯处也死而无憾了,只是两位师兄……”
  第二个老人冷笑道:“你不怕死,难道我们就怕死不成。”
  “我知道两位师兄并不把生死放在心上,但是两位的情形与小弟不同,小弟此生唯一的心愿已得偿,是死而无憾,而两位却还有许多事没办。”
  首先那个老人冷笑道:“你偿了什么心愿?”
  中年书生笑道:“此女。”一指“玉女”司徒凤。
  “是她!”问话同时出自两个老人口中。
  “不错。”
  第二个老人冷然道:“难怪你这么得意?”
  中年书生一笑道:“是以我也要两位得意一下。”
  “哼!心肠倒不坏!”
  中年书生突然深深一叹,似乎有无限的苦闷却要借这一叹来发泄一般,是以这声叹息令人听来窒息,只听他缓缓道:“两位师兄为了小弟平白被人困于此谷长达十年之久,不是小弟目无尊长故意牵住两位师哥,实因小弟此生心愿末了,不愿就死,但小弟十年来没有一时一刻不在盼望有今天,但这又谈何容易,小弟满以为要终生愧对两位师哥了,唉!总算上天不负苦心人,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小弟如今死而无憾了,两位师哥也可以白由了。”左手一扬,日光下只见一条银线落入清潭中。中年书生又看了正在救治白玉骐的“玉女”司徒凤一眼,缓缓闭上星目。
  两个老人同时脸上肌肉一阵抽搐,苍白的须发无风自动,第一个老人冷冷道:“天一老秃驴之仇难道你要我们替你报,哼哼!你算盘打得倒不错。”
  “十年苦思小弟已想通了许多东西,十年前所做所为小弟不是之处亦多,此仇不报也罢!”
  第二个老人冷喝道:“难道十年夫妻你就不管了!”
  中年书生突然睁开星目,那眸子深处充满了追忆,良久良久,才淡淡笑道:“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则甚!”
  第二个老人突然大怒道:“什么?十年这久你还不知道悔改,好好好,我早知今日,当年就该下手与你师哥一起除了你。”
  中年书生本有满身冤屈,但十几年来不但妻子没有谅解他,连两位同门亲如手足的师兄竟也不信他的为人,一时百感交集,心灰意冷,当下平静的道:“现在还来得及。”
  “不错,来得及!”第二个老人右手一扬又是一条银线落入潭中,毅然说道:“大哥,你先脱困吧!”
  “好!”第一个老人左手一抬,“哗”!的一声,自潭中提起一个圆筒,豁然竟是一根火筒。
  这时白玉骐已悠然醒来,“玉女”司徒凤欢呼道:“骐哥哥你好了?”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白玉骐缓缓坐起身来,诧异的问道:“凤妹,这是绝情谷吗?”
  “玉女”司徒凤高兴的笑道:“嗯,骐哥哥你完全好了吗?”突见白玉骐眉头一皱,心儿登时一凉,幽幽道:“骐哥哥,你……你还恨我?”两颗泪珠几乎就要夺眶而出。
  白玉骐突然冷冷道:“你们对一个失去抵抗的人要怎么样?”跃身立起。
  “玉女”司徒凤一怔,立刻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回头只见那两个老人已脱困向中年书生逼去,那中年书生却平静的闭着星目。
  原来在白玉骐与“玉女”谈话之际,第一个老人已用潭中拖起的千里火,把蚕丝烧断,然后再替那第二个老人烧断,想来这千里火筒是那天一大师放入潭中的,然后用三根天蚕丝把它系住分挚三人手中,除非三人同心,否则永远也脱不了困,因为三人如一争执,蚕丝必被拉断,那千里筒将、水沉潭底了,是以三人被困了十年。
  “玉女”司徒凤对那中年书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与关怀,见状大惊,飞身跃扑到中年书生的身前,以背挡住他,凛然道:“他们要做什么?”
  两个老人同时一怔,一时答不上话来。
  “乖儿上是为父唯一的下场。”
  “玉女”司徒凤闻言一凛,突觉昏穴一麻,瘫痪地上。
  中年书生淡然道:“两位师哥下手吧!”
  第一个老人突然激动的说道:“你自己觉得所做所为对得起恩师的话,我立刻就下手!”
  “我觉得对得起他老人家。”
  第二个老人大喝道:“好!”双目一闭就要出手。
  “且慢!”第一个老人道:“我解开你的桎梏,我们不妨公平决斗一番。”话落就要动手。
  “小弟感谢两位师哥相护之意,但小弟已说过,此生心愿已了,只要两位师哥在小弟死后把侄女交给她母亲,小弟也就死而无憾了。”
  两个老人浑身突然颤抖起来,四只电光闪射的精目中都浮现了泪光,第一个老人吃力的道:“宇宙三绝今后就要改称宇宙双绝了。”
  缓缓举掌欲劈。
  突然:
  一声暴喝:“且慢。”两个老人同时一怔,他们本就不愿杀这个小师弟,闻声立刻停手。
  只觉微风一闪,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已立身挡在中年书生之前。白玉骐星目一扫二老冷然道:“还有在下两位没打发呢?”
  “要打发你并不难!”
  白玉骐刚欲动身,突觉软穴一麻,登时倒在地上。
  白玉骐万没料到他一片好心相卫却反而遭人暗算,一股无明火起自心头,本来他血脉倒流点穴对他是不会起作用的,但他心中有气,干脆就应声而倒,故作穴道被点之状,心说:
  “你要死干我屁事哩!”
  只见两个老者微微一怔,第一个老人心头一狠,沉声道:“三师弟,你还有要交待的话没有?”语声虽冷,但却掩不掉心中的激动。
  中年书生似已抱定必死之心,反而平静的道:“没有了,记得把此女交给翠妹就行了。”说毕缓缓闭上星目。
  第一个老人与第二个老人彼此对看了一眼,第一个老人突然退后一步,闪电一掌向中年书生璇玑死穴拍出。
  掌出无声,但却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流使人透不过气来。
  突然——
  一声娇呼起自十丈以外!
  “两位师兄,不要伤他。”
  老人闻声如遭电殛,混身一颤,外吐的劲力猛然后收,但劲道已出要收回谈何容易,只听“啪”的一声轻响。那中年书生顿如柔草遇上劲风,毫无抵抗的躺了下去。
  素影一闪,一个凄苦的声音唤道:“凌哥!凌哥!”中年书生身旁已多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少妇。
  白玉骐偷眼看去,但见这妇人美如仙子,艳如桃李,美目中泪光莹莹,楚楚可人,心中猛然地一震,暗道:“这人真像凤妹!”
  中年书生深情的看了那美妇一眼,淡然一笑道:“你终于来了。”
  美妇突然双膝跪在文士身旁,战抖的玉手抓起文士的健腕,突然她惊叫道:“啊,你的手好冷,你!你一定伤得很重。”
  中年书生依旧淡然笑道:“珍妹,你知道她是谁?”一指昏穴被点的司徒凤。
  美妇却不管那些,娇声道:“你快把这颗药吞下去,快些!”不知什么时候她手中已多了一颗红色的药丸。
  中年书生道:“这颗丹药我如吞下去不是就死不了了。”
  “凌……凌哥!你!你还恨我!”美靥上一片哀怨之色。
  中年书生一凛,喃喃道:“恨你?我会恨你吗?几十年来我天天盼望着你,但却又不希望你来,因为我希望你永远忘记我。”声音很小,像是自语,也像倾诉,在此平静中听来十分凄凉。
  美妇人面色突然一阵搐动,中年书生的声音虽小,但却像具有万钧之力的重锤击在美妇人的心灵上。使内功高不可测的她变得如此的失常。
  中年书生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道:“珍妹,十年前的那场误会……”
  中年美妇突然以颤抖的声音接着道:“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但现在是十年之后了,凌哥!我……我错了,我错了……你!你原谅我!”声音中充满无限的愧恨。
  中年书生依旧十分平静的道:“你明白就好了。”话落突然咳嗽了两声,嘴角上溢出一丝血迹。
  中年美妇见状急得泪下如雨,哽咽道:“凌哥,你快服下这两颗药!”一面摇晃中年书生的手。
  突然:
  “丝丝”两声,两缕劲风分别击在中年书生的黑甜穴与昏穴上,中年书生轻哦一声,缓缓倒下。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全场的人登时都惊呆了。
  蓦地——
  第一个老人冷冷道:“原来是沙漠的贤昆仲到了,恕老夫耳目失灵未能及时招待。”
  白玉骐偷眼看去,只见两个身穿麻衫的老者静立在五丈以外,脸上一片冷漠。
  两个老者一个身着蓝色麻杉,五短身材,细目虬须,相貌古怪,双目精光四射,内功显然高不可测。
  另一个身材瘦长,穿着黄衫,五柳长须,脸面清瘦,双目犹如寒电,内功修为决不会低于蓝衫老者。
  两人年龄看来均在七旬以上。显然是江湖早期成名人物。
  白玉骐心中暗自惊忖道:“这两个老家伙能在五丈以外以隔空制人要穴,内功决不在我之下,听第一个老人说他们是沙漠上的二兄弟,不知会不会是‘大漠双绝’?”
  这时那蓝衫老者冷冷笑道:“岂敢,岂敢,宇宙三奇内功修为早为世人所知,十丈以内落叶飘花可辨,我兄弟这点道行岂能胜得过阁下,嘿嘿!”冷笑一阵,又冷冷道:“司徒凌霄内腑已伤,我兄弟如非看在义妹面上,哼哼……”
  第二个老者性情火爆,忍不住冷喝道:“宇宙三奇的事还没有人敢插手多管,两位岂不是明知故犯!”
  黄衫老人刚待接口,蓝衫老人已抢先道:“珍妹,快给他把药服下,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第二个老人,也就是宇宙第二奇严虹,几时被人如此冷落过,不由大怒,猛然深吸一口气,向前跨进一步,显然就要出手,突然:
  第一奇罗杰喝道:“师弟慢着!”
  继而转脸向“大漠双绝”道:“我师妹几时变成了两位的义妹?”
  蓝衫老人冷笑道:“阁下问的是我们兄弟?”
  “不错!”
  黄衫老者,大漠第一绝古云冷笑道:“我们兄弟与两位在江湖上的地位相比怎样?”
  罗杰道:“不在我兄弟三人之下。”
  古月大漠第二绝,冷笑道:“那说不说可由我兄弟来决定了!”
  严虹冷笑道:“不错,任何人都有资格决定自己的事,不过……”
  古云道:“不过什么?”
  这时罗杰满布皱纹的脸上瞬时千变上时突然接道:“两位古兄,算是我兄弟向二位请问吧!”
  “算是吗?那也可以算不是了?”
  罗杰面色一寒,但瞬即消失,抱拳一揖道:“古兄请不要再逼我们兄弟,先师临终之前曾一再叮咛要照顾小师妹,是以我兄弟不能不过问这件事。”
  古云冷然道:“罗兄太客气了,这中间的事兄弟无论如何是要讲的,不过,贤昆仲问得太早了一点就是。”话落一停,才缓缓的讲出来。
  原来自从洪荒九魔闹得不欢而散后,大漠双绝自知当时的武功尚难与七魔抗衡,而远走边荒,他兄弟二人本是出身大漠,这次远走自然也是回大漠了。
  但是,他们深知大漠老巢其他七人都知道,甚至连被他们伤害了的月光魔也知道,为避免七魔纠缠,与月光魔来寻仇,而决定另觅居所,那晓得偏偏机缘巧合而给他们得了一部前人遗留下来的“无心真经”,兄弟二人大喜过望,而潜心钻研,决定练成绝学与其他七魔一争短长。
  这部“无心真经”乃百年前一个高僧“无心大师”所留下的,百年前“无心大师”即以一身绝学享誉武林,大漠双绝岂有不知之理,这一钻研果然功力大增,二人武学原已早有基础,是以不到一年二人就把一部“无心真经”学成了十之七八,乃决定到中原一争长短。
  不过,“无心大师”乃是位得道高僧,其武学虽然冠绝天下,但却有一种凛然的正气,慈祥和善完全表示在他的遗书上,是以大漠双绝研究了一年,不知不觉间那股暴戾之气也被化去了不少。虽然争雄之心未灭,但那股好杀的戾气却已消失。
  两人连袂离开边疆,进入中原,一路上极少惹事。
  在他们进入中原的第二天,听到有关洱海笛的许多事情,其中包括洱海笛的雄心与可恶的事迹,乃决定先找洱海笛一争高下。
  两人意向即决,乃连夜向洱海出发,也许是夭意的安排,竟使这两个凶人在未到达洱海以前遇到了一个对他两人后半生有极大影响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翠梅谷

上一篇:第十五章 救风受伤
下一篇:第十七章 大漠双绝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