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斗洱海魔
 
2019-11-05 00:49:55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经过一处突石,突然草地上成品字形摆看三个金骷髅,白玉骐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而“地绝”韦清岚却面色一紧,惊声道:“金棺双尸!”
  白玉骐突然仰天一声狂笑,飞起一脚,把三个金骷髅踢得无影无踪,随即震声道:“金棺双尸,你们在白某眼中还算不得一号人物,这些臭排场我看还是免了的好,否则你们那些骷髅头只怕以后不够用的了。”
  白玉骐话才一落,蓦见丛林中金光一闪,一具金棺材缓缓的跳了出来,接着一个寒气逼人的声音道:“好大胆的小子,今夭老夫如不生吃你的脑颅活吞你的心肝难解我心头之恨!!”那棺材突然凌空飞起直向二人撞来。
  两人同时暴叹一声,运掌劈去,但听——
  轰然!一声巨响过处,那金棺材在空中微微一顿,落地一弹又复攻来。
  白玉骐心头一凛,暗忖:“过去仅我一人之力即能把这金棺劈出老远,今天何以合我二人之力尚无法把它打退呢?莫非过去里面真的只有一人吗?”
  这时金棺又已攻到,两人又合力劈出一掌,依旧毫无作用。
  “地绝”韦清岚心中暗急,大叹道:“你们二人乃是成名人物,何不出来凭真工夫见个真章,依赖一具金棺不怕弱了你们的名头吗?”
  金棺中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寒笑后,道:“尔等小辈连一具金棺都抵不住,何用老夫现身。”
  在这一问一答问,突然一个念头闪过白玉骐的脑海中,只听他冷笑一声道:“韦兄暂且退下,由在下来对付他!”
  “两人尚非敌手何况你一个?”金棺突然一跃快逾闪电般的撞过来!
  白玉骐长笑一声,冷叱一声道:“看剑!”急展一招“旭日东升”剑化一道匹练,挟着蒙蒙乳光向金棺中穿去。
  “嗤!”的一声,接着金棺内传来一声惊呼,玉剑没入棺中一尺多深,白玉骐最恨这些个自欺欺人,装神弄鬼的人物。
  当下玉剑刺入并未拔出,健腕猛然一旋,突听“咯噔”一声,金棺直堕地上,盘口大的一块金块已被白玉骐一剑剜了卜来。
  这时那金棺却落地不动了,敢情这金棺材之所以能够跳跃是赖了里面的机关的巧妙装置,而今白玉骐一剑破除了里面的机关,它也自然失去了功用。
  白玉骐抽出玉剑,突施一式,“隔山打虎”以九成功力向金棺拍出,“轰然!”一声,那金棺被打得翻了十几个滚,里面传出一个急促的声音道:“有种的放老夫出来。”
  白玉骐冷笑道:“你们出来那还有这等上好棺材来收敛你们,还是死在里面算了!”又拍出一掌把金棺打了十几个滚。
  “地绝”韦清岚飞身赶上道:“白兄,何不将他们打下插天崖绝壁下去,看看这使江湖震骇的金棺材能不能摔得扁?”
  白玉骐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两个人合力向金棺推去,这合力一击把金棺打出二十多丈,突听那金棺中一个急促的声音道:“你们有种就放老夫出来,这样算得什么英雄好汉?”
  “地绝”韦清岚大笑道:“你连自己出来的本领都没有,那只好认命了。”两人又把金棺打出二十多丈,这时距那崖边已不过五六十丈了。
  金棺中那人急道:“你们这样不停的打老夫如何出得来?”
  “地绝”韦清岚道:“那你就死在里面算了。”两人连击三次,那金棺已到崖边不足一尺处了。
  金棺中那人大急道:“喂喂!慢来慢来,有话好来,老夫与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苦一定要置老夫于死地呢?你们作个人情放了我可好!”
  这种话只听得两人同时一怔,心说:“金棺双尸怎么这么软骨头?”
  “地绝”韦清岚冷笑道:“我可不作这个人情,你还是找阎王老儿去说情吧!”
  金棺中那人大急道:“你要是把我打下去就不是人养的。”
  这种话真听得让两人哭笑不得。反而下不了手了。
  白玉骐冷笑道!“你知道旗主为什么要找我们吗?”
  那人急应道:“知道,知道,当然知道,只要把老夫放出来,老夫全告诉你们。”
  “地绝”韦清岚道:“你能带我们去见他吗?”
  “能,能!能!快放我出来吧!”
  “地绝”韦清岚道:“我猜你是信日开河?”
  那人震声道:“老夫信口开河也不出你们掌下啊!”
  两人听得又是一怔!他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传言中的金棺双尸武功深不可测,决非像这等无能之辈。白玉骐略一沉思道:“好,你出来吧。”
  “你们可不能乘人之危啊!”
  “地绝”韦清岚笑道:“对你这种人大概还用不着!”
  只听“克!”的一声,那金棺的盖子突然启了开来,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由棺中站了起来,只见他身高不满五尺,满脸肥肉下垂,一双猪眼没有逼人的寒气,嘴下一蓬五寸长的银须,看来有点不大对称。
  老者两眼望着两人缓缓跨了出来,“地绝”韦清岚道:“好了,站在那儿吧!”老者果然不再前进了。
  白玉骐剑眉一皱冷笑道:“你就是金棺双尸吗?还有一个呢?”
  老者神气活现的道:“不是金棺双尸我怎会住在这里面?另一个还没来。”
  “地绝”韦清岚道:“金棺双尸必能接得住我一掌,接……”
  招字还没出口,老者大叫道:“慢来,不是就不是,何必动武呢?”
  两人又是一怔,白玉骐道:“那金棺双尸是不是还在人世?”
  那老者道:“金棺双尸因与洪荒九魔意见不合,早在三个月前就已死在鸡公岭上了,老夫睡这金棺只不过是奉了旗主之命,冒牌唬唬人罢了。”
  白玉骐闻言一怔,又问道:“金棺双尸死在九魔手中,金棺又怎会落在枯骨旗主手中呢?”
  那老者望了两人一眼,似乎知道不说不行,才道:“旗主是在九魔控制下的,此次拦击你俩也是洪荒九魔之意!但旗主很不愿意受人挟持,是以早就想摆脱九魔掌握无奈武功不如他们九人,是以只得暂时忍耐,此次奉命前来拦阻你们两人,正合旗主心意,如果两位肯与我们旗主合作的话,洪荒九魔又算得什么?”
  “地绝”韦清岚道:“你们旗主现下在什么地方?”
  老者道:“两位可是答应合作了?”
  白玉骐冷冷道:“见面再谈不迟!”
  那老者笑道:“我相信见了面两位一走会乐意合作的。”话落回头看了那金棺一眼,摇摇头惋惜的道:“可惜一具机关装设得这么好的金棺,今后只怕再也没有人能修好了,唉!
  好吧。”说完带路向左侧走去,白玉骐与“地绝”韦清岚在后相随。
  利用这段时间作者把金棺的设备略述一下,原来那金棺底部装有弹力极强的大弹簧数根,底部可在弹簧下弹时任意移动,活动机钮按于右侧棺壁上,前后左右的棺壁上装有竹帘似的横条,利用光线的明暗可看见外面,而外面却看不见里面,攻击时则利用地势的崎岖不平,用棺底弹簧的弹力顺地势弹起,然后利用那数百斤重的压力克敌。
  白发老人带领两人转过一处矮崖,前面豁然现出一块十分平坦的草地,突然白玉骐的俊目凝结在一块巨石的阴影下一动小动了。
  只见那巨石暗影中站着一个黑衣人,此人看年龄约在五旬上下,双目精光闪射,且不停的左右转动,显得充满了心计,再配上那弯下的鹰钩鼻更令人起一种厌恶的感觉。
  在那人身前五尺左右的地方并肩立着两个人,此二人的手中各捧着一柄五尺长的大旗,正是枯骨旗。
  在那人身边静静的坐着熊玉燕、晓霞、清风与“七面鸟”卢珍,他们只怔怔的望着白玉骐但却没有说话。
  “地绝”韦清岚偷偷打量了白玉骐一眼。
  只见他剑眉深锁,脸上肌肉轻轻搐动着,外表上看来他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激动,但“地绝”韦清岚却已由他那搐动的肌肉上判断出他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震怒,与激动。
  “地绝”韦清岚心中暗忖道:“白玉骐还是难以忘情的,这倒是我打动他生机的一个好机会。”
  这时那人突然用阴冷的声音笑道:“叔叔你回来了?”
  老者缓缓向那人走去,笑道:“我把两人带来了。”
  那人阴笑道:“他们可知道我们要他们来的目的吗?”
  老者得意的一笑道:“我全告诉他们了!”
  那人眼中掠过一丝杀机,但仍笑道:“我似乎没有叫你告诉他们!”说着举步向老人走去。
  那老者道:“反正他们早晚要知道的,我早说了也是一样!”
  那人这时已走到老者身前,左掌突然闪电挥出,喝道:“违命者死!”
  变起仓促,那老人想避已来不及了,砰的一声,接着传来一声惨号,那老者一个矮胖的身体被打出四五丈远,落地吐出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白玉骐与“地绝”韦清岚同时觉得骇然,此人竟连他的叔父都能杀戮,其心肠的狠毒可想而知了。
  那人看也不看他叔叔尸体一眼,对两人阴阴笑道:“在两位面前执行帮规,倒叫贵宾见笑了。”
  白玉骐冷笑道:“阁下大概就是大名鼎鼎的‘枯骨旗’旗主了。”
  那人道:“不敢当,正是区区在下。”
  白玉骐冷然道:“旗主叫在下等人来此就是要执行帮现给我等看的吗?”
  “枯骨旗”旗主阴沉沉的笑道:“两位明知来此的原因,在下不便多言。”
  白玉骐道:“阁下自信有十成把握吗?”
  枯骨旗主道:“白兄的武功在下佩服得紧,同时白兄的这几位红粉知己均在此地,区区也同样替白兄高兴有这么美艳的伴侣。”
  白玉骐强压下激动的心情,淡然这:“旗主的话在下不太明白。”
  枯骨旗主大笑道:“白兄不是不明白,只怕是在想应付之策吧?”话落突然掠身后退,动作之快犹如电光石火。
  白玉骐冷笑道:“阁下想得很远!”
  “枯骨旗主”笑道:“不敢不敢,只是想跟兄台合作而已,不过,这样你我都有利,白兄是明白人的话,当不至拒绝吧。”
  白玉骐冷然道:“你对你我的台作似乎很有把握。”
  枯骨旗主冷笑道:“白兄一定看得出区区不在乎杀几个人的。”
  “只要你自信逃得过白某的王剑之下。”
  枯骨旗主狂笑道:“白兄,不是在下恐吓于你,你今日踏上插天崖就如同是进入了天罗地网了,要不要在下替两位引见一批帮中高手。”
  “地绝”韦清岚道:“那是再好不过了。”
  枯骨旗主阴沉沉的一笑,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啸,随用手向四周一指,“地绝”韦清岚向四周一看,果然四周突然出现不下三四十个黑衣蒙面人。
  白玉骐看都没看就道:“与阁下合作办不到!”
  枯骨旗主冷笑道:“那在下祗好先把白兄这些红粉知己打发了,免得她们留在世上多受那孤单凄凉之苦了。”
  白玉骐心头狂震,右手不自主的按于剑柄上,阴冷的道:“只要阁下不要命尽可任意而为。”
  枯骨旗主仰天一阵狂笑道:“白玉骐你道在下怕了你不成,不是在下夸口,只消在下一声令下,你白玉骐休想生离此地。现在本旗主就杀给你看!”
  白玉骐刚欲拔剑,突听“地绝”韦清岚以声大喝道:“且慢!”一只充满内劲的手掌已抓在白玉骐肩井穴上。
  只听“地绝”韦清岚冷笑道:“白兄,俗愈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白兄何苦如此执迷不悟,白兄大仇在身,而与旗主合作不是也是一件十分有利的事吗?”
  枯骨旗主笑道:“区区眼线遍布天下,白兄一旦与在下台作,在下就先替白兄报却大仇以为条件如何?”
  白玉骐个性何等刚毅,岂能任人要胁,当下冷冷道:“在崖上时我不该留你活命。”
  “地绝”清岚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在下此刻这么做,对兄台又何尝不是救命之恩。”
  白玉骐冷笑道:“你不必救我,只把我放开,就算彼此互不相欠了如何?”
  “地绝”韦清岚眼珠一转,默默的不再言语。
  枯骨旗主突然道:“韦兄可是有意放他吗?”
  “地绝”韦清岚道:“依旗主看呢?”
  枯骨旗主道:“在下说了只怕你不接受。”
  “你说说看?”
  枯骨旗主注定“地绝”韦清岚道:“只要在可能范围内本人愿意接受任何条件,只是要白玉骐由本人处置。”
  “地绝”韦清岚沉吟片刻道:“我的条件只怕旗主不会接受。”
  “不妨说说看?”
  “地绝”韦清岚道:“在下与此三位姑娘有点过节,想以此为……”
  未等“地绝”韦清岚把话说完,枯骨旗主已然哈哈大笑道:“这有什么问题,在下完全依靠韦兄就是。”
  “地绝”韦清岚俊脸一红,道:“在下相信旗主。”
  白玉骐气得冷笑道:“在下不该留你活到今天。”
  枯骨旗主得意的走向白玉骐道:“在下不信你不受本人驱使,哈哈……就是洪荒九魔今后只怕也要听命与本旗之下了。”
  缓缓掏出一包药粉,对白玉骐道:“在下只好使你先失去本性了!”
  这时枯骨旗主已走到白玉骐身前五步处,伸手欲点白玉骐命门穴。
  蓦地……
  “地绝”韦清岚一声暴喝道:“让你尝尝蜂尾针的味道如何!”一蓬针雨直袭枯骨旗主。
  突变之下,枯骨旗主登时大吃一惊,一式懒驴打滚,滚出五丈多远,应变之快的确惊人。
  就在这时,白玉骐长啸声中,招化“金掌追魂”两声惨号过处,两个持旗的大汉已然倒卧与血泊之中,他们根本连白玉骐的剑招都还没有看清楚。
  白玉骐一招把两个大汉斩与剑下后,放眼突见枯骨旗主正向熊玉燕等四人拍去一记冷寒刺骨的掌风。
  敢情枯骨旗主惊怒之下,决心先毁四人。
  变化太快,白玉骐想救已来不及,大喝一声突然纵身扑去,左手仅聚起五成功力迎了上去。
  “砰然!”一声,白玉骐连退七步,俊脸登时苍白如纸。
  “地绝”韦清岚一跳而至,急道:“白兄你……”
  白玉骐突然默默摇了摇头,脸上显得十分平静。
  枯骨旗主冷笑道:“今天你们两个小辈休想活着离开。”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后,道:
  “叫你们看看本人旗下有无能人!”
  “地绝”韦清岚不安的向四周望去,突见四周的黑衣蒙面人不知与何人已动上了手。
  枯骨旗主久等不见人影不由向四周望去,触眼不由大吃一惊,不自主的道:“啊!洪荒九魔也到了!”
  白玉骐闻言不由一阵激动,本来洪荒九魔与他白玉骐并没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但是,残阳子却曾留言要接受他残阳九式的人,出道之后要我齐洪荒九魔,与之一较短长,而白玉骐却是那武功的接受之人。
  白玉骐苍白的俊脸上,掠过一重红光,充满了仇恨之火的星目,缓缓向四周扫去。
  只见四周岩石上,人影幌动,虽然,他们与这边相距还有那么远,但这边看去,他们的动作却仍然是那么快,除了洪荒九魔之外,还有谁会有这磨惊人的速度呢?
  声声惨吼,哀号,此起彼落的传入在场众人耳中,不必再要其他感观,仅凭听觉也可判断得出,不要多久,那些守望的旗下高手,就要全军覆没了。
  枯骨旗主阴沉的脸上,开始有了变化起来,他一向喜怒不形之于外的脸上,如今既有了表情,显而易见的事,这件事情太重大了。
  紧张无比的场面上,暂时又恢复了沉静,但,很明显的,这只是暂时的,正如山雨欲来前的一片沉寂。
  “地绝”韦清岚星目连转,忍不住传音对白玉骐道:“白兄,以兄弟之见,此刻我们该趁机救出四人,离开这里了?”
  “地绝”韦清岚聪明无比,他是由白玉骐脸上的表情知道,他与洪荒九魔一定有过节,但是此刻正当白玉骐受伤之际,实不宜再与他们冲突,是以他忍不住建议要白玉骐离开这是非之地。
  他用意虽然妥善,但他却忽略了白玉骐的个性。
  白玉骐淡然播摇头,道:“韦兄尽管此刻离去,白玉骐决不怪你。”
  “地绝”韦清岚闻言一怔,突然笑道:“白兄,大丈夫要有远大的目光,匹夫之……”
  “勇”字尚未出口,他突然住口不说了,星目不安的扫过白玉骐的俊脸!
  白玉骐脸上并无愠怒之色,俊目扫了四周一眼,淡然笑道:“韦兄尽管把话说完,白某人不会见怪,因为你的用意我已知道!”目光绶缓移到“地绝”韦清岚的脸上,黯然摇头道:“但是,我在世界上的时间已经没有多久了?”
  “地绝”韦清岚心头突然一沉,过去他曾忌根白玉骐的生存,而今,他却担心起他的死去,人心的转变真是太快了。
  “地绝”韦清岚恳声道:“白兄,生命未到绝望的时候,难道你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白玉骐未了的心愿已不多了。”
  “你不觉得还有对不起人的地方吗?”
  白玉骐一怔,刹那间,他俊脸上掠过痛苦、凄凉,与孤独的色彩,强自压下心中的激动,摇摇头道:“没有!”
  “真的没有?”
  白玉骐回目扫了正在注视若他的晓霞、清风、熊玉燕,卢珍等人一眼,突然岔开话题道:“现在不谈这些了。”
  这时,四周崖上的一干高手,已然伤亡殆尽,五条巨大的人影,如飞般的向这边掠来!
  枯骨旗主阴沉无比的脸庞上,突然掠过一丝坚定的光芒,长啸一声道:“白玉骐!插天崖就是你绝命之地了。”声落飞身而上,招化“巨旗蔽天”闪电向白玉骐胸口拍去。
  枯骨旗主乃是早年成名江湖的黑道霸主,武功自有其独到之处,掌出但见狂飙如剪,沙飞石走,其威猛之势不亚于江河决堤,天崩地裂,由这等威力看来,显然他已用出了全力。
  白玉骐心头一沉,俊目上却突然罩上一片杀机,冷哼一声,侧身向左一旋,恰好避开主锋,动作之迅速,的确令人咋舌。
  枯骨旗主一击不中,心中也是骇异无比,拍出的双掌,猛然全力向后一撤,招化“横行七海”再度攻向白玉骐!
  撤招换式,只不过眨眼的工夫,此人武功之高,确属罕见。
  但是,不幸他今天碰上的人是武功高绝的白玉骐,他应变得虽快,但却仍然无法挽回他走空的一招。
  就在枯骨旗主刚撤回双掌,尚未侧击之际,白玉骐已在冷哼声中,拍出一招“月落星沉”威猛骇人的掌风已击向枯骨旗主右胁下。
  枯骨旗主功力未聚满的双掌,恰好迎上白玉骐全力的一招。
  白玉骐双肩幌了两幌,苍白的俊脸上,掠过一阵灰白之色,他已伤的内腑是不能再受激荡了。
  枯骨旗主连退四步,阴沉的脸上,显得灰白而无血色,内腑翻腾,犹如完全改变了位置似的。
  一招过后,胜负立判,枯骨旗主开始有些胆怯了,他并不石完全惧怕白玉骐,主要的还是在洪荒九魔,因为他知道九人决非轻易受骗之人,是以,他必须留些体力,以作自己最后的打算。
  这时,五条人影已赶到现场,此五人竟然是“天外五魔”——天光、血影、环海三魔,及洱海笛与霞行上人。
  他们围立四周,既无动手的企图,也没发声开话,如同他们是来观战的一般。
  “地绝”韦清岚星目连转一阵,他根渴望能在短暂的时间之内,想出一条绝妙的突围之策,但是却空花了一阵脑力,因为,以他的聪明,他知道无法同时瞒过五个阴险的魔头。
  白玉骐冷冷的扫了五魔一眼,冷然对枯骨旗主道:“你主子们来了,你该退下去了。”
  枯骨旗主仅只冷哼了一声,他确实想退下去,但是,他却又不敢退!
  洱海笛哈哈朗笑一声道:“假使旗主自信不敌,不必勉强。”话语虽有笑声陪伴,但仍无法掩盖其阴森的成份,闻言令人胆寒。
  枯骨旗主心中一紧,突然大喝声中,再度向白玉骐扑去,指顾问,连攻七掌十三腿,掌风腿影,刹那间布成了天罗地网,四面八方向白玉骐罩去。
  “地绝”韦清岚双拳紧握,手心沁出冷汗如注,星目紧急的盯在白玉骐身上。
  五魔心中却暗自发出一声阴沉的冷笑。
  白玉骐双目注定重重掌影,身子如轻烟淡缕般的飘动于杀机四伏之中,看来是那么惊险!
  转眼之间,枯骨旗主攻招已过,就当他要换气变招之际,白玉骐突然清叱一声,飘动的身体骤然腾空而起。
  长啸声中,突然招化“金掌追魂”一掌拍向枯骨旗主。
  五魔脸上同时变色,他们自信,假使当事这人不是枯骨旗主,而换了他们自己,他们也同样没有把握能接下这一掌,因为,那一掌实在来得太快了,快得令人无法相信。
  枯骨旗主的武功不如洪荒九魔,自然更无解救之能,见状不由哈叹一声道:“吾命休矣!”
  “砰!”的一声,枯骨旗主一个庞大的身子,应掌跌出三丈开外,左臂齐肩而折,但内腑却并未受到半点伤害。
  白玉骐落地卓然而立,星目冷冷的盯在霞行上人身上。
  “天光魔”哈哈一笑道:“多谢白兄手下留情!”
  白玉骐冷然笑道:“五位应该失望才对。”
  “天光魔”冷冷道:“他武功不如白兄,这岂能相强?”
  白玉骐淡然道:“在下说的是诸位借刀杀人之计未能得逞。”他话说得虽然平淡,但确是一语戮穿了五魔心中的秘密。
  五人脸色同时一变,精目中登时暴射出无穷杀机,“环海魔”缓缓跨出两步,注定白玉骐冷森森的道:“白兄的武功与心计都足令人不安。”
  “地绝”韦清岚见状心中一急,脱口道:“要杀其人,何患无辞。”
  洱海笛精目一转,盯着“地绝”韦清岚,冷喝道:“小子,你胆敢如此目无尊长,也许韦子玉未曾教过你这些是吗?”
  “地绝”韦清岚俊脸一变,冷笑道:“尊老敬贤,家父曾一再谆谆教诲,不过他曾告诉过晚辈一句话……”话落突然中折,心中思忖着该不该说出,因为他明白说出后会得到什么结果?
  洱海笛冷冷道:“你说来听听。”
  “地绝”韦清岚缓缓把功力提聚于双掌之上,以备万一之需。
  “难道韦子玉就教你如此虎头蛇尾吗?”
  “地绝”韦清岚脸上掠过一丝怒容,闻言冷冷接道:“为老不尊,敬之无益。”
  洱海笛双目杀机一闪,暴喝一声道:“找死!”声落招出,“推山填海”拍向韦清岚胸口。
  “地绝”韦清岚霍然跃身而退,行动快如脱兔,而提足功力的双掌,却在倒退的一刹那提到了胸前,以待洱海笛追来时出手阻击。
  想法固然不错,但他却忽略了自己的武功与洱海笛相差太远。
  就在“地绝”韦清岚跃退的身子刚刚着地之际,洱海笛已追到了他身前,行动太快,几平还在他拍出的掌风之前,一招“传虎擒龙”抓向“地绝”韦清岚咽喉。
  由那出手的速度与劲气判断,显然他是想一招之内,将“地绝”韦清岚置于死地。
  “地绝”韦清岚万没料到此人武功会高过他这么多,使他预先提足的掌力都没有发挥的除地,当下不由暗叹一声,束手待毙!
  就在此间不容发之际,蓦听白玉骐怒叱一声道:“接招!”“月落星沉”,迅捷无比的击向洱海笛左胁。
  洱海笛此时如不撤招应变,固然可以将“地绝”韦清岚击毙就地,但他自己也势必要陪上一命。因为白玉骐的功力,他自信没有能力受他这一击!
  一命换一命,在洱海笛来说,显然太不划算。
  就在白玉骐掌风刚到之际,“洱海笛”大喝一声,撤招转身,招化“力拔五岳”迎向白玉骐拍来的掌风。,
  一声大震过后!洱海笛连退三步,双肩无力的垂了下来,胸口如中了一记千斤重锤,气血翻腾,几乎要脱口而出。
  白玉骐只退了一步,但他自己心里有数,令日之战只怕凶多吉少了。
  洱海笛双目中掠过一丝狠毒的凶芒,强提一口真气,压下翻腾的气血,举步向白玉骐走去!
  “地绝”韦清岚避过了这一劫,星目不由透出无比感激的光芒,扫向白玉骐的俊脸,他心中不停的自问道:“我是来帮助他还是来被他帮助的呢?”
  场中显得非常寂静,但每个人心中却都觉得有些窒息,也许是杀气充满了之故。
  白玉骐凝视着走来的洱海笛,星目中闪动着仇恨的光芒,嘴角上挂着一丝凄凉而又坚定的笑意,也许,他自知自己已无能力同时去杀掉这五个魔头了。
  洱海笛这时已行近白玉骐面前不满五尺处,冷冷的道:“白玉骐,老夫已下定决心要杀你了。”
  白玉骐右掌缓缓举起,冷叱一声道:“空言无益,老匹夫接招。”一招“天光血影”,漫天掌影已向洱海笛罩落。
  洱海笛刻板的脸上,见招不由为之变色,因为,以他的武功,他竟然不知这一招该从何处着手去破解。
  当下只得向右一旋身,观定白玉骐掌影,一招“拒客千里”放取守势,他是想先守一段时间,等摸清白玉骐的武功的来龙去脉后再取攻势。
  本来,以他的武功要看出一个人的武功招法,并非一种难事,但是,这次他却错了,因为他并不知道白玉骐的武功是专为克他们洪荒九魔而创立的。
  白玉骐一招“天光血影”未能制敌,第二招早已应手而出,“碧海连天”接连而到,其威力较之“天光血影”尤大得多。
  洱海笛额角已然见汗了,第一招他已觉得难以应付,如今见第二招一出,他更不知从何着手了!
  洱海笛开始向后退去,动作完全是不由自主,多少次,他想出招还击,但是,每次他招出一半,便硬生生的被白玉骐逼了回来,好像他的武功白玉骐已了如指掌似的!
  因为,他们了解自己的武功,也了解彼此之间的招式,但是,他们找遍了每个人的武功,也找不出一招能克住白玉骐的武功的招法,也等于说,他们任何一人下去,也都会陷入洱海笛同样的困境中的。
  四招转眼已过,洱海笛已只有闪避之能,他不是不能出手,而一出手反而更为危险,因为,他的招法每一开始,甚至还没有出手,白玉骐已预先阻住了他的去路。
  故而空有一身误工,却无从发挥,这确实是武林中罕有的怪事。
  羞、怒、愧、恨,充满于洱海笛的胸间,使他几乎透不气来,一种奇异的想法,缓缓袭上他的心头。
  又是三招过去了,白玉骐的身形已越来越快,洱海笛连退缩闪避的自由都渐渐剥夺了,生与死的大权已全操人白玉骐手中。
  其他四魔紧张得不自觉的举步向中间围走去。
  “地绝”韦清岚双手扣满了蜂尾针,他明知道以这些来对付四魔将无补于事,但是,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时,白玉骐已使到第八招“旭日东升”,但见满天掌影,犹如初上东山之巅的旭日射出的万道金霞,刹那间罩遍整个大地一般。
  快如电光,急如石火,欲想躲避,根本已是不可能的事。
  洱海笛脸上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芒,猛把钢牙一咬,将全身功力凝聚于双掌之上,猛然卧身仰倒地上。
  白玉骐杀机已动,见状清叱一声道:“纳命来!”声落掌出,但见弥天掌影,突然变虚为实,化繁为简,一道力逾万钧的掌风直向洱海笛胸口压去。
  洱海笛仰身之际,已存拚命之想,但是,他却没料到白玉骐年纪轻轻,竟会有如此迅速罡猛的掌力,以致使他连出手相拒的力量都没法伸展。
  但是,死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报复的烈火,激荡着他已绝望的雄心,也引出他潜在全身所有的力量。
  就当白玉骐双掌快要击实之际,洱海笛突然把贯注于双臂上的功力,移到右脚之上,闪电踢向白玉骐小腹。
  变生肘腋,白玉骐纵然有通天的本领,亦已无避过之可能。
  “轰然!”一声大震过处。
  惨吼声中,挟着四魔的惊呼之声,及白玉骐的一声闷哼,一道白影激射而出,跌到三丈开外,而另有三条人影却也同时追了过去。
  这一切的变化看来甚是费时,原来都只在眨眼间事!
  那一声惨吼,是发自洱海笛口中,他胸口着了白玉骐一记重掌,内腑已然支离破碎,鲜血正如泉水般的从他口中不停的汨汨流出,飞身跃向他的人,是霞行上人。
  白玉骐小腹上也着了洱海笛一脚,跌在三丈以外,张口连喷三大口鲜血,本已苍白的俊脸更变成了灰白之色。
  飞向他的人,则是天光、血影与环海三魔。三人齐举右掌,对着白玉骐,杀机盈于三人精目中。
  倔强的个性,使白玉骐不顾重伤的内腑,深吸一口真元,强压下翻腾的气血,从地上一跃而起,举步坦然向洱海笛行去!
  他的行动是那么自然,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三魔的动作,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洋溢于他俊脸上,使人不敢侵犯。
  三魔怔怔的举着右掌,但却无法下手,目送白玉骐走出他们的包围圈。
  “地绝”韦清岚深深松了口气,迎着白玉骐,关怀的问道:“白兄,你伤得不轻吧?”
  白玉骐摇头淡然道:“也许活不过三天!”他说得是那么平静,好像那将死之人与他毫无关系一般,话落人已走到洱海笛躺身之处?
  洱海笛睁开涣散的双目,望着白玉骐道:“白玉骐,你在与老夫搏斗之前已受了内伤了吧?”
  白玉骐淡然的点头道:“也许!”
  “事实就是事实,何必用也许二字?”话落一顿,连连吐了几口鲜血,在旁的霞行上人急道:“快调息,不要说话了!”
  洱海笛闻言吃力的笑道:“洪荒九魔纵横江湖一世,曾使整个武林人人侧目,而……而今呢?诸位兄台,请相信小弟临死之言,你们该退出江湖了!”血从他口中不停的流出!他诚恳的语声,却从鲜血中一字一字的冒出来,令人听后极受感动。
  四魔脸上一阵搐动,显然他们心中激动无比,但除了他们自己以外,却无人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些什么?
  洱海笛与他们相处了多年,见状不由得暗叹一声,转眼注定白玉骐,坦诚的笑道:“白玉骐,如你……你不受内伤在先,老……老夫那一脚,自然踢不到你,你也太贪功了。”
  白玉骐此时心中有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他要置此人于死地,但此刻却又不希望他立刻死去。
  也许他的话感动了他铁石般的心肠,也许是内心善良的一面,暂时战胜了仇恨之火,总之,他现在是一个善良仁慈的少年了。
  白玉骐木然的望着洱海笛,道:“你该后悔那一脚踢得太轻了?”
  “不……不后悔,老夫行年已……已届八十了,一命换一命对你来说,是……是不公……公平的?”
  白玉骐闻言怔住了,他奇怪,洱海笛一个阴狠无比的魔头,为什么这一刻突然会变得如此仁慈,也许是死亡前的恐惧挽回了上天赋于人类应有的善良。
  四魔木然的望着他们的老搭档,脸上没有一问表情,谁也猜不透他们内心此刻有些什么打算。
  洱海笛痛苦的表情开始恢复了平静,灰白的脸上,掠过一阵罕有的红晕。这该是回光反照的一刹那了!
  他望着白玉骐,凄凉的笑道:“江湖岁月,英雄肝胆,白玉骐,你是老夫八十年来仅见的英杰,也……是……唯一……英……雄!”他失神的眸子,突然凝聚在白玉骐苍白的俊脸上,使尽全身之力,说道:“这是……老……老……夫……真……真诚的赞……赞美。”话落双目一闪,溘然长逝了。

相关热词搜索:翠梅谷

上一篇:第二十章 枯骨令旗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赠丹疗伤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