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2021-08-10 14:56:35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些被叫到行政办公区航空港总经理办公室的人很快就来了,只有一个人还没到。这些人有的是梅尔·贝克斯菲尔德亲自打电话叫来的,有些则是塔尼娅·利文斯顿通知来的。两个人在电话里都强调事态紧急,让大家放下手头的事,赶快过来。
  塔尼娅的上司,环美航空的地区航运经理伯特·韦瑟比是第一个到的。
  奥德韦警官紧随其后。他已经发动手下的警员去找伊内兹·格雷罗,不过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要找她。奥德韦警官暂时顾不上那一大群梅德伍德的居民,他们此刻还在大厅里转悠,听弗里曼特尔律师在电视台的摄像机前详细解释他们的案子。
  地区航运经理韦瑟比穿过接待室的门,一进梅尔的办公室就问:“梅尔,出什么事了?”
  “还不能确定,伯特,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还不够,不过可能有人带着炸弹上了你们的2号航班。”
  地区航运经理敏锐地看了塔尼娅一眼,却来不及问她为什么也在这里。他把目光转回梅尔身上。“说说你掌握的情况吧。”
  梅尔向地区航运经理和内德·奥德韦简单说了一下到目前为止他掌握的情况,或者说是他猜测的情况:海关检查员斯坦迪什报告说,有位乘客拿公文包的样子十分可疑,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他觉得那个人很有问题。塔尼娅查了一下,那个拎包的人叫D·O·格雷罗,也可能是伯雷罗;据市区的工作人员回忆,这个格雷罗办值机手续的时候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个小公文包以外,什么行李也没拿;格雷罗在航空港买了一份价值30万美元的飞行保险,保险费他都差一点儿凑不齐。也就是说,他这趟要飞5000多英里,不但没带什么换洗的衣服,连钱都没带;最后一点,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这份飞行保险的唯一受益人,也就是他的妻子伊内兹·格雷罗太太,之前一直在航站楼里四处乱转,而且明显非常焦虑不安。
  梅尔说这番话时,还穿着海关制服的检查员哈里·斯坦迪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邦妮·波洛比奥夫。邦妮进来时还有些犹疑,困惑不解地打量着四周陌生的面孔。等她明白了梅尔说的前因后果,脸变得煞白,显然害怕极了。
  没来的那个人是2号航班离港时负责在47号登机口检票的工作人员。塔尼娅几分钟前从一位员工主管口中得知,那位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还在回家的路上。塔尼娅让他捎个信儿,让那个员工一到家就回个电话。她感觉就算今晚把他叫回航空港也无济于事,因为她知道那个员工并不记得格雷罗上没上飞机。但其他人可能还想在电话里问他一些情况。
  “所有相关人员我都叫来了,”梅尔对地区航运经理说,“你或其他人有什么要问的可以问。现在必须决定,我觉得,主要是你得拿个主意,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用不用提醒一下你们2号航班的机长。”梅尔不由得想起之前被他暂时抛在一边的事:2号航班是由他姐夫弗恩·德莫雷斯特指挥的。梅尔知道,之后必然会出现后续影响,他可能要三思而后行。但他此刻还顾不上那么多。
  “我正在想呢。”地区航运经理一脸严肃,他转向塔尼娅,“不管我们决定怎么做,先把这个情况告诉运营部。你查一下罗伊斯·凯特林还在不在基地。要是在,让他快点儿过来。”凯特林机长是环美航空驻林肯国际的首席飞行员,今晚2号航班“金色商船”号启程飞往罗马之前,就是他对那架N–73–TA做的试飞。
  “我这就问,先生。”塔尼娅说。
  她打电话的时候,另一部电话响了。梅尔接了电话。
  是塔台值班主任打来的。“你要的环美2号航班的报告,我拿到了。”几分钟前,梅尔的其中一通电话打给了空中交通管制台,询问2号航班的起飞时间和飞行进程等信息。
  “你说。”
  “本地时间晚上11点13分起飞的。”梅尔扫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现在将近夜里12点10分,那趟航班已经在空中飞了近一个小时。
  塔台主任继续说:“芝加哥中心在东部时间晚上12点27分把航班移交给了克利夫兰中心,克利夫兰在东部时间凌晨1点03分,也就是7分钟前,把它交给了多伦多。据多伦多中心报告,航班目前在安大略省的伦敦市附近。你想要的话,我这里还有航路、高度、速度等信息。”
  “暂时够了,”梅尔道,“谢谢。”
  “还有一件事,贝克斯菲尔德先生。”塔台主任简单说了下乔·帕特罗尼刚刚报告给他的30号跑道的情况。那条跑道至少一个小时内还不能用。梅尔听得很不耐烦,此刻,有比这件更重要的事要操心。
  挂了电话,梅尔向地区航运经理重复了一下2号航班的位置信息。
  使用另一部电话的塔尼娅也结束了通话。她报告说:“运营部找到了凯特林机长。他马上就到。”
  “那个女的——我是说那位乘客的妻子,”地区航运经理说,“她叫什么来着?”
  内德·奥德韦回答他:“伊内兹·格雷罗。”
  “现在她人呢?”
  “不太清楚。”奥德韦警官解释说,他手下的人正在航空港全力搜寻,不过那个女人可能已经走了。他还说,已经通知了市区的各个警局,所有从航空港开往市里的公交车到站后都会接受询问。
  “她在这儿的时候,”梅尔解释说,“我们还不知道……”
  地区航运经理闷闷不乐地嘟囔道:“咱们都慢了一步。”他看了塔尼娅一眼,又看向海关检查员斯坦迪什,他到目前为止还没说过一句话。塔尼娅知道,地区航运经理现在一定是想起了自己当时的命令——“别管了!”,恐怕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他对塔尼娅说:“我们得跟2号航班的机长说一下。他有权知道我们知道的这些情况,虽然到目前,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
  塔尼娅问道:“要不我们给他描述一下格雷罗长什么样子。德莫雷斯特机长也许想先暗地里确认一下,以免打草惊蛇。”
  “真要跟他说的话,”梅尔道,“我们可以帮忙。这些人都见过那个人。”
  “好,”地区航运经理赞同道:“我们一起来。塔尼娅,你再给咱们的签派员打一个电话。跟他说几分钟后会发布一条重要消息,让他用选择呼叫系统跟2号航班取得联系。我不想让所有航班都听到。至少,现在不行。”
  塔尼娅回到电话前。
  梅尔问邦妮:“你是波洛比奥夫小姐吗?”
  她紧张地点点头,其他人的目光都转到了她身上。所有男人的眼神自然全都落到了邦妮硕大的胸脯上,一个个目不转睛;地区航运经理差点儿连口哨都要吹出来了,最后终于忍住没吹。
  梅尔问:“你知道我们说的是谁吗?”
  “我……我不太清楚。”
  “是一个叫D·O·格雷罗的人。今晚你卖给他一份保险,对吗?”邦妮又点了点头:“对。”
  “你填保险单的时候,有没有好好打量一下他?”
  邦妮摇摇头。“没怎么注意。”她声音很小,说完舔了舔嘴唇。
  梅尔似乎有些惊讶。“你刚才不是在电话里说……”
  “当时还有好多人。”邦妮只好拼命地自圆其说。
  “但你跟我说,你记得这个人。”
  “是别人,不是他。”
  “那你不记得这个叫格雷罗的人了?”
  “不记得了。”
  梅尔有些无计可施。
  “让我来,贝克斯菲尔德先生。”内德·奥德韦向前迈了一步,他把脸凑到那位姑娘脸旁。“你害怕被牵扯进来,对吗?”奥德韦的声音很粗,像警察审犯人似的,跟之前那么和善地对待伊内兹·格雷罗简直判若两人。
  邦妮被他吓得畏畏缩缩,不敢吭声。
  奥德韦步步紧逼:“对吗?回答我。”
  “我不知道。”
  “你当然知道!你不想帮我们,无非是怕惹祸上身,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奥德韦一字一句轻蔑地说道。梅尔倒是头一次见他这么粗鲁强硬。“你听我说,孩子。你这么做非但省不了麻烦,反而会闯下大祸,老实交代才能解决问题。赶快回答我!没时间了。”
  邦妮哆嗦了一下。早年在恐怖的东欧生活时,她就特别害怕警察盘问。这种习惯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摆脱。
  奥德韦看出了这种迹象。
  “波洛比奥夫小姐,”梅尔道,“飞机上还有将近200人受到牵连。他们说不定正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仔细观察一下那个叫格雷罗的男人?”
  邦妮缓缓地点了点头。“嗯。”
  “请你描述一下。”
  邦妮一开始有些吞吞吐吐的,后来才慢慢有了些底气。
  其他人听着她的描述,脑海中逐渐浮现出D·O·格雷罗的样子来:瘦骨嶙峋,脸色苍白憔悴,下巴向外突出,脖子细长,薄嘴唇,留着一小撮淡褐色的胡子,双手非常紧张,手指不停地动来动去。邦妮·波洛比奥夫观察得还挺细致入微。
  地区航运经理此刻坐在梅尔的桌子旁,把这段描述写了下来,添在他给2号航班起草的信息上。
  邦妮说,D·O·格雷罗没带多少钱——根本没带意大利里拉,他紧张极了,到处找零钱和硬币凑数,后来他发现内口袋里有一张5美元钞票,特别兴奋。听到这里,地区航运经理抬起头,既震惊又不满。“天呐!这样你还把保险卖给他?你疯啦?”
  “我以为……”邦妮想辩解。
  “你以为!但你什么都没做,对吧?”
  邦妮·波洛比奥夫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摇了摇头。
  梅尔提醒地区航运经理:“伯特,别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地区航运经理紧紧攥住手里的铅笔,嘴里嘟囔道:“不光是她,也不光是她的上司。还有我们——航空公司,说起来都得怪我们。在航空港卖飞行保险这件事上,我们跟飞行员的看法一致,可我们不敢说,只好把反对的苦差事丢给他们……”
  梅尔突然对海关检查员斯坦迪什道:“哈里,关于格雷罗的样貌,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了,”斯坦迪什说,“当时我离他没有这位姑娘那么近,她看到的一些我都没注意到,但我的确看清了他拿公文包的样子,我想说的是,如果他包里真有你说的东西,千万别轻举妄动,绝对不能从他手上直接夺包。”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斯坦迪什摇了摇头。“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也说不上来。只不过,我觉得,要想拿到那个包,得花点儿心思才行。如果里面是一颗炸弹,一定是在包里引爆的,那引爆的装置肯定就在包上的某个地方,而且很有可能就在他手边。他现在对那个皮包看得可紧呢。如果有人想拿走它,他一定会想到自己已经暴露了,最后只能来个鱼死网破。”斯坦迪什又冷冷地补了一句:“他肯定随时准备引爆呢。”
  “不过,”梅尔说,“咱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也许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性子有些古怪罢了。说不定包里只是他的睡衣呢。”
  “依我看,”这位海关检查员说,“这种可能性不大。我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因为我侄女也在那趟航班上。”
  斯坦迪什一直在忧心忡忡地猜测:万一真出了什么意外,他怎么忍心跟住在丹佛的姐姐开口?他还记得自己最后见到朱迪的那一幕:小姑娘笑得甜甜的,正和邻座的小婴儿玩得开心。她还吻了自己一下。再见啦,哈里舅舅!现在,他真希望自己看到那个拎皮包的男人时可以果断一些,责任感再强一点儿。可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斯坦迪什心想,也许是晚了点儿,但至少现在应该果断行动起来。
  “我还想说几句。”大家的目光转到他身上来。
  “时间紧,我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我这人一向看人很准,如果有谁心怀不轨,通常我一眼就能看穿。这全靠直觉,你们也别问这种直觉是从哪儿来的,因为我也说不清。不过干我们这行的,有的人必须练就这种本事。今晚那个人我注意到了,我说他十分‘形迹可疑’,用‘形迹可疑’这个词是因为当时我怀疑他走私,从受过的训练来看,我感觉他一定有问题。现在,咱们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虽然不太多,但我得换一个更严重的词。那个格雷罗非常危险。”斯坦迪什注视着环美的地区航运经理,“韦瑟比先生,记得把‘非常危险’这个词跟你们的飞行员强调一下。”
  “我正有此意,检查员。”地区航运经理一面写,一面抬起头。斯坦迪什说的话大都已经包含在给2号航班的通知里了。
  塔尼娅还在跟环美航空在纽约的签派员打专线电话。“这则消息很长。请你找人记一下,好吗?”
  突然有人使劲敲了一下办公室的门,一位高个子男人从外间的接待室走了进来。他有一双敏锐的蓝眼睛,脸上都是皱纹,看样子常在户外风吹日晒。他手里拿了一件厚大衣,穿着一套蓝色的毛呢西服,看着像某种制服,但其实不是。刚来的这个人朝梅尔点了点头,两个人还没开口,地区航运经理就先插话了。
  “罗伊斯,你来得这么快,太好了。我们可能遇到了些麻烦。”他把刚才一直在写的那个笔记本递了过去。
  凯特林机长是环美航空的基地首席飞行员,他接过那份草稿认真读了起来。他眼睛不断往下看着,唯一的反应就是闭紧了嘴巴。和包括地区航运经理在内的许多人一样,首席飞行员这么晚还待在航空港是非常少见的。大雪下了三天,紧急情况频发,时不时需要他来决策,因此也只能留在航空港随时待命。
  第二部电话响了,打破了暂时的宁静。梅尔接过电话,然后示意内德·奥德韦过去接电话。
  凯特林机长读完了那则消息。地区航运经理问:“你同意我们把这条消息发出去吗?我们已经通知签派员做好准备,可以随时用选择呼叫系统跟飞机联系上。”
  凯特林点点头。“发吧,最好再加一句:‘建议返航或备降,请机长自行决定’。还有,让签派员给他们提供最新的天气情况。”
  “那是自然。”地区航运经理把这些话用铅笔添了进去,然后把本子递给了塔尼娅。她对着电话那头读了起来。
  凯特林机长环顾四周,看了一下房间里的其他人。“我们知道的就这么多吗?”
  “对,”梅尔说,“目前就这些。”
  “说不定马上能知道更多,”奥德韦警官说。他打完了电话。“我们刚刚找到格雷罗的妻子了。”

×      ×      ×

  林肯国际地区航空港航运经理起草的那则通知是发给“环美航空2号航班机长”的,内容如下:
  2号航班上有位名叫D·O·格雷罗的男性乘客,可能随身携带有爆炸装置,情况是否属实尚待查证。这名乘客未带任何大件行李,财力明显不足,临行前为自己投了巨额保险。此人随身携带公文包一个,据悉形迹非常可疑。其相貌特征如下……
  正如地区航运经理所料,公司用无线电和2号航班取得联系花了几分钟时间。之前用选择呼叫系统通知了他们那个逃票的艾达·昆赛特太太之后,航班已经飞出环美航空在克利夫兰的飞行签派区,进入纽约签派的管辖范围。眼下,公司的消息必须通过一位纽约的签派员传达给2号航班。
  塔尼娅对着电话读消息时,纽约这边有一位年轻的女办事员正不停地用打字机记录这则消息。她旁边的一位环美签派员看了头几行字一眼,拿起直通航空无线电通信公司(ARINC)接线员的电话打了过去,这家公司是由几大航空公司共同维护的民用无线电通信网络公司。
  ARINC公司的接线员在纽约另一个地方,他在自己和环美签派员之间建起第二条线路,然后在发报机键盘上按下AGFG这四个字母,这是N–731–NA飞机的专属代码。随后,就像在合用电话线上给某个号码单独通话一样,这个提醒信号只有2号航班能收到。
  片刻之后,纽约这边听到了弗恩·德莫雷斯特机长在加拿大安大略上空发来的回复。“选择呼叫,我是环美航空2号。”
  “环美航空2号,这里是纽约签派,我们有一则重要通知。做好记录准备后,请告知。”
  短暂的停顿后,德莫雷斯特的声音再次传来:“已做好准备,纽约。请讲。”
  “机长,”那位签派员开始宣读通知,“2号航班上有位……”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9
上一篇:
7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