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七章 这一条路
 
2019-08-01 17:15:1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红杏花忽然从藤椅中跳起来,跳得足足有八尺高,人还没有落下来,就一把揪住了丁喜的衣襟,大声道:“什么?你说什么?”
  丁喜赔笑道:“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话都是那老狐狸说的。”
  红杏花瞪眼道:“他真的说我怕他?”
  丁喜道:“他还跟我打赌,说你绝不敢走进熊家大院一步。”
  他作出一副不服气,一副要替红杏花打抱不平的样子,他恨恨道:“最气人的是,他居然还说你一直都想嫁给她,他却不要你。”
  红杏花又跳了起来:“你最好弄清楚,是他不要我,还是我不要他!”
  丁喜道:“当然是你不要他。”
  红杏花道:“你跟他赌了多少东道?”
  丁喜道:“我没有赌。”
  红杏花道:“为什么?”
  丁喜叹道:“因为我知道这种死无对证的事,是永远也弄不清楚的,就让他自己去自我陶醉,我倒也不会少掉一块肉。”
  红杏花瞪着他,忽然反手给了他一记耳光,又顺手打碎了酒壶,然后就像是被人踩疼了尾巴的猫一样,冲了出去。
  丁喜摸着自己的脸,喃喃道:“看来这次她真的生气了。”
  邓定侯道:“你看得出?”
  丁喜苦笑道:“我看不出,却摸得出,我至少已挨过她七八十个耳光,只有这次她打得最重。”
  邓定侯道:“就因为打得重,可见她早已对那老狐狸动了心,只不过自己想想,毕竟已有了一大把年纪,总不好意思临老还要上花轿。”
  丁喜失笑道:“答对了,有奖。”
  邓定侯叹了口气:“我本来一直认为他用的这法子很不高明,想不到你用来对付她,倒真的很有效。”
  丁喜道:“所以现在你已经后悔,本不该跟我打赌的。”
  邓定侯故意冷笑道:“难道你认为我现在已经输了吗?”
  丁喜道:“难道你认为你自己现在还没输?”
  邓定侯淡然道:“你怎么知道她一定是到熊家大院去的?”
  丁喜道:“我当然知道。”
  邓定侯道:“她连一点行李也没有带,连一样事都没有交待,就会这样走了?”
  丁喜微笑道:“她不想走的时候,你就算用火烧了她的房子,她还是一样会动也不动地坐在房里。”
  一直斜倚在旁边软榻上的小马,忽然也笑了笑,接着道:“她若想到一个地方,就算光着屁股,也一定会去的。”
  邓定侯忍不住大笑,道:“看来你们两个人的确都很了解她。”
  邓定侯道:“哦?”
  小马道:“她明明知道我宁可让伤口烂出蛆来,也不愿这么样躺在床上的。”
  他整个人就像是件送给情人的精美礼物一样,被人仔仔细细地包扎了起来。
  邓定侯看着他,笑道:“幸好你这次总算听了她的话,伤口里若真的烂出蛆来,那滋味我保证一定比这么样躺着还难受得多。”
  丁喜也同样在看着这个像礼物般被包扎得很好的人,眼睛里连一点笑意都没有,却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忽然问道:“岳麟、万通他们还没有来了?”
  小马显得很诧异,反问道:“他们会来?”
  丁喜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不停地往四面搜索,就像是条猎狗。
  一条已嗅到了猎物气味的猎狗。
  小马道:“你在找什么?”
  丁喜道:“狐狸。”
  小马笑了,一笑起来,他的伤口就痛,所以笑得很勉强。
  邓定侯忍不住问道:“这屋子里有狐狸?”
  丁喜道:“可能。”
  邓定侯道:“老狐狸在熊家大院。”
  丁喜道:“小狐狸却可能在这里。”
  邓定侯道:“是公的?还是母的?”
  丁喜道:“当然是母的。”
  邓定侯也笑了。
  就在这时,只听“哗啦啦”一声响,好像同时有人摔破了七八个杯子。
  这间房是红杏花的私室,外面才是贩卖酒的地方。
  小马皱眉道:“这一定是老许伺候得不周到,客人们发了脾气。”
  老许就是杏花村唯一的伙计,又老又聋,而且还时常偷喝酒。
  这时外面又是“哗啦啦”一声响,酒壶杯子又被摔破了不少。
  邓定侯也不禁皱起了眉,道:“这位客人的脾气也未免太大了。”
  小马眼珠子转了转,道:“岳老大的脾气一向不小,不知道来的是不是他?”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丁喜已冲了出去,邓定侯也跟着冲了出去。
  小马看着他们冲出门。
  小马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就好像放下副很重的担子。
  只听外面一个人大声道:“是你,你居然还没有走?”
  这人的声响沙哑低沉,果然是“日月双枪”岳麟的声音。
  另外一人道:“我们等你已经等得快要急出病来了,你却躲在这里喝酒。”
  这人的声音又尖又高,恰好跟岳麟相反,却是岳麟的死党,“活陈平”陈准。
  活陈平和立地分金一向形影不离,他既然来了,赵大秤当然也在。
  “万通呢?”
  这是丁喜的声音。
  万通的胆子最小,从来不肯落单,别人都来了,他怎么会没有来?
  岳麟道:“你要找他?”
  丁喜道:“嗯。”
  岳麟冷冷道:“他好像也正想找你。”
  丁喜道:“他的人在哪里?”
  陈准道:“就在附近,不远。”
  赵大秤道:“只要你有空,我们随时都可以带你去找他。”
  三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奇怪,竟像是隐藏着什么阴谋一样。
  ——他们对丁喜会有什么阴谋?
  小马又皱起了眉,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他身后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
  屋子里本来没有别的人,这人是哪来的?难道是从他后面的衣柜里钻出来的?
  小马显然早已知道衣柜里有人,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惊奇意外,却压低了声音,道:“快躲进去,说不定他们马上就会进来。”
  “不会的。”这人也压低了声音,俯在他肩上轻轻耳语。
  “丁喜好像在急着找万通,一定会马上就跟着我们去。”
  小马道:“他就算要走,也一定会先进来告诉我一声的。”
  这人道:“也不会。”
  小马道:“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他怕别人跟着他进来,他不愿别人看见你这样子。”
  小马还没有开口,已经听见丁喜在外面大声道:“好。”
  岳麟道:“外面那辆马车是你的吗?”
  丁喜道:“是别人送给我的。”
  陈准冷笑道:“原来小丁现在交的都是阔朋友,所以才会把我们忘记了。”
  赵大秤道:“能交到阔朋友也是好事,我们是秃子跟着月亮走,多多少少也可以沾点光。”
  几个人冷言冷语,终于还是跟着丁喜一起走了出去,大家谁都没有问起邓定侯。
  “神拳小诸葛”名头虽响,黑道朋友见过他真面目的却不多。
  脚步声忽然就已去远了,外面只剩下老许一个人在骂街。
  “你他娘的是什么玩意儿,乱碰杯子干什么?我操你娘!”
  然后外面又传来一阵车辚马嘶声,转眼间也已去得很远。
  小马和按在他肩上的那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就好像彼此都再也舍不得放开。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六章 六封信的秘密
下一篇:第八章 天才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