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七章 这一条路
 
2019-08-01 17:15:1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六)

  屋子里光线很阴暗,一口棺材,摆在窗下,万通就躺在棺材里。
  他身上穿着的,还是他平时最喜欢穿的那身蓝绸子衣服。
  衣服上也没有血渍,他身上也没有伤口,但他却的的确确已死了,死了很久。
  他的脸蜡黄干瘦,身子已冰冷僵硬。
  丁喜深深吸了口气,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岳麟道:“昨天晚上。”
  丁喜道:“是怎样死的?”
  岳麟道:“你看不出?”
  丁喜道:“我看不出。”
  岳麟冷笑道:“那么你就应该再仔细看看,多看几眼了。”
  陈准道:“最好先解开他的衣襟再看。”
  丁喜迟疑着,推开窗子。
  七月黄昏时的夕阳从窗外照进来,照在棺材里的死人身上。
  丁喜忽然发现他前胸有块衣襟,颜色和别的地方有显著的不同,就像是秋天的树叶一样,已渐渐开始枯黄腐烂了。
  岳麟冷冷道:“现在你还看不出什么?”丁喜摇摇头。
  岳麟冷笑着,忽然出手,一股凌厉的掌风掠过,这片衣襟就落叶般被吹了起来,露出了他蜡黄干瘦的胸膛,也露出那致命的伤痕。
  一块紫红色的伤痕,没有血,连皮都没有破。
  丁喜又深深叹了口气,道:“这好像是拳头打出来的。”
  岳麟冷笑道:“你现在总算看出来了。”
  丁喜道:“一拳就已致命,这人的拳头好大力气。”
  陈准道:“力气大没有用,还得有特别的功夫才行。”
  丁喜承认。
  陈准道:“你看不出这是什么功夫?”
  丁喜迟疑着,道:“你看呢?”
  陈准道:“无论哪一门、哪一派的拳法,就算能一拳打死人,伤痕也不是紫红的。”
  丁喜道:“不错。”
  陈准道:“普天之下,只有一种拳法是例外的。”
  丁喜道:“哪种拳法?”
  陈准道:“少林神拳。”
  他盯着丁喜,冷冷道:“其实我根本就不必说,你也一定知道。”
  陈准道:“你再仔细看看,万通的骨头断了没有?”
  丁喜道:“没有。”
  陈准道:“皮破了没有?”
  丁喜道:“没有。”
  陈准道:“假如有一个人一拳打死了你,你死了之后,骨头连一根都没有断,皮肉连一点都没损伤,你看这个人用的是哪种拳法?”
  丁喜道:“少林神拳。”
  陈准道:“会少林神拳的人虽然不少,能练到这种火候的人有几个?”
  丁喜道:“不多。”
  陈准道:“不多是多少?”
  丁喜道:“大概……大概不超过五个。”
  陈准道:“少林掌门当然是其中之一。”
  丁喜点点头。
  陈准道:“少林南宗的掌门人,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了。”
  丁喜又是点点头。
  陈准道:“嵩山寺的那两位护法长老算不算在内?”
  丁喜道:“算。”
  陈准道:“还有一个,你看是谁呢?”
  丁喜不说话了。
  陈准忽然笑了笑,转向邓定侯,道:“这些问题我本来都不该问他的,因为你知道得一定比他清楚。”
  邓定侯道:“我知道什么?”
  陈准道:“你最少应该知道,除了我们刚才说的那四个老和尚外,还有一个是谁?”
  邓定侯道:“我为什么应该知道?”
  陈准笑了笑道:“因为你就是这个人。”
  赵大秤道:“除了少林四大高僧外,唯一能将少林神拳练到这种火候的人,就是‘神拳小诸葛’邓定侯。”
  陈准道:“所以昨天晚上杀了万通的人,也一定就是邓定侯。”
  岳麟冷冷地看着丁喜,冷冷道:“我现在只问你,你这朋友是不是邓定侯?”
  丁喜叹了口气,苦笑道:“这问题你也该问他的,他比我清楚得多。”
  邓定侯道:“我却有件事不清楚。”
  岳麟道:“你说。”
  邓定侯道:“我为什么要杀万通?”
  岳麟道:“这问题我正想问你。”
  邓定侯道:“我想不出。”
  岳麟道:“我也想不出。”
  邓定侯苦笑道:“我自己也想不出,我也根本没理由要杀他。”
  岳麟道:“但你却杀了他,所以更该死。”
  邓定侯道:“你有没有想到过,也许根本不是我杀了他的。”
  岳麟道:“没有。”
  邓定侯叹了口气,道:“难道你真是个完全不讲理的人?”
  岳麟道:“我若是时常跟别人讲理的话,现在早已不知死了多少次。”
  他转向丁喜,忽然问道:“我是不是一直将你当做自己的兄弟?”
  丁喜承认。
  岳麟道:“我在有酒喝的时候,是不是总会分给你一半?我在有十两银子的时候,是不是总会分给你五两的?”
  丁喜点头。
  岳麟盯着他,道:“那么你现在准备站在哪一边?你说!”
  丁喜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岳麟一定会给他这么样一个选择。
  ——不是朋友,就是对头。
  ——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干他们这一行的人,就像是原野中的野兽一样,永远有他们自己简单独特的生活原则。
  岳麟冷冷笑道:“假如你想站在他那边,帮他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卖友求荣的人很多,而你并不是第一个。”
  丁喜看看他,又看了看邓定侯,道:“我们难道就这样杀了他?”
  岳麟道:“他既然来了,就非死不可。”
  丁喜道:“我们难道连一点辩白的机会都不给他?”
  岳麟道:“你必也该知道,我们杀人的时候,绝不给对方一点机会,任何机会都不给。”
  丁喜道:“因为辩白的机会,时常都会变成逃走的机会。”
  岳麟道:“不错。”
  丁喜道:“只不过我们若是杀错了人呢?”
  岳麟冷冷道:“我们杀错人的时候很多,这也不是第一次。”
  丁喜道:“所以冤枉的,死了也是活该的。”
  岳麟道:“不错。”
  丁喜笑了笑,转向邓定侯,道:“这样看来,你恐怕只有认命了。”
  邓定侯苦笑。
  丁喜道:“你本就不该学少林神拳的,更不该叫邓定侯。”
  邓定侯道:“所以我错了?”
  丁喜道:“错得很厉害。”
  邓定侯道:“所以我该死?”
  丁喜道:“你想怎么样死?”
  邓定侯道:“你看呢?”
  丁喜又笑了笑,道:“我看你最好买块豆腐来一头撞死。”
  他忽然出手,以掌缘猛砍邓定侯的咽喉。
  这是致命的一击,他们的出手,也像是野兽扑人一样,凶猛、狠毒、准确、绝不容对方有一点喘息的准备机会。
  先打个招呼再出手,在他们眼中看来,只不过是孩子们玩的把戏,可笑而幼稚。
  ——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一个人也只能死一次。
  这一击之迅速凶恶,竟使得邓定侯也不能闪避,眼看着丁喜的手掌已切上他的喉结,岳麟目中不觉露出了笑意。
  这件事解决得远比他想像中还容易。
  ——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你处理时用的方法正确,就一定会顺利解决的。
  岳麟正对自己所用的方法觉得满意时,丁喜这一击竟突然改变了方向,五指突然缩回,接着就是一个肘拳打在岳麟左肋软骨下的穴道上。
  这一击更迅速准确,岳麟竟完全没有招架抵挡的余地。
  他立刻就倒下去。
  五虎怒吼着挥拳,提枪的火速撕裂枪袋,用力抽枪,陈准、赵大秤想夺门而出。
  只可惜他们所有的动作都慢了一步。
  丁喜和邓定侯已双双出手,七招之间,他们四个人全都倒了下去。
  邓定侯长长吐出口气,嘴角还带着笑意,道;“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你。”
  丁喜道:“你看得出我不会真的杀你?”邓定侯点点头。
  丁喜道:“你若看错了呢?”
  邓定侯道:“看错了就真的该死了。”
  丁喜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你倒是真沉得住气。”
  岳麟虽已倒在地上,却还是狠狠地盯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丁喜微笑道:“你也用不着生气,卖友求荣的人,我又不是第一个。”
  邓定侯笑道:“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丁喜道:“何况我这样做,只不过我知道这个人绝对没有杀死万通,昨天晚上,我一直都跟他在一起。”
  邓定侯道:“我虽然练过少林神拳,却没有练过分身术。”
  丁喜道:“只可惜你们根本不听他的解释,所以我只有请你们在这里休息休息,等我查出了真凶,我再带酒去找你们赔罪了。”
  他实在不愿再去看这些人恶毒的眼睛,说完了这句话,拉着邓定侯就走。
  邓定侯道:“现在我们到哪里去呢?”
  丁喜道:“去找人。”
  邓定侯道:“找尼姑?”
  丁喜淡淡地道:“我对尼姑一向有兴趣,不管是大尼姑、小尼姑都是一样。”
  刚才那两个尼姑本来还站在院子里,现在正想溜,却已迟了。
  丁喜已窜出,一只手抓住了一个。
  老尼姑吓得整个人都软了,颤声道:“我今年已七十三,你……你要找,就该找她。”
  丁喜笑了,邓定侯大笑。
  慧能本已吓白的脸,却又胀得通红,无论谁都绝不会想像到现在她心里是什么滋味?
  丁喜笑道:“原来尼姑也一样会出卖尼姑的。”
  邓定侯笑道:“尼姑也是人,而且是女人。”
  他微笑着拍了拍慧能的肩,道:“你用不着害怕,这个人绝不会做什么太可怕的事,最多只不过……”
  丁喜好像生怕他再说下去,立刻抢着道:“最多只不过问你们几句话。”
  慧能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我可以保证,绝没有任何人能看得出,她的眼色是庆幸,还是失望。
  丁喜只好装着看不见,轻轻咳嗽两声,沉下脸,道:“屋子里那些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慧能道:“昨天半夜。”
  丁喜道:“来的几个人?”
  慧能颤抖着,伸出一只手。
  丁喜道:“四个活人,一个死人?”
  慧能道:“五个活人。”
  老尼姑抢着道:“可是他们今天出去的时候,却已剩下四个人。”
  丁喜眼睛亮了,道:“还有一个人在哪里?”
  老尼姑道:“不知道。”
  丁喜道:“真的不知道?”
  老尼姑道:“我只知道昨天晚上他们曾经到后面的小土地庙里去过一趟。”
  丁喜道:“那里有什么人?”
  老尼姑道:“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个地窖。”
  邓定侯的眼睛也亮了。
  邓定侯道:“你知道少了的那个人是谁?”
  丁喜道:“一定是小苏秦,苏小波。”
  邓定侯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丁喜道:“是个很多嘴的人,你若想要他保守秘密,唯一的法子就是……”
  邓定侯道:“就是杀了他?”
  丁喜笑了笑,道:“但若他是你的大舅子,你应该怎么办呢?”
  邓定侯道:“我当然不能让我妹子做寡妇。”
  丁喜道:“当然不能。”
  邓定侯道:“所以我只有把他关在地窖里。”
  丁喜大笑,道:“小诸葛果然不愧是小诸葛。”
  邓定侯道:“小诸葛并不是他大舅子。”
  丁喜道:“岳麟却是的。”
  邓定侯叹了口气,道:“假如她妹妹是跟他一样的脾气,苏小波就不如还是死了的好。”
  丁喜忽然皱起了眉,道:“你不是他舅子,那凶手也不是。”
  邓定侯道:“所以他随时随地都可能把苏小波杀了灭口。”
  丁喜道:“所以我们若还想从苏小波嘴里问出一点秘密,就应该赶快到土地庙去。”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六章 六封信的秘密
下一篇:第八章 天才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