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聚散偶然,无关风月
2019-07-13 11:27:06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王一萍远远绕了一个大圈子,掩至那两名中年汉子身后,突然疾掠出前,骈指如戟,径向两人背心穴上点去。
  两名中年汉子武功较王一萍为低,而且又是经过一程急赶,异常疲累之际,竟然毫无察觉地被王一萍一下点中。
  海萍正在低首进食,听到两名中年汉子倒地时所发出的声音,抬头一看,蓦地瞥见一个身着黑袍、素巾蒙面的男子站在身前,惊得向后一仰,发出一声骇人尖叫。
  王一萍未曾想到将海萍吓成这样,心中颇觉歉然,正想扯去面具,横卧地上的那名男子突然弹跳而起,双掌交错,猛向自己胸前拍来。
  这一掌来势奇迅,而且隐含机变。寻常动手过招,都是正面相对,而这人倏从地面跃起发掌,攻取的方位实在出人意料。
  王一萍一时感到无从招架,足尖点处,疾退九尺。
  谁知那人轻功奇佳。王一萍足尖才一落地,那人又自跟踪而至。
  王一萍记得除了和向衡飞互拼高下时,曾经见过这等迅捷的身法而外,几乎就未曾见过,而向衡飞早已丧生谷底,那么眼前这位具有上佳身手的人又会是谁?
  王一萍一面挥掌封拒,但仍禁不住那人的一轮猛攻而连连后退。
  大凡两人动手过招,如果双方功力悉敌,谁能抢到机先,就已胜券在握。那人掌势绵绵,身法空灵,王一萍几乎是在第一招时,就被罩制在对方掌势之下。接连数度后退,仍然无法脱出对方掌势之外。
  王一萍骤遇强敌,忽又激起心头一般豪迈之气。恰在此时,那人掌势似乎微微一弛,王一萍哪敢怠慢,蓦地一声清啸,身演“龙飞九天”,硬从那片如山掌影中疾冲而出。
  那人不知为了什么,突然停住掌势,望着王一萍直直地发愣。
  王一萍脱出那人掌势之后,身形倏地折回,决心施展师门绝学,小挫对方,以泄心中怒气。
  心中原本是这般打算,可是及至目光掠过那人颜脸,身子倏然落地,失声道:“啊,怎会是你?”
  那人见王一萍竟然认识他,大为意外,不由问道:“请问尊驾何人?”
  王一萍斗然之间变得无比欢欣,一面向那人身前快步走去,一面扯下面幕,大声道:“我是王一萍啊!你!你!你不是向公子么?”
  王一萍并未看错,此刻与他相对而立的正是被他一掌震下绝峰的向衡飞。
  海萍看清来人原是王一萍之后,惊魂稍定,挣扎着从石阶上站了起来,纷乱地望望王一萍,又转眼看着向衡飞,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得反复地唤道:“啊!向公子……啊!王公子!你们……”
  王一萍发现向衡飞当真仍然活着,心中实有说不出的高兴。他早已忘了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自然更不会想到见面之后又可能发生些什么事情。
  向衡飞眼中隐含怒火,两眼瞪视着远方,往事历历,涌上心头,他清楚地记得那天夜晚在黄山中那座人迹罕至的绝峰之顶,竭尽胸中所学,与王一萍激斗了整整一夜。彼此功力相称,难分轩轾。
  可是到了最后分际,也许是向衡飞天份比较王一萍略高,也许用功的程度较王一萍为勤……总之,王一萍已在向衡飞掌势罩逼之下,无法抗拒。
  突然向衡飞只觉身体内真力一泄,而王一萍勉强所发劲力适时逼至。向衡飞哪有闪躲余地,立被震飞半空,直向白云迷封,深不可测的绝谷之下坠去。
  向衡飞在最初的一刹那,心智尚未全失。他心里明白,自己业已败在王一萍手下,可是败得实在令人难以心服。
  他很想再和王一萍较量一次,他坚信王一萍在那种情况之下,断无反败为胜之理。再说,他不但认为有点败得不值,甚至感到有点败得莫名其妙。
  一个武功造诣到达某种境界的人,不但知道自己的一招一式,施出之后,能够发生多大威力,并且能在数招之内,判定对方的深浅如何。
  向衡飞和王一萍两人苦拼了将近整整一夜,彼此都深知对方功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当然他们也明白自己的功力也绝不在对方之下。在这种情况之下,胜负之数,可说是异常玄妙。
  谁也不敢预言对方将在第几招上落败,甚至连下一招能否分出胜负,事先也不敢妄下断语。
  然而,向衡飞毕竟落败了,尽管他感到心有不服,感到莫明其妙,可是事实十分明显,如果不是他失招落败,他怎会被震落谷底。
  向衡飞觉得四周压力愈来愈强,强到令人想要抗拒的意识也在无形中被打消。
  只觉得下坠之势越来越快,整个身子已被周遭强猛的压力压成薄片,浮在空中,颇有一种飘然之感。
  向衡飞神智似乎尚未全部丧失,脑海中始终清楚地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不久之后有一个人势将摔得粉身碎骨,“向衡飞”这三个字从此在世上消失。
  他丝毫不因即将面临死亡而感到惊骇,只觉得身子越来越轻。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摔死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仍然活着,他弄不清楚怎会有这种事情,不过他已无法多想。
  向衡飞经历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幻境地,他仿佛觉得自己混身骨筋完全松散,不要说扭动四肢,就连转动一下眼睛也不可能。
  最令他感到诧异的是仿佛灵魂已经脱体而出,凌空俯视着一具肢残体裂,血肉模糊,似乎尚有一口气在,而实际上半点也不能转动的躯体,他有时觉得那人完全陌生,有时也觉得就是他自己。
  似这般恍恍惚惚,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得眼睛一黑,眼前情景完全消失,紧接着一丝奇寒之气,走遍全身,混身冷汗,透体而下,耳边似乎听见有人说道:“唉,总算救了过来。”
  向衡飞心中奇怪的问道:“这人说的是谁啊?”
  耳边又有人说道:“菁儿,你让他多休息一会,如果他醒来之后,腹中感到饥饿,可以喂他少许米汁。”
  另一人道:“爹爹,菁儿知道。”
  这是一个娇嫩柔媚的声音,向衡飞听了觉得非常舒服,他心里在想,能够发出这样美妙声音的人,应该是一个千娇百媚,丰姿绰约的少女,他很想睁开眼睛瞧瞧,可是两片眼皮重得像铅一般,一点也不听话。
  向衡飞挣扎了半天,也是徒然,忖想到自己空自受了一代高手威震河朔魏灵飞的旷世武学,而且经过十年苦练,现在居然连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想到此处,不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耳边已有人轻柔的问道:“哦,你醒啦!”
  向衡飞依然无法睁开眼睛,但他眼前早已幻出一个娇艳无比的少女的倩影。他很想向她微微一笑,并且说上几句衷心感激的话,他觉得他的确如此做了,可是那位少女好似并无反应,并且已悄然离去。
  之后,向衡飞又变得昏昏噩噩。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向衡飞此刻已能睁开眼睛,贪婪地向前面搜索,不过他所能看到的,仅限于两眼当前的一片屋顶,以及两目余光所能扫视着的几处椅背桌角而已。
  向衡飞脑中空洞得厉害,什么也不能想,偶而想起在黄山绝顶上的那一幕,也会觉得虚幻而遥远,仿佛那只是一个梦境。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那个美丽的倩影时刻萦绕在向衡飞身旁,这使他感到无比的安慰,也只有在这段时间中,向衡飞会暂时感觉到自己的的确确仍然活着,终于有一天,他看见那位少女坐在他床边,轻柔地开始说道:“十天以前,你从我家后面那座峰顶上直摔下来,当爹爹发现你的时候,你根本已是人事不知,幸亏我爹爹精通医理,费尽无穷心力,总算将你一条性命救了回来,不过爹爹为了彻底医治你的伤势,已亲自为你去采配几味伤药,大约三月之后,即可回来。”
  向衡飞静静地听着,什么话也不能说,俗话说得好,恩重无可言报。今天他受了别人救命之恩,纵然要他肝脑涂地,他也十分甘愿,他自认为昔日的向衡飞算是已经死了,今后如果世上还有一个向衡飞存在,那和威震河朔魏灵飞的唯一传人——向衡飞,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他心中所想的,是不论何时,必将毫不考虑地听候救命恩人的差遣。
  直到有一天,那种曾经一度听见过的苍老声音重已在他耳边响起,向衡飞方始完全清醒过来。
  那位老人不但救了向衡飞的命,同时将向衡飞混身上下内外伤势全部治愈,向衡飞从峰顶坠下,伤得实在太重,但此时非但已无性命之忧,而且在内功修为上意外地有了极大进境。
  自此以后,老人即未再露面,日常陪伴向衡飞的是那位少女和三枚长仅半寸、乌金铸就的细针,从少女口中得知,这三枚金针是分从向衡飞身上三处穴道中取出,相信是向衡飞和人比斗时被人打中。
  向衡飞打从心里发出一声冷笑,他已下定决心,有朝一日,如果再和王一萍碰面定要向他讨还公道。
  不久,向衡飞养伤的那座秘谷中似乎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也正是向衡飞急于想弄明白的事情。
  良久,向衡飞从迷失中醒了过来,鄙夷地道:“如果你有胆量的话,我想我们两人再好好较量一次。”
  玉一萍最初感到一愕,但立时省悟过来,他自然毫无怯意,冷冷一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我的师父所以会造成迭次邀斗,胜负互见,而终生不肯罢休,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他们第一次比斗时,某方不幸落败,但却败得极不心服!”
  向衡飞冷哼一声,从怀中摸出三枚极细的寸半金针,托在掌心,道:“哼,你是说我败得心有不服,不错,我是败得有点不服,如果那一次我摔下峰去,一下摔死了,事情倒也干脆,可惜我并没有死。今天你我在关外不期而遇,看来似极偶然,焉知不是上苍的巧妙安排,让我能有机会及早向名震武林的湘江一龙龙灵飞的唯一传人,弄明白一件事情。”
  向衡飞并不说出究竟是一件什么事情,但他两道目光不时瞟向掌中所托的三枚金针,业已表明他想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王一萍满脸迷惑之色,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向衡飞将掌中金针拈了一拈,道:“如果你不敢承认这三枚金针是属于你的,那我就无话可说。”
  王一萍听出向衡飞话中意思竟是指责自己不该在那场比斗中暗中施放暗器。
  湘江一龙龙灵飞当年确曾传过王一萍暗器手法,不过绝不是金针,而且王一萍从未打造暗器,随身携带备用,因道:“这三枚金针的确不是我的东西,这件事情也许有点小小误会。”
  向衡飞哪会相信王一萍的片面之词,冷冷一笑,将三根金针收人怀中,道:“不管你肯不肯承认,反正你我得重新较量一次就是。”
  王一萍略一迟疑,道:“如果你要求我和你再比斗一次,我是绝对奉陪。可是时间却不是现在。”
  向衡飞向前逼近一步,大声问道:“你敢情是真有点胆怯么?”王一萍毫无怯意地道:“胡说,我虽然没有十分把握可以胜得了你,但相信你也同样没有把握可以胜得了我,凭什么你说我胆怯?”
  向衡飞道:“那你为什么不敢答应现在就和我比斗?”
  王一萍迟疑了一下,道:“我想向兄那次摔下峰去,一定伤得极重。”
  向衡飞点了点头,略带不解地道:“不错,如果我的救命恩人不是精通医理,只怕这世上早已没有我向衡飞这一号人物。”
  王一萍又问道:“向兄自信此时功力大约相当于未受伤以前的几成?”
  向衡飞闻言,低头沉思了一下,片刻之后,业已弄明白王一萍不惮烦琐,盘问这些事情的原因,心中不由对王一萍渐渐恢复了一点好感。
  “如果我说此刻功力仅及未受伤以前的五成左右,你待怎说?”
  王一萍道:“我们何妨等上一个时候,俟向兄恢复十成功力时再重斗一次。”
  向衡飞急急说道:“如果我说我的功力丝毫未因受伤而有所损耗,你又怎生说法?”
  王一萍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也想不出理由拒绝向兄的要求,不过以常理推想,从百仞高峰上直跌下去,纵然不死,受伤也必极重,要说功力丝毫无损,却令人难以置信哩
  向衡飞扭首回顾,目光停留在三丈开外的一块巨石上,然后走了过去。大约距离巨石尚有丈半光景,倏地将脚步停住,略一运气,双掌外翻,一股狂飙,随掌而起,那块巨石在砰然大震之后,竟被劈碎大半。大小不等的石块,纷向内外迸射,劲势惊人,犹如飞矢。
  向衡飞劈碎巨石,重又跃回王一萍身前,道:“你觉得我这一掌如何?”
  王一萍这时仿佛有着极重的心事,对于向衡飞的问话,并未十分注意。
  向衡飞明知这一掌看来极为凌厉,但却绝不致令王一萍感到胆怯,可是王一萍始终推三阻四,不肯爽爽快快地答应,不知究竟是何道理?
  王一萍低头沉思了一阵,突然扬起头来,问道:“向兄可是有意再和我比斗一次么?”
  向衡飞点了点头,心头却在想王一萍这人真有点古怪,自己现身之后第一句话不就是要求和他再比一次。
  王一萍道:“好,我就再和向兄比斗一次,不过比斗的方式须由我来决定。”
  向衡飞料定王一萍不致拒绝,不过他也想到,万一王一萍定要拒绝,自己也只可强行出手,逼使他非斗不可。王一萍既已答应,倒让向衡飞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和王一萍再比一次,采取什么方式又何必计较?
  王一萍道:“这次为了活神农孔方中所宣称的待价而沽的那三味灵药而来到关外的三山五岳的英雄好汉,数以百计,这还在其次,其中竟有些隐伏多年,或是雄霸一方的成名人物,我想如果有机会能和这些人物一较高下,必定是人生一大快事。”
  向衡飞实在不明白王一萍既然答应再比斗一次,又婆婆妈妈地说上这么一大堆废话作甚?不过向衡飞心里虽然这样想,却未出声打断王一萍的话头,王一萍继续往下说道:“我提议这次的比斗方式略加更改,无需我们两人真枪真刀地大干一场,而是……”
  不待王一萍说完,向衡飞已接口说道:“你可是有意和我约定,看谁能较这些武林高手占先一步,将灵药弄得手中,谁就算胜?”
  王一萍点点头:“果然向兄聪明过人,一猜便着。”
  向衡飞对王一萍提议的比试之法果然大感兴趣,不过他仍然想和王一萍各凭真才实学,再度硬拼一次,遂道:“王兄所想的方法固然高明,我也极愿意和王兄如此比试一次,不过不论这次比试胜负如何,希望仍有机会和王兄再度过手。”
  王一萍爽快地答道:“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王一萍离去之后,海萍极快地走近向衡飞身边。
  “我真担心你们两人又会打起来。”
  向衡飞听出海萍语意之中对他颇有几分关切之意,心中大为受用,不过他此刻似有极重要的事情待办,同时他始终认为这位妩媚已极的一代名姝,一颗芳心,早已紧系在王一萍身上,自己如果生出任何绮念,无非自作多情,如此一想,激荡的情怀重又平静下去,默然无声地站在庙前。
  海萍见向衡飞无心理睬自己,一时也沉默下来,不知该说些什么。
  两人一坐一站,恍如两尊石像,谁也不出一声。
  却说王一萍离去之后,猛然想到自己究竟经验不够老到,既然看到海萍和欲海仙姬的锦车以及三名婢女在一起,复又发现向衡飞居然也和他们走在一路,为何未曾想到其中可能有什么关联存在。
  王一萍突又想到向衡飞说过,他的救命恩人极精歧黄之术,这人会不会就是活神农孔方中?
  想到此处,越想越觉得此事大有可能。
  俟王一萍赶回原处,向衡飞和海萍早已不知去向。
  王一萍心想到这片刻功夫,二人绝不致离去太远,遂在附近寻找了一遍,居然一点线索也未找到。
  在林中端详了片刻之后,决定先取道天池,到时不愁找不到向衡飞和海萍两人。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巧取豪夺,全凭私欲;风云际会,各逞奇谋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君且归去,前途凶险;卿亦云往,后顾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