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9-07-15 18:23:3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神是不是也会流泪?
  是的。
  你可以说,世上根本没有神,但却不能说,神是绝不流泪的。因为神也有感情。没有感情的,非但不能成为神,也不能算是个人。

×      ×      ×

  现在流泪的当然并不是神,是人。
  神的面具已揭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苍白而美丽的脸,一双新月般的眼睛。
  这张脸本来永远都是明朗而愉快的,这双眼睛里,本来永远都带着醉人的笑意。
  但现在,脸已憔悴,眼睛也充满了矛盾和痛苦。
  这并不是因为她不愿意见到楚留香,这矛盾和痛苦,是因为他本身而来的。
  但楚留香却未想到会在此时此刻看见她。
  张洁洁。
  楚留香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他们的神竟是张洁洁。

  (二)

  楚留香的面具提在手里,仿佛有千斤般重。
  楚留香手里已满是冷汗。
  忽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接过了面具。
  这是只枯瘦而苍老的手。
  楚留香回过头,看到了一个满身黑衣,黑纱蒙面的老妇人。难道她就是那在月夜烟水中出现的魔妪?
  现在楚留香还是看不见她的脸,只看见她一双眼睛在黑纱里闪闪发着光。
  她凝视着楚留香,缓缓道:“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只要你能到得了这里,非但所有的秘密都能得到解答,而且一定能找得到她?”
  她的声音柔和而慈祥,已和那天晚上完全不同,慢慢的接着又道:“我是不是没有骗你?”
  楚留香茫然点了点头。
  其实他还是不懂,比刚才更不懂。
  刚才他得到的那些答案,现在已完全推翻了。
  艾青非但不是主谋害他的人,而且一直都在暗中助着他。
  她刚才故意点住他的穴道,想必只不过是为了帮助他进入这圣坛而已。
  也许这正是他能到这里来的,唯一的一条路。
  她不但下手极有分寸,而且时间算得极准,那股将楚留香穴道封闭住的力量,恰巧就正在最重要的一刹那间自动消失了。
  否则楚留香又怎能一跃而起?
  艾虹显然也是早已跟她串通好了,一起来演这出戏的。
  所以她无论对什么罪名都不否认。
  主谋要杀楚留香的人,既不是她们,那又是谁呢?
  难道是张洁洁?
  那也绝不可能——她若要杀楚留香,机会实在太多了。
  所有的秘密依旧还是秘密,还是没有解决。
  可是无论如何,他总算已见到张洁洁了,对他来说,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无论这里是圣坛也好,是虎穴也好。
  无论张洁洁是神?还是人?
  这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是在热爱着她,而且终于又相聚在一起。
  他张开了双臂,凝视着她。
  她投入了他的怀里。
  在这一瞬间,他们已完全忘记了一切。不但忘记了他们置身何地,也忘记了这地方所有的人。

×      ×      ×

  眼泪是咸的,却又带着丝淡淡的甜香。
  楚留香轻吻着她脸上的泪痕,喃喃道:“你这小鬼,小妖怪,这次你还想往哪里跑?”
  张洁洁轻咬着他的脖子,喃喃道:“你这老鬼,老臭虫,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楚留香道:“你明知我会找来的,是不是?你就算飞上天钻入了地,我还是一样能找到你。”
  张洁洁瞪着眼,道:“你找我干什么?是要我咬死你?”
  她咬得很重,咬他的脖子,咬他的嘴,她的热情已足以让他们两个人全都燃烧。
  可是她刚才为什么那么冷?
  楚留香想起了刚才的事,想起了刚才的人——这地方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忍不住往下面偷偷瞟了一眼,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已五体伏地,匍匐拜倒,没有任何人敢抬头看他们一眼。
  她难道真是神?
  否则这些人为什么对她如此崇敬?
  张洁洁忽然抬起头,道:“你几时变成了个木头人的?”
  楚留香笑了笑,道:“刚才。”
  张洁洁道:“刚才?”
  楚留香道:“刚才你看见我,却故意装作不认得我的时候,那时你岂非也是个木头人?”
  张洁洁道:“不是木头人,是神!”
  楚留香道:“神?”
  张洁洁道:“你不相信?”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我实在看不出你有哪点像神的样子?”
  张洁洁的脸又红了,咬着嘴唇,道:“那只因现在我已不是神了。”
  楚留香道:“从什么时候你又变成人的?”
  张洁洁也笑了笑,道:“刚才。”
  楚留香道:“刚才?”
  张洁洁道:“刚才你将我面具掀起来的时候,我就又变成人了。”
  她又开始咬楚留香的脖子,呢喃着道:“不但又变成了个人,而且是个又会咬人,又会撒娇的女人,活生生的女人。”
  没有人能否认她这句话。在咬人和撒娇这两方面,她简直是专家。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苦笑道:“我还是不懂,非但不懂,而且越来越糊涂了。”
  只听一人道:“你慢慢就会懂的。”
  那黑衣老妪又出现了,正站在他们身旁,看着他们微笑。
  楚留香脸上也不禁有些发烧,想推开张洁洁,又有点不舍得。
  他能再将她抱在怀里,实在太不容易,何况她又实在抱得太紧。
  黑衣老妪笑着道:“你用不着怕难为情,她已是你的,你随便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抱住她,都绝没有人敢干涉你。”
  她忽然高举双手,大声说了几句话,语音怪异而复杂,楚留香连一个字都听不懂。
  圣坛下立刻响起一阵欢呼声!
  楚留香正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圣坛已忽然开始往下沉。沉得快,沉得很快。
  忽然间,他们已到了地下一间六角形的屋子里,一张六角形的桌子上,居然摆满了酒菜。
  黑衣老妪微笑道:“酒是波斯来的葡萄酒,菜也是你喜欢吃的。”
  张洁洁抢着拍手笑说道:“好像还有我喜欢吃的鱼翅。”
  她笑得就像是个孩子。
  楚留香却有点笑不出,忍不住道:“你们早已算准我会到这里来了?”
  黑衣老妪居然也眨了眨眼,笑道:“我只知道楚香帅要去的地方,从没有人能阻拦他的。”

  (三)

  无论什么样的秘密,却总有个解答的。
  黑衣老妪终于将这答案说了出来。
  这其间最令楚留香吃惊的,是两件事。
  第一,张洁洁就是这黑衣老妪的女儿。
  第二,要杀楚留香的人,竟也是这黑衣老妪。
  她既然要杀楚留香,为什么又指点了楚留香这条明路呢?
  这其中的原因,的确诡秘而复杂,楚留香若非亲身经历,只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      ×      ×

  “我们的确是个很神秘的家族,从没有人知道我们来自什么地方,甚至连我们自己都已无法再找得到昔日的家乡了。
  “我们信奉的,也是种神秘而奇异的宗教,源流来自天边,和波斯的拜火教,也就是外来传入中土的佛教有些相似。
  “我们崇敬的神,就是教中的圣女。
  “圣女是从我们家族里的处女中选出来的,我们上一代的圣女,选中的继承人就是她——也就是我的女儿。
  “无论谁只要一旦被选中为圣女,她终生就得为我们的宗教和家族牺牲,既不能再有凡人的生活,更不能再有凡人的感情。
  “无论谁只要一旦被选中为圣女,就没有人再能改变这事实,更没有人敢反对,除非有个从外面来的陌生人,能擅入这圣坛,揭下她脸上那象徵着圣灵和神力的面具。
  “但这地方非但秘密,而且从不容外人闯入,无论谁想到这里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所以这条法令也等于虚设,十余代以来,从没有一个圣女能逃脱她终生寂寞孤独的厄运。
  “在别人看来,这也许是种光荣,但我知道一个少女做了圣女后,她过的日子是多么痛苦。
  “因为我自从生出她之后,就做了这教中的护法,没有人比我跟上一代的圣女更接近,也只有我曾经看到过她,夜半醒来时,因寂寞和孤独而痛苦得发疯的样子。最痛苦的时候,她甚至要我用尖针刺在她身上,刺得流血不止。
  “我当然不忍看见我的女儿再忍受这种痛苦,我一定要想法子为她解脱。
  “但我虽然是教中的护法,但也无法改变她的命运,除非上天的真神能赐给我一个陌生人,让他来为我女儿揭下那可怕的面具。
  “所以我就想到你。”

×      ×      ×

  炉中香烟缥缈,黑衣老妪盘膝坐在烟雾中,娓娓的说出了这故事。
  楚留香就仿佛在听神话一样,已不觉听得痴了。
  听到这里,他才忍不住插口道:“所以你就叫她去找我?”
  黑衣老妪道:“是我要她去的。”
  楚留香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但你又何必叫她去杀我呢?”
  黑衣老妪道:“有两种原因……”
  楚留香道:“我在听。”
  黑衣老妪道:“我知道你是个很好奇,很喜欢冒险的人,但若这样叫你来,你一定还是不肯的,因为你和她本无感情。”
  楚留香承认。
  黑衣老妪道:“所以我只有先用种种方法,来引起你的好奇心,再让你们有接触的机会,让你们自己发生感情。”
  楚留香忍不住问道:“你怎知道我们一定会发生感情?”
  黑衣老妪睁起了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的女儿,微笑道:“像我女儿这样的女孩子,有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
  楚留香叹道:“那倒的确难找得到。”
  张洁洁笑了,嫣然道:“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喜欢你的女人也一样难找得很。”
  楚留香挟起块鱼翅,塞到她嘴里,道:“马屁拍得好,赏你一块鱼翅。”
  黑衣老妪笑道:“她说得不错,我若年轻三十年,只怕也会喜欢你的。”
  张洁洁吃吃笑道:“你现在岂非还是很喜欢他?这就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她们母女间,的确有种和别人不同的感情,这也许是因为她们本就是在一个很特别的环境中生存的。
  楚留香却听得脸上又发烧了。
  黑衣老妪看着他们,微笑道:“有的人与人之间,就好像磁石和铁一般,一遇上就很难分开,这大概也就是别人所说的缘分。”
  楚留香道:“你刚才说有两种原因。”
  黑衣老妪点点头,道:“我刚才也说过,无论谁想到这里来,却难如登天,我虽然听说过你的名声,但却并没有见过你。”
  楚留香道:“所以你要考考我?”
  黑衣老妪笑了笑,道:“我是要考考你,看看你的武功和机智,是不是像传说中那么高,看看你是不是有资格做我的女婿。”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被你考死了呢?”
  黑衣老妪淡淡道:“每个人这一生中,都难免一死的,是不是?”
  她说得轻描淡写,别人的性命在她眼中看来,好像连一文都不值。
  这也许因为她生长在一个冷酷的环境里,信奉的也是个奇怪的宗教,大家彼此都漠不关心,她根本没有真的接触过有血有肉的人,所以除了母女间的天性外,对别人她既不关心,也不重视。
  楚留香却听得背脊上直冒冷汗,他本来还想问问她,为什么要砍断艾虹的手?
  但现在他已发觉这一问是多余的了。
  一个人若连别人的性命都不重视,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一只手?
  黑衣老妪道:“你们经历过的每件事,都是我亲手安排的,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所以我那天晚上才会去见你,然后再叫艾青和艾虹在外面接应,所以我算准你一定能到这里来的。”
  楚留香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现在我还有件不明的事。”
  黑衣老妪道:“你可以问。”
  楚留香苦笑道:“你为什么不找别人,单单挑中我呢?”
  黑衣老妪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很容易得到女人的欢心,也知道你的武功和机智在江湖中都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何况你至今还是个单身汉,我相信有很多老太太若要挑女婿时,都一定会挑中你。”
  楚留香只好摸鼻子了。
  黑衣老妪道:“但这些原因都不是最重要的。”
  楚留香道:“哦!”
  黑衣老妪道:“我挑中你,最重要的原因是,你做了件让我最高兴的事,所以我一直都在想法子报答你。”
  楚留香愕然道:“我做了什么事?”
  黑衣老妪道:“你替我杀了石观音。”
  楚留香道:“你跟他有仇?”
  黑衣老妪目中已露出怨毒之色,恨恨道:“她简直不是个人,是个吃人妖怪,而且专吃男人。”
  楚留香用不着再问,他已可想像到。
  石观音最大的乐趣,本就是抢别人的丈夫和情人,他杀了石观音之后,世界上必定有很多女人要报答他,对他表示感激。
  但楚留香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样的报答法子,他实在受不了。

×      ×      ×

  丈母娘看女婿,虽然越看越有趣,但女婿看丈母娘,却一定是越看越生气的。
  幸好这丈母娘还算知趣,居然走了。
  “你们很多天没见,一定有很多事要聊聊,我还是识相点的好。”
  楚留香送她出去时,第一次觉得她多少有点人性。
  张洁洁已从他背后抱住了他的腰,又在轻轻咬他的脖子。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知不知道嘴除了咬人和吃鱼翅外,还有别的用处?”
  张洁洁眨着眼,道:“哦?还有什么用?”
  楚留香道:“说话,你母亲刚才不是要我们好好的聊聊吗?”
  张洁洁道:“我不要说话,我要……”
  她又一口咬在楚留香脖子上,然后才吃吃笑道:“我要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楚留香的表情像很吃惊,失声道:“就在这里?”
  张洁洁道:“不在这里在哪里?”
  楚留香道:“这里不行。”
  张洁洁道:“为什么不行?”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十七章 奇迹
下一篇:第十九章 同命鸳鸯,结晶为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