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同命鸳鸯,结晶为圣
 
2019-07-15 18:25:0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楚留香道:“我要带你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去,而且越快越好。”
  张洁洁道:“不行。”
  楚留香道:“为什么不行?”
  张洁洁道:“不行就是不行。”
  楚留香笑道:“你是不是不放心?是不是怕我被别的女人勾引?”
  张洁洁冷笑道:“你以为你真的人见人爱?你以为别人真少不了你?”
  她忽然瞪起眼,板起了脸,大声道:“你若真的要走,就一个人走吧,看我少不少得了你……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她就像是条忽然被激怒了的猫,随时都准备伸出爪子来抓人了。
  楚留香看着她,还是在微笑着,柔声道:“你能少得了我,我却已少不了你,要走,我们就一起去,否则我们就一起留在这里。”
  张洁洁道:“真的?你真的愿意陪着我一起留在这里?”
  楚留香张开双臂,拥抱住她,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以为我还能离开你?”
  张洁洁突又“嘤咛”一声,倒入他怀里。
  楚留香捧住她的脸,轻轻托起,忽然发现她苍白美丽的面颊上又已挂满泪珠,忍不住道:“你在哭?为什么要哭?你难道还不相信我?”
  张洁洁咬着嘴唇,道:“我相信你,但我也知道,嫁鸡随鸡,现在我已是你的妻子,你无论要去哪里,我都应该跟着你才是。”
  她眼泪流得更多,垂首道:“但也就因为我是你的妻子,所以才连累了你,害了你。”
  楚留香道:“怎会呢?”
  张洁洁道:“你刚才有没有听见那些人为你发出的欢呼声?”
  楚留香点头。
  张洁洁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楚留香摇摇头。
  张洁洁缓缓道:“那欢呼的意思就是说:他们已承认我们是夫妻,已接受你做我们家族中的一分子,所以……”
  楚留香道:“所以怎么样?”
  张洁洁垂首道:“只要成为这家族的一份子,就永远休想脱离。”
  楚留香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已永远不能离开这里?”
  张洁洁道:“永远不能!”
  楚留香的脸也不禁有些变了,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度过一生,在他说来,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张洁洁凝视着他,缓缓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愿意永远留在这里的,你假如真的要走,也并不是绝对没法子可想。”
  楚留香立刻问道:“还有什么法子?”
  张洁洁慢慢的转过身子,才一字字的说道:“就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所以才会成为这家族中的人,我看已……”
  楚留香忽然扳住她的肩用力扳过来,用力抱住了她道:“你不要再说,我已明白你的意思。”
  张洁洁道:“我……我……”
  楚留香又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若死了,我就也不再是这家族的人,他们就会放我出去的,是不是?”
  张洁洁赧然一笑,道:“只要你活着快乐,我宁可死。”
  楚留香目中似也有了泪光,紧拥着她,柔声道:“现在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张洁洁道:“你说。”
  楚留香道:“我唯一觉得快乐的时候,就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所以你若真的想叫我活得快乐,就永远莫要离开我。”
  张洁洁笑了。
  她的笑,就像是黑暗中的第一颗星,阴霾中的第一线阳光。
  她也紧紧拥抱住他,柔声道:“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我死也不会再离开你。”

×      ×      ×

  世间上本没有绝对的事情,但“时间”是不是例外呢?
  在有些人的感觉中,一天的时间,仿佛很快就已过去。
  因为他们快乐,勤奋,他们懂得享受工作的乐趣,也懂得利用闲暇。
  所以他们永远不会觉得时间难以打发。
  另一些人的感觉中,一天的时间,过得就好像永远过不完一样。
  因为他们悲哀愁苦,因为他们无所事事,所以才会觉得度日如年。
  但无论人们怎么样感觉,一天就是一天,一个月就是一个月。
  世上只有时间绝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的,却可以改变很多事,甚至可以改变一切。

×      ×      ×

  一个月已过去,楚留香是不是改变了呢?
  张洁洁凝视着他,轻抚着他瘦削的脸,柔声道:“你好像瘦了些。”
  楚留香笑了笑,道:“还是瘦些的好,我本来就一直在担心会发胖。”
  张洁洁道:“你说的话好像也比从前少了些。”
  楚留香道:“你难道会喜欢我变成很多嘴的长舌妇?”
  张洁洁道:“你来了已经快一个月。”
  楚留香道:“嗯。”
  张洁洁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一个月特别长?”
  楚留香没有回答,却握起了她的手反问道:“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
  张洁洁垂下头,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我知道你是过不惯这种日子的,所以才会变了,这样下去你总有无法忍受的一天。”
  楚留香道:“谁说的?”
  张洁洁笑了笑,道:“这世界上还有谁比我跟你更接近的?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你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她笑得很凄凉,接着又道:“我当然也看得出你很喜欢我,正如我很喜欢你一样,所以我希望能够留住你,希望你在这里也能和以前同样快乐。”
  楚留香说:“你并没有想错。”
  张洁洁摇了摇头,凄然笑道:“我本来也以为自己没有想错,现在才知道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
  楚留香道:“为什么?”
  张洁洁道:“因为你……你本就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本就没有人能独占有你。”
  楚留香道:“我不懂。”
  张洁洁道:“你应该懂。”
  她叹息了一声,接着道:“因为除了我之外,世上还有很多人也跟我同样需要你,我虽然不愿离开你,他们也同样不能离开你。”
  楚留香道:“你是说我那些朋友?”
  张洁洁道:“不仅是你的朋友,还有许许多多别的人。”
  楚留香道:“什么人?”
  张洁洁道:“需要你帮助的人,需要你去为他们解决他们的困难和痛苦。”
  楚留香道:“你以为我应该为别人活着?”
  张洁洁道:“我不是这意思。”
  她沉吟着,忽又接道:“无论谁活在这世界上,都应该活着有乐趣,有意义,是不是?”
  楚留香道:“是。”
  张洁洁道:“有种人只有要帮助别人的时候,他才会变得有乐趣,有意义,否则他自己的生命也会变得全无价值。”
  楚留香道:“你以为我是这种人?”
  张洁洁道:“你难道不是?”
  楚留香说不出话来了。
  张洁洁黯然道:“女人都是自私的,我本来也希望能够完全独占你,可是,你这样下去,渐渐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变成不再是楚留香,到了那时,说不定我也不再喜欢你。”
  她继又怅然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一定要等到那一天呢?”
  楚留香道:“所以……所以你的意思是……”
  张洁洁道:“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让你走,因为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不应该太自私,不应该用你的终生痛苦,来换取我的幸福。”
  她轻抚着楚留香的脸,柔声道:“也许这只不过因为我现在已长大了,已懂得真正的爱,是绝不能太自私的。”
  楚留香凝视着她,也不知是痛苦,是酸楚,还是感激?
  他忽然发觉她的确又长大了很多,成熟了很多,也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是什么使得她改变的呢?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
  张洁洁道:“为什么不能?有很多女人岂非都是一个人留在家里的?她们若跟我一样自私,这世上又怎会有那么多名将和英雄?”
  楚留香道:“可是你不同。”
  张洁洁道:“有什么不同?我为什么就不能学学那些伟大的女人?我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的丈夫到外面去帮助别人?”
  楚留香道:“因为你太寂寞!太孤独,我若走了……”
  张洁洁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忽然肯放你去?”
  楚留香道:“为什么?”
  张洁洁道:“因为我知道以后绝不会再觉得寂寞。我知道你走了之后,还是会有人陪着我。”
  她目光忽又变得说不出的温柔,说不出的明亮。
  楚留香却忍不住问道:“这个人是谁?”
  张洁洁垂下头,轻轻道:“你的孩子。”
  楚留香整个人都几乎跳了起来,失声道:“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张洁洁轻轻的点了点头。
  楚留香用力抱住了她,大声道:“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还要我走?”
  张洁洁柔声道:“就因为我已有了你的孩子,所以才肯让你走,也正因为我已有了你的孩子,你才能放心走……这意思你也该明白的。”
  楚留香道:“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逃出去?”
  张洁洁道:“这些天来,你一直都暗中在查看着,想找出条路来逃走,是不是?”
  楚留香只有承认。
  张洁洁道:“你找出来没有?”
  楚留香道:“没有。”
  张洁洁叹了口气,道:“你当然找不出的,因为这里本就只有两条出路。”
  楚留香道:“哪两条?”
  张洁洁道:“一条在议事厅里,这条路每个人都知道,但却没有人能随意出入,因为那里不分昼夜,都有族中的十大长老在看守着,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从那些老人手下逃走。”
  楚留香也只有承认,却又忍不住问道:“第二条路呢?”
  张洁洁道:“第二条路只有一个人知道。”
  楚留香道:“谁?”
  张洁洁道:“圣教的护法人。”
  楚留香眼睛里发出光,道:“你的母亲。”
  张洁洁点了点头,道:“所以我若去求她放你走,她也许会答应的。”
  楚留香目中充满了希望,道:“她也许会让我们一起走。”
  张洁洁叹息了一声,道:“当然我也希望如此,可是……”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我们总应该先问问她去,莫忘记她总是你亲生的母亲,没有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女儿过得幸福的。”

×      ×      ×

  母亲当然都希望自己女儿过得幸福,问题是,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幸福呢?
  幸福也不是绝对的。
  你眼中的幸福,在别人眼中也许是不幸。

×      ×      ×

  这地方每间屋子本都是阴森森的,看不见阳光,看不见风。
  这屋子里仿佛有风,却更阴森,更黑暗,谁也不知道风是从哪里来的。
  黑衣老妪静静的坐在神龛前的蒲团上,动也不动,又仿佛亘古以来就已坐在这里,仿佛已完全没有感觉,没有感情。
  所以张洁洁虽已走进来,虽已在她面前跪下,她还是没有动,没有张开眼睛。
  张洁洁也就这样静静的跪着,仿佛也忽然被这种亘古不散的沉静所吞没。
  楚留香垂着手,站在她身后,他知道这是决定他们终生幸福的时刻,所以也只有忍耐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衣老妪才忽然张开眼睛,她眼睛里像是有种可怕力量能看透他们的心。
  她盯着他们,又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们是不是想走?”
  张洁洁头垂得更低,连呼吸都似已停顿。
  楚留香终于忍不住道:“我们是想走,只求你老人家放我们一条生路。”
  他从未求过任何人,从未说过如此委曲求全的话。
  但为了她,为了他们的孩子,他已不惜牺牲一切。
  黑衣老妪凝视着他,缓缓道:“这地方你已不能再留下去?”
  楚留香道:“我……”
  黑衣老妪冷冷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在我面前说话,用不着吞吞吐吐。”
  楚留香长长吐出口气,道:“是,这地方我已不愿再留下去。”
  黑衣老妪道:“为了她,你也不愿再留下去?”
  楚留香道:“我要带她一起去。”
  黑衣老妪道:“你已打定了主意?”
  楚留香道:“是。”
  黑衣老妪又凝视了他很久,突然道:“好,我可以让你走。”
  楚留香大喜,道:“多谢……”
  黑衣老妪不让他再说出下面的话,立刻又道:“我只有一个条件。”
  楚留香道:“什么条件?”
  黑衣老妪道:“先杀了我。”
  楚留香怔住了。
  黑衣老妪道:“你若不杀我,我还是一样要杀你,杀了你之后,再让你出去!”
  她慢慢站起来,冷冷接着道:“你妻子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你既已做了本族圣女的丈夫,若是还要走,就得死!”
  楚留香吃惊的看着张洁洁,道:“这也是你们的规矩?”
  张洁洁点了点头,神色居然还是很平静。
  楚留香道:“你……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张洁洁缓缓道:“因为现在已没有人能杀你!”
  黑衣老妪抢着问道:“为什么?”
  张洁洁道:“因为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已决定要这孩子做我们的圣女,所以,他也已是圣女的父亲。”
  她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一字字接着道:“谁也不能杀死圣女的父亲。”
  黑衣老妪就像是突然被人重重一击,连站都站不住了。过了很久,才勉强冷笑道:“你怎知你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
  张洁洁道:“我不知道——现在谁也不知道,所以……”
  黑衣老妪厉声道:“所以还是可以杀他,因为你的孩子未必是女的。”
  张洁洁道:“假如是女的呢?”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十八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下一篇:第二十章 天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