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海上浮尸
2019-07-07 12:07:54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船已下锚,就这样停泊在水上。
  楚留香小心地将柠檬汁挤在鸽子上,刚吃完了一只鸽子,喝了半杯酒,海上果然又漂来了一具尸身。
  这尸身穿着件朱红色的短袍,长仅及膝,面容虽经海水久泡,但看来仍是白白净净,年纪也只有四十左右,颔下虽留着微须,眼角却无皱纹,他左掌也是修长白净,但一只手掌,却是粗糙已极,筋骨凸现,几乎比左掌大了一倍,摊开掌心,竟和他衣服同样颜色。
  李红袖一双明媚的眼波却真是瞧直了,吃惊道:“想不到这人竟会是‘杀手书生’西门千!”
  楚留香叹道:“他杀死了左又铮,自己竟也死在别人手上。”
  李红袖喃喃道:“但又是谁杀死他?”
  她说完了话,已瞧见这西门千喉结下的创口,鲜血已被海水冲净,灰白色的皮肉向两旁翻卷。
  李红袖嘘了口气,道:“这是剑伤。”
  楚留香道:“嗯!”
  李红袖道:“这剑伤才不过一寸,天下武林,只有‘海南’与‘崂山’两大剑派的弟子,才会使用这么窄的剑。”
  楚留香道:“不错。”
  李红袖道:“海南与崂山两派,距离这里虽都不远,但崂山派的剑法传道家正宗,平和博大,这西门千被人一剑贯穿咽喉,想必是剑法以辛辣诡谲见长的海南剑客门下所下的毒手……这倒更奇怪了。”
  楚留香皱眉道:“奇怪?”
  李红袖道:“海南剑派与朱砂门非但无冤无仇,而且还颇有渊源,八年前朱砂门被闽南七剑围攻时,海南派还曾经不远千里赶去相助,但如今海南剑派的高手却杀了朱砂门的长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真教人不懂。”
  楚留香喃喃道:“左又铮无缘无故死在西门千手中,西门千又糊里糊涂死在海南派门下……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李红袖嫣然一笑,道:“你可是又想管闲事了?”
  楚留香笑道:“你不是正在说我太懒了么?我正好找些事做给你瞧瞧。”
  李红袖道:“但这件事看来牵连必定甚广,必定十分凶险,而蓉姐这两天又在病着,我看咱们还是别管这件事吧!”
  楚留香微笑道:“越是凶险的闲事,管起来才越有趣,牵连越广的秘密,所牵连之物价值也必然极高,这种事我能不管么?”
  李红袖叹道:“我知道你若不将这秘密揭破,是连觉也睡不着的,唉!你呀,你生下来好像就是为了管别人闲事的。”
  她忽又展颜一笑,道:“幸好这件事正如大海里捞针,到现在为止,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你想管这闲事,只怕也管不上。”
  楚留香微笑道:“你等着瞧吧,头绪自然会越来越多的。”喝了口酒,又撕下条鸡腿,倚在船舷上大嚼起来。
  李红袖苦笑道:“我真佩服你的胃口,现在还能吃得下东西。”她也不知不觉走到船舷,向海天深处凝睇。

×      ×      ×

  海上果然又漂来具死尸,竟赫然是个黑面虬髯的绿袍道人,身形魁伟高大,四肢虽早已冷却,但手里仍紧紧握着半截断剑,剑身狭长,仍在闪着光,碧森森的剑光,照着他一颗发髻蓬乱的头颅。
  他头顶竟已被劈成两半。
  就连李红袖都转过脸去,不忍再瞧。
  楚留香道:“果然是海南剑派的门下。”
  李红袖道:“你……你认得他?”
  楚留香缓缓道:“此人便是海南三剑中的灵鹫子,他剑法之狠毒,当今天下武林,只怕极少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李红袖叹道:“他一剑贯穿了别人的咽喉,不想自己脑袋也被别人砍成两半。”
  她忍不住还是回头瞧了一眼,又道:“瞧这情况,那人一剑砍下时,他必定已无可闪避,是以只有迎剑招架,谁知那人一剑非但砍断了他的长剑,余力所及,竟将他头也砍成两半,海南指剑俱是海底寒铁精炼而成,这人一剑竟能将之砍断,唉……好锋利的剑,好沉重的剑!”
  楚留香道:“你怎知他对头也使的是剑?”
  李红袖道:“当今武林的刀法名家,又有谁能将剑法如此辛辣狠毒的灵鹫子逼得连躲闪都不能躲闪……海南剑派素无硬拆的招式,他若不是被逼无奈,又怎会迎剑去招架别人迎头砍下的一刀。”
  楚留香点头道:“不错,刀法之变化,的确不如剑法灵巧迅急,使刀的人若想将使剑的人逼得无可闪避,的确是难而又难。”
  他微微的一笑,接道:“但你莫非也会忘记一个人么?”
  李红袖眼睛一亮,道:“你说的若是‘无影神刀’札木合,你就错了。”
  楚留香道:“为什么会错?”
  李红袖道:“札木合号称中土刀法第一名家,刀法之快,无形无影,他一刀砍下时,灵鹫子也许还未瞧清是由何处来的,自然只有迎剑招架,而札木合使的一柄‘大风刀’,乃海内十三件神兵利器之一,也足以砍断海南指剑。”
  楚留香道:“这岂非就是了么?”
  李红袖笑道:“但你莫要忘了,札木合纵横戈壁大沙漠已有三十年,号称‘沙漠之王’,又怎会远来这里?”
  楚留香缓缓笑道:“你说不会,我却说会的。”
  李红袖眨着眼睛,道:“你要和我赌一赌?”
  楚留香道:“我不和你赌,因为你输定了。”
  只听船舱下一个人甜笑道:“你们赌吧,谁输了谁帮我洗半个月的碗。”
  李红袖笑骂道:“小鬼,你在偷听。”
  宋甜儿格格笑道:“我虽然不敢看,听却敢听的。”
  李红袖转向楚留香,道:“喂!你瞧这小鬼,打得好精明算盘,天下的便宜都被她一个人占尽了。”
  楚留香倚着船舷出神,竟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
  李红袖走过去,道:“你在等什么?等那札木合?”
  楚留香道:“也许……”
  李红袖笑道:“你等不着的,这‘沙漠之王’既不会来,纵然来了,也没有人能杀得死他。”
  楚留香道:“西门千与左又铮素少来往,为何杀了左又铮?灵鹫子与西门千毫无冤仇,为何要杀死西门千?札木合与灵鹫子一个远在天边,一个远在海角,更是毫无关系,又为何要杀死灵鹫子?”
  他叹了口气,接道:“可见世上有许多事,是完全说不定的。”
  这时日已偏西,自从发现第一具尸身到现在,已过了两个多时辰,甲板上已躺着三具尸身。
  而第四具尸身果然又来了。

×      ×      ×

  别的尸身在水上都载沉载浮,这具尸身却如吹了气的皮筏似的,整个人都完全浮在水上了。
  别的尸身李红袖至少还敢瞧两眼,但这具尸身,李红袖只瞧了一眼,全身都起了悚栗,再也不敢瞧第二眼了。
  这尸身本来是胖是瘦,楚留香已完全瞧不出,只因这尸身令身都已浮肿,甚至已开始腐烂。
  这尸身本来是老是少,楚留香也已瞧不出,只因他全身须毛头发,竟赫然已全部脱落。
  他眼珠已胀得爆裂而突出,全身的皮肤,已变成一种令人恶心的暗赤色,楚留香再也不敢沾着一根手指。
  李红袖颤声道:“好厉害的毒,我去叫蓉姐上来瞧瞧这究竟是什么毒?”
  楚留香道:“这毒蓉蓉也认不出的。”
  李红袖道:“你又在吹了,你武功虽不错,但若论暗器,就未必比得上甜儿,若论易容术和下毒的本事,更万万比不上蓉姐。”
  楚留香笑道:“但这人中的并不完全是毒。”
  李红袖吃吃笑道:“不是毒药,难道是糖么?”
  楚留香道:“也可以算是糖……糖水。”
  李红袖怔了怔,道:“糖水?”
  楚留香道:“这便是天池‘神水宫’自水中提炼出的精英,江湖都称之为‘天一神水’,而‘神水宫’门人都称之为重水。”
  李红袖动容道:“这真的就是比世上任何毒药都毒的‘天一神水’?”
  楚留香道:“自然是真的,据说这‘天一神水’一滴的分量,已比三桶水都重,常人只要服下一滴,立刻全身爆裂而死!”
  他叹了口气,接道:“而且这‘天一神水’无色无臭,试也试不出异状,所以,连这‘沙漠之王’都难免中了暗算。”
  李红袖道:“这……这人就是札木合?”
  楚留香道:“嗯!”
  李红袖道:“他已变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还能认得出他?”
  楚留香道:“他身上穿的虽是寻常服色,但脚下却穿着双皮靴,显见他本是游牧之民;他身上皮肤虽细嫩,但面上却甚粗糙,显然是因为他来往沙漠,久经风尘之苦;他腰畔虽有佩刀的钢环,但刀和刀鞘却全都不见了,显然是因为他使的乃是宝刀,所以才被人取去了。”
  他缓缓接道:“有了这几点特征,自可说明他就是那‘沙漠之王,无影神刀’札木合了。”
  李红袖道:“我看你可改行去做巡捕了,那你办起案子来,想必要比那天下第一名捕‘秃鹰’还要厉害得多。”
  楚留香一笑又道:“还有,他身上挂着面银牌,上面刻的是只长着翅膀的飞骆驼,我若再瞧不出他是沙漠之王,就真是呆子了。”
  李红袖也忍不住“噗哧”一笑,道:“你真是一个天才儿童。”
  但她笑容立刻消失,皱眉道:“这件事竟将‘沙漠之王’与‘神水宫’门下引动,可见关系必定不小,而此刻连‘沙漠之王’都死了,可见……”
  楚留香截断她的话,笑道:“你又想劝我罢手,是么?”
  李红袖轻叹道:“我也不想劝你罢手,只望你能小心一些就是了。”
  楚留香凝望着天上一朵白云,微笑道:“闻得‘神水宫’门下,俱都是人间的绝色,却不知比起咱们的三位姑娘来又如何?”
  李红袖摇头苦笑道:“你难道永远不能规矩些么?”

×      ×      ×

  这一次直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海上还是没有动静。
  李红袖悠悠道:“你只怕等不着了。”
  楚留香道:“若再没有人死,那么,这件事便要着落在‘神水宫’使者身上,这些人若是在争夺件宝藏,那么,这件宝藏便已落在‘神水宫’使者手上。”
  李红袖道:“若是有死人呢?”
  楚留香道:“无论还有多少人死,只要瞧最后一个人是死在谁手上,就有线索可寻。”
  李红袖叹道:“这些高手们难道真会为了争夺宝藏而死?”
  楚留香笑道:“人为财死,高手们总也是人呀!”
  李红袖极目远眺,缓缓道:“能引动这许多绝代高手起了贪心的宝藏,想必一定惊人得很。”
  这件事的确越来越有趣了,她眼睛里也在闪着光。
  舱下的宋甜儿又叫道:“你两个知唔知蓉姐有个表姑入佐‘神水宫’?”
  楚留香道:“哦,蓉蓉竟有个表姑是‘神水宫’门下么?这两天,她身子不知道是否已好些?不知道是否还在流鼻涕?”
  李红袖笑道:“你可是要她上来?”
  楚留香道:“算了,伤风的人,还是多躺躺的好。”
  只听一人柔声道:“没关系,我的病反正已快好了,只要听见你说这句话,我……”
  又听得宋甜儿大声道:“蓉姐不要上他的当,他知道你来了,所以才故意说些关心你的话让你听。”
  那温柔的语声笑道:“就算是故意说的,只要他说出来,我就很开心了。”
  一个窈窕的人影,随着语声飘飘走了上来。
  她穿着件柔软而宽大的长袍,长长地拖在甲板上,盖住了她的脚,满天夕阳,映着她松松的发髻,清澈的眼波,也映着她那温柔的笑容,她看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久已不食人间烟火。
  李红袖跺脚道:“蓉姐,风这么大,你何必上来?小心又病倒在床上爬不起来,又害得我们这位多情的公子拿我们出气。”
  苏蓉蓉嫣然道:“上面这么热闹,我还能在舱里耽得住么,何况,我也想瞧瞧,是不是真的会有‘神水宫’使者到这里来?”
  她手里拿着件厚绒的衣服,轻轻披在楚留香身上,柔声道:“晚上冷,小心着凉。”
  楚留香含笑叹道:“你总是只知关心别人,却不知道自己……你若有一分关心自己,又怎会病倒?”
  李红袖撇了撇嘴,道:“是呀!像我们这些不生病的人,都是从来不关心他的。”
  苏蓉蓉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笑道:“这么多心,人容易老的。”
  李红袖一把抱住了她,格格笑道:“我真是个又会多心,又会吃醋的小坏蛋,蓉姐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苏蓉蓉纤细的身子,竟被她抱了起来。
  就在这时,第五具尸身漂来了。

×      ×      ×

  严格说来,这已不能算是“壹”具尸身——这尸身的左面,赫然竟已被人连肩带臂削去一半。
  幸好,她脸还是完整的,还可瞧得见她娟秀而美好的面容,这残忍的杀人者,似乎也不忍破坏她的美丽。
  她身上穿着的是件美丽的纱衣,腰间系着根银色的丝带,纤美的脚上,穿着双同样质料的银色鞋子。
  此刻,只剩下半件的纱衣已被血染,若不是那丝带,只怕已为海水冲脱——饶是如此,她身子看来也已几乎是完全赤裸的。
  苏蓉蓉扭转了头,美丽的眼睛里,已满是泪水。
  李红袖也闭起了眼睛,道:“蓉姐,你看她是不是‘神水宫’门下?”
  苏蓉蓉黯然点了点头。
  楚留香叹道:“这样的美人,是谁忍心向她下如此毒手?”
  李红袖道:“下这毒手的人,自己也死了。”
  楚留香道:“你是说札木合?”
  李红袖道:“自然是札木合,除了他外,谁有这么快的刀?”
  楚留香道:“嗯!”
  李红袖道:“札木合发觉自己中毒,临死前拼尽余力,给了她一刀,他自然是满怀愤恨,所以这一刀才会这么毒,这么重。”
  楚留香悠悠然道:“听起来倒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李红袖叹了口气,道:“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已断了,咱们也没事了。”
  楚留香道:“没事了吗?”
  李红袖道:“人已全都死光了,还有什么事?”
  楚留香道:“你以为她真是死在札木合之手?”
  李红袖眼波一转,道:“难道不是?”
  楚留香道:“你莫忘了,札木合死后,他的‘大风刀’已落在别人的手上,这人拿了‘大风刀’,杀死了她,正是要别人以为这件事已完全结束了。”
  李红袖失声道:“呀,不错!”
  楚留香缓缓道:“他既要别人认为此事结束,那么,此事就必定没有结束,在我说来,这件事正还未开始哩!”
  苏蓉蓉突然道:“这件事,他是不愿别人插手的,是么?”
  李红袖道:“那么,他为何不将这些尸身完全毁去,别人若是根本瞧不清这些尸身,又怎能插得下手?”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这些人全都是江湖中的知名之士,而且甚至可说已有宗主的身份,他们若是突然一起失踪了,他们的门人子弟,不去追查明白么?”
  苏蓉蓉皱了皱眉,道:“所以……”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三章 天一神水
上一篇:
第一章 白玉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