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强人所难
2019-07-07 12:16:52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冷秋魂道:“张兄还想问她什么话?”
  他残酷地笑了笑,眼睛斜瞟着张啸林,悠悠接道:“你现就算问她以前曾经有多少情人,她也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的。”
  张啸林干“咳”了一声,走过去俯身瞧着沈珊姑,道:“你还认得我么?”
  沈珊姑眼睛无力地张了张,突然格格笑道:“我自然认得你,你是我的情人中最能令我满意的一个,但你却是个暴徒,是个畜牲……”
  冷秋魂哈哈大笑道:“能被这样的女子骂为畜牲,张兄你想必真的有些本事,‘畜牲’这两字在女人嘴里,通常都有些另外的意思。”
  张啸林苦笑着摸了摸鼻子,道:“你为何要来刺探我的秘密?”
  沈珊姑道:“只因你找冷秋魂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商量些什么秘密?”
  张啸林道:“这与你天星帮又有何关系?”
  沈珊姑道:“自然有关系,天星帮这次来到济南,为的就是来找朱砂帮的,而冷秋魂正是朱砂帮门下掌权最重的一人。”
  冷秋魂睥睨一笑,插口道:“朱砂门与天星帮素无纠葛,天星帮为何要来寻事?”
  沈珊姑道“因天星帮掌门人‘七星夺魂’左又铮突然失踪,而他临行前,曾经说是要来寻朱砂门的‘杀手书生’西门千的。”
  张啸林目光一闪,道:“你可知道他为何要找西门千?”
  沈珊姑道:“不知道。”
  张啸林道:“左又铮与西门千平日可有往来?”
  沈珊姑道:“素无往来。”
  张啸林皱了皱眉,道:“你可知道西门千此刻也失踪了?”
  沈珊姑道:“不知道。”
  张啸林双眉皱得更紧,似在苦苦思索。
  冷秋魂突然厉声道:“昨夜本门发生的惨案,与天星帮可有关系?”
  沈珊姑道:“什么惨案?我不知道。”
  冷秋魂瞧了张啸林一眼。
  张啸林道:“左又铮出门之前,可是接着了一封书信?”
  沈珊姑想了想,道:“不错。”
  张啸林眼睛一亮,道:“你可知道那封书信现在哪里?”
  沈珊姑道:“掌门人交给二师兄了。”
  张啸林道:“二师兄是谁?”
  沈珊姑道:“‘天强星’宋刚。”
  张啸林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沈珊姑道:“他还在徐州筹募付给‘中原一点红’的酬劳,今夜想必就能赶来了。”
  冷秋魂耸然动容,道:“中原一点红?可是那冷血的职业杀手?……你‘天星帮’为何要付给他那般巨大的酬劳?”
  沈珊姑痴痴一笑,道:“因为咱们要他来对付你们朱砂门。你们若是有杀害本帮掌门人的嫌疑,就要将你们一个个都杀死!”
  冷秋魂苍白的脸,变得更全无血色,一双纤细的手,不住神经质地抚摸着腰畔的刀柄,道:“你们付了他多少酬劳?”
  沈珊姑道:“一万两,每杀一个人,再加一千两,杀你冷秋魂却是五千两。”
  冷秋魂神经质地大笑起来,道:“很好,我如今才知道我的命原来比别人值钱些……但五千两也不算多,我可以付他一万……两万。”
  沈珊姑道:“一点红信用素来很好,只要先接受了咱们的条件,你就算再给他十倍的酬劳,他也是不会答应的。”
  冷秋魂笑声突然停顿,手掌紧握着刀柄,目光移向窗外,像是生怕那神秘可怖的一点红随时会闯进来。
  沈珊姑痴笑着望向张啸林,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你原该叫‘天强星’才是,我那二师兄虽然叫‘天强星’,但哪里有你那么强壮?”
  张啸林赶紧伸手在她“睡穴”上轻轻一点,喃喃道:“女孩子不可多说话,若是变成长舌妇,可就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的女人,我素来不愿瞧见,这世上若是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是非就会少得多了。”

×      ×      ×

  沈珊姑终于沉沉睡着。
  冷秋魂眼睛犹在瞪着窗户,喃喃道:“中原一点红……他的剑究竟快到什么程度?他难道真的有传说中那么恶毒?他难道真的……”
  张啸林一笑,接口道:“冷兄不必多想,反正立刻就要见着他了。”
  冷秋魂霍然站起,失声道:“他立刻要来?”
  张啸林道:“想来自是要来的。”
  冷秋魂握着刀的手,指节已发白,突然一拍桌子,大声道:“好,来吧!就算‘盗帅’楚留香来了,我也未必见得怕他,我还会怕中原一点红?”
  张啸林微笑道:“楚留香难道比一点红还可怕?”
  冷秋魂道:“普天之下,还有比楚留香更可怕的人么?”
  张啸林喃喃道:“据我所知,楚留香一点也不可怕,他其实是个很和善的人,世上比他再和善的人,只怕很少有了。”
  冷秋魂哈哈大笑道:“可笑……我当真从未听过比这更好笑的话了,就算楚留香自己听到,只怕都会笑掉大牙。”
  张啸林叹了口气,苦笑道:“人,真是奇怪得很,有时竟宁愿去听信别人的谣言,而不相信真话。”
  突然间,大厅屋瓦“格”的一响。
  冷秋魂笑声一下子就顿住,全身上下,立刻再没有丝毫笑意,就像是被紧弦弹出的弹丸,“嗖”地跃到窗旁,大声道:“朋友们既然来到快意堂,就请下来吧!”
  张啸林拉开门,缓缓走出去,笑道:“各位若想打架,只管找他,若是来赌两手的,在下倒可奉陪。”
  星光下,只见屋脊上人影幢幢,聚到一起,似是商议了一阵,然后五个人相继跃下,却还有一人负手站在对面屋檐上,神情似乎十分悠闲,一双眸子却如狼一般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张啸林瞧得清楚,这人正是一点红。
  当先跃下的一人,急服紧装,满脸虬髯,但身形却瘦得和那一撮铁髯大不相称,五个人里,他轻功显然高出别人许多,一落下地,目光便灼灼地打量着张啸林,微一抱拳,冷冷道:“阁下莫非就是此间主人?”但见他左掌在前,中指与无名指上,赫然正套着三个奇特的乌金钢环。
  张啸林笑道:“阁下莫非便是‘天强星’宋二瓢把子?”
  虬髯汉子道:“正是。”
  张啸林让开了门,笑道:“此间的主人正在里面相候,请。”

×      ×      ×

  冷秋魂已又坐到那张宽大的椅子上,雪亮的长刀已拔出,抵着沈珊姑的脖子,冷冷地瞧着宋刚,悠悠道:“宋二先生来得真巧,在下这里正抓住了个女贼,宋二先生如有兴趣,不妨和在下来一起审问她。”
  宋刚当门而立,一张轮廓阴沉的脸,已涨成紫色,也不知究竟是该冲进去,还是不该冲进去。
  冷秋魂哈哈笑道:“宋二先生莫非衣服穿得太紧,怎地脸都憋红了,看来下次真该换个裁缝了,在下倒可为宋二先生介绍一个。”
  天星帮弟子俱已勃然变色,怒喝着冲了进来,宋刚突然反手一掌,将最先冲入的一人打得又跌出门外,自己竟抱拳强笑道:“这……这想必是个误会……”
  冷秋魂扬了扬眉,道:“误会?”
  宋刚道:“此刻在冷公子刀下之人,乃是宋某的师妹。”
  冷秋魂道:“呀……在下这倒失礼了,令师妹若肯早些说出来历,在下又怎敢无礼。”他话虽说得客气,但一柄刀却还是架在沈珊姑脖子上,全无撤回之意。
  宋刚已掩不住流露出关怀焦急之色,强笑道:“兄台若肯将敝师妹赐还,敝帮感激不尽。”
  冷秋魂大笑道:“男女之间,若是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果然是再也掩饰不住了的。”
  宋刚终于忍不住变色道:“你说什么?”
  冷秋魂悠然道:“在下是说,阁下为了多情的师妹,竟将师兄忘了。”
  宋刚一张脸立刻更红、更紫,吃吃道:“敝师妹……敝师兄……”
  冷秋魂突然长身而起,厉声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不妨老实告诉你,左又铮是生是死,何去何从,我朱砂门全不知情,至于你这师妹么……你要想将她带走,只怕也没有这么容易。”
  宋刚捏紧了拳头,嗄声道:“你……你要怎样?”
  冷秋魂道:“你若想要这女子活着走出去,就得立誓担保天星帮永不再踏入济南一步,至于屋檐上那位朋友,自然先得请他一起回去。”
  话犹未了,突听风声骤响,一条人影自左面窗户飞入,右面窗户飞出,冷秋魂掌中刀竟被这人弹得“叮”的一响,险些脱手飞去。
  再看中原一点红,已到了右面屋檐上。
  他用不着说话,已给了冷秋魂最明白、最简单的答复:“我要来就来,要去就去,谁也管不着我。”
  冷秋魂脸上变了颜色,立刻笑道:“只要兄台不再管天星帮的闲事,随时要来济南城,我朱砂门下弟子,必定倒履相迎,恭送如仪。”
  这时宋刚却已再也忍不住喝道:“一点红,你杀了我门下弟子,我非但毫无怨言,反而将他们责骂了一顿,我姓宋的就算对我老子,也没有对你这么客气!但你方才明明可以救出三妹,却不肯出手,你……你……你……”
  一点红冷冷道:“我素来只知道杀人,不知道救人的!”
  他目光比刀还冷,宋刚瞧了一眼,下面的话像是已被塞了回去,扼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过了半晌,方自吃吃道:“既是如此,为何不杀了他?”
  一点红道:“我杀人从不暗算,你叫他出来,我就为你杀了他。”
  冷秋魂大笑道:“只是在下出去之前,令师妹的头自然已先分了家了。”
  宋刚狠狠一跺脚,嘶声道:“好,依你,从此天星帮绝不再踏入济南一步。”
  像宋刚这种人在江湖中地位虽不高,但帮会中人,若想在江湖上混,那是话出算数,永无更改的!
  冷秋魂展颜一笑,道:“既是如此……”
  突听一人笑嘻嘻接道:“冷兄莫要忘了,这位姑娘,再下也有一份的。”
  宋刚霍然转身,便瞧见笑嘻嘻走来的张啸林,他一双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怒喝道:“你是什么东西?又要多事。”
  张啸林笑嘻嘻道:“我不是东西,是人。”
  宋刚狂吼一拳击出,指上星环,寒光闪闪,取人性命,易如反掌,但他一拳击出后,面前却已没了人影。
  再瞧张啸林已笑嘻嘻地站在屋檐上,笑道:“在下早已说过,打架是绝不奉陪的。”
  宋刚又惊又怒,向一点红连打了好几个手势,一点红却似全没有瞧见,宋刚终于忍不住道:“红兄,你……你杀人的时候,难道还未到么?”
  一点红瞧了张啸林一眼,缓缓道:“世上之人,我皆可杀,但是他……你另请高明吧!”自屋檐上抛下一包银子,竟头也不回地去了。
  宋刚张口结舌,怔在那里,他简直做梦也想不到杀人如草的“中原一点红”,竟也有不杀的人。
  张啸林负手而立,衣袂飘风,悠悠笑道:“其实,我的条件,要比冷公子的还要简单得多。”
  宋刚终于又跺了跺脚,道:“你要怎样?说吧!”
  张啸林道:“只要你将令师兄临去时交给你的那封信让我瞧瞧,我不但立刻恭送令师妹出门,还为她雇好轿子,放串鞭炮洗洗霉气。”
  宋刚不禁怔了怔,道:“你的条件,只是想瞧瞧那封信?”
  张啸林道:“瞧过之后,立刻奉还。”
  宋刚默然半晌,缓缓道:“那封信,我虽毁了,但信中内容,我却已瞧过,却不知那封信与你又有何关系,你为何定要瞧它?”
  张啸林喜道:“你也不必问我是为了什么,只问你想不想你那娇滴滴的师妹重回你的怀抱。”
  宋刚考虑了半晌,又瞧了瞧灯光下那苍白而美丽的脸,胸中只觉一阵热血上涌,再也不顾一切,大声道:“好,我说,其实那封信也并非什么秘密,只是……”突然狂吼一声,向前冲出数步,扑地倒了下去。
  天星帮弟子惊呼大乱,只见他身上看似没什么伤痕,但过了片刻,便有一丝鲜血自脊椎第七骨节下渗了出来。
  冷秋魂变色道:“这已是第二个为那封书信死的人了,张兄,你……”抬头一瞧,屋檐上的张啸林已不知何处去了。

×      ×      ×

  宋刚狂吼倒地,墙角后阴影中便有人影一闪而没,别人虽未瞧见,但又怎能逃得过张啸林的一双利眼。
  他立刻凌空掠出数丈,追了过去,准知那人影竟已在数十余丈外,他轻功之高,天下皆知,谁知这人轻功竟也不弱。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在济南城干燥的晚风中凌空飞掠,就像是一根线上系着的两个风筝。
  那人影竟始终能与张啸林保持段距离。
  片刻间,两人便已飞掠出城,远处烟水迷蒙,已到了大明湖畔,这月下的名湖,看来实另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风致。
  这时张啸林已将追上了那人影——普天之下,无论是谁,轻功终是要比他稍逊一筹的。
  张啸林笑道:“朋友你还是留步吧,我保证绝不伤你毫发,但你是若是想跃下水,就未免要自讨苦吃了。”
  那人夜枭般一笑,道:“楚留香,我终于认出你是谁了。”
  话声中,突然有一股奇异的紫色烟雾爆发而起,吞没了他的身影,也吞没了张啸林的。
  那烟雾立即沉重得像是有形之物,张啸林非但眼睛被迷,身形在烟雾中竟也为之施展不开。
  等他闭住呼吸,冲出烟雾,到湖畔时,那人影已不见了,只有湖水上一朵涟漪,正在袅袅消散。

×      ×      ×

  张啸林发怔地瞧着那逐渐消散的涟漪,喃喃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东瀛武士神秘的‘忍术’,我怎么从未听说中原武林中已有人学会这种迹近邪术的武功?”
  据故老相传,那“忍术”乃是一种能使自己的身形在敌人面前突然消失的方法。要学会这种神秘的武功,便得断绝情欲,将自己完全奉献为“忍术”之祭礼,其过程之坚苦卓绝,直非人所能忍受,是以就算在东瀛武林中,能通忍术的“忍者”,通常也都是被视为鬼魅的神秘人物。
  张啸林轻功虽已入化境,虽然几乎已知道世上所有逃避人耳目的法子,但对这种神秘的“忍术”所知却不多。
  他怔了半晌,不禁苦笑道:“这人既擅‘忍术’,又有那样的轻功,我楚留香今日,才总算遇着了对手,只可惜到此刻竟仍猜不出他究竟是谁?”
  突听一人冷冷道:“楚留香,拔出你腰畔的剑来。”
  语声嘶哑而奇特,一条黑衣人影,自湖畔淡淡的水雾中走了过来,赫然正是那“中原一点红”。
  张啸林动容道:“你怎么也来了?”
  一点红道:“我一路追踪,直到此刻才又找着你,你总不能令我失望。”
  张啸林摸了摸鼻子,道:“你始终在跟着我?为什么?”
  一点红冷冷道:“只为了要将我的剑,刺入你的咽喉。”
  张啸林怔了怔,道:“你要杀我?”
  一点红道:“或是被你杀死。”
  张啸林笑道:“你知道我是从来不愿杀人的,莫说是你了。”
  一点红道:“你不愿杀我,我就杀你。”
  张啸林道:“你方才岂非说过,不……”
  一点红道冷冷截口道:“我只是不愿为别人杀你,我杀你,只是为我自己。”
  张啸林苦笑道:“为什么?”
  一点红道:“能与楚留香一决生死,乃是我生平一大快事。”
  张啸林摇了摇头,背负起双手,笑道:“只可惜我却是全无兴趣找你动手,实在抱歉得很。”
  一点红叱道:“你不动手也得动手。”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八章 清风明月
上一篇:
第六章 剑下一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