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红颜祸水
2019-07-07 12:24:26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楚留香不禁骇然,四下搜索一遍,也瞧不见任何奇异的痕迹,显然那人非但武功高极,手脚的干净,也是天下少有。
  楚留香瞧着天鹰子的尸身,黯然叹道:“我虽未杀你,但你却因我而死,只因那人若非知道我要来寻你,也就未必会杀你,只可惜你生前虽然掌握着那秘密的关键,你自己却不知道。”
  到现在为止,左又铮、西门千、灵鹫子、札木合四个人唯一的共同之点,就是他们四人想必都是接到一封信后才出门的,而那四封信,显见又必是出于同一人之手,这就是楚留香此刻所知道的唯一线索。
  要想揭破这秘密,他必须先得知道:
  写信的人究竟是谁?
  那信上写的究竟是什么?

×      ×      ×

  正午,太阳将青石板的街道照得闪闪发光。
  楚留香走在路上,脸上虽在笑,心里却已几乎绝望。
  现在,左又铮、西门千、灵鹫子等三人接到的书信都已失踪,和他们关系最密切,唯一可能知道他们行踪秘密的宋刚、杨松、天鹰子已被人杀了灭口,剩下的唯有札木合处或许还有线索可寻。
  但札木合出门时,是否将那书信留下来呢?
  就算他留下了书信,却又是交给谁呢?
  就算楚留香已知道那人是谁,却又是否能在黄沙万里、无边无际的大戈壁中,寻得他的踪迹?
  楚留香叹了口气,索性走到临街的酒楼上,饱餐了一顿,人的肠胃被美食填满后,心情也会开朗得多的。
  两碟精致的小菜,三杯暖酒下肚,这世界果然变得美丽多了,就连街头的一株枯树,都像是有了生机。
  楚留香凭窗下望,正带着有趣的眼光,瞧着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突然瞧见几条牵着马的大汉,拥着一紫衫少妇,从长街旁走了过来。
  这几条大汉自然不能令楚留香感到兴趣,而这少妇却使他眼睛亮了起来——她正是沈珊姑。
  只见她沉着一张瓜子脸,皱着眉头,满脸都是想找人麻烦的模样,那几条大汉却是没精打采,垂头丧气。
  在皖南这一带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天星帮”,如今竟要被人赶出济南城,这实在是件丢人的事。
  几个人走到街头那枯树下,似是商量了一阵,大汉骑上马往东出城,沈珊姑却一个人向西而行。
  楚留香心念一转,抛下锭银子作酒钱,匆匆追了出去,转过街口,便瞧见那裹在浅紫衣衫里的诱人身子。
  她胴体虽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着种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的韵致。
  楚留香远远跟在后面,满意地欣赏着,动人少女的走路姿态,总是令他觉得赏心悦目,愉快得很。
  沈珊姑却完全没有留意到他——她纵然瞧见了他,也不会认得,只因楚留香已不再是“张啸林”了。
  她不住向两旁店铺里的人询问,似乎在打听什么人。
  她走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脏,竟已走到这城里最低下的一角,楚留香不觉奇怪,猜不出她究竟要找谁。
  像沈珊姑这样的人,走在这种地方,自然更引人注意,有些登徒无赖,简直已在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起来。
  但她却旁若无人,满不在乎,别人瞧她一眼,她也用那双大眼睛去瞪人,还不时向人打听问路。
  她所问的人似乎已在这里住了很久,有不少人都指点着告诉她,所指的方向,是个小小的山坡。
  这山坡上也盖着两排屋子,却都是以木板拼凑成的,东倒西歪,显然已是济南城的贫民窟。
  楚留香不觉更是奇怪:“这种地方,怎会有她要找的人?”
  沈珊姑到了山坡下,又在向个大肚子妇人打听。
  这次楚留香依稀听到她问的是:“孙学圃可是住在上面,就是那画画儿的孙秀才?”
  那妇人直摇头,表示不知道,她身旁一个半大孩子却道:“妈,她说孙秀才,就是孙老头呀!”
  那妇人笑道:“哦!你要找孙老头,他就住在上面第七间屋子里,门口挂着八卦门帘的就是,好找得很。”

×      ×      ×

  这孙秀才又是何许人物?沈珊姑为何定要找他?这济南城的贫民窟,莫非也是什么卧虎藏龙之地?
  楚留香先绕到第七间屋子旁,从旁边一个小窗子的窟窿里瞧进去,只见光线黯淡的屋子里,一张破破烂烂的桌子旁,坐着个弯腰驼背、满头白发的老头子,神情瞧来有种说不出的落寞萧索之感,似是已对人生完全失去兴趣,他此刻坐在这里,只不过在静等着死亡来临而已。
  这么个风中残烛般的老头子,难道也会有什么地方能引起沈珊姑的兴趣?楚留香实在想不出。
  他正在心中奇怪,沈珊姑已掀开门帘走了进去,目光四下打量了一眼,又皱起了眉头,道:“你就是孙学圃孙秀才?”
  那白发老头子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木然道:“是,我就是孙学圃,问卦两分银子,批命一钱。”
  沈珊姑眉头皱得更紧,道:“我找的是画师孙秀才,不是算命的。”
  孙学圃淡淡道:“我就是画师孙秀才,只不过二十年前就改行了,姑娘若要画像,只怕已来迟了二十年。”
  沈珊姑眉结这才松开,道:“你改行不改行都没关系,只要你真是二十年前专替人画像的孙学圃,我找的就是你。”
  她一面说,一面已自长长的衣袖中取出了一卷画,摊开在孙学圃面前的桌子上,眼睛盯着孙学圃,沉声道:“我问你,这幅画是不是你画的?画上的人是谁?”
  楚留香也想瞧瞧这幅画,怎奈屋子里的光线太暗,沈珊姑的影子又盖在画上,他怎么也瞧不清楚。
  他只能瞧见孙学圃的脸,仍是一片空虚,既没有任何表情,也不带丝毫情感,就像是一个最拙劣的画师所画的白描人像,他整个人都像是已只剩下一副躯壳,早已没有灵魂。
  他的眼睛根本没有向那幅画瞧一眼,只是空洞地凝注着前方,以他那空洞而单调的语音,一字字道:“我不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也不知道画上的人是谁?”
  沈珊姑一把揪住他衣襟,怒道:“你怎会不知道?这画上明明有你的题名。”
  孙学圃冷冷道:“放开你的手,你难道也和我一样?竟看不出我是个瞎子?”
  沈珊姑像是突然被人在脸上掴了一掌,手立刻松开了,失声道:“你……你什么都瞧不见了?”
  孙学圃道:“我眼睛若还有一线光明,又怎会放下我的画笔,绘画就是我的生命,我早已失去生命,现在坐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具活的死尸而已。”
  沈珊姑呆呆的木立了半晌,缓缓卷起了那幅画,但卷到一半,突又放开,目中又闪起一线希望,大声道:“你虽已瞧不见画上的人,但你也应记得她的,她是一个美人,你可记得你曾经画过美人?”
  孙学圃道:“现在,我虽然是个又穷又老的瞎子,但二十年前……二十年前我孙学圃却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
  他空虚黯淡的脸上,突然奇迹般闪起了一阵光辉,这骄傲的光辉,似乎使得他整个人都复活了。
  他激动地接着道:“二十年前,人们将我比之为曹不兴,比之为吴道子,普天之下,哪一位名门闺秀不想求我为她画像,我画过的美人也不知多少。”
  沈珊姑嘶声道:“但这一个却不同……你一定得相信我,无论你画过的美人有多少,你必定不会忘记她的,无论谁只要瞧过她的脸,都再也不会忘记。”
  孙学圃呆了呆,突然道:“你说的这幅画,可是宽两尺,长三尺,画上的人可是穿着件青色的衣服,镶着蓝边,脚下伏着只黑色狸猫……”
  也不知为了什么,他语声竟突然颤抖了起来。
  沈珊姑却大喜道:“不错,就是这幅画,我知道你必定记得的,你当然也必定会记得画上的美人是谁。”
  现在,孙学圃整个人竟都颤抖了起来,一张空虚的脸,此刻看来竟是惊怖欲绝,嘶声道:“你问的竟是她……你问的竟是她……我……我不记得她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她……我根本没有见过她。”
  他颤抖的双手扶着桌子,桌子“格格”地响,他竟然踉跄地站了起来,踉跄着要夺路奔出门外。
  沈珊姑一把拉回他,将他又按回椅子上,厉声道:“你是见过她的,是么?你也记得她,是么?”
  孙学圃颤声道:“姑娘,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只是个又穷又瞎的无用老头子,在这里安静地等死,你何苦还要来逼我?”
  沈珊姑“呛”地拔出柄匕首,抵着他的咽喉,厉声道:“你不说,我就宰了你!”
  孙学圃不停地颤抖着,终于大声道:“好,我说,她……她不是个人,是个魔女。”

×      ×      ×

  瞧到这里,楚留香心中也不禁充满了好奇。
  画上的女子究竟是谁?和沈珊姑又有何关系?她此来本是为了打听她大师兄左又铮的消息,却又为何不辞劳苦地来找这老画师,追问画上这女子的来历?莫非这女子和左又铮的失踪也有着某种秘密的关系?
  而这老画师在为这女子画像二十年之后,竟不敢说出她的来历,他为何要如此怕她?难道她真是个魔女?
  只听沈珊姑冷笑道:“魔女?如此美丽的女子,怎会是魔女?”
  孙学圃道:“不错,她的确是美丽的,我一生中见过的美女虽多,但却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及得上她。别人的美丽最多使你眼花,但她的美丽却可使你发疯,使你宁可牺牲一切,甚至不惜牺牲生命,只为求得她对你一笑。”
  他虽在描述她的美丽,语声中却充满了恐惧,似乎真的曾经瞧见有许多男子为了博她一笑而死。
  楚留香暗叹道:“若是太美丽了,有时的确也会变得可怕的,但我却为何总是遇不着一个美丽得能令我害怕的女子?”
  孙学圃已接道:“我见着她时,也不禁被她的美丽惊倒,当时我并不像现在这般老丑,而且还可说是个翩翩美男子,也曾经有不少女子为我相思,我都不屑一顾,但是她……在她面前,我竟似突然变成了她的奴隶,恨不得将我所有的一切全都拿出来,全都奉献到她的脚下。”
  沈珊姑扬了扬眉,道:“世上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么?”
  孙学圃叹道:“没有见过她的人,委实难以相信,这幅画,我自信还画得不错,但却又怎能画出她那醉人的神采、谈吐……我简直画不出她美丽的万一。”
  沈珊姑道:“她找你,就是为了要画像?”
  孙学圃道:“不错,她见了我后,就要我为她画四幅像,我费了三个月的功夫,用尽我一切智慧、心血,终于完成。”
  他嘴角竟突然泛起一丝微笑,缓缓接道:“这三个月里,我天天面对着她……这三个月真是我毕生最幸福的时刻,但三个月后,她……她……”
  说到这里,他嘴角的微笑又不见,面上又泛起那种惊怖之色,身子又不住颤抖了起来。
  沈珊姑忍不住道:“三个月后怎样?”
  孙学圃道:“三……三个月后,我将四幅画完成的那天晚上,她备下一桌精致的酒席,亲自来为我倒酒,陪我共饮,我神魂颠倒,不觉醉了,等我醒来,才知道她……她……”
  他喉结上下牵动,声音一个字一个字从他咽喉里吐了出来:“她竟将我一双眼睛生生挖了去。”
  听到这里,屋里的沈珊姑、窗外的楚留香都不禁骇了一跳,过了许久,沈珊姑才长长吐出口气,道:“她为什么要这样?”
  孙学圃惨笑道:“只因我为她画过像后,她再也不愿我为别的女人画像了。”
  沈珊姑平日虽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子,但听到这女子的残忍与狠毒,掌心也不觉沁出了冷汗,喃喃道:“魔女……这果然是个魔女。”
  孙学圃道:“我早已说过,她是个魔女,无论谁占有她,都只有不幸,姑娘你……你为何要问她?这幅画又怎会落到你手里?”
  沈珊姑道:“这幅画乃是我大师兄左又铮的。”
  楚留香眼睛一亮,暗道:“我猜得果然不错,这女子果然和左又铮有关系。”
  孙学圃道:“既是如此,她的来历,你为何不去问你的师兄?”
  沈珊姑道:“我大师兄已失踪了。”
  孙学圃动容道:“失踪……失踪以前呢?”
  沈珊姑幽幽道:“以前我自然也问过,但他却是不肯说。”
  孙学圃道:“他既然不肯说,你为何定要问?”
  沈珊姑恨声道:“我大师兄终身不娶,就是为了这女子,我大师兄一生的幸福,可说都是葬送在这女子的手里,为她朝思暮想,神魂颠倒,数十年从未改变,但她却显然对我大师兄漠不关心,她给我大师兄的,唯有痛苦而已。”
  孙学圃道:“你要找她,就是为了要替你师兄报复?”
  沈珊姑咬牙道:“不错,我恨她……恨她。”
  孙学圃道:“你恨她,可是为了你很喜欢你的大师兄?若不是她,也许你早已成了你大师兄的妻子,是么?”
  这没有眼睛的人,竟也能看穿别人的心事。
  沈珊姑像是被针刺了,扑地坐倒,又站起,轻声道:“我找她,还有一个别的原因。”
  孙学圃道:“什么原因?”
  沈珊姑道:“我大师兄这次出门的前一天晚上,曾经接着一封书信,然后就坐在这画像前,痴痴地坐了一夜。”
  孙学圃道:“然后他出门后就没有回去?”
  沈珊姑道:“不错,所以,我想我大师兄的失踪,必定和她有关系,那封信说不定就是她搞的鬼,若能找到她,说不定就能找到大师兄。”
  孙学圃默然许久,缓缓道:“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秋灵素。”
  “秋灵素”这三个字说出,屋里的沈珊姑还未怎样,窗外的楚留香这一惊却当真非同小可。
  他忽然记得在天鹰子包袱里所瞧见的那短笺:“还君之明珠,谢君之尺素。”
  那短笺下的名字,岂非正是“灵素”。
  这封绝情的短笺,莫非并不是写给天鹰子的,而是写给灵鹫子的,灵鹫子“失踪”后,天鹰子就和沈珊姑起了同样的怀疑,所以检视他师兄的遗物,将这封短笺带在身边,为的也是要找这女子。
  想到这里,楚留香再不犹疑,飞身掠入了窗户。

×      ×      ×

  沈珊姑只觉眼睛一花,面前已多了个人。
  她霍地后退,贴住墙壁,厉声道:“你是谁?”
  楚留香瞧着她微微一笑,道:“姑娘千万莫要吃惊,在下此来,也正和姑娘的目的一样,也是来寻访这位秋夫人秋灵素的。”
  他的微笑,的确有一种使人安定的力量,尤其是使女子安定的力量,沈珊姑果然和缓下来,道:“你为何要找她?”
  她瞧了楚留香两眼后,连身上的最后一分警戒之意都松懈了,但一双眼睛却仍是瞪得大大的。
  楚留香却也知道她瞪着眼睛,只不过是要在他面前显示她眼睛的美丽而已,并没有什么凶狠的意思。
  所以他嘴里也支吾着道:“只因在下和秋灵素也……”
  说到这里,他已瞧清了桌上的画。
  他语声骤顿,整个人也全都呆住。
  这画上的女子,眉目宛然,栩栩如生,果然是人间的绝色,这画上的女子竟和他在西门千屋里所瞧见的那幅是同一个人。
  西门千屋里四壁萧然,只有这幅画,可见他对这女子必定念念不忘,他至今也是独身,想必是为了她。
  而灵鹫子竟为她出了家。
  到目前为止,楚留香已知道至少有三个男子为她神魂颠倒,那就是西门千、左又铮和灵鹫子。
  她若是写封信要这三个人去为她死,这三人想必也是毫不迟疑的去了。
  而此刻,这三个人果然都已死了。
  沈珊姑眼睛盯着楚留香,道:“你认得她?”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不认得她,幸好不认得她。”
  孙学圃道:“不管你们是谁,你们都是来打听她的下落的,现在,我已告诉了你们,你们也可以走了。”
  沈珊姑道:“她现在在哪里?”
  孙学圃黯然道:“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或许我应该说,自从那天晚上后,我就没有再听过她的声音。”
  沈珊姑跺脚道:“你只是告诉我她的名字,那又有什么用?”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十章 卿在何方
上一篇:
第八章 清风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