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卿在何方
2019-07-07 12:25:50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孙学圃道:“我所知道的,也不过只有这么多。”
  楚留香目光闪动,忽然道:“你说你曾经为她画过四幅像?”
  孙学圃道:“不错,四幅。”
  楚留香道:“你可知道她画像为何要画四幅?”
  孙学圃道:“那时我也奇怪,普通人画像,都只画一幅,她为何要画四幅?等我为她画到第三幅像时,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楚留香急急道:“她可曾告诉你?”
  孙学圃叹道:“她告诉了我……她说,她要将这四幅画像送给四个男子,这四个男子都曾经和她有过一段……一段情感,而此刻,她却要和他们断绝来往了。”
  楚留香苦笑道:“她找你这样的名手来画像,为的就是要将她的美丽尽量保留在纸上,再送给那四个男子,这样,她虽然离开了他们,他们却再也忘不了她,她要他们每一次瞧见这幅美丽的画像时,都要为她痛苦。”
  沈珊姑咬牙道:“好毒辣的女子,她的目的果然达到了,我师兄每次瞧见她的画像时,都像是被刀割般痛苦。”
  楚留香道:“现在的问题是,她为何要和他们断绝往来?”
  沈珊姑道:“当一个女子不惜和四个爱她的男子断绝来往时,她通常只有一个原因。”
  楚留香道:“什么原因?”
  沈珊姑道:“那就是她要嫁给另一个男人了,比他们四个好得多的男人。”
  楚留香微笑道:“不错,女人的心事,的确只有女子才能了解。”
  沈珊姑道:“她所嫁的男人,不是有很大的权势,就是有很高的武功,不是有很高的武功,就是有很惊人的财富。”
  她瞧着楚留香忽然一笑,接道:“自然也可能是因为那男子和你一样能令女子动心。”
  楚留香笑道:“姑娘现在动心了么?”
  沈珊姑脸红了红,但眼睛却还是直盯着他,媚笑道:“幸好世上像你这样的男人并不多,而钱财她也未必瞧在眼里,所以她嫁的男子,必定是个声名显赫的武林高手!咱们只要能找出这男人是谁,也就可以找到她了。”
  她居然将“咱们”两个字说得当当响,却连楚留香是谁都不知道。
  楚留香笑道:“这范围虽然小了些,但江湖中的名人高手毕竟还是不少,依我看,姑娘不如将这幅画交给我,回家等着,我若有了消息,定去报知姑娘。”
  沈珊姑眼睛带着媚笑,身子靠了过去,盯着他说道:“我为何要交给你?我为何要相信你?”
  楚留香眼珠子一转,在她耳畔悄悄说了两句话。
  沈珊姑面色突然大变,倒退两步,颤声道:“是你……是你……你这恶鬼!”转过身子,发狂似地奔了出去。
  楚留香轻轻叹了口气,卷起了那幅画,然后,就站在桌子前面,瞬也不瞬地凝注着孙学圃。
  他那锐利的目光,似乎连没有眼睛的孙学圃都能感觉得出,他不安地在椅上动了动,终于忍不住道:“你为何还不走?”
  楚留香道:“我是在等。”
  孙学圃道:“等什么?”
  楚留香微笑道:“等你说出还在为她隐瞒着的事。”
  孙学圃呆了半晌,长叹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么?”
  楚留香道:“我知道你虽然恨她,却还是不愿意别人伤害她,但你若还不肯将所有的事说出来,她只怕真的就要被人害了。”
  孙学圃果然动容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收到你四幅画的那四个人,现在都已死了。”
  孙学圃失声道:“死了?怎会死的?”
  楚留香道:“我现在虽还不知道他们死因的真相,但却知道他们都是收到秋灵素派人送去的一封书信后,而出门被害的。”
  孙学圃道:“你……你是说秋灵素将他们害死的?”
  楚留香道:“秋灵素既然要他们为她相思一辈子,就绝不会再害死他们,她写信给他们,说不定是因为她有了什么困难,要他们赶去相助。”
  孙学圃叹道:“不错,一个女人若是有了困难时,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对她最好的人,也只有这些人才会为她效忠效死。”
  楚留香道:“而现在这四个人都已死了,害死他们的人,又接连害死了另外几个人,为的只是不愿我知道他们和她的关系,不愿我也插足在这秘密里,由此可见,她的困难必定还未解决,说不定此刻正在危险中。”
  孙学圃动容道:“此事既然如此凶险,你为何定要插足?难道你想救她?”
  楚留香叹道:“我若不知道她在哪里,又怎能救她?”
  孙学圃默然半晌,缓缓道:“你们方才忘记问我一件事了。”
  楚留香道:“什么事?”
  孙学圃道:“你们忘记问我,我是在什么地方为她画像的。”
  楚留香失声道:“不错,这一点想必也有关系。”
  孙学圃道:“出城五里,有个乌衣庵,我就是在那里为她画像的,庵中的住持素心大师,乃是她的至交好友,想必知道她的下落。”
  楚留香道:“还有呢?”
  孙学圃不再说话。
  楚留香收起画像,转身而出,突又回首道:“目虽已盲,心却未盲,以心为眼,难道就不能作画么……孙兄,你仔细想想,多多珍重。”
  孙学圃呆了呆,眉目皆动,大声道:“多承指教,请问尊姓?”
  这时,楚留香已去得远了。
  窗外阴影中却有一人冷冷道:“他姓楚,叫留香。”

×      ×      ×

  楚留香奔下山,只见一辆乌篷大车停在山坡前,这种乌篷车正是济南城最常见的代步。白日间究竟不能施展轻功,楚留香过去问道:“这辆车可是在等人么?”
  那车夫圆圆的脸,满脸和气,笑道:“就等着你走来咧!”
  楚留香道:“你可知道城外有个乌衣庵?”
  那车夫笑道:“你老找着俺,可找对人了,俺前天还送俺老婆上香去着,你老就上车吧,保险错不了的。”
  车马启行,楚留香在车上前思后想,将这件事又反复想了一遍,这件事虽已略有头绪,但关键还是要看是否能找着秋灵素,他此刻只不过知道西门千、左又铮、灵鹫子、札木合这四人都是为秋灵素出门的。
  但秋灵素究竟是为什么找他们?是否真的要求他们相助?像她那样的女人,又会有什么困难要人相助?
  马车走得并不慢,但那乌衣庵却真不近,幸好楚留香在不停地动着脑筋,倒也不觉得十分焦急难耐。
  最后那车夫终于停下车道:“乌衣庵就在前面树林里,你老下车吧!”
  前面一片桃林,小溪旁有个小小的庙宇,此刻已近黄昏。庵堂里隐约有梵唱传出,想是寺尼正在做晚课。
  桃林小寺,风景幽绝,这位素心大师,果然是位雅尼,否则又怎会和秋灵素那样的美人结为知友。
  庵堂的门,是开着的,楚留香走了进去,庵内尚未燃灯,梵唱之声不绝,一位乌衣白袜的女尼,却幽然站在梧桐树下的阴影里,似乎正在悲悼着红尘中的愁苦,到了这种地方,楚留香的脚步也不觉放轻了。
  他蹑足走过去,试探着问道:“不知素心大师可在庵里?”
  那乌衣女尼瞧了他一眼,合十道:“贫尼正是素心,不知施主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楚留香道:“大师久避红尘,不知可记得昔年有位方外挚友秋灵素么?”
  素心大师道:“记得即是不记得,不记得即是记得,施主何必问?贫尼何必说?”
  楚留香微笑道:“说了即是不说,不说即是说了,大师若是执意不说,岂非着相了?”
  他能与无花谈禅,这机锋自然是会打的。
  素心大师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道:“施主倒也懂得禅机。”
  楚留香道:“略知一二。”
  素心大师叹道:“施主既是解人,贫尼又何苦不解,施主既然来到此地,想必已听孙学圃说起,秋灵素请人作画,乃是为了赠别。”
  楚留香道:“以后呢?”
  素心大师道:“灵素早有慧根,割断情丝后,更一心别绝红尘,二十年前,便已在贫尼剃度下出家了。”
  楚留香失声道:“出家了?……现在……”
  素心大师微笑道:“以她那样的慧根灵悟,自然不会久在红尘受苦。”
  楚留香骇然道:“她……她难道已死了么?”
  素心大师合十道:“潇洒来去,无牵无挂……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这结果倒当真是大出楚留香意料之外,他委实再也想不到这秋灵素竟非嫁人,而是出家,更未想到她竟已死了。
  他整个人都怔在那里,竟似已动弹不得。
  素心大师含笑道:“施主自来处来,何不自去处去?”
  楚留香茫然转身,走出了门,喃喃道:“秋灵素既已死了,那些书信又是谁写的呢?难道是别人假冒她的名?难道左又铮出门根本就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直到此刻为止,本来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左又铮等人所接到的书信,就是秋灵素写的。
  他现在所能证实的,只不过是左又铮、西门千、灵鹫子、札木合等四人,都曾为秋灵素着迷而已。
  楚留香喃喃苦笑道:“但这并非就是说他们都是为她而死的呀,现在,秋灵素既然早就死了,我一切又得从头做起。”
  这时他已走出桃林,又走了几步,突然顿住脚,失声道:“不对!这件事有些不对。”
  他将这件事每个细节又想了一遍,拍手道:“素心大师足未出户,又怎知我去找过孙学圃?又怎知道他告诉我‘灵素请人作画,乃是为了赠别’?”
  他转身又冲入那庵堂,梧桐树下,已无人影。
  梵唱仍不绝,楚留香冲进去,堂内诵经晚课的女尼,都被惊起,楚留香目光自她们脸上一一扫过,找不着方才那乌衣白袜的女尼,大声道:“素心大师在哪里?”
  一个老年女尼惶然道:“小庵中并没有人号做素心。”
  楚留香道:“素心大师明明是乌衣庵的主持。”
  那老尼道:“小庵乃是桃花庵,乌衣庵从此绕城西去,还有数里。”
  这里竟不是乌衣庵!
  楚留香又不禁怔住了,讷讷道:“方才站在树下的一位乌衣白袜的师父,不是贵庵中的人么?”
  那老尼瞧着他,就像瞧着疯子似的,缓缓道:“小庵中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晚课,方才梧桐树下哪里有人!”

×      ×      ×

  楚留香向西急奔,暗叹道:“我怎地如此糊涂,城里的大车,怎会在贫民窟外等着接客?贫民窟里哪会有坐得起车的人?他明明是在那里等着我,等着我上当的,他如此做法,自然是要我以为秋灵素已死,将我诱入歧途。”
  这时已是黄昏,这里是郊外,楚留香施展起轻功,没有多久,就又瞧见一座寺院建在山脚下。
  荒凉的寺院,闪着一盏鬼火般的孤灯,风吹得庭院中的落叶沙沙响,仿佛有幽灵在上面踽踽独行。
  晚风吹来,楚留香只觉背脊上凉飕飕的,又仿佛有鬼魅在他脖子后吹气,他身形不停,往灯火处直掠过去。
  孤灯旁坐着个乌衣尼,呆呆地出神,她身上僧衣千疮百孔,面色蜡黄,神情痴呆,竟似已被鬼迷。
  楚留香暗叹道:“难道这乌衣庵竟没落一至于此,那‘车夫’若是真的将我带来这里,只怕我反而难以相信。”
  他干咳一声,道:“这里可是乌衣庵么?”
  那女尼茫然瞧了一眼,道:“乌衣庵,自然是乌衣庵,谁敢说这里不是乌衣庵。”
  楚留香看不出她有作假,又问道:“不知素心大师可在?”
  那女尼想了想,突然格格笑了起来,道:“在,自然在,谁敢说她不在。”
  这诡秘的荒庵,奇秘的痴尼,诡异的笑声,竟使得楚留香也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道:“不知师傅能否带领在下前去参见素心大师?”
  那女尼霍然站了起来,道:“随我来。”
  她手托着那盏油灯,鬼火般的灯火,照着荒庵里褪色的神幔,金漆剥落的佛像,也瞧着落叶、荒草、积尘、蛛网。
  她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穿着荒凉的院落,这乌衣庵中竟瞧不见别人的影子,若有,便是鬼魅在暗中窥人。
  后院里没有燃灯,沉沉的暮色,萧瑟的梧桐下,有间小小的禅堂,风吹着残破的窗户,发出一阵阵令人悚栗的声响。
  那女尼忽然回头一笑,道:“你等着。”
  楚留香瞧着门上密集的蛛网,忍不住问道:“素心大师莫非在坐关?”
  那女尼痴笑道:“坐关,自然是在坐关,谁敢说她不是在坐关。”
  她痴笑着拨开门上的蛛网,走了进去。
  楚留香只好在门外等着,院子里更黑,树上似有枭鸟夜啼,宛如鬼哭,他站在树下,心里不觉有些发毛。
  过了半晌,只听那女尼在禅堂中道:“师傅,有人来瞧你了,你可愿见他么?”
  又过了半晌,那女尼又举着灯走了出来,笑道:“我师傅点头了,你进去吧。”
  楚留香松了口气,道:“多谢。”
  无论如何,他总算能见着素心大师了。
  他大步走了进去,闪烁的灯光,从门外照了进来。
  楚留香道:“素心大师……大师。”
  阴森黝暗的屋子里,没有人回应。
  楚留香再走进去两步,有风吹过,突然一条影子飘了过来,借着那鬼火般的灯光一瞧,这哪里是人。
  这竟是一副死人的骷髅!

×      ×      ×

  这副枯骨就悬在梁上,随着风不住飘荡,一阵阵腐尸的臭气,令人作呕,楚留香不觉吓得呆了。
  那女尼疯狂的笑声,已自门外传了进来,拍手笑道:“你见着她了……你见着她了,为什么不说话呀?”
  这梁上的枯骨,竟然就是楚留香一心要寻访的素心大师,她竟然早已悬梁自尽了,连血肉都已化为枯骨。
  这痴狂的女尼竟未埋葬她的尸体,竟和楚留香开了个疯狂而恶毒的玩笑,她竟是个满怀恶意的疯子。
  疯狂的笑声,不住传了进来,那痴狂的女尼不住拍手跳跃,连手里的油灯都已摔破在地上。
  灯火熄灭,鬼气更重。
  楚留香掌心不禁有些湿湿的,一步步往门后退!
  突然间,那梁上的枯骨竟向楚留香扑了下来。
  楚留香惊骇之下,又想闪避,又想伸手去接。
  就在这时,一柄剑闪电般自枯骨中穿出,直刺楚留香的胸膛,这一剑来得好快、好毒。
  楚留香竟几乎不能闪避,胸腹陡然向后一缩,“嗤”的一声,剑尖已划破了他前胸的衣服。
  也就在这时,几点目力难见的乌光,带着尖细的风声,直打他咽喉、胸腹间几处要穴,一条人影自梁上飞起,“蓬”地,撞开屋顶,带着一阵阵凄厉诡秘的笑声,飞一般地逃了出去。
  楚留香避开一剑,已料到对方后面必有杀手,身形早已乘着胸腹的收缩之势,向地上倒了下去。
  乌光便堪堪擦着他身子飞过。
  只见那穿屋而去的黑影,一身黑衣,身法快如鬼魅,赫然正是害死“天强星”宋刚,以忍术遁入大明湖的那个人。
  等到楚留香翻身掠起,亦自穿屋追出去时,这诡秘的人影早已不见了,星月连天,凉风嗖嗖。
  楚留香站在屋顶上,冷汗不觉早已湿透重衣。
  他怔了半晌,回身跃下来,那女尼仍然痴痴站在院子里,动也不动,连笑声都已顿住。
  楚留香掠到她面前,厉声道:“那是什么人?你可是与他串通好了的么?”
  夜色中,只见那女尼面上突又泛起了一丝诡秘的笑容,眯着眼瞧了楚留香几眼,格格笑道:“他……我……”
  笑声突然中断,身子突然一阵抽搐,仰天倒了下去,然后,便有几点鲜血自她咽喉、胸膛间沁出。
  原来方才未击中楚留香的暗器穿门而出,竟全打在她身上。
  楚留香俯下身子,只见鲜血的血迹,流出来后,立刻变成了一种奇特的惨碧颜色,她眼鼻五官里,也渗出了鲜血。
  楚留香悚然道:“好毒的暗器,你……你……你好好去吧!”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十一章 骰子之戏
上一篇:
第九章 红颜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