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骰子之戏
2019-07-07 12:27:03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他知道这样的暗器打在身上,是谁也无救的了,他方才反应只要稍迟一步,此刻倒在地上的就是他自己。
  那女尼胸膛里犹有一丝残余的呼吸,突然张开眼来瞧着楚留香,目光竟突然变得奇异的清澈而明亮。
  楚留香黯然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女尼嘴唇启动了几次,终于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道:“无……无……”
  楚留香叹道:“你已无话可说了么?”
  那女尼满是焦急之色,满头俱都流下了汗珠,但饶是她用尽所有力量,却已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她终于死了!
  她临死前回光返照,神智突然分外清明,竟给楚留香留下了一条重大的线索,只可惜楚留香却不知道。

×      ×      ×

  楚留香走出乌衣庵,夜色已很沉重,他心情却更沉重,他寄以最大希望的一条线索,竟又断了。
  他暗叹道:“难怪那凶手不怕我寻来乌衣庵,原来他早已知道素心大师死了,否则我在孙学圃窗外时,虽在全神防护着他向孙学圃下手,但后来他还是有许多机会将孙学圃杀死灭口的。
  “原来他竟想借孙学圃之口,说出‘乌衣庵’,然后再假冒‘素心大师’,将我诱入歧途,谁知我竟瞧出了他的破绽。
  “于是他一计不成,算准我必来乌衣庵,就先躲到那禅堂的梁上,乘我不备,掷下素心的尸骨,向我下手。
  “这一次他虽未成功,但他的计划却委实不能说不周密,他的手段更毒,我只要稍有疏忽,便难免要遭他的毒手,他一心不愿我涉及这件事中,不惜杀死这许多条人命,可见这件事所牵涉的秘密,必定惊人得很。”
  想到这里,楚留香非但毫无胆怯退缩之意,反而更激起了他的敌忾之心,要和这厉害的对手一较高低。
  冒险,他根本不当做一回事。
  越是危险的事,他反而越觉得有趣。
  他突然仰天而笑,道:“你听着,无论你是谁,要想吓退我那是在做梦,我迟早要揭破你的秘密,你跑不了的。”
  荒郊死寂,渺无人踪,他那鬼魅般的对手,也不知是否就避在暗中,也不知是否听见了他的挑战。
  楚留香顿住笑声,又陷入沉思中。
  那痴尼临死前,究竟要说什么?
  她说的“无”字,难道并非“无话可说”的“无”?
  楚留香喃喃道:“瞧她的眼神,必定是有许多话要说的,她说的莫非是‘吴’,那凶手莫非是个姓‘吴’的?”
  他心念转动,突然想起那女尼是死在梧桐树下。
  她说的莫非是个梧桐的“梧”字,她莫非想告诉楚留香,那梧桐树下,埋藏着什么秘密么?
  一念至此,楚留香立刻转身,但他还未奔回乌衣庵,便已瞧见一道猛烈的火光,冲天而起。
  那乌衣庵竟已化为一片火海,那“梧桐”树下纵有什么秘密,也早已被火烧得干干净净了。

×      ×      ×

  楚留香回到城里,夜市已阑珊。
  他又是疲乏,又是饥饿,但却径自先奔快意堂。
  以秋灵素那样的人,决非无名之辈,她嫁的丈夫,想必也赫赫有名,朱砂门弟子众多,眼皮很杂,说不定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这几天,他的心毕竟有些乱了,竟未想到他自己本是个眼皮最杂的人,他自己以前又怎会从未听起过有关秋灵素的事?
  若连他都不知道的人,别人又怎会知道?
  突听身后蹄声骤响,一人清叱道:“闪开!”
  楚留香身子刚避开,已有一匹马自他身旁冲过。
  乌黑的马,从头到尾,全没有丝毫杂色,黑得闪闪发光,那光泽看来就像是黑色的珍珠。
  马上人黑色的斗篷,迎风飞舞,露出里面火红色的缎子,人马急驰而过,险些将楚留香撞倒。
  但他非但毫不动怒,反而失声赞道:“好神骏的马。”
  对于马,也和对女人一样,楚留香却有着特殊的鉴赏力,有时他瞧见好马,甚至比瞧见美女还要愉快得多。
  此刻他一眼瞥过,便知道这匹马实是万中选一的龙种,能骑上这种马的人,想来也绝不是等闲角色。
  楚留香喃喃道:“这人又是谁呢?为何来到济南城?……美女虽然有时会嫁给蠢丈夫,但良驹却绝不会被庸人所御,好马选择主人时,那眼光的确要比女子选择丈夫精确得多,至少它不会被男人几句花言巧语就骗过了,也不会瞧得白花花的银子就发晕,而且它选择好一个人时,也时常比女人对丈夫忠心得多。”
  他喃喃自语着,不禁发出了微笑。
  随时找机会让自己笑笑,松弛松弛自己的神经,这就是他做人的态度,只怕也就是他为什么总是能在生死关头中活下来的原因——一个人的神经若是太紧张,遇着了危险的事,就会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的。
  何况,他自信这看法绝不会错,只因对于女人和马这两件事,他的确都可算得上是少有的权威。

×      ×      ×

  还未到快意堂,楚留香就又瞧见了那匹马,它站在快意堂门口的灯笼下,正不住昂首低嘶。
  它的主人并未将它系起,似乎根本不怕它被人偷走,几个人远远站在一旁,竟不敢走近它。
  还有个人捂着肚子蹲在那里,满脸俱是痛苦之色,楚留香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朋友可是吃了它的苦头么?”
  那人苦着脸骂道:“这匹见鬼的马,凶得紧。”
  楚留香微笑道:“好花多刺,美人和好马也通常都是难惹的,这句话朋友你日后最好时时牢记在心。”
  他一心只想瞧瞧这匹马的主人到快意堂来究竟是为着什么?一面说话,一面已大步走了进来。
  这时还未到子夜,本应是快意堂赌局最热闹的时候,但屋里虽然灯火通明,却是鸦雀无声。
  楚留香暗中皱了皱眉,掀开门帘走进去。
  只见几十个赌客竟全都贴墙站着,一个个都已吓得面无血色,平日燕子般穿梭来去的少女们,也站着籁籁发抖。
  再看那些保镖大汉,此刻已全躺在地上,有的是已实在爬不起来,有的却是不敢爬起来。
  几十双眼睛,都在呆呆地瞧着那穿黑斗篷的人。
  他笔直站在赌桌前,背对着门,楚留香只能瞧见他手里那根黑得发亮的长鞭,还是瞧不见他的面目。
  楚留香只能瞧见冷秋魂的脸。
  冷秋魂的脸上已无丝毫血色,目光中又是惊慌,又是恐惧,他也正在盯着那神秘的黑斗篷。
  厅堂中静得没有一丝声音,紧张得令人战栗,沉闷得令人窒息,正如箭在弦上,暴风雨将临。
  没有人留意到楚留香走进来,楚留香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悄悄走了过去,静静地站在一旁。
  他终于瞧见了这神奇的“黑斗篷”——他竟是个少年,黑斗篷里,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黑腰带、黑马靴、黑色的小牛皮手套,手里紧握者黑色的长鞭,只有一张脸是苍白的,苍白得可怕。
  楚留香从侧面望过去,只见他鼻梁削直,薄薄的嘴唇紧闭着,显示出他的坚强、冷酷。
  他眉梢上扬,漆黑的眉毛下是一双沉默的眼睛,深沉得瞧不见底,没有人能瞧得出他的心事。
  这张脸几乎是完美的,这少年整个人都几乎找不出丝毫缺陷,这种奇异的“完美”,竟完美得令人可怕。
  冷秋魂盯着他,似乎正在考虑着答复,这黑衣少年也不着急,只是冷冷地瞧着他。
  冷秋魂终于缓缓道:“阁下既然要赌,在下自当奉陪,但在下却得先请教阁下的高姓大名,阁下想必不至于吝不见告吧?”
  那少年道:“我没有名字。”
  他语声也是冷漠、尖锐、短促的,但却和中原一点红的有些不同——两个的语声都像是刀,只不过一点红的刀已生锈,这少年的却是吹毛断发之利刃,一点红的语声凄厉阴森,这少年的却是暴躁急促。
  冷秋魂道:“阁下既不愿将大名相告,只怕……”
  那少年道:“只怕怎样?”
  冷秋魂道:“这里的规矩,是不与陌生人赌的……”
  他瞧了瞧少年的目光,立刻又干笑着接口道:“但阁下远道而来,在下也不能令阁下失望。”
  黑衣少年道:“那很好。”
  冷秋魂道:“却不知阁下要赌什么?”
  黑衣少年道:“就赌骰子。”
  冷秋魂道:“赌注……”
  那少年一伸手,抛出了块玉璧,灯光下,只见这玉璧光泽温良,毫无瑕疵,就连楚留香,一生中都未见过这么完美的宝玉。就连传说中那足以倾国的和氏璧,只怕也未必能比这玉璧强胜多少。
  冷秋魂也是识货的,他眼睛立刻亮了,口中却淡淡道:“阁下要以这玉璧来赌什么?”
  黑衣少年冷冷道:“赌你。”
  冷秋魂面色变了变,仰首大笑道:“赌我?我冷秋魂有如此值钱么?”
  黑衣少年道:“我若胜了,你便跟我走。”
  冷秋魂笑声如被刀割骤然顿住,眼睛盯着桌上的玉璧,目中现出了贪婪之色,又瞧了瞧玉璧旁的骰子,突然道:“好!我赌了。”

×      ×      ×

  这句话说出,死寂的大厅中才起了阵骚动。
  楚留香却知道冷秋魂既然敢将自己的人都押为赌注,他在这六粒骰子上,必定有巧妙手法,必胜的把握。
  只见冷秋魂将六粒骰子一粒粒抛入那白瓷的碟子中,再用好的碟子盖起,缓缓道:“骰子的赌法也有许多种,阁下……”
  黑衣少年道:“赌小,点子少的为胜。”
  冷秋魂微微一笑,道:“赌大赌小,都是一样的,阁下请。”
  他刚想将骰子送过去,那少年又冷冷道:“你先摇。”
  冷秋魂想了想,道:“同点……”
  那少年不耐道:“同点作和。”
  冷秋魂道:“好。”
  他手一扬,一阵清脆的骰子声,立刻响彻了大厅。
  只见他面色凝重,全神贯注,将宝盖在耳旁不住摇动,骰子在瓷盖中滚动着,发出一阵阵令人断魂的声响。
  大厅中每一个人都似已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突听“砰”的一声,冷秋魂已将宝盖放在桌上。
  数十双眼睛都瞬也不瞬地盯着他那只苍白的手。
  他的手缓缓扬起,宝盖揭开,露出了那六粒要命的骰子——
  大厅中又爆发起一阵骚动。
  六粒骰子竟都是红的一点,在白瓷的碟子里,就像是六滴鲜血。
  六粒骰子六点,已不能再少,冷秋魂实已立于不败之地,他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得意而骄傲的微笑。
  楚留香暗叹道:“冷秋魂手上的功夫果然不差,却不知这少年还有什么法子能胜得过他?”
  那少年居然还是声色不动,冷冷道:“果然不错。”
  冷秋魂微微一笑,道:“阁下请。”
  那少年道:“好。”
  “好”字出口,他手里的长鞭突然毒蛇般地刺出。
  冷秋魂一惊,只道他要动武,哪知这一闪电般飞出的长鞭竟在骰子上骤然顿住,鞭梢巧妙地一卷,卷起了一粒骰子,突又放开。
  那骰子“嗤”的一声,直飞了出去,“夺”地钉入了白色的粉壁中,整粒骰子都嵌入墙壁,堪堪露出一面,这面正是一点。
  能用手将骰子弹出,嵌入墙壁,露出一点,已绝非易事,已可算是天下一流的暗器高手。
  这少年却能以六尺长鞭的鞭梢将骰子卷起,弹出,这份腕力、眼力,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众人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惊呼声中,长鞭卷起了第二粒骰子,弹出。
  这第二粒骰子竟将第一粒打了进去,嵌入墙中,露出了一面——自然还是鲜血的一点。
  长鞭如响尾蛇般嘶嘶响动,骰子接连飞出,第四粒打在第三粒上,第五粒打在第四粒上……
  瞬息间六粒骰子全都钉入了墙壁,只露出了最后一粒骰子的一面——一点,众人简直连眼睛都瞧直了。
  黑衣少年还是面不改色,缓缓道:“我六粒骰子只有一点,你输了……”
  冷秋魂面如死灰,突然大呼道:“这不算,这样自然不算。”
  黑衣少年冷笑道:“你想赖?”
  长鞭突又飞出,毒蛇般向冷秋魂卷了过去。
  冷秋魂究竟也非弱者,仓促间刀已出鞘,谁知这长鞭竟似活的,竟能在半途改变方向,接住钢刀。
  冷秋魂钢刀立刻脱手,“夺”地钉入大厅梁上,刀柄红绸飘飞,他苍白的脸上已多了条血印。
  黑衣少年冷笑:“你输了,跟我走吧!”
  冷秋魂已骇得呆了,突听一人悠悠道:“两位都请慢走,在下也很想和这位朋友赌上一赌。”
  悠然的语声,淡淡的微笑,却不是楚留香是谁。
  方才长鞭飞舞,使斗篷翻起,楚留香眼角已瞥见,斗篷里那鲜红的缎里上,竟绣着只飞骆驼。
  若不是这只飞骆驼,他只怕是不肯走出来的。

×      ×      ×

  众人早已被这少年的武功震住,此刻竟见到还有人要来和他赌一赌,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瞧着楚留香。
  冷秋魂如蒙大赦,立刻展颜笑道:“张兄既然也要来赌,那太好了,简直太好了。”
  黑衣少年海般沉默,刀般锐利的目光,已盯在楚留香脸上,任何人被这样的眼睛盯着,都难免要失魂落魄。
  楚留香却是满不在乎,笑嘻嘻瞧着他道:“阁下是从沙漠上来的吧?”
  那少年冷静的面色竟骤然一变,喝道:“你是什么人?”
  楚留香笑道:“我也和阁下一样,忘记了名字。”
  那少年盯着他瞧了半晌,道:“你要赌,好!赌什么?”
  楚留香笑道:“骰子,自然还是骰子,自然还是少的为胜。”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大家已觉得这人必定疯了——那少年六粒骰子只有一点,他还想赢么?
  那少年似乎也被引起兴趣,目光闪动,道:“赌注——”
  楚留香道:“阁下若是输了,在下自然少不得要将这玉璧带回去,这位冷公子自然也不必跟阁下走了,除此之外,在下还得问阁下几句话。”
  他这条件倒当真苛刻得很,那少年眉梢一扬,道:“你若输了呢?”
  楚留香淡淡一笑,道:“在下若输了,就将阁下一心想知道的那件事,告诉阁下。”
  那少年面色又变了变,道:“你怎么知道我想问什么?”
  楚留香笑道:“说不定是知道的。”
  别人若输了,他条件那般苛刻,他自己若输了,只输一句话,而且还“说不定”,这样赌法,简直太不公平,大家只道那少年依然有必胜的把握,也绝不会和他这样的赌法的。
  谁知那少年想了想,竟断然道:“好,我赌了。”
  楚留香笑道:“我早就知道阁下要赌的。”
  那少年道:“我骰子已掷过,你可要我再照样掷一次?”
  楚留香道:“不必了。”
  众人越觉得这人脑袋有毛病,而且毛病还不小,只见他走到另一张赌桌上,拿起了六粒骰子。
  他将这六粒骰子捏在手里,冷秋魂的整个人也似被他捏在手里,他神情从容,冷秋魂却已满头冷汗,忍不住道:“张兄莫要忘记,那位朋友掷的是一点。”
  楚留香淡淡笑道:“我知道。”
  他手一扬,第一粒骰子就飞了出去。
  众人只道他也要学那少年的法子,但他最多也不过只能照方抓药,掷出个一点,最多能不输,还是赢不了。
  何况那少年以鞭弹出骰子,他却要用手,显而易见,这其中难易已差得多了,他又何苦定要来献丑。
  但这粒骰子的去势,实在慢得出奇,竟好像有线在上面吊着似的,大家实在想不通,这骰子怎能不掉下来。
  大家虽是不懂这其中藏着多么深的功力,却也都知道这“慢”,实在要比“快”难得多了。
  这时楚留香手中第二粒骰子也已飞出,追上第一粒,“嗤”的一声轻响,竟将第一粒撞得粉碎。
  第三粒骰子去势又快些,追上了第二粒,当的一声,击得粉碎。
  楚留香的手指轻弹,只见骰子的去势一粒比一粒快,第四粒击碎第三粒,第五粒击碎第四粒……
  第五粒骰子去势不停,撞上墙壁,又弹了回来,竟恰巧遇上第六粒,两粒骰子在半空一撞,全都粉碎。
  六粒骰子竟都变成了粉末落下,竟落在地上同一个地方,堆成一堆,众人瞧得目瞪口呆,简直像在瞧什么魔法似的。
  楚留香拍了拍手,微笑道:“我六粒骰子一点都没有,阁下恐怕是输了。”
  冷秋魂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拍手笑道:“不错不错,六粒骰子连一点都没有,妙极妙极,简直太妙了。”
  那黑衣少年面色惨白,楚留香这法子虽然取巧,但那手法却当真是货真价实,半分也取巧不得。
  何况他自己胜那冷秋魂的法子,本也是偷机取巧的,又怎能说别人?此刻他的情况竟正和冷秋魂方才一样,想赖也不能赖,他平日素来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不想今日竟作法自毙。
  只见他那双沉默的大眼睛里,光芒闪动,忽而愤怒,忽而后悔,忽而怨恨,忽而又像是有些赞赏。
  这双眼睛本来如海水般深邃沉静,此刻却似天边的云霞,多姿多彩,变幻莫测,这双冷漠的眼睛,竟突然变得有了情感。
  就连楚留香也不禁瞧得痴了,暗叹道:“这双眼睛若是生在女子脸上,那女子必定会是个绝色的美人,她只要瞧男人一眼,那人就算为她死了,只怕都是心甘情愿的……只可惜这双眼睛竟生在男人脸上,可当真是生错了地方。”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十二章 独步武林
上一篇:
第十章 卿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