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清风明月
2019-07-07 12:21:22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叱声中,剑光已如匹练般刺来,张啸林背负双手,竟是动也不动,剑光便在他咽喉前半寸戛然顿住。
  剑光已将他眉目都映得惨碧色,他喉结也已被那森寒的剑气刺激得不住颤动,但他竟仍是神色不变。
  他的神经竟像是铁铸的。
  一点红又将掌中剑往前推进了半分,剑尖纹风不动,他的手腕,竟也像是铁铸的镇定。
  他嗄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剑尖距离张啸林咽喉已只有两分,他竟仍然声色不动,淡淡笑道:“你自然不是不敢,而只是不愿而已。”
  一点红冷笑道:“我一心想杀你,怎会不愿?”
  张啸林笑道:“你这样杀了我,又能得到些什么乐趣?”
  剑尖,突然颤抖起来。
  一点红磐石般镇定的手腕,竟已动摇了,嘶声喝道:“你真有如此自信?”
  突然一剑刺了出去!
  张啸林从头到脚,绝没有一分动弹,那锐利的剑锋虽只是贴着他脖子过去,但这一剑也可能会刺穿他咽喉。
  一点红的脸虽仍如冰一般冷,但肌肉却已一根根在颤抖着,一张脸终于奇异地扭曲起来,道:“你……你真的不肯与我动手?”
  他语声竟也颤抖起来。
  张啸林叹了口气,道:“实在抱歉得很。”
  一点红仰天长笑道:“好!”
  笑声凄厉,他竟回过长剑,一剑向自己咽喉刺去。
  这一来,张啸林倒当真大吃一惊,劈手去夺他长剑,一点红手腕闪动,剑尖始终不离他自己咽喉方寸之间。
  张啸林也展开空手入白刃的武功,着力抢夺。
  星光下,只见剑光闪动,人影起落,两人毕竟已动起手来,但这两人动手,一个为的竟非伤人,而是救人。
  另一个要杀的也非对手,而是自己。
  这样的动手,倒当真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
  刹那间数十招,突听“铮”的一声,湖上竟响起了一片琴声,琴声铮錝,妙韵天成,但其中却似含蕴着一种说不出的幽恨之意,正似国破家亡,满怀悲愤难解,又似受欺被侮,怨恨积郁难消。
  琴声响起,天地间便似充满一种苍凉肃杀之意,天上星月,俱都黯然无光,名湖风物,也为之失色。
  张啸林心境开阔,胸怀磊落,听了还不觉怎样。
  那一点红却是身世凄苦,落拓江湖,他心胸本就偏激,本就满怀抑郁不平,否则又怎会以杀人为业,以杀人为乐。
  此刻琴音入耳,他只觉鲜血奔腾,竟是不能自已,突然仰天长啸,反手一剑,向张啸林刺了出去。

×      ×      ×

  这一剑迅急狠辣,张啸林猝然不及思索,出于本能地闪身避过,星光下只见一点红目光皆赤,竟似已疯狂。
  等到一点红第二剑刺出时,张啸林已不能不避,方才他虽能镇定,但此刻面对着的已是个失却理智的人,那情况自然已大不相同。
  琴声越来越急,一点红的剑光也越来越急,他整个人竟似已完全被琴声操纵,再也不能自主。
  张啸林不禁大骇,他倒并非怕一点红伤了他,而是知道这样下去,一点红必将伤了他自己。
  迅急的剑光,已在张啸林面前织成了一片光幕,这疯狂的剑光,已非世上任何人所能遏止。
  张啸林突然大声道:“你敢随我下水么?”
  语声中竟凌空一个翻身,跃入湖水中。
  一点红毫不迟疑,跟着跃下。
  但水中却已和陆上大不相同,一点红掌中剑刺出,不过空自激起一片水花,已再难伤人了。
  张啸林到了水中,却如蛟龙回到大海,身子如游鱼般一闪一扭,便已捏住一点红的手腕,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抛上湖岸,笑道:“红兄,红兄,你此刻虽吃了些苦头,但总比发疯而死来得好。”又是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向琴声传来处游去。
  烟水迷蒙中,湖中竟泛着一叶孤舟。
  孤舟上盘膝端坐着个身穿月白色僧衣的少年僧人,正在抚琴。星月相映下,只见他目如朗星,唇红齿白,面目皎好如少女,而神情之温文,风采之潇洒,却又非世上任何女子所能比拟。
  他全身上下,看来一尘不染,竟似方自九天之上垂云而下,纵令唐僧再世,玄奘复生,只怕也不过如此。
  楚留香瞧了两眼,皱眉苦笑道:“原来是他,我早该想到的,世上除了他外,还有谁能抚出这样的琴韵……他月下抚琴,倒也风雅,却不知害苦了我。”
  他潜至舟旁,才冒出个头来,道:“大师心中,难道有什么过不去的事么?”
  铮錝一声,琴音骤顿,那僧人虽也吃了一惊,但神态却仍然不失安详,凝神瞧了一眼,展颜笑道:“楚兄每次见到贫僧时,难道都要湿淋淋的么?”
  这少年僧人正是名满天下的“妙僧”无花,他那日泛舟海上,正也是被楚留香自水中钻出吓了一跳。

×      ×      ×

  张啸林跃上孤舟,瞪眼道:“谁是楚留香?”
  无花微笑道:“普天之下,除了楚兄,还有谁能在贫僧不知不觉中来到贫僧身旁,普天之下,除了楚兄外,还有谁能妙解音律,揣人心意?”
  张啸林哈哈大笑道:“普天之下,除了楚留香外,还有谁会自水中钻出来吓你一跳……无花呀无花,你名虽无花,胸中却有灵花无数。”
  笑声中,他竟然抹了伪装的面具,抛入湖中,于是星光下,便又现出楚留香那张令少女失眠的脸。
  无花道:“如此精巧的面具,楚兄何苦抛入湖中?”
  楚留香大笑道:“这面具已被三个人识破,还能要得么?”
  无花微笑道:“楚兄易容之术妙绝天下,就算贫僧亦非自己瞧破的,却不知是什么人竟能有如此锐利的目光。”
  楚留香笑道:“无论他们是如何瞧破的,反正我总是已被他们瞧破了,一个人改扮的容貌若是被三个人瞧破,他就算长得再丑,也还是恢复原来模样的好。”
  无花道:“却不知那两位是何许人物?”
  楚留香道:“头一个就是那‘杀人不流血,剑下一点红’。”
  无花微微皱了皱眉,突然将面前那具七弦琴,沉入水中。
  楚留香奇道:“此琴总比我那面具珍贵得多,你又为何将之抛入湖中?”
  无花道:“你在这里提起那人的名字,此琴已沾了血腥气,再也发不出空灵之音了。”将双手在湖水中洗了洗,取出块洁白如雪的丝巾,擦干了水珠。
  楚留香道:“你以为这湖水就干净么?说不定里面有……”
  无花赶紧打断了他话,道:“人能脏水,水不脏人,奔流来去,其质无尘。”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难怪要做和尚,像你这样的人,若是不出家,在凡俗尘世中只怕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无花淡淡笑了笑,道:“那第二位呢?”
  楚留香苦笑道:“这第二人虽已认出了我,我却未认出他,我只知他轻功不凡,暗器毒辣,而且还学会了忍术。”
  无花微微动容道:“忍术?”
  楚留香道:“你素来渊博,可知道‘忍术’曾流入中土么?”
  无花寻思半晌,缓缓道:“忍术一流,传自伊贺,纵在东瀛本岛上,也可算是一种极神秘的武功,但以贫僧看来,你的神通不但与忍术异曲同工,而且犹有过之。”
  楚留香道:“你如此捧我,可是要我下次着棋时,故意输你几盘?”
  无花正色道:“东瀛的武功,本是唐时由我邦传入的,只不过他们稍加变化而已,东瀛武林最着盛名的柳生流、一刀流等宗派,大多讲究以静制动,后发制人,那岂非正与我邦内家心法相似,至于他们剑法之辛辣、简洁,也正与我邦唐时所盛行的刀法同出一源,大同小异。”
  楚留香笑道:“你果然渊博,但那忍术……”
  无花道:“忍术这两字,听来虽玄妙,其实也不过是轻功、暗器、迷药,以及易容术的混合而已,只是他们天性最善模仿,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殉道精神,学会了我邦之物,不但能据为己有,而且竟还能将之渲染得迹近神话。”
  楚留香道:“我只问你,经过他们渲染变化之后,而成为‘忍术’的那种武功,是否已流入中土?有没有人已学会?”
  无花沉吟道:“据说二十年前,曾经有一位‘伊贺’的忍者渡海而来,而且还在闽南一带居住了三年,中土武林中若有人能通忍术,想必就是那三年中从他那里学会的,而且想必定然是闽南武林中的人物。”
  楚留香皱眉道:“闽南?……难道是陈、林两大武林世家的人?”
  无花皱眉笑道:“如此良夜,你我却只是谈些俗事,也不怕辜负了清风明月?”
  楚留香道:“我本是个俗人,尤其是此刻,除了这些俗事外,别的事我全无兴趣。”
  他突然站起身子,大笑道:“你若要谈禅、下棋,我事完之后自会寻你,而且保证身上一定是干干的。”
  笑声中,一跃入湖,全未溅起丝毫水花。
  无花笑道:“谈禅下棋之约,千万莫要忘了。”
  楚留香的头在水面上露了露,高声笑道:“谁若会忘记无花之约,那人必定是个白痴。”
  无花目送他游鱼般地滑去,微微笑道:“能与此人相识,无论为友为敌,都可算是一件乐事。”

×      ×      ×

  楚留香游回岸上,抱起一点红,寻了株高树,将他稳稳地架在树桠间,然后一掠下地,挥手笑道:“咱们就此别过吧,再过半个时辰,你就会醒来,我知道你绝不愿意被我瞧见你醒来时的狼狈样子。”
  他扬长入城,一路上反复地思索,只觉此事直到目前为止,还是一团乱麻,摸不出什么头绪。
  他决定暂时不去再想,让头脑也好休息些时。
  人的头脑,是件好奇怪的东西,你久不用它,它会生锈,但若用得太多,它也会变得麻木的。
  入城后晨光已露,街上已有了稀落的行人。
  楚留香衣服也干了,三转二弯,竟又转到那快意堂,宋刚尸身已不见,沈珊姑与天星帮弟子也都走了。
  几条黑衣大汉,正在收拾打扫,瞧见楚留香,纷纷喝道:“此刻赌台还未开,你晚上再来吧,着急什么?”
  楚留香笑道:“我是来找冷秋魂的。”
  大汉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直呼冷公子爷的名字。”
  楚留香道:“我倒也不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冷秋魂的兄弟。”
  几条大汉望了一眼,放下扫把水桶,匆匆奔入。
  过了半晌,冷秋魂便施施然走了出来,面上虽然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双目却仍灼灼有神,上下瞧了楚留香几眼,冷冷道:“阁下是谁?冷某倒记不得有阁下这样的兄弟。”
  楚留香故意四下望了一眼,压低语声,道:“在下便是张啸林,为了避人耳目,故意扮成这副模样的。”
  冷秋魂怔了怔,突然拉起他的手,大笑道:“原来是赵二哥,兄弟当真该死,竟忘了二哥的容貌了。”
  楚留香暗暗好笑,被他拉入间精致的卧室,绣被里露出了一截女子蓬乱的发髻,一根碧玉钗已堕在枕上。
  冷秋魂竟霍地掀开被子,冷冷道:“事已完了,你还不走?”
  那女子娇啼着穿起衣服,踉跄奔了出去。
  冷秋魂这才坐下来,瞧着楚留香,道:“不想兄台的易容术,倒也精妙得很。”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道:“冷兄可瞧得出么?”
  冷秋魂道:“易容之后,自然不及以前自然,兄台若是扮得丑些,倒也不易瞧破,这样……这样总有些太引人注目了。”
  楚留香暗中几乎笑破肚子,口中却叹道:“黑夜中匆匆易容,虽不甚似,却也只有将就了。”
  冷秋魂又瞧了两眼,道:“大致倒也不差,只要鼻子低些,眼睛小些,也就是了。”
  楚留香忍住笑道:“是是,下次必定改过。”
  他眼珠子一转,又道:“沈珊姑呢?”
  冷秋魂微微笑道:“在下不愿步兄台的后尘,自然已放她走了,天星帮虽然人才凋落,总也算得是个成名帮派,我也不愿和他们结怨太深。”
  楚留香道:“正该如此,却不知兄台可曾派人打听过济南城里的武人行踪?”
  冷秋魂道:“我已令人仔细寻找,那‘五鬼’并不在城里,除此之外,虽然有个名头不小的人物,但却已和咱们的事没什么关系。”
  楚留香随口道:“那是什么人?”
  冷秋魂道:“那人装束奇诡,佩剑狭窄,乃是海南剑派中的人物,看神情还是个高手,想来不是灵鹫子便是天鹰子。”
  楚留香跳了起来,道:“是天鹰子?他现在哪里?”
  冷秋魂奇道:“兄台为何如此紧张?”
  楚留香道:“你先莫问,快说他现在何处,再迟只怕就来不及了。”
  冷秋魂道:“他并未在道观挂单,却落脚在城南的迎宾楼里,兄台为何急急寻他?”
  他话未说完,楚留香已大步奔出,喃喃道:“但愿我去得还不迟,但愿他莫要成为那书信而死的第三人。”

×      ×      ×

  那迎宾楼规模甚大,旅客不少,出家人却只有天鹰子一个,独自住在朝阳的一个小小跨院里。
  只是此刻人已出去了。
  楚留香打听清楚,打了两个转,就将那防贼似的盯着他的店伙摆脱,那店伙只见眼前人突然不见了,还以为遇着狐仙,趴在地上不住磕头,楚留香却已到了那跨院里,用一根铜丝,开了门上的锁。
  天鹰子气派虽不小,行囊却不多,只有个黄布包袱,包袱里有套换洗的衫裤,两双袜子,还有卷黄绢经书。
  这卷经书裹在内衣里,还用根丝线缚住,显然天鹰子将之瞧得甚是珍贵。
  楚留香暗道:“那封神秘的书信,莫非就藏在这经书里?”
  此刻刻楚留香已瞧出那封书信关系必定甚大,说不定就是解破这整个秘密的钥匙,否则绝不会有那许多人为信而死。
  楚留香解开丝线,果然有封书信自经书中落下来。
  他狂喜着抽出了信,粉红色的信笺上,写着两行娟秀的字迹,看来竟似乎是女子的手笔。
  信上写的是:
  还君之明珠,谢君之尺素。
  赠君以慧剑,盼君斩相思。
  信笺叠痕很深,想是已不知被瞧过多少次了,但仍保存得平平整整,可见收信人对它的珍惜。
  这封信写得虽然婉转,但却显然是要收信的人斩断情丝,莫要思念于她,若是说得干脆点,就是:“我不喜欢你,你也再莫要对我痴心妄想了。”
  这封信自然是写给天鹰子的,信末的署名,只写了“灵素”两个小字,想来便是那女子的闺名了。
  楚留香暗叹忖道:“看来这天鹰子出家前竟有段伤心事,说不定他就是为此事出家的。他至今还将这封绝情的信带在身旁,倒真是个多情种子。”
  他无意间窥探了别人的隐私,心里直觉得甚是抱歉,他终于未找着那封神秘的书信,心里又不禁甚是失望。

×      ×      ×

  包袱又回归原状,谁也瞧不出曾被人动过。
  楚留香走到街上,喃喃自问道:“天鹰子会到哪里去了呢?他千里迢迢而来,想必也是为了追寻他师兄灵鹫子的下落,他既然到了济南,自然少不得要向朱砂门打听。”
  一念至此,他立刻拦住了大车,驰回快意堂。
  冷秋魂竟站在门外,似乎刚送完客,瞧见楚留香,笑道:“你还是来迟了一步。”
  楚留香急问道:“天鹰子方才莫非来了?”
  冷秋魂笑道:“正是,你去寻他,他却来寻我,奇怪的是,海南剑派竟也有人失踪了,更奇怪的是,他不找别人打听,也偏偏来找着我。海南与济南相隔千里,海南剑派有人失踪,朱砂门又怎知道他的下落。”
  楚留香道:“你可知道他离开此地,要去哪里?”
  冷秋魂道:“回迎宾楼去,我已和他约定,午后前去回拜。”
  楚留香不等他话说完,已走得没了影子。
  这一次他轻车熟路,笔直闯入那跨院,屋里窗子已掀起,一个乌簪高髻的枯瘦道人,正坐在窗边沏茶。
  他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事,壶里根本没有茶倒出来,他竟浑然不觉,手里还提着那茶壶在倒着。
  楚留香松了口气,喃喃道:“我总算是及时赶来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在我面前将他杀死。”言下抱了抱拳,高叫道:“屋里的可是天鹰道长么?”
  天鹰子想得出神,竟连这么大的声音都未听到。
  楚留香暗笑道:“这位多情道人,莫非又在想那灵素?”
  他大步走到窗前,又道:“在下此来,为的只是令师兄……”
  话未说完,突然发现壶里并非没有茶,而是已被他倒干了,茶水流了一桌子,又流了他一身。
  楚留香心念闪动,伸手一拍他肩头,哪知他竟直直地倒了下去,倒在地上后,还是双腿弯曲,保持着坐的姿势。
  楚留香大骇,飞身跃入,天鹰子四肢已冰凉,呼吸已断,胸前一片血渍,竟是先被人点了穴道,再一剑穿胸刺死。
  这名满海南的名剑客,显然竟在不知不觉间就已被杀,杀他的人将他一剑穿胸,竟连他手里的茶壶都未震落。
  这又是何等惊人的身手!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九章 红颜祸水
上一篇:
第七章 强人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