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颠倒众生
2019-07-07 12:32:39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她将这世上最富有传奇性,也最浪漫的名字又念了一遍,语声竟仍是平淡的,像是丝毫不觉惊异,“楚留香”这三个字被人瞧得如此淡然……尤其是被个女人瞧得如此淡然,这只怕还是第一次。
  南宫灵躬身道:“弟子本不敢带领外客前来打扰夫人,但这位楚公子,与本帮渊源颇深,而且他此来,又是关系本帮的事……”
  任夫人淡淡道:“帮中之事,与我已无关系,何必来寻我?”
  楚留香道:“但此事却与夫人有极大的关系。”
  任夫人道:“什么事?”
  楚留香瞧了南宫灵一眼,沉吟道:“西门千、左又铮、灵鹫子、札木合,这四位前辈,夫人想必是认得的,在下此来,正也与他四位有关。”
  他一面说话,一面正留意着任夫人神情的变化,虽然不见她面目,但却发现她平静的肩头,似乎突然起了阵颤抖。
  然后,她突然长身而起,回过头来。
  楚留香一直在等着她回头,等着瞧一瞧她那颠倒众生的容貌,她的头转动时,楚留香心跳竟不由加速。
  但等她回过了头,楚留香却完全失望了。
  她面上竟蒙着层黑纱,甚至连一双眼睛都蒙住,她对自己容貌竟如此吝惜,不愿让人瞧一眼。
  楚留香只觉她一双明锐的眼波,已穿透了黑纱,瞧在他脸上……甚至已穿透了他的躯体,瞧入他的心。
  但他并没有低下头,天下没有人能令楚留香低头的。
  任夫人目光凝注着,良久良久,等到她说话时,她语声又恢复了平静,她终于缓缓道:“不错,我是认识这四人的,但这已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你为什么要拿这些连我自己都已遗忘的事来打扰我?”
  楚留香道:“但夫人最近却曾写过信给他们,是么?”
  任夫人茫然道:“信?”
  楚留香目光直视着她,道:“不错,信!那封信上说夫人有些困难,要他们赶来相助,在下此来,正是要请教夫人所说的那困难是什么?”
  任夫人默然半晌,淡淡道:“我不记得曾经写过这样的信了,你只怕是看错了吧?”
  楚留香像是突然被人塞进个夹生的柿子,心里只觉又苦又涩,又是发闷,他想不通任夫人为何不肯说出这封信的秘密。
  但他并未死心,大声道:“夫人的确是写过那信的,在下绝不会看错。”
  任夫人冷冷道:“你怎知不会看错?难道你认得我的笔迹?”
  楚留香又怔了怔,再也说不出话来。
  任夫人转过身子,又跪了下去,说道:“南宫灵,出去的时候,自己掩上门,恕我不送了。”
  南宫灵悄悄一拉正在发呆的楚留香,道:“夫人既说没有写过那信,那信想必是别人冒名的,咱们走吧!”
  楚留香喃喃道:“冒名的……不错。”
  目光突然转到那古拙的瓷坛上,道:“任老帮主的遗蜕,莫非是火化的?”
  任夫人还未说话,南宫灵已抢着道:“丐帮门下,死后大都火化,这本是丐帮历代相传的遗规。”
  楚留香苦笑道:“只恨我连任老帮主最后一面都见不着,当真遗憾得很。”
  任夫人竟又突然道:“你也不用遗憾,先夫缠绵病榻多年,突然而死,能见着他最后一面的人并不多,你还是快走吧!”
  楚留香眼睛突然一亮,道:“多谢夫人。”
  任夫人道:“我并未能帮你什么忙,你也不用谢我。”
  楚留香道:“是。”
  他悄悄退了出去,心里却在咀嚼着任夫人最后的两句话,这本是两句极平常的话,他却似觉得滋味无穷。

×      ×      ×

  两人一路回到济南,南宫灵像是知道楚留香心情不好,所以也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陪伴在一旁。
  到了济南,已是第三天的深夜了。
  南宫灵这才叹道:“楚兄徒劳往返,小弟也觉失望得很。”
  楚留香笑道:“我自己多管闲事,却害你也陪着我跑一趟,正该请你喝两杯才是。”
  南宫灵笑道:“陪楚兄喝一次酒,起码又得醉三天,楚兄还是饶了我吧!”
  楚留香正巴不得他走得越快越好,大笑道:“这趟就饶了你,但你若还不走,我只怕又要改变主意了。”话未说完,南宫灵果然已大笑着抱拳而去。
  南宫灵一走,楚留香就赶到大明湖畔。
  这一次,他毫不费力,就寻着了黑珍珠,黑珍珠一见着他,珍珠般的眸子更黑得发亮,自小舟一跃而起,道:“你见着了秋灵素?”
  楚留香道:“虽然有人一心想拦住我,但我还是见着了她。”
  黑珍珠道:“她是真的很美么?”
  楚留香笑道:“你怎地也和女孩子一样,不问我她说了什么话,反而先问我她生得是何模样,只可惜她面上蒙着块黑纱,我也未瞧见她的脸。”
  黑珍珠像是比楚留香还要失望,叹了口气,这才问道:“她说了些什么?”
  楚留香苦笑道:“她说,她已不记得曾经写过那样的信了。”
  黑珍珠怔了怔,道:“那信难道不是她写的么?”
  楚留香叹道:“她若真的写了那些信,就必已知道西门千等人都已为她而死,又怎会骗我?她难道不愿我为她揭开这秘密?”
  黑珍珠怔了半晌,喃喃道:“不错,她的确没有骗你的理由,但……”
  他突然抓住楚留香的手,失声道:“你说她脸上蒙着黑纱,是么?”
  楚留香道:“嗯!”
  黑珍珠道:“莫非你见着的并非秋灵素?而是别人扮成的?”
  楚留香道:“绝不是别人扮成的。”
  黑珍珠道:“你连她的脸都未见到,又怎知她不是别人扮成的?”
  楚留香叹道:“我虽未见她的脸,但那样的语声,那样的风姿,世上又有谁能扮得出,何况,她若是假的,也就不会有人要拦住我,不要我见她了。”
  黑珍珠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这秘密岂非不能揭破了么?”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在楚留香眼中,永远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
  黑珍珠冷笑道:“你眼中有什么字?只怕是‘吹牛’两个字吧?”
  楚留香也不理,他目光四转,道:“我要你为我留意的那个人,难道还未来么?”
  黑珍珠道:“已经来过了。”
  楚留香大喜道:“你瞧见她了?她在哪里?”
  黑珍珠道:“死了!”
  “死了”这两个字,自他嘴里说出,说得虽容易,听在楚留香耳里,却无异巨雷轰顶,天崩地裂。
  楚留香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一把抓住黑珍珠的肩头,失声道:“你说什么?”
  黑珍珠道:“我说她已被人杀死了。”
  楚留香道:“你……你瞧见的?”
  黑珍珠道:“我瞧见的。”
  楚留香目眦欲裂,用力抓住黑珍珠的肩头,嘶声道:“你竟能眼瞧着她被人杀死?你……你难道没有心肝不成?”
  黑珍珠肩头已几乎被他捏碎了,但却咬着牙,动也不动,眼睛里虽似有泪珠在打着转,口中却还是冷冷道:“我不瞧着又怎样?你又未要我保护她,何况,我根本不认识她,她是死是活,与我又有何关系?”
  楚留香瞪着他,手掌终于缓缓松开,身子摇摇欲倒,终于仆地坐了下去——苏蓉蓉竟死了!
  这无比聪明、无限温柔的女孩子竟死了,他实在不能相信,他实在不信这世上竟有人忍心下手杀得了她。
  黑珍珠的大眼睛也瞪着楚留香,咬着嘴唇道:“那女人竟真的对你如此重要么?”
  楚留香嘶声道:“你永远不会知道她对我有多么重要,我宁愿自己被人乱刀分尸,也不愿她受到任何伤害。”
  黑珍珠默然半晌,突也激动起来,跺脚道:“你只管为她伤心吧,但我却不必为她伤心的,你也没有权利要我为一个不认识的人伤心,是么?”
  楚留香再次跃起,又抓住他肩头,道:“不错,你不必为她伤心,但你却必须告诉我,是谁杀死了她?”
  黑珍珠胸膛起伏,过了半晌,才沉声道:“她昨天傍晚时就来了,在那亭子里,东张西望,我一瞧就知道是你所说的人,正想过去……”
  楚留香厉声道:“但你却未过去,是么?否则她也就不会死了。”
  黑珍珠道:“我还未过去,已有四人走上亭子,这四个人竟像是认得她的,和她说了两句话,她也似在含笑招呼。”
  楚留香立刻问道:“此四人长得是何模样?”
  黑珍珠道:“我和他们隔得很远,也瞧不清他们的脸,只能瞧见他们都穿绿色的长袍,看来很扎眼。”
  楚留香冷冷笑道:“要害人时,还穿着如此扎眼的衣服,这其中必定有诈。”
  黑珍珠道:“不错,他们故意要人注意他们身上的衣服,就不会太注意他们的脸了,而衣服却是随时可以脱下来的。”
  楚留香道:“你既也知道这点,为何不特别留意……”
  黑珍珠冷冷截口道:“这是我后来才想到的,当时我又不是神仙,怎知道他们要杀人,我见到那女子既然是认识他们的,自然更不会留意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他们是如何下的手?”
  黑珍珠道:“他们既然像是谈得很投机,我更不愿插进去,只见四个绿袍人似乎要她跟他们走,她却摇头不肯,这四个人指手画脚,说了半天,她却只是笑着摇头,这四个人像是无可奈何,抱了抱拳,像是要走了。”
  楚留香忍不住道:“后来怎样?”
  黑珍珠冷笑道:“后来怎样……已没有后来了,就在他们抱拳时,四个人袖中已同时射出了暗器,这暗器又多、又快,距离又近,那女子虽然跃起,已来不及了,只听一声惨呼,她已撞倒栏杆,跌进了湖里。”
  楚留香颤声道:“那……那些暗器真……真的打在她身上了么?”
  黑珍珠道:“没有打在她身上,难道还打在我身上了不成?”
  楚留香咬牙道:“你眼见她被人暗算,难道……难道……”
  黑珍珠大声道:“你想我是什么?难道是木头人?我瞧见她被人暗算,自然也吃了一惊,但等我赶过去时,那四个绿袍人早已走得无影无踪,湖水中虽不断有血水冒上来,却连尸首都瞧不见了。”
  楚留香不等他说完,已转身掠了出去。
  黑珍珠瞧着他那比燕子还矫健的身形,突然幽幽叹息了声,道:“想不到如此坚强冷静的人,也有伤心激动的时候,能令他伤心的这个人,纵然死了,也该算是有福气的了。”

×      ×      ×

  风雨亭上的栏杆,已被细心修补过,栏杆下的湖水,也十分平静,晚风吹进亭子,带着种少女新浴后的香气,淡淡的星光,温柔得像是情人的眼波,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丝毫凶杀的痕迹。
  楚留香简直不能想像有人忍心在这么美丽的地方,杀死那么美丽的女孩子,他想在栏杆上找出一两处被暗器钉过的痕迹,假如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暗器下的毒手,也许就能查出他们是谁。
  但栏杆都换上新的了,这些人做事的仔细和周密,就好像少女们在相亲前化妆自己的脸似的,绝不肯留下丝毫一点可能被人瞧得出的空白,对付这样的敌人那已不单只需要智慧和勇气,那还得要一些幸运。
  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楚留香现在所缺少的就是一些运气,简直可以说缺少得太多了。
  楚留香倚在栏杆旁,晶莹的星光似也朦胧。
  突然间,一叶扁舟自湖心荡了过来。
  舟头一个蓑衣笠帽的老人,正在自酌自饮,荡过风雨亭,上下瞧了楚留香几眼,突然笑道:“少年人若想借酒浇愁,不妨上船来和老叟共饮几杯。”
  这渔翁倒也不俗。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一跃上船,他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虚假客气,拿起碗酒,就一饮而尽,仰首长吟道:“只恐双溪蚱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将酒碗递到渔翁面前,道:“老丈可有足够的酒,浇得了在下胸中愁闷?”
  那渔翁似早已看惯了人间的疏狂男儿,提起酒坛,为他满满倒了一碗,微微一笑,道:“如此良辰美景,足下为何流泪?”
  楚留香仰天大笑道:“流泪?楚某平生,从不知流泪是何滋味!”笑声渐渐停顿,“吧”地将酒碗重重放下,竟似连酒也喝不下去。
  那渔翁呆呆地瞧着他,突然幽幽长叹一声,道:“有你为我如此伤心,我就算真的死了,又有何妨。”
  楚留香跳了起来,一把抓住那“渔翁”肩头,失声道:“蓉蓉,是你……真的是你?”
  他也不管这是在大湖上的一叶扁舟中,也不管这轻舟是否会翻覆,竟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我就知道没有人能忍心杀死你。”
  苏蓉蓉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伏在他耳边轻笑道:“放下我,你不怕被人瞧见么?”
  楚留香笑道:“我只不过是抱着个小老头,就算被人瞧见,又有什么关系。”
  他用一只手去拧她鼻子,又道:“一个宋甜儿,一个李红袖,已够我头疼了,不想你竟比她们还要调皮,故意害得我如此着急。”
  苏蓉蓉柔声道:“我不是要你着急,我只是要那些人以为我真的死了,再也不会来提防我,你想,我忍心让你着急么?”
  楚留香轻轻放下她,盯着她的脸道:“他们可伤着你?”
  苏蓉蓉叹道:“那四个人出手真是又狠又毒,幸好我早已瞧出不对了,否则……否则我只怕真的再也见不着你。”
  楚留香恨恨道:“对你这样的人,他们竟也能下得了毒手,这种人真该被砍下头来才对,你快告诉我他们是谁?”
  苏蓉蓉叹道:“我怎会认得他们。”
  楚留香奇道:“但你却和他们说了些话,是么?”
  苏蓉蓉道:“昨天,我正在那亭上等你,突然来了四个人,问我是不是苏姑娘,说他们都是朱砂帮的弟子,又说是你叫他们来接我的。”
  她嫣然一笑,接道:“但我却知道,你知道我在等你,绝不会叫别人来的,你知道我最讨厌和陌生的男人见面,所以,我就动了疑心,不肯和他们一起走,再见到他们在悄悄使眼色,就早已在提防着他们出手。”
  楚留香叹道:“幸亏你知道我,是绝不会惹你讨厌的……但你当时为何不索性制住他们,逼他们说出来历。”
  苏蓉蓉道:“这些人手段毒辣,计划周密,我若制住了他们,后面必定还有人会来的,我也不知道是否抵挡得了,所以……”
  楚留香笑道:“所以你就假装被他们暗器击中,免得噜嗦。”
  苏蓉蓉笑道:“你知道我是最不愿和人打架的了。”
  楚留香道:“但湖水中泛出来的血,又是怎么回事呢?”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十九章 棋高一着
上一篇:
第十七章 迎风一刀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