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好友成仇
2019-07-07 12:35:20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楚留香微笑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算是牺牲了自己,他虽没有得到世上最美的女人,却得到了世上最温柔、最高雅、最体贴的妻子。”
  秋灵素柔声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这种话,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听了你的话,心里有多么开心。”
  楚留香道:“在下更要感谢夫人,告诉我这段往事,在下这一生中,永远再也不会听到比这更伟大、更动人的爱情。”
  秋灵素忽又一笑,道:“你可知道,除了任慈之外,你不但是唯一见到我这张脸的男人,也是我唯一感激的男人。”
  她凝注着楚留香,目光变得更温柔。
  她温柔地轻抚着瓷坛,轻轻地、缓缓地接着道:“只因任慈虽给了我二十年宁静的幸福生活,却只有你,才能令我在如此宁静的心情中死……”
  楚留香骇然道:“死?”
  秋灵素悠悠道:“任慈一死,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揭穿南宫灵的秘密,现在,我心事已了,你以为我还能活下去?”

×      ×      ×

  直等楚留香回到济南时,他心里仍充满了悲哀。
  他眼看着任夫人的身子,直坠入那万丈悬崖中,眼看着那迷蒙的云雾,将她吞没,竟援救不及。
  虽然他也看得很清楚,任夫人临死前的目光,是那么宁静,并没有丝毫痛苦,虽然他也知道,死亡,对任夫人疲惫的生命说来,已不过只是一种永久的安息,但他仍然觉得说不出的悲哀,说不出的愤怒。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南宫灵。
  他几乎立刻就找到了南宫灵。

×      ×      ×

  夜已很深,但丐帮的香堂中,仍是灯火通明。
  楚留香到这里来,本未想到能寻着南宫灵,他只不过想寻着个丐帮子弟,问出南宫灵的下落而已。
  但在那辉煌的灯光下,宽大的紫檀木椅上,石像般端坐着一个人,却赫然正是南宫灵。
  他以手支腮,坐在那里,似乎在沉思,又似在等人。
  他等的是谁?
  楚留香远在对面屋脊上,便已见着他了,白玉魔必已回来,他想必已知道楚留香已单独和秋灵素谈过话。
  那么他为何还不走?为何还坐在这里?
  这莫非又是个陷阱?这院子里,莫非已有杀人的埋伏,南宫灵不惜以身为饵,等着楚留香上钩。
  但院子里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也瞧不出丝毫杀机,星光映着青石板的地,亮得像镜子。
  南宫灵忽然抬起头,微微一笑,道:“楚兄已来了么?小弟在此久候了。”
  楚留香微微一惊,南宫灵已又笑道:“楚兄但请放心,此间只有小弟一个人,并无埋伏。”
  楚留香大笑道:“这里自然绝无埋伏,我自然放心得很,这种事你自然不愿惊动别人,你自然知道还是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
  话声中,他已掠入大厅,目光灼灼,瞪着南宫灵。
  南宫灵也瞪着他,锐利的目光,像是狼,又像是鹰。
  良久良久,南宫灵才叹了口气,道:“你已知道了,是么?”
  楚留香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我已知道了,是么?”
  南宫灵也点了点头,微笑道:“但小弟却还没有走,还是在这里相候,楚兄必定奇怪得很。”
  楚留香道:“你没有走,只因你知道走不了的。”
  南宫灵大笑道:“我没有走,只因我不愿走而已,否则天下之大,我何处不可去?”
  楚留香拉过把椅子坐下,悠悠道:“你要走,便得放弃一切,过着被放逐般的生活。但若要你放弃你现在的声名与权势,你却比死更痛苦!”
  南宫灵大笑道:“楚兄倒真是小弟的知己。”
  他忽然顿住笑声,厉喝道:“你既对我了解如此之深,你该知道我死也不会放弃这一切的,我费了一生心血得来的东西,没有人能逼我放弃。”
  楚留香轻叹道:“你能不放弃么?”
  南宫灵霍然站了起来,厉声道:“我为何不能不放弃,我就算杀死了任慈,但那也不过只是为父报仇,父仇不共戴天,江湖中有谁敢说我的不是?”
  楚留香失声道:“你已知道了这秘密?”
  南宫灵凄声笑道:“任慈以为能瞒得过我,你难道也以为能瞒得过我么?”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缓缓道:“就算你这么做,真是为了要报父仇,就算江湖中没有人管你,但丐帮子弟,若知道你杀了任慈,他们还能容你做帮主?”
  南宫灵身子一震,仆地坐回椅子,楚留香这句话,就像一柄刀,一刀刺入了他的要害。
  他像是突然老了许多,垂下头,凄然道:“楚留香,楚留香,你为何要如此逼我?我本不愿有丝毫伤害到你,你……你为何定要多管闲事?”
  楚留香默然半晌,苦笑道:“这也许是因为我天生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南宫灵缓缓道:“我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便认为你可以做我终生的好友,你……你可记得你我第一次相见是在什么地方?”
  楚留香道:“是在泰山之麓,那时齐鲁四雄非但劫了金陵‘双义镖局’的镖,还将总镖头沙天义的女儿绑了去,我听到后,不禁又犯了好管闲事的脾气,立刻赶到泰山,不想你已先我而至,赶到那里。”
  他锐利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缓缓接着道:“我赶去时,你以一双铁掌,已重创了齐鲁四雄,我见到你不同凡俗的武功,又是如此少年英俊,也不免大是倾倒,那时若有人问我,谁是天下第一个少年英雄,我必定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他,是南宫灵。”
  南宫灵微笑道:“从此以后,你我就成了相知好友,只要我有空,我就会到你的船上去耽两天,你可记得我为苏蓉蓉画像的那次……”
  楚留香嘴角也泛起了微笑,道:“那次是你我相处得最久的一次,五天之内,你我喝光了船上所有的藏酒,有一次我喝得烂醉,要到海中去捉月亮,你居然也跳下去帮我的忙,我们月亮虽没捉到,却捉回了一只大海龟。”
  南宫灵大笑道:“那只海龟,真是我平生从未吃到过的美味,你我比赛看谁吃得多,偌大的海龟,竟被我们一天就吃光了,但我们的肚子却因此疼了两天。”
  两人相与大笑,笑得是那么开心,像是已忘去了他们之间所有的不快,但不知怎地,笑声却又突然微弱下来。
  楚留香喃喃道:“那些日子,可真是一连串快乐的日子,我有时总不觉奇怪,为什么快乐的日子,总像是分外短促?”
  南宫灵悠悠道:“只要你不破坏,我们仍有那种快乐的日子,只要你不说,这件事也绝不会有别人知道。”
  楚留香骤然沉默了下来,良久,才轻轻叹息着道:“若说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打动楚留香的心,那就是友情了!”
  南宫灵道:“你……你肯不说么?”
  楚留香道:“我不说……”
  南宫灵大喜道:“朋友……我就知道楚留香是南宫灵的朋友。”
  楚留香沉声道:“我不说,但却要你答应我两件事!”
  南宫灵一怔,道:“什么事?”
  楚留香叹道:“你纵然要为父复仇,手段却不该如此残酷,更不该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我希望你暂时辞去帮主之职,找个地方,闭门思过,你……你还年轻,将来再从头做起,以你的才干,必定还会有作为的。”
  南宫灵面色变得铁青,仰首笑道:“楚留香,好朋友!你总算还没有说要杀我,却要我将来再从头做起,将来是什么时候?十年?二十年……”
  他又霍然站起,身子都颤起抖来,嘶声道:“一个人一生中,又有几个二十年?你为何定要逼我牺牲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候?你为何不索性说杀了我?”
  楚留香叹道:“我只是要你为自己所做的事赎罪,只是要你改过,并不要你死,你要知道,死,并不是一个人赎罪的最好方法。”
  南宫灵冷笑道:“你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我也想听听。”
  楚留香沉声道:“我只要你告诉我,他究竟是谁?”
  南宫灵皱眉道:“他?”
  楚留香道:“他就是杀死天鹰子、杀死宋刚的人,他就是假扮天枫十四郎,要取我性命的人,他也就是自‘神水宫’盗出天一神水的人。”
  南宫灵身子一震,骤然怔住。
  楚留香道:“你自然知道,他如此做,必定并非只为了要杀任慈,他必定还有许多阴谋,我绝不能眼看着他的阴谋再发展下去,我一定要阻止他!”
  南宫灵紧咬着牙关,一字字道:“你永远不能阻止住他的,没有人能阻止住他!”
  楚留香大声道:“到了此刻,你为什么还要为他守秘密?你可知道,要任慈死,只不过是他整个阴谋中的一环,你也不过是被他利用做杀死任慈的工具而已,到了必要时,他一样也会杀死你的。”
  南宫灵突又狂笑起来,道:“他利用我?他也会杀死我?……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楚留香沉声道:“我正是不知道,所以才要问你。”
  南宫灵狂笑道:“你想我会说么?”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南宫灵,南宫灵,我实在也不愿伤害你,你为何也要逼我?”
  南宫灵颤声道:“是你在逼我,不是我在逼你,我虽不愿伤害你,但到了万不得已时,也只好出手了!”
  楚留香缓缓道:“你绝不会出手的,你武功绝不是我的敌手!”
  南宫灵冷笑道:“真的?”
  他身子看来没有丝毫动弹,却已自椅子中平空飞起,楚留香身子也似是未动弹,也飞了起来。
  但到了空中,楚留香竟还是坐着的,那硕大而沉重的紫檀木椅,竟好像已黏在他身上。
  两人凌空相遇,只听掌击之声,一连串响了七次,两人竟在这快的如白驹过隙的刹那间,交了七掌。
  掌声七响后,两人身形乍合又分。
  楚留香带着椅子,飘飘落在地上,恰巧正落在原处,几乎不差分寸,沉重的木椅落地,竟未发出丝毫声音。
  南宫灵凌空一个翻身,也落回椅上,却将那坚实的木椅,压得发出“吱”的一声,他面色也已惨变。
  两人虽然各无伤损,但无疑已分出高下,两人交手时间虽短,却也无疑正是可以决定当今武林局势的一战。
  这一战看来虽轻描淡写,但其重要性,却绝不在古往今来任何一战之下。
  楚留香叹道:“南宫灵,你难道还要逼我出手不成?”
  南宫灵面上乍青乍红,神色说不出的凄凉,仰天叹道:“南宫灵,南宫灵,你苦练二十年的武功,竟如此不堪一击么?”
  他突又长身而起,大喝道:“楚留香,你也莫要得意,我南宫灵今日既然在这里等着你,又怎会没有别的手段?”
  喝声中,他挥了挥手,一个身高八尺,赤膊秃顶,仿佛野兽般的大汉,已高举着张椅子,大步走了出来。

×      ×      ×

  辉煌的灯火下,只见那椅子上,竟也木然端坐着一个人,苍白的脸上,一双美丽的眼睛,空洞地凝注着前方。
  楚留香大惊失色,变色道:“蓉儿,你……你怎会在这里?”
  苏蓉蓉竟似已听不见他的话,仍然动也不动。
  南宫灵冷笑道:“苏姑娘自然是我请来的,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请得动她?”
  楚留香道:“大明湖畔的风雨亭上,那四个绿衣人也是你派去的?”
  南宫灵道:“正是!”
  楚留香道:“你怎知道她在那里?”
  南宫灵笑道:“月下大明湖,人约黄昏后!无花大师既然提醒了我,我自然要去瞧瞧,我既然为她画过像,又怎会不认得她?”
  楚留香道:“你生怕她已探出了神水宫的秘密,所以竟令人骤下毒手,但你们既已下过毒手,又怎知她还未死?”
  南宫灵微笑道:“我知道那黑衣少年在一旁瞧看,故意要他传话给你,但你来到这里后,面上却毫无悲戚之色,由此可见,苏蓉蓉必定未死!所以你借尿遁之后,我并没有追你,却去追她,追你虽不易,要追上她却不难的。”
  楚留香长叹道:“而她却显然没有对你起丝毫怀疑,否则又怎会落入你的手中?”
  南宫灵大笑道:“她又怎会怀疑楚留香的朋友。”
  楚留香突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喝道:“不对,那四个绿衣人向她下手时,你正陪着我去寻任夫人,这件事显然另有别人主使,他是谁?他又怎会认得蓉儿?”
  南宫灵面色又变,厉声道:“我既已下令,还用得着亲自在场么?”
  他不等楚留香再说话,大喝又道:“放她下来!”
  那野兽般的大汉,双手平伸,缓缓将椅子放下。
  南宫灵道:“你为何不让这位朋友瞧瞧你的手劲?”
  那大汉咧开大嘴一笑,伸出一双手茸茸的巨掌,缓缓抓起旁边一张椅子,两只手轻轻一夹。
  只听“咔嚓嚓”一响,坚实的木椅,竟被他夹得粉碎——这哪里像是人?这实在是像一只来自洪荒的恶兽。
  南宫灵大笑道:“很好!现在,你就将你这双手,放在这小姑娘的头上,只是要小心些,莫要将她的头压扁了。”
  那大汉的手,果然缓缓落在苏蓉蓉头上。
  南宫灵指着楚留香对那大汉道:“现在,你张大了眼睛,瞧着他,他全身上下,无论手脚,只要稍微动一动,你就将这位小姑娘的头捏碎!”
  那大汉竟然哈哈笑了起来,像是觉得这件事有趣已极,楚留香却只觉手脚有些发冷,仰天叹道:“南宫灵,南宫灵,想不到你竟也做得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事来,你……你实在有些令我失望了!”
  南宫灵扭转了头,嗄声道:“我本也不愿如此做,但你为何定要苦苦逼我?”
  楚留香道:“现在你……你究竟想怎样?”
  南宫灵道:“我只是要你知道,苏蓉蓉已落在我手中,你若还想她好好活下去,就千万莫要再管我的闲事。”
  楚留香沉默了许久,缓缓道:“我若不顾她的性命,定要管呢?”
  南宫灵回过头,微微笑道:“我确信楚留香不会是这样的人。”
  楚留香道:“如此说来,你……你莫非竟要将蓉儿永远留在这里?”
  南宫灵道:“无论在哪里,我总会让你知道她还是活着的,那总比死了的好,是么?”
  楚留香缓缓道:“但我也还是活着的,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再也不能放心,我此刻纵然答应了你,你们还是要设法将我置之于死地,是么?”
  南宫灵面色缓缓沉下,一字字道:“那是另外一件事了,你的死活,与她的死活无关,你若还想她活下去,此刻就非答应不可。”
  楚留香道:“我死了之后,你还是要杀她的。”
  南宫灵悠悠道:“你既已死了,她是死是活,都已与你无关,但你只要活着,就绝不会忍心见她为你而死,是么?”
  楚留香惨笑道:“这条约岂非太不公平。”
  南宫灵放声笑道:“到了此时,你还期望什么公平的条约?何况,在你未死之前,说不定还有些机会将她救出去的。”
  楚留香目光凝注着苏蓉蓉,指尖已不觉在发抖,若有人说楚留香居然也发起抖来,天下只怕谁也不会相信。
  南宫灵大笑道:“楚留香,我实已将你的骨子都瞧透了,我知道你非答应不可,你已无选择的余地。”
  楚留香眼角似乎向窗外瞟了一眼,又叹了口气,悠悠道:“南宫灵,你既如此令我失望,有时我说不定也会令你失望的。”
  语声中,只听“嗤”的一声,一线乌光,挟带着尖锐的风声,毒蛇般卷住了那大汉的咽喉。
  那大汉狂吼着抬起手,他刚抬起手,楚留香已轻烟般掠了过去,将苏蓉蓉连人带椅子一起推开。
  南宫灵大惊之下,也想扑上去,但一道冷森森的剑光,已匹练般飞来,挡住他的去路。
  楚留香直将苏蓉蓉推到角落里,才松了口气,喃喃笑道:“黑珍珠、一点红,我认得你们两人,真是运气。”

×      ×      ×

  黑珍珠掌中的长鞭,已如弓弦般绷紧。
  他双手用力紧拉着长鞭,就像是长江险滩上拉船的纤夫似的,身子几乎已和地面平行,纤柔的手掌,已暴出青筋。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兄杀其弟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帮主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