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无影之毒
2019-07-12 20:55:3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谢铿的目光是深邃的,前额是宽阔的,这表示了他的智慧和慷慨。
  然而此刻他却迷惘了——
  沉默了许久,那老人用一种极为奇特的目光望着他,目光中像是他对这被他冒着狂风救回来的年轻人竟有些恐惧。
  谁也无法解释他此时的情感,他以前做错过一件事,为了这件事,他离开了他所熟悉的地方,抛弃了他原有的名声和财富,来到这荒凉而凄冷的地方,一呆就是二十多年。
  很偶然的,他发现了这垂危的少年,更偶然的,他竟能看出这少年所受的毒,而花了极大的心思去救了他。
  这不能不说是谢铿的幸运,须知天下之大,除了施毒的人之外,能解开此毒的人,的确可以说得上是少之又少了。
  而这寂寞、孤苦的老年人怎么却能够为他解开此毒呢?
  这当然又是个谜。
  终于,老人笑了,虽然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但总算是笑了。
  谢铿也从惊骇中平复了过来,他想起了他方才的情况,对这老年人也无形中生出了感激。
  老人带着笑容走了过来,用手轻轻按了按谢铿的肩头,道:“你不要乱动。”伸手一摸谢铿的前额,脸上竟流露出惊奇之色。
  他双目一张,紧紧盯在谢铿脸上,流览了一转,道:“看不出你内力竟这么深。”他长叹了口气,又道:“只是你与他结了仇,大约你迟早总有一天会不明不白的死掉的。”
  这老人虽然久居西北,但是乡音未改,仍然是一口湖北官话。
  须知年龄越大,学习别种方言也就越难,这几乎是人类的通性。
  谢铿一愕,倏然色变,问道:“我和谁结了仇——”他对这老人的话的确是惊异了。
  那老人两条长眉一皱,道:“你难道不知道他?”他微一停顿,又接着说:“看你的样子,大约在江湖上闯荡过不少时候,在武林中也有些名声,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他?”
  谢铿倒吸了一口凉气,蓦地想起一个人来,脱口而出:“是他?”
  那老人微一点头。
  谢铿长叹了一声,道:“这倒奇了,我和他素无仇怨的呀?”
  一侧头,看到老人一只枯瘦的手正按在他肩头上,色如漆墨,黝黑得竟发出了光彩,心中忽然一动,脸色更是大变。
  他开始静静的调匀体内的真气,因为这时他已预料到将来的事端了。
  “但愿我的预料错了。”他暗自思索:“无论如何,他总算与我有恩呀,如果我真猜中了。”又暗叹了口气,接着想下去:“那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最糟的是我的猜想看来竟对了。”
  他再偷窥一眼那老人的手,那老人仰望着窑顶,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谢铿费力的澄清自己的杂念,集中了心智来思索这件事。
  “既然我中了‘无影之毒’,而这老人竟能解救,看来我的猜想不会错了。”他暗忖:“何况他的手竟和我听到的符合。”
  他将真气极缓的运行了一周,虽然无甚阻碍,但仍然并不流畅。
  于是他气纳丹田,屏除了一切心思,再开始第二次运行。
  那老人低下头来,又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是百念交生。“真像他,除了父子之外,我相信再也不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了。”老人的长眉依然紧皱,像是心里也有个解不开的死结,他暗忖着:“若他真是虬面孟尝之子——”
  他望着这静卧在他面前的少年,面色已由苍白而逐渐红润,他当然知道他正在运行着真气。
  “江湖传言,虬面孟尝的儿子是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对我的仇怨,也是深如海渊。”他难受得很,禁不住又叹了口气,暗忖:“唉,我昔年一时意气,做错了这件事,但是这二十年了我吃尽了苦,深自忏悔着,人们也该原谅我了呀。”
  “他方才看了我的手两眼,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所以他在运行着真气——”
  “此时,只要我手轻轻一伸,便可以点在他的‘将台’穴上,那我就什么事都不必忧虑了,但是我能这么做吗?”
  他心中矛盾不已,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为了一件错事,他已付出了他生命中最好的时日来补偿,此刻他能再做第二件吗?
  于是,他为自己作了个最聪明、也是最愚蠢的决定:“反正我已老了,对生命我也看得淡得多了,如果他真要对我如何,那么就让他来吧,昔年我欠人家的债,也早该还了。”
  他也合上眼睛,虽然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他也不去管它。
  等到谢铿觉得自己的功力已恢复了大半,他自信已可应付一切事了,他才睁开眼来,却看到那老人仍静立在他面前。
  老人的双手是垂下的,由手腕到指尖的颜色,的确是黝黑得异于常人。
  “黑铁手!”这名字在他脑中反覆思索着:“除了黑铁手童瞳之外,武林中谁还能将‘黑铁掌’练到这种地步?”
  他对他自己的推测,信心更坚定了,但是他究竟该怎么对付这老人,他自己也无法作一决定,这正和那老人的心理完全一样。
  黑铁手童瞳和虬面孟尝谢恒夫之间的仇怨,虽然已过了二十多年,但江湖中人却仍未忘怀,这因为那件事在当时所给人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何况虬面孟尝的后人又是江湖人交口称誉的义气男儿,而他为报先人的仇怨,更是遍历艰辛,这是江湖中人所共睹的。
  是以这件事直到现在,仍被江湖中人时常提起,这件事的结果如何,也是大家所极为注意的。
  二十多年前,正是虬面孟尝盛名最隆的时候,山东济南府的谢园,几乎成了武林中人避难消灾、求衣求食的唯一去处。
  虬面孟尝先人经商,家财巨万,武功传自少林,已有十成火候。
  他仗义轻财,广结天下武林豪士,家中虽然没有三千食客,但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交游之广,一时无双。
  但是他少年任侠时,仇家也结了不少,只是他壮年之后,性情大改,昔日的仇家却被他化解了不少,就还有些,但自忖之下,知道自己若和虬面孟尝为敌,绝对讨不了好去,也就忍下了气。
  虬面孟尝心情大改,知道他所结下的梁子,都已解开,所以他却再也料想不到,他昔日无意之中侮辱了一个人,却是他致命之由。
  世人之事,每多出乎人们意料之外,虬面孟尝少年时,快意恩仇,在他手下丧生的黑道中人少说也有十数个,这些梁子,按说都极为难解,然而他却能一一化解开了。
  而他在市井之中无意侮辱了一个无礼少年,虽然只是一掌之辱,但是那少年却紧紧记在心里,多年来刻苦自励,除了学成一身别人很难练成的极为阴毒的武功之外,还得到了当时武林中最大魔头的青睐,而使得虬面孟尝空有一身武功,竟在片刻之间就丧失了性命。
  这又岂是虬面孟尝所能预料的呢?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黑铁神掌
上一篇:
夕阳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