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小柳风云
2021-05-17 18:56: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她心里着急,一到无人之处,就展开轻功,连夜奔驰之下,过富平、铜川、黄陵、甘泉,越延安、安塞,至绥德,沿无定河北上,经过了这一大片古时的战场,而出榆林关。
  于是,她又回到了那在伊克昭盟沙漠边已经近于沙漠的黄土高原上,那熟悉的塞外风沙,使得她不禁又忆起白非。
  一路上,她也碰过不少武林人物,然而她在惶恐之下却没有向别人打听什么,当然也不知道小柳铺上到底已发生过什么事没有。
  到了小柳铺,一脚踏上那条小路,她才知道这小小的市镇果然已有了极大的改变,最显著的是两旁多了数十块店招。
  然而这小镇虽然已比以前繁盛,但是却平静得很,看不出有什么热闹发生过的样子,石慧不知道即使是一块巨石投入水中,它所激起的涟漪,也是很快就会消失的,她还在暗自庆幸着,自己在任何事都没有发生的时候赶到了。
  小柳铺虽小,但是要找一个人还是不大容易,尤其是此刻的石慧,想了想,她只有向别人打听,而据她经验所及,无论要打听什么事,最好的对象当然就是酒楼菜肆中的堂倌、小二。但是她一问之下,才知道自己已经迟了。
  原来几天之前,这小镇铺上就又生出一件为天下武林所触目的大事。
  那饭铺中的店小二在接过石慧的一些散碎银子之后,口沫横飞的说道:“那天下午,我们铺里来了一个全身穿着黑衣服的人,右臂上缠着布条,像是受了伤,可是这些日子来我们江湖好汉见得多了,受伤的人更见得多了,也没有怎么注意他。”
  “那人身材不高,走到我们铺里,就叫了好多菜,可是却又不吃,我也不敢多去招惹他,因为他那一张脸又冷又硬,像是刚从棺材里跑出来似的,看一看都会吓死人。”
  石慧听他光说闲话,不耐烦的催他快讲,那店伙虽然会说普通的中原方言,却又说得不十分高明,他努力的说下去道:“那时候,我们小柳铺上的每一家店铺里差不多都贴着一张纸条,那是一位叫做游侠的大侠客贴在这里的,上面写着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他要找一个叫无影人的人报仇,我们店里也贴了一张。”
  说着,他手朝靠南的墙上一指,石慧随着望去,看到那墙上新涂上一大片白垩。
  店伙计接着又道:“那张字条原来就贴在那块刚铺上的地方,那穿着黑衣服的人一看到那张字条,身子就像鸟一样的飞了起来,朝那张字条一抓,真有本事,他随便一抓就把那么牢固的墙抓坏了一大片。”
  店伙摸着头,仿佛对这种有本事的人非常羡慕,接着又道:“后来,我才知道这全身穿着黑衣服的小瘦子敢情就是无影人,他刚抓下那张字条后,就有一位长得潇洒得很的年轻剑客跑了进来,这年轻的剑客也是大大有名的角色,叫做六合剑丁善程,跑进来之后就朝那无影人一拱手,那无影人却大剌剌地坐在那里不理他,六合剑也不生气,只对无影人说游侠谢大侠在外面等着他。”
  这店伙原来口才极好,像说书似的一讲,石慧听得紧张已极,那店伙一笑,道:“昨天有位大爷带着两个女孩子来这里,也是问这些话,听得也是紧张得很,跟你——”
  石慧不耐烦的一拍桌子,催道:“快说下去。”
  店伙暗暗吐舌,只得转回话题,接下去道:“当时我就奇怪,这位无影人右手受了伤怎么还能打架?哪知后来我跑出去一看,嘿,您猜怎么着?”他故意一顿道:“那位游侠谢大爷呀,竟是两条手都没有了,只剩两条腿,可是人家果然不愧是大侠客,虽然成了残废,但是站在那里还是威风凛凛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显得狼狈、寒酸。”
  他竟一伸大拇指,又道:“这位谢大爷可真是个好汉,看到无影人来了,就仰天大笑了一阵,笑得声音震得我耳朵直嗡嗡,两人面对面的刚说了几句话,旁边就围满了不知多少人,敢情有人就专为着要看这场热闹赶到小柳铺来的,因为我去得早,所以站在前面,后来我怕后面的人看不到,就索性坐下来了。”
  这店伙仿佛得意已极,接着道:“那无影人三言两语之下,身子不知怎么一动,就掠到谢大爷身前,左手一晃,就朝谢大爷劈了过去,谢大侠没有手,当然不能还手,可是人家那两条腿却厉害得紧,像扭股糖似的,左面一拐,右面一拐,无影人根本连边都摸不到他的。”
  这店伙像是对谢铿极为推崇,对无影人却无甚好感,石慧不禁哼了一声,店伙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她哼的什么,又道:“这两人本事都大极了,就在我们街头的那一大块空地上打了半天,我也看不清他们到底怎么动的手,只看到两条人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动着,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两人打了半天,忽然飕然一声,从人头上又飞进来个人,是个三十多岁四十来岁的男子,长得文文静静、清清秀秀的,我要不是亲眼看见,可真不相信他也会有本事。”
  石慧暗忖,这人必定就是她父亲石坤天,知道了这消息后也赶了来,她心里不禁一定,因为她知道她父亲的武当剑法还在那天中六剑之上,她父亲一来,她母亲就不会吃亏了。
  那店伙接着道:“这人一飞进来,就大叫无影人和谢大爷住手,哪知道这时候那位六合剑丁大爷也飞了出来,拦住那个人不让他跑到谢大爷动手的地方去,那人不答应,两人三言两语,也打了起来。”
  “这两人一打,可更热闹,原来两人都使剑。一动上手,只见满天剑光乱闪,四面的人都吓得直往后退,生怕剑光碰着自己。”
  “这时候,大家都只恨爷娘少生了两只眼睛,看了这一堆,就顾不得看那一堆,我暗地一盘算,知道正主儿是谢大爷和无影人,六合剑他们不过仅是陪衬陪衬而已,所以我的两只眼睛,就集中了全部精神朝谢大爷这面看。”
  “可是那边剑光像是几乎几百双长银色翅膀的蝴蝶似的满天飞舞着,我有时也舍不得不看两眼,可是无影人突然惨叫了一声——”
  石慧紧张得竟站了起来,店伙看了,不敢再卖关子,赶紧说下去道:“我眼睛朝那面一看,那边动手的两个人已经倒下一个,我也没有看清是怎么倒下的,后来我听一位好汉说了才知道!”
  这店伙喘了口气,石慧暗自默祷,希望倒下去的是游侠谢铿,而不是自己的母亲——无影人。
  那店伙见到她脸色发青,心里有些奇,接着又道:“原来谢大爷和无影人打了半天,可说得上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材,打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后来不知怎么一来,谢大爷张口一喷,从嘴里吐出一粒小丸子来,飕然打向无影人。”
  “而无影人那时候正用了一招什么春燕剪波,看到那粒小丸子打来,就往旁边一闪,哪知谢大侠早已算好了她这一着,本来踢向右边的一条腿,这时候突然一拐转,朝她腰上踢去。”
  “可是无影人也自了得,在这种时候,还能又一扭腰,右掌飕然下切,唉——但是她忘了右掌已经受伤,根本不管用了,谢大爷一脚着着实实踢在她腰眼上,另外一只脚也跟着飞了起来,砰然一声,也就踢在她右边的胸前——”
  石慧听得心胆俱裂,“叭”的一掌将桌上的茶杯都震飞了起来,那店伙一打哆嗦,一想起昨天带着两个女子的少年,听到这里也是面目一变,他怔了一会,赶紧赔着笑说道:“他们这些武功,我可不知道,这是我听别人吃饭的时候说的,还说谢大爷那种腿法是什么久失传的飞燕爪,我也弄不明白,明明是腿法,为什么却又叫做爪。”
  石慧强自忍着泪珠:“说下去。”
  那店伙才又说道:“无影人被谢大爷这两腿踢得往后飞了几尺去跌倒地上,旁边看着的人都叫起好来,敢情这谢大侠人缘很好。”
  石慧又冷哼了一声,脸上的颜色难看已极,眼睛都红了,那店伙一看,暗忖:“这女子大概和那无影人是朋友。”暗暗一伸舌头,将翻了的茶杯扶好,才又接着往下面说道:“可是我看起来,那无影人也蛮不错。”偷偷一望石慧,又道:“六合剑丁大爷和那人一看这面的情形,就马上住了手,六合剑掠到谢大爷旁边,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另外那个英俊的中年人却和无影人是朋友,飞一样的跑到无影人那边,去看无影人的伤势。”
  那店伙摇着头说道:“那时候的无影人满身是血,睁开眼睛看见了那位男子,低低的说了两句话,谁也没有听到,那位中年剑客就横抱起她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从人堆里往外面掠了出去。”
  “他们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石慧又焦急的问道。
  那店伙又摇了摇头,道:“这我也不大清楚,那位谢大爷等到那位中年剑客抱着无影人走了后,就对四周的好汉说了几句话,意思就是说他自己的恩仇都已清了,以后他也不想再过问江湖上的事了。”
  “有好些人还跑过去恭喜他,他应酬了一下,和那六合剑丁大爷一齐走了,脸上可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样子。”
  “那位中年剑客带着无影人还在对面那家客栈里住了两天,那无影人的伤重得很,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样子,后来那位中年剑客就雇了辆车,带着无影人朝南面走了,我看——”
  他一看石慧的脸色,下面的话就机警的顿住了,改口说道:“我看姑娘最好到对面那家客栈去问问,是那家客栈的小潘替他们雇的车,也许能够知道他们往哪边去了也不一定。”他拿起毛巾:“姑娘,你还没有点菜呢,要吃些什么呀?”
  话刚说完,石慧已经跑出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心乱如麻
上一篇:
相思相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