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心乱如麻
2021-05-17 18:57:0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石慧此刻的心情,乱得仿佛一堆乱麻似的,哪有心情来听这店伙的废话,她极快地穿过街,走到那家客栈,寻着小潘一问,那小潘像所有做这种事的人一样,也是个多话的。
  他原原本本地向石慧说道:“他们在这里住了两天,那位无影人委实伤得太厉害,我一看不对,就替他们雇了辆车,讲明的是先到西安,再到湖北,一共是五十两银子脚力钱,姑娘假如要找他们,也容易得很,因为那辆车是老刘的,那匹马少了一只左耳朵。”
  石慧得到了确讯,在这小柳铺上连歇息都没有再歇息一下,就又往南面折回,一面懊悔着自己在路上不曾留意,否则也许先前就会在这条路上遇着他们也未可知。
  此刻她心绪完全迷乱了,入了榆林关之后,她已和先前成了两人,这么多天来,她几乎未饮未食未眠,衣衫松乱了,头发也是松乱了,娇美如花的面孔,已完全失去了以前的风韵。
  路人都侧目而望着她,她却视若无睹,目光急切的搜索着每一匹拉车的马,但令她失望的是,每匹马都完整的生着两只耳朵。
  由来路回走,这是一条当时行人必经的官道,来往着络绎不绝的旅人,行色虽然都是匆忙的,然而石慧的匆忙却更远在任何人之上,她几乎在光天化日下行人这么多的道路上就施展出夜行功夫来,脚不沾尘地往前走。
  天色既暮,路上的行人渐稀,她仍然急切地赶着路,直到天完全黑了,笔直伸向远方的道路上再也没有一条人影——
  蓦然,她听到一种在打斗时所发生的喝叱声,那是来自路旁的一片疏林里,她心中虽好奇,但此刻有着急事,她也没有这份心情去看一看,极快的从那片疏林外掠了过去。
  然而她身形一转,又掠了回来,因为她突然听到那喝叱声音里有一个声音是她所熟稔的,熟悉得她不得不转回来。
  凝目往林中一望,她就看到林中有剑光缭绕着,还有马嘶声,她毫不迟疑的一掠而入,目光动处,不禁也惊呼出来。
  原来这片疏林占地颇狭,穿过林子,就是一片荒地,此刻荒地上停着一车马车,车窗紧闭,车辕旁畏缩地站着一个人。
  马车前有三个人在极为剧烈的搏斗着,其中一人长剑纵横,抵敌着对方的两件奇门兵刃,她不用看清那人的面貌,从那人那种轻灵的剑法和身形上,她就可以知道那人就是她的父亲——石坤天。
  她惊呼着掠了上去,石坤天眼角动着,看见是她,也喜极而呼出声来。
  原来丁伶身受重伤后,石坤天照顾着她在小柳铺上的客栈中静养了两日,丁伶的伤势越发沉重了,石坤天心情的悲哀和沉重可想而知,他自家是武当高手,对丁伶的伤势如何看不出来?他知道丁伶的死只是时间问题了。
  于是他照料着丁伶南下,因为他觉得人都是应该死在他的故土,再者,他还希望能够有奇迹出现,能够有人治癒丁伶的伤势。
  他们自然走得极慢,白天路上行人紊乱,嘈杂声又多,他体恤伤者,索性夜间赶路,哪知走到黄陵过来的这一段路上——
  石坤天正支着车窗,向外下意识的看着夜色,突然,他觉得在马蹄声和晚风声之间似乎有一种夜行人行动时的声响,当然,那需要极为敏锐的听觉才能从车声和晚风声中辨别出来。
  但是石坤天认为自家并没有警戒的必要,因为他自家根本素无仇家,而丁伶,谁都知道她已是奄奄一息的重伤之人。
  但是,车子突然一倾,向左面作了一个急遽的转弯,车夫的惊叫声,马的惊嘶,突然从车厢前面传了过来。
  石坤天虽然隐息多年,但他终究是在江湖上久经闯荡的人物,虽然知道已经突生变故,但仍然沉得住气,厉声喝问了一声。
  前面并没有任何回答,石坤天拔开门栓,悄悄推开门,马车在有些颠簸的前行着,他伸手一搭车顶,身躯倏然灵巧地翻了上去,寒光一引,已将背后斜插着的长剑撤了出来。
  前面赶车的脚夫两侧,一边夹着一人,已经夺过缰绳,将马车赶到荒地上去,石坤天剑眉一立,厉声道:“停住。”
  话声未落,手中青光暴长,匹练似的杀向前座那突来的暴客,他知道这两人心怀叵测,是以下手也绝未容情。
  那人缩肩藏身,“刷”的从车座上翻了下去,石坤天剑势一转,虹飞天畔,剑光微颤间,“刷”的点向另一人脑后一寸的哑穴,然后剑光微错,再分扫两目后的“藏血”穴。
  那人冷笑一声,右手一支车座,“刷”的也往前面掠下,拉车的马受了惊吓,仍往前奔,石坤天身形一长,紧紧抓住了缰绳,那匹马空自发威,竟无法再往前面移动半步。
  突袭的两个暴客一左一右站在车的两侧,石坤天目光动处,看到这两人身材一高一矮,全身都裹在一件黑缎子的短衫裤中,头上也用黑缎包着头,身材高的粗眉大眼,身材矮的眉清目秀,他想了想,自家生平从未见过此两人。
  他一脚踏在车座上,厉叱道:“朋友深夜中拦住兄弟的车子,竟欲何为?若两位是合字上的朋友,上线开扒,也该看得出兄弟身无长物,若要几两银子的盘缠,兄弟身上倒有。”他一张口就是老江湖的口吻,话说得极为漂亮,可又一点儿也没有透出含糊。
  那两人动也不动的听着他说话,等他说完了,才阴阴一笑,道:“你少说乱话,我两个大爷要找的是你带着的那个瘦小子,我两个大爷和他有杀师之仇,今天一定要把他杀死。”他说的话,完全不像华夏后裔所说,也不是中原口音。
  石坤天暗暗皱眉,他也知道自己爱妻生平结仇极多,不知怎的又结上了这两个仇家,而且这两人来路诡秘,又显得有点儿怪,不知道是何来历,略一思索才沉声说道:“朋友高姓大名,和她有什么解不开的梁子?她已身受重伤,朋友有什么话,就都全冲着我姓石的来说好了。”
  那高身材的汉子又阴阴的一声怪笑,说道:“你不认得大爷我,大爷我倒认得你的。”怪笑声中,突然伸手将包在头上的黑缎子扯了下来,石坤天这才一惊。
  原来这汉子头上光秃秃的,是个和尚,石坤天再一仔细打量,心中一动,突然想起这和尚就是天赤尊者的弟子之一。
  原来这两人果然是天赤尊者的两个弟子,他在千蛇之会上以天雷神珠炸伤群豪,又在混乱中背去天赤尊者的尸身,躲过了岳入云的追踪,将天赤尊者的尸体略一检视,才知道天赤尊者在中白非一掌之前已经身受了剧毒。
  这高大和尚原来是天赤尊者的首徒,天赤尊者生性极怪,他的几个徒弟也唯有他被传过两手真功夫,是以他能避过岳入云,又能再次潜回灵蛇堡,用数十粒天雷神珠再将灵蛇堡炸的一塌糊涂。
  他不但武功在同门之上,心机也极深沉,不知怎么,竟给他打听出来那曾和他师父动过手的瘦小汉子就是专会施毒的人,他一想之下恍然大悟,就追查到丁伶的下落。
  他知道丁伶受了伤,打听出来丁伶坐了这么样一匹少了只耳朵的马拉着的车,这样,他们才赶了来,将石坤天拦在路上。
  石坤天虽然已知道他们是天赤尊者的徒弟,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的爱妻和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更不明白怎么会有杀师之仇,“难道凭伶妹就能够杀了天赤尊者?”
  他不禁有些奇怪了。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长剑歼敌
上一篇:
小柳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