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悠悠别鹤
2021-05-17 18:58:3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石慧此刻的心情也是极为复杂、矛盾的,她不知该理白非好,还是不理他的好。
  丁伶眼角瞬处也看见白非,气愤使得她几乎从床上支坐了起来,喝道:“滚出去,滚出去——你还有脸跑到这里来?”声音虽然微弱,但声调却严厉,森冷得使白非听了,为之全身一凛。
  石坤天的眼睛,也锐利如刀地瞪在他脸上,白非心里长叹着,默然的垂下了头,默默的移动着步子,倒退着走了出去。
  石慧为这突生之变怔住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对白非这样,丁伶悲哀的叹息了一声,微弱的对石慧说道:“答应妈妈……以后……从此……不和这……人……在一起……”每一个字都像利刃似的插在石慧心上,她一抬头,看见丁伶的眼睛正在直视着她,她只得轻轻点头。
  丁伶一笑,在她这悲哀的笑容未完全消失之前,她已在她丈夫和女儿的痛哭声中离开了这一度被她痛恨着的人世。
  门外的白非愕了许久,想再跨进门去,可是却又没有勇气,他叹息了一声,方想回过头去,身后突然有人碰了一下。
  他一惊回头,背后的那人已宏亮的笑了起来,朗声说道:“白老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又遇着了你。”
  白非定睛一看,却正是游侠谢铿。
  他站在门前,又怔住了,门内的哭声未歇,门外的笑声已起,人世间的事为什么这么凑巧,为什么又这么残酷。
  谢铿的笑容是爽朗的,虽然他双臂全失,但卓然而立,仍是顶天立地的一个汉子,在受过如许多的打击、折磨之后,他比以前更坚强了,纵然他肢体残废了,但是他的精神、他的人格,却因着这肢体的残缺而更臻完美。
  白非望着他,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么渺小,这么孱弱,有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即使我是石慧,即使这人杀了我的母亲,我也不会对他有什么仇恨的。”无疑的,他对谢铿拜服了。
  谢铿看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再听到室内隐隐传出的哭声,浓眉一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想到了白非和丁伶之间的关系,不禁为之稍稍愕了一下,面上也有些惘然的神色。
  白非却勉强笑了笑,道:“世事难测,确是非我等能预料的,谢大侠恩仇既了,可喜可贺,唉,天下芸芸众生,又有几人能和谢兄一样呢!心中磊落无物,方是真正快乐,至于小弟,唉,恩怨情仇,纠缠难解,和谢兄一比,唉,实在是难过得很。”
  他一连唉了三声,谢铿的浓眉一立,突然朗声道:“心中无牵无挂,便无烦恼。白老弟,但若人心中都空无一物牵挂,这人世却又成了什么人世,人世之中,正需像你这样性情的人做一番事业,恩怨情仇,却正是你做事业的动力。白老弟,你又烦恼什么?痛苦什么?”
  白非一字一句都听在心里,宛如醍醐灌顶,心里顿时祥和起来,突然,身后又有人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他转头去,一个中年的潇洒男子正捧着丁伶的尸身站在他背后,眼眶之中,泪痕仍存。
  谢铿见了这人,浓眉又一皱,望着他手上的尸体,心中也不禁一阵慨然,悄悄让开一步。
  石坤天捧着爱妻的尸身,眼中所见,就是杀死爱妻的仇人。
  他两人目光相对,凝视了许久,谁也不知道对方心中泛着的是什么滋味,终于,石坤天叹息了一声,向客栈外走去。
  白非的眼光,却凝视着石坤天的身后——
  石慧低着头走了出来,肩头仍在不住的抽搐着,白非移前一步,站在她的身后,心中的万千情绪但望稍稍倾诉。
  石慧看到他穿着黑缎鞋子的鞋,没有抬头,悄然绕过他的身侧,纵然她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但母亲临死的最后一句话,却生像一道澎湃的洪流,阻隔在她和白非之间。
  于是她跟着石坤天悄然向外走去,她知道自己这一去就可能永世再也见不到白非,自己每一举步,都是在扼杀着自己的毕生的幸福,为什么呢?她惨然问着自己。
  白非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像是有着千万把利刃在慢慢割戮着,连旁边望着的谢铿,都不禁被他面上的怆痛所感动。
  他能够了解白非的心情,因为他自己也是性情中人,他恨不得白非能够追上去,一把抓住石慧,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也恨不得石慧能突然回转头来,投向白非的怀抱。
  白非呢,他又何尝不在如此希望着?只是他的脚上像是缚着千斤铁链,无法再向前移动半步。
  “我只是希望她能回头再看我一眼,让我这一生中永远留一个美丽的记忆。”白非痛苦冀求着,当然,他不敢冀求得太多,他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来换取石慧的最后一瞥。
  石慧缓缓走着,已经快走到门外了,门外斜斜照向里屋来的日光已经可以照在她的脚上。
  她何尝不想回头去看白非一眼,但是她不敢,因为她知道,只要再看白非一眼,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向他怀中投去。
  于是她极力克制着自己,但是她能吗?
  她能忘去她和白非一起度过的所有美丽的日子,她能忘去他们讲过的所有美丽的话吗?
  她能忘去这一段比海还深的情感吗?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附言
上一篇:
英雄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