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天龙七式
2019-12-02 22:00:2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谢铿此刻倒真有些哭笑不得了,此人看上去最多只有二十余岁,却不但话说得老气横秋,而且对名动江湖之游侠谢铿,竟说出不能以强凌弱的话来,这当真倒是谢铿闻所未闻的。
  只是谢铿闯荡江湖年代已久,见他说出这种话来,就知道此人虽然狂傲,但必有些真才实学,这从他方才迈步之间的身法就可以看得出来。
  是以他脸上绝未露出任何一种不满的神色来,缓缓道:“兄弟一时疏忽,以致未能救出那位女子,至于此位老者……”他眼角也一瞥那具尸身,心中一阵黯然,沉声接口道:“却与兄弟有不共戴天之仇,虽然兄弟身受此人深恩,但父仇不报,焉为人子……”
  那冷削的少年打断了他的话,冷笑说道:“那么救命之恩不报,却又算得了什么呢?”
  谢铿脸微红,道:“这个兄弟自有办法,只是阁下究竟是何方高人,可否也请亮个万儿呢?”
  那少年哼了一声,满脸轻蔑之容,身形蓦然上引,在空中极曼妙而潇洒的打了个旋。
  他起落之间,丝毫没有一些火气,就仿佛他的身躯可以在空中自由运行一样,谢铿面色微变,那少年已飘然落在地上,冷然道:“现在你可知道我是谁了吗?”神情之自负已达极点。
  谢铿又轻讶了一声,暗忖:“怪不得此人年纪虽轻,却这么样的骄狂,敢情他竟是……”
  那少年目光四盼,倏然回到谢铿身上,见他低颈沉思,面上虽有惊异之容,却不甚显著。
  他哪里知道谢铿此刻心中已是惊异万分,只是多年来的历练,已使他能将心中的喜怒深藏在心底,并不流露出来。
  那少年目光一凛,不悦的低哼一声,暗忖:“天下武林中人,见了我这天龙七式的身法,没有一个不是栗悚而战惊的,你这厮倚仗着什么,竟像将我天龙门没有放在心里。”
  谢铿目光缓缓自地面上抬了起来,朗声道:“兄台原来是天龙门人……”
  那少年又低哼一声,接口道:“你也知道吗?”
  谢铿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天龙门开宗至今,已有七十余年,江湖上谁不敬仰?小可虽然孤陋寡闻,但是天龙门的大名,小可还是非常清楚的。”
  那少年目光里开始有了些笑意,他对自家的声名显然看重得很,纵然这声名并非他自身所创,而是老人所遗留的。
  但无论如何,现在这威名已完全属于了他,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掠过一丝轻淡的悲哀。
  谢铿立刻发现他这种内心情感的变化,暗自觉得有些奇怪,但人家这种情感上的纷争,自己可没有权利过问。
  这就正如自己心中之事,别人也没有权利过问一样。
  那少年步子悄悄向外横跨了几步,道:“阁下侠名震动中原,兄弟心仪已久了,只是庭训极严,纵然心向往之,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出来行走江湖,当然更无缘拜识阁下了。”
  他缓缓又走了一步,目光中又复流露出那种悲哀之意,接道:“此次先父弃世,家母命兄弟出来历练历练,因为一年之后……”他目光一低,再次接触到谢铿宽大深邃的面目,猛的顿住了话,暗忖:“我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谢铿没有管他的话突然中断,却惊异的问道:“令尊可就是天龙门的第五代掌门人赤手神龙白大侠,那么阁下无疑就是近日江湖中传闻的云龙白少侠了。”连谢铿这种人,在说话的语气中,都不免对这天龙派的掌门人生了敬佩之意。
  那少年正是云龙白非,此刻他微一点首,心中暗忖:“这谢铿消息倒真灵通得很,居然也知道我的名字。”他不知道他虽然出道江湖才只数月,但云龙白非之名可已非泛泛了。
  这原因除了他老人所遗留下的声名之外,当然还加上了他自身那种足以惊世骇俗的武功。
  赤手神龙侠名盖世,天龙门传到他手里,虽未声名更盛,但却和昔年大不相同。
  天龙门的开山始祖白化羽,武功传自天山,他天资过人,竟将天山冷家的飞龙六式再加以增化,自创了天龙七剑。
  他出道以后,就仗着这天龙七剑闯荡江湖,造就了当时江湖上绝顶的声名,壮岁以后,便自立门户,成为一代宗匠。
  但是他子孙不甚多,到了第三代时,传到铁龙手上,竟将这一武林宗派变为江湖教会了。
  这一来,门下份子当然更杂,其中良莠不齐,好几人在武林中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才引起江湖中的公愤,声言要除去这一门派。
  还没有等到事发,铁龙白景竟暴毙村郊,尸身边放着一支金制的小剑,江湖中人当然知道他是被这金剑的主人所除,但是这金剑的主人到底是谁,江湖中人纷纷猜疑,可也没有一个人知道。
  眼看天龙门就要瓦解之际,铁龙门下却有一个弟子出来挽救了这局面,这弟子虽非白代家族,但因他对天龙门的功劳太大,是以被推为掌门,这样一来,便造成天龙门以后掌门人不是继承而须推举的成例。
  后来铁龙之子赤手神龙长成,武功声望无一不高,被推为掌门之后,决心整顿,又在天龙门恢复了乃祖白化羽创立时的光景,选徒极严,一生只收了四个徒弟,但却各个都出色当行,是以江湖中人对这天龙门自然又刮目相看了。
  赤手神龙劳心劳力,未到天年便弃世了,按照天龙门的规矩,当然是要另推掌门,因此赤手神龙的夫人、湘江女侠紫瑛便命独子云龙白非出来闯荡江湖,建立自己在江湖的声望。
  哪知云龙白非却无意中遇到了跟随游侠谢铿伺机施毒的石慧,竟又一见倾心,着意痴缠,也跟到这荒凉的黄土高原上来。
  他在土窑外咳嗽了两声,引得石慧出窑和他谈了几句,这自幼娇宠、又受了母亲无影人薰陶的少女,个性自然也难免奇特,对白非虽然并非无意,但却不肯稍微假以词色。
  白非脑海中不断浮动着她那似嗔非嗔的神情,仍痴立在土窑之外,等到土崩时,他仗着绝顶轻功,冲天而起,虽然躲过此危,但意中人却似已葬身在黄土之下,于是这一往情深的少年就要将满腔悲愤出在游侠谢铿的身上。
  云龙白非今年虽已弱冠,但还是首次走动江湖,他住在家里,父母虽然都是武林奇人,但他却和那自幼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毫无二致,因此行事就大半凭着自己的喜恶,而不大去讲是非了。
  此刻他和谢铿面面相对,虽然彼此心中都对对方有些好感,但他一想到那一双秋水盈盈的明眸、小巧而挺秀的鼻子和那嘴角微微上扬的小嘴,都将永离他而去,他心中又像是被什么堵塞住了似的,连气都不大容易透得出来。
  “此情可待成追忆,可是追忆也弥补不了我此刻心情的哀伤了。”他痴然木立着,眼睛里甚至有泪水闪动,平生第一次他真正领略到哀伤的意味,只是他却将这份哀伤深深隐藏在心里。
  他强笑了一下,忽然领略了一首词中真正的意味,他低吟着:
  “少年未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如今已识愁滋味,欲语还休,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他长叹了一声,暗忖:“以前许多次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嚷着我的哀伤呀,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我的哀伤似的,可是现在——”
  他的低沉和长叹,使得谢铿愕然注视了他许久,他虽未历情场,但世事又有几样能瞒得了他,暗忖:“这少年大约已和方才那少女有了些情意。”低头一望脚下黄土,想及那娇笑款款的少女的娇憨音容,心中也不禁有些怅然,对这云龙白非此刻的心境,也油然起了同情的感觉。
  于是他低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何况这种天灾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兄台也不必太难受。”
  云龙白非蓦然被他看穿了心事,而这心事却是他不愿意被别人知道的,于是他厉喝一声:“谁心里难受来着?”身形一晃,笔直的站到谢铿面前,鼻尖几乎碰到谢铿下巴,盛气凌人的接着说:“谁心里难受了?你说。”
  谢铿微微一笑,他比白非大了十多岁,看到他这种举动,觉得他更像个小孩子了,脚步一错,身形滑开了三尺,却并不回答他的话。
  白非气愤的哼了一声,道:“不管什么,你谢铿自命侠义,却见死不救,还算得了什么英雄?”他将过长的袖子略为挽起了些,又道:“今日,我白非倒要替你师傅管教管教你。”
  他话虽说得狂傲,但有了方才的举动,谢铿只觉得他的不成熟,而不去注意到他的狂傲。
  因此他噗哧一笑,带着笑意追了一句:“替我师傅管教我?”同样一种笑,但是在不同的场合里,每每会得到相反的效果。
  谢铿的这笑虽是善意,然而白非听来内中却充满了轻蔑的意味,他怎忍受得了别人的轻蔑,暴喝道:“正是。”身形虚虚一动,不知怎的,又来到谢铿面前,距离谢铿的身体最多不超过五寸。
  谢铿有些诧异,暗忖:“天龙门下的轻功,果然不同凡响,只是他也未免太奇怪,明明有要和我动手之意,但怎的却又和我站得这么近。”江湖人动手过招,是绝没有站得这么近的,试想两人之间距离不过五寸,又怎能出手呢?
  白非比他稍微矮一些,他一低头,便可以看到白非两只炯然有神的眼睛也在望着他。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虎跃龙腾
上一篇:
终有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