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黑铁神掌
2019-07-12 20:57:2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黑铁掌掌力既毒且强,但如想练成这种掌力,其艰苦也是常人所无法办得到的。
  童瞳少而孤露,混迹市井,虽然做的大多是见不得人的事,但是少年的热血,却使他凡事都以“义”字为先,所以他也算是个无赖中的好汉。
  他无意中撞了虬面孟尝一下,那的确是无意的,他根本看得很淡,正想走开,哪知却被谢恒夫一掌掴在脸上。
  这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也许一天,也许十天,最多一月、两月之后就会忘怀了,但童瞳却不然,他将这永远都记在心上。
  于是他刻苦求艺,竟被他练成这种武林中极少有人练成的黑铁掌,他以这武林秘技闯荡江湖,不到两年,黑铁手童瞳的名字,在江湖中已经大有名气,虬面孟尝也有耳闻。
  只是他不知道这江湖闻名的黑铁手就是昔年他掌掴的无赖少年而已。
  终于,黑铁手去打虬面孟尝了。
  那是在虬面孟尝庆贺自己的独生儿子十岁生日的那一天。
  山东济南府的谢园里,自然是高朋满座,两河东西,大江南北,成名露脸的豪士,只要是无急事的,差不多全来齐了。
  就在那一天,黑铁手取了虬面孟尝的性命,谢恒夫一生豪侠,死状极惨,在临死前,他还说出一件令人发指的事。
  那就是他的致命之由,并不是中了黑铁手的一掌,而是不知不觉,竟中了江湖闻而色变的无影人的无影之毒。
  黑铁手童瞳乘乱走了,又不免有些后悔,这是人们的通病,在事情未做之前,一厢情愿,等到事情过后,却又不免暗怪自己了。
  何况他也知道虬面孟尝在武林中朋友太多,自己也不能在中原武林立足,于是他远奔西北,在这凄冷之地,一呆就是二十多年。
  这些年来,他闭门自思,心里更难受,原来他本性不恶,只不过气量太狭,将恩怨看得太重。
  这可以有两种说法,恩怨分明,本是大丈夫的本色,但含必报,却有些近于小人行径了。
  此刻,这段二十多年的公案,似乎已到了获得结果的时候,但是事情纷缠,却竟让这寻仇二十多年的孤子谢铿受了童瞳的救命之恩。
  于是杀父之仇、救命之恩这两种情感在谢铿心中交相冲击着,使得这光明磊落的汉子一时之间也完全怔住了。
  这种情景是极为微妙和奇特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形容得出的。
  “他此刻也许还不知道我是谁吧?”谢铿微微冷笑,暗忖:“二十多年来的追寻,今日总算有了结果了。”
  他心中虽然怨毒已深,抬头一望,看到童瞳苍老的面容,再想到人家对自己的大恩,这么深邃而久远的怨仇,竟像是冲淡了不少。
  童瞳轻轻咳嗽一声,倏然睁开眼睛来,这给他苍老的面容添了不少生气。
  两人四目相对,童瞳微微含笑问道:“你是姓谢吧?”虽然这笑容使人看起来,并不能丝毫感觉有笑意,但他总算是笑着的。
  谢铿可大吃一惊,脱口道:“你怎会知道?”
  童瞳又一笑,目光远落在土壁上,说道:“我想你大概也知道我是谁了。”
  他再一笑,笑声中混合了更多的叹息,缓缓说道:“血债用血还,这我童某人知道得最清楚,你既是谢恒夫之后,二十多年前我欠你的,今天就还给你吧。”他双目一张,豪气顿生,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朗声道:“我可不是怕你,这点你要知道,只不过……”
  他颓然长叹了一声,苍老之态,又复大作,接着道:“只是我年纪这么大了,壮志早就消磨殆尽,你要动手,就请快些。”
  说着,他又悄然闭起眼睛来,仿佛对任何事都不再关心了。
  没有任何事使得谢铿像此刻这么难受过,这是他平生所遇到的最难解决的事,也是他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解决的。
  他生平唯一的仇人和他生平最大的恩人,竟然同是一人,他缓缓抬起身子,缓缓的站在地上,此刻他与童瞳面面相对,童瞳脸上满布着的皱纹,他看起来更为明显而清晰了。
  土窑中又是一阵沉寂——
  这使人感觉到更像坟墓了,突然——
  在这极端沉默之中,发出一声轻脆的笑声,这种笑声和这种情景,的确是太不相称了。
  童瞳和谢铿同时一惊,身形半转,眼光动处,却看到这窑洞之内,竟突然多了一人。
  那是个妙龄少女,一眼望去,身形袅娜,风姿如仙,在黯淡的光线之下,令人有突来仙子的感觉。
  她带着一脸轻巧的笑容,望着童瞳和谢铿两人,而童瞳和谢铿两人,却被她真正的惊骇住了。
  “这会是谁?”两人都有这种想法,在荒凉的黄土高原下,在寒冷的秋夜里,在这种凄冷的土窑中,竟会发现这么个少女,这真是有些近于不可思议了。
  那少女笑容未敛,满头秀发,想是为了外面的风,用一条深紫色的罗帕包住,全身也穿着是深紫色的衣服,在这种光线下,任何人都会将她的衣着的颜色看成是黑色的。
  谢铿与童瞳非但都是几十年的老江湖了,而且武功之高,在江湖上也已可数得上是顶尖高手,但此时竟却被这个少女震惊了。
  一来是因为这少女竟在他们毫无知觉之间闯入,轻功之妙,可想而知。
  再者当然他们都被这少女的来历所迷惑了。
  那少女巧笑倩然,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走得越近,谢铿越觉得她美艳不可方物,尤其是颊旁的两个酒窝更是醉人。
  他在心底又升起一份恐惧的感觉,这感觉竟和他第一眼看到谢铿的面貌时完全相同,因这少女的面貌使他想起了另一个人,而这个人也是这昔年曾叱吒一时的黑铁手深深惧怕的。
  谢铿只觉得心头一荡,他年已三十,闯荡江湖也有十余年,这种心里摇荡的感觉,今日倒的确是他第一次所有的。
  “你还没死呀?”这是少女的第一句话,虽然仍是在巧笑中说出的,谢铿听了,可全然忘记了这少女笑容之美,心中大骇:“难道我身受之毒竟是这妙龄少女所施的,否则她怎会说出此话?”
  哪知这少女一侧脸,又笑着对童瞳说:“是你救他的吗?”
  童瞳心里的惊恐,比谢铿更甚,本已苍白的面色,现在更是形同槁木了。
  那少女依然笑得如百合初放,甚至连眼睛里都充满了笑意。
  她轻轻一抬手,春葱般的手指,几乎指到童瞳的脸上,道:“你不要说,我也知道是你救他的,我真奇怪呀——”
  她故意顿住话,明亮的双眸,滴溜溜的在童瞳和谢铿两人身上打转。
  童瞳忍不住问道:“你奇怪什么?”
  那少女“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我奇怪你,妈妈就是为了你,才叫我跟着这人,跟了几千里路才下了手,可是你呀——”
  她手一转,手指几乎戳到谢铿脸上,接着道:“可是你却将他救了回来,你说,这是不是奇怪呢?”
  谢铿一凛,暗忖:“果然是她下的手!”目光仔细的在她身上溜了一转,暗忖:“谁想得到这么个女孩子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心念一动,又忖道:“听她的口气,昔年使江湖上最负盛名的七大镖头在一夜之间都不明不白身死的魔头‘无影人’竟也是个女子了。唉,这怎会让人想得到呢?”
  童瞳脸如死灰,脱口问道:“你妈妈也来了吗?”语气之中,显然是对这少女的妈妈十分惧怕。
  那少女又一笑,道:“瞧你那么紧张干嘛,妈妈才不会来呢。”
  她走了两步,坐在土炕上,又道:“你以为你躲在这里妈妈不知道?哼!那你就错了,你的一举一动妈妈哪一样不知道?”
  童瞳和这少女一问一答,谢铿倒真的糊涂了,他隐隐约约有些猜到这黑铁手昔日必定和无影人之间有些牵缠。
  而这种牵缠,必定又是关系着“情”之一字。
  但奇怪的是这少女最多只有十七八岁,而黑铁手遁迹西北却有二十多年了。
  这么多年来,黑铁手与无影人之间绝未会面,这从这少女和他的谈话中可以听得出来。
  那么这少女当然不会是童瞳所生,但这少女之父又是谁呢?
  这是第一件令谢铿费解之事。
  再者童瞳仿佛对无影人甚为惧怕,一个男人为什么惧怕一个对他有情的女人呢?
  还有二十多年前无影人最多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而已,一个少女怎会如此心狠手辣,而行事又怎会恁地诡秘呢?
  最使谢铿难解的是,这无影人对人施毒,究竟是用何种手段,竟在对方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致人于死命,而对方却又大多是武林高手。
  以他自己而论,武功不说,江湖阅历不可谓不丰,但是身受人家的巨创,连对方是谁,在何时何地下的手都不知道,这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他俯身沉吟,对童瞳和那少女的举动,却不甚注意了。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恩仇互结
上一篇:
无影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