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恩仇互结
2019-07-12 20:58: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但土窑外却又有人轻轻咳嗽了两声,按理说在这种狂风之夜,土窑外的咳嗽声应是很难听见。
  但奇怪的是这两声咳嗽声音虽不大,但却像是那人在你耳旁轻咳一样,一听而知土窑外的那人内功火候之深。
  谢铿是什么人物,从这声咳嗽里,他极快地就判断出这人功力之高,尤在自己之上。
  他不禁大骇:“此地何来如许高手,此人又会是谁呢?武林前辈中功力比我高的并不太多,更从未听说西北亦有如此高人。”
  须知谢铿在武林中已属顶尖高手,知道有人功力高过自己,自然难免会惊异,也自然难免会有这种推测。
  童瞳心中何尝不是如此想法,闻声后面色亦为之一变。
  只有那少女,两条长而秀的黛眉轻轻一皱,低啐道:“讨厌,又跟来了。”肩头一晃,也未见如何作势,人已飘然逸出窑外。
  童瞳和谢铿面面相对,他们之间恩怨互结,到了此刻,更无法作一了断,童瞳尚好,谢铿此时心中的矛盾是可想而知的。
  尤其是当这事又牵入第三者时,他更觉棘手,就事而论,那少女无疑的是站在童瞳一方,自己敌童瞳一人,自信还有把握。
  但是如果加上这年纪虽轻、武功却高、又会施毒的少女,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何况童瞳又于自己有恩,那么在情在理,自己怎能动手?
  若是自己不动手,那又算个什么,自己那么多年来还不是就为了将父仇作一了断。
  他眼中闪烁着不安的光芒,黑铁手幼年混迹市井,壮岁闯荡江湖,什么事看不出来,他当然也知道谢铿此时的心境。
  他轻叹了一声,沉声道:“我已活了五六十岁了,人生什么事都早已看穿,这六十年来我所经历的也许比人家一百年还多,此时我就算一死,也算可以瞑目。”他抬起头,目光紧紧盯住谢铿的眼睛,接着说:“你动手吧,我绝不怪你。”
  童瞳此时若和谢铿翻脸,谢铿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动手。
  但他这么一说,谢铿却越发难受,这是每一个男子汉所有的通性,一时之间,他怔在那里,脑海中思潮混乱,不能自解。
  人影一晃,那少女又掠了进来,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呀?”玉手一扬,带起一阵极为轻柔的掌风飘在谢铿身上。
  谢铿一惊,身形后引,猛往上拔,他怕这少女的一挥掌里蕴含着那种霸道的毒性。
  哪知他用力过猛,这土窑高才不过丈许而已,他这一往上窜,头立刻碰着土窑的顶,“砰”的一声,撞得脑袋隐隐发痛。
  那少女噗哧一笑,道:“别紧张!”谢铿落在地上,满面通红,他自出道以来,从未遇过如此尴尬的情形,脑袋虽痛,连摸都不敢摸一下。
  童瞳此时可笑不出来了,他心有内疚,自愿一死,这倒不是他畏惧谢铿在江湖上的势力,而是他当日在掌击虬面孟尝之日,的确做了亏心之事,虽然那也并非该由他负起责任的。
  他苦练黑铁掌,在深山里一个极隐秘的所在,筑舍而居。
  就在这时候,他无意之间救了一个中毒的少女,那时他并未学会解毒之法,但经他的悉心调护,那少女又是此道的大行家,清醒时一指点,加上童瞳天资极高,竟将那少女救活了。
  那少女自称姓丁,叫丁伶,其他的什么都不肯说,对童瞳的救命之恩,愿意以身相谢。
  但童瞳虽不善良,确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不肯乘人之危。
  丁伶这才真正感激,对童瞳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原来这中毒少女竟是江湖上闻而色变的无影人,她幼遭孤露,不到十四岁,就被七八个无赖少年轮流摧残。
  此后许多年,她更是受尽蹂躏,等她得到一本百余年前的武林奇人“毒君金一鹏”所遗留下的秘笈“毒经”时,她竟不惜冒着万难,走进深山大泽,将毒经里所载的全学了去。
  毒君金一鹏一代奇人,当年与“七妙神君”共同被尊为南北两君,声誉之隆,不同凡响。
  这本毒经就是他一生心血之粹,被当时另一奇人辛捷得到后,辛捷天资绝顶,竟又悟出许多施毒的妙方,附加在这本毒经之后,只是辛捷壮年时武功大成,技倾天下,虽有这本毒经,却未有大用。
  晚年辛捷明心悟道,福寿双修,已不是年轻刁钻古怪的性子,变得淳朴敦厚,对这本“毒经”当然更不会用了。
  但是这种秘笈他又不舍毁去,于是他就将它埋在当年他巧遇“七妙神君”梅山民,奔牛所闯入的那个五华山的秘谷里。
  也是丁伶机缘凑巧,竟被她无意之间得去了,最妙的是那本毒经里还夹着一张修习“暗影浮香”心法的残页。
  那是辛捷晚年时将自己一生武功之得,手录成书时的一页残页,他一时失误就将它随手夹入毒经里,哪知却造就了百余年后的一个女魔头!这自不是辛捷当时始料能及的。
  丁伶亦是聪明人,竟从这篇残页修习到一身上乘轻功,想这“暗影浮香”乃是辛捷成名秘技,岂是普通轻功可比?
  所以虽然只是一页残页,已够丁伶受用不尽了。
  哪知她终日在毒里打滚,自己也有中毒的一天,当她在炮制一种极厉害的毒草时,一时不慎,自己也身受剧毒。
  于是这才有童瞳救她之事发生,当她将这些都说给童瞳知道时,童瞳当然也将自己的一切说给她听,丁伶一生受辱,从未有人帮助过她,此时受了童瞳的大恩,又见童瞳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不由自主的竟对童瞳生出了情意。
  哪知童瞳对她却仅有友情,而无爱意,世事之奇妙往往如此。人们喜爱的,常会是不爱自己的人,而爱着自己的人,却得不到自己的喜爱,人间之痴男怨女何尝不是由此而来。
  同样的道理,童瞳越是对丁伶冷淡,丁伶越觉得他是个守礼君子,一缕芳心,更牢系在他身上。
  这样她竟陪着童瞳在深山厮守了许多年,童瞳的黑铁掌能有大成,陪伴在他旁边的丁伶当然给他不少帮助。
  后来黑铁手济南寻仇,丁伶竟不等他动手就虬面孟尝身上施了毒,等到童瞳知道此事后,却已经无法阻止了。
  于是童瞳心中有愧,远遁西北,二十多年来,丁伶也未曾找过他,他也渐渐忘却了这一段情孽,只希望自己能在这寂寞凄清之地度完残生。
  这样,他的心境自然是困苦的,让一个一无所成的人这样生活,他也许还不觉得怎样。
  但是黑铁手在江湖已有盛名,又值壮年,每值春晨秋夜缅怀往事,心情落寞,自然有一定的道理。
  二十多年过去,他将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浪费在这种生活里,只道世人已忘去了,因为他已习惯于忘去一切了。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各有心事
上一篇:
黑铁神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