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英雄落泪
2021-05-17 18:58:0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石坤天这三剑正是生平功力所聚,最后那一剑竟由那和尚的“巨阙”穴上直刺了进去,须知“巨阙”在鸠尾下一寸,是为心之幕也,又谓之“追魂穴”,手指一点,便能致人之死地,何况石坤天的这一剑几乎刺进半尺,那和尚登时便气绝了。
  他拔出长剑,连剑身上尚在顺着剑脊往下滴的血他都不再顾及,忙一纵身掠了过去,此刻石慧的脸色已经痛得煞白了。
  石坤天长叹一声,将剑收回于匣内,双手穿过石慧的腿弯和胁下,将她抱了起来,掠回车旁。
  那车夫几曾见过这种鲜血淋漓的场面,吓得两条腿不住哆嗦,一见石坤天走过来,赶紧为他打开车门,可是几乎手软得连车门都开不开了。
  石坤天将爱女捧进车厢,吩咐车夫继续往前面赶路,不一会车声辚辚,已走上正道,东方的天色也已泛起出鱼白。
  石坤天望着身畔的爱妻爱女,心中仿佛堵塞着一块巨大的石块,为了丁伶,他甘冒大不韪竟叛离了师门,他当然也知道叛师在武林中是如何一种严重的事,而他居然做了,由此可知,他对丁伶情感之深是别人无法知道的。
  但此刻的丁伶已是气如游丝,危如悬卵,车轮的每一次转动,都可能是她丧命的时刻。
  而他唯一的爱女此刻也受了重伤,虽然他知道性命无碍,但骨肉情深,他自然也难免心痛,轻轻的为她推拿着。
  渐渐,她痛苦的呻吟稍住,这时天光大亮,他们也已到了宜昌,便自然休息了下来。
  在客栈里,痛苦稍减的石慧,伏在她母亲身上哀哀地痛哭着,石坤天也伤感地流下这武当剑客生平难落的眼泪,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到了伤心之处,英雄也会落泪的。
  蓦然,丁伶悄悄张开眼来,石坤天虎目一张,一步踏了进去,唤道:“伶妹。”无穷的伤感和关怀,都在这两字中表露出来。
  石慧也哀唤着妈妈。
  丁伶惨然一笑,眼中突然现出光采来,石慧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石坤天望着丁伶,心中却哀痛的在想:“是不是回光返照?”
  丁伶的目光缓缓自石慧和石坤天面上扫过,看到了她丈夫面颊上晶莹的泪珠,在这一刹那间,她突然觉得上天已经赋予她极多,在临死的时候,还让自己的亲人陪着自己。
  也就在这一刻里,她觉得自己的愤世嫉俗、怀恨苍生的心理都错了,她甚至后悔自己在这一生中所做的大多数事。
  于是她让自己的目光温柔的停留在她的丈夫身上,她觉得世上唯有他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数十年来对黑铁手的怀念,此刻都完全消失了,在这险境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爱着的究竟是谁。
  她微弱的呼唤道:“大哥,大哥……你……你不要替我报仇了,我高……高兴得很……现在还能见着你,已…已经……足够了。”
  这断续、微弱的声音,使得石坤天的心都几乎碎了,他又抢上一步,握着丁伶的手,轻轻地呼唤着丁伶的名字。
  他的呼唤和石慧的呼唤交杂成一首任何人都无法谱出的哀曲。
  蓦然——
  门外有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又轻轻的敲着门,石坤天回头一望,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已悄然地推开门,悄然走了过来。
  石坤天觉得这少年面目陌生,正自奇怪他为什么会冒失的闯了进来,然而石慧一见这人,一颗心却几乎跳到腔口了。
  原来这少年就是白非,在灵蛇堡里,他以九抓乌金扎削断了缚魂带,将在那阴森幽暗的石窟困居了数十年的老人——常东昇救了出来,完成了他对这老人所作的诺言。
  不必描述,常东昇心情的兴奋是可想而知的,他几乎已忘却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人们的语言、精美的食物,使得这老人家孩子似的高兴着,他拉着每一个人陪他说话,而口几乎不停地嚼着食物。
  可是白非在听到谢铿和丁伶小柳铺的一段事后,就辞别了这对他极为青睐的老人,和乐咏沙及司马小霞赶到小柳铺。
  也和石慧一样,他在那饭铺中得到了石坤天和丁伶的去向,也追了过来,他的心情也是极为怆然的,因为他认为丁伶的右手若未受伤,可能不会如此,而丁伶的右手被折,却是间接的为了自己。
  他对丁伶的为人如何是另外一回事,但无论如何,丁伶是石慧的母亲,任何石慧的亲人,他都认为是自己的亲人何况是她的母亲!
  他悲哀着到了宜昌后,便投宿在客栈里,忽然听到邻室的哭声是他极为熟悉的,他跑了过来,更确定了这哭声是发自石慧。
  因之他推门而入,在他和石慧目光相对的那一刹那里,四周的一切声音、颜色、事物都像是完全冻结住了。
  他只觉得全身都在石慧的目光所注之下,除了石慧的目光外,任何事都不再存在,就连他自己都像是在可有可无之间。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悠悠别鹤
上一篇:
长剑歼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