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相思相忆
2021-05-17 18:55:4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司马小霞和乐咏沙拥着白非进了灵蛇堡,那些被天雷神珠炸坏的墙垣此刻已多半修复了,到处可以嗅到新鲜的粉刷味。
  静居疗伤的群豪,此刻也又散去了多半,宽阔的大厅此刻已恢复了往昔的静穆,白非步上台阶,想起自己在这里扬威于天下武林豪士前的那一段事,觉得有些兴奋,也有些惆怅。
  司马小霞极快地跑了进去,叫道:“爹爹,他回来了,白哥哥回来了。”声音里显然可以听到极浓的喜悦之意,白非微微感喟着,心中又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里面传出一阵响亮的笑声,司马之和邱独行缓步而出,对白非的归来也极为喜悦,这种浓郁的温情,使得白非感动着,在这一刻里,他几乎已经忘去了那些使他极为痛苦的事。
  但是,他心中的希望又破灭,石慧没有回来,他默默的取出了九抓乌金扎,然而对怎么从天妖苏敏君得到这件异宝的经过,却仿佛不愿提起,只淡淡地说了几句:“如果不是我亲身所历,我真不能相信在那一片湖泊里会有那么一座孤山,而在那孤山上,竟会有那么样的一座屋宇。”
  “那简直像神话一样,我想海外的仙山也不过如此了,最使我惊异的还是天妖苏敏君,我以为她年纪一定很大了,哪知看起来,却好像还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笑起来更好像二十岁的少女。”
  “那孤山上除了苏敏君之外,还有十几个女孩子,都是苏敏君的女弟子,天妖苏敏君的武功我没有见到,但是那些女弟子的轻功却都极为卓越,任何一个在武林中都可算是一流身手。”
  他描述着那天妖的居处,使得乐咏沙和司马小霞都睁大了眼睛听着,不时还插口问,司马之和邱独行面上却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仿佛他们和这苏敏君之间的关系,并不寻常。
  但白非对他如何得到那九抓乌金扎的详情却略去不提,司马之和邱独行对望了一眼,也不再问,显有心照不宣之意。
  司马小霞却说道:“慧姐姐怎么不多等你一下呢?要是我呀,再多等几个月也没有关系,你是去办正经事去了,也不是去玩的,是不是?”
  白非长叹了一声,默默垂下了头,司马之瞪了司马小霞一眼,沉声道:“贤侄也不必为这种事忧郁,凡事自有天命,何况男儿立身于世,当做之事极多,切莫为了儿女之情,折磨自己——”他缓缓收住了话,自己也禁不住长叹一声,因为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为了这儿女情消磨了一生壮志。
  邱独行却朗声一笑,接口道:“司马兄之言,可谓深得我心,白贤侄,你此刻正值英雄奋发之年,再加上你的天资、武功,都万万不是别人能够企及,只要稍加琢磨,便是武林中一粒可以照耀千古的明星,切切不可为了这种事,消磨去自家的大好韶华。”
  他缓缓一顿,又道:“后园石窟中的那位常老前辈,看样子也对你极为青睐,此老的一身武学可说是深不可测,你不难从他老前辈那里获得一些教益。”
  这些话,白非都唯唯应了,然而叫他此刻忘去石慧,那却是绝不可能的,这正如石慧虽然对他气愤,也无法忘记他一样。
  那天石慧离开湖畔之后,她心情的难受,比白非尤有过之。
  女孩子的心胸原本狭窄,对爱情有关之事,更加想不开,石慧想到白非和那红衣少女并肩在皮筏上消失在水云深处的光景,心里就不禁泛起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在啃啮着她的心似的。
  她想到种种有关天妖苏敏君的传说,再想起那红衣少女的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气愤地忖道:“你不知在那里胡混什么,却让我在这里瞎等。”猜疑和嫉妒,永远是爱情最大的敌人,这两种情感使得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青海湖。
  然而一阵奔驰之后,她却再也无法支持,数日来的疲劳和饥饿,使得她的四肢有如缚着千斤铁索那样的沉重,“我是不是病了?”她焦急地问着自己,终于在一处帐篷前倒了下来。
  那座帐篷的主人,像所有游牧民族的男人一样豪爽而好客,将这无助的孤身女子带回帐蓬,给了她一碗滚热的羊乳,也给了她一大段安适的睡眠,而就在她恬睡的时候,白非从那帐篷的旁边行了过去,也就是这一层薄薄的帐幕,在白非和石慧之间造成了比千山万水还要遥远的阻隔。
  在帐蓬里她竟耽了两天,等到她的体力完全恢复之后,她的心情却接着虚弱了,她知道自己多么渴望白非那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的拥抱,只是她将这种渴望压制着,几乎将她的心压得能够挤出滴滴苦汁。
  她需要安慰,于是她想到了她的父母。
  越过甘肃,她急切的要投到母亲的怀里,纵然无影人丁伶在世上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然而在她女儿的目光中,她却是天下最慈爱的母亲。
  她不是沿着来时的道路走,而迳自穿向陕西的南部。
  陕西省的北部为黄土高原,高度都在一千公尺以上,沟谷纵横,坎坷不平,可是中南部渭河平原这一带,情况便大不相同。
  黄昏时,石慧到了西安,因为她和白非同行时,银子多半放在她身上,因此此刻她有足够的钱,在路上买了匹驴子,在暮霭中,她看到西安城宏伟的城都,巨大的影子长长投到她身上。
  她原无固定的目的地,因为她知道她的母亲此刻一定还没有回家,于是她就鞭策着那匹瘦弱的驴子,走进了这座闻名的古城。
  西安城内的繁华,在西北这一带是可称首屈一指的,石慧骑着驴子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上,望着两旁的行人和繁盛的市场,心却远远的不知飞向什么地方去了。
  她将那匹驴子系在一条青石桩上,然后在古街上溜了一阵,虽然心情闷得要死,但是她还是在一间针线铺里买了一条绣花手巾,然后她随意溜了一阵,走进了一家饭铺,准备吃些东西。
  世间的事往往都是巧合,石慧若不是走到这间饭铺里吃饭,那么她此后的行止便可能完全不同,然而她却走了进去,楼下的座位虽然有空的,但是她仍然上了楼,择了个靠近窗口的座位,她随意点了两样,堂倌极不满意,因为是价钱最便宜的菜,她也不以为意,便从窗口眺望西安城内的夜市。
  突然,楼梯一阵山响,走上来两个人,石慧不经意望了一眼,然而在她座位旁的另一张桌子上的两个人却站了起来,高声招呼着:“庆来兄、青络兄,请过来这边坐。”
  走上来的两条大汉也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声道:“想不到,想不到,在这里会遇着你们。”
  说着话,把臂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险些将椅子的四条脚都压断。
  本来坐在石慧旁边的一个瘦长汉子哈哈大笑着说道:“庆来兄,小弟真想不到今天你也会跑到这里来,平常你是最喜欢看热闹的,怎的现在你却连那一场热闹都等不及看呢?”
  那庆来兄叹了口气,道:“我实在想在那里多留两天,等那场热闹看完了再走,可是我身不由主,却非来这不可,真叫人肚皮都气得破!”
  原先也已坐在楼上的另一人,此刻插口说道:“你们说了半天,到底是有什么热闹好看呀?”
  先前那人道:“约莫两个月前游侠谢铿自己在小柳铺断自己的两条手臂那件事,你总该知道吧?”
  他等到那人一点头,又道:“像人家那样儿,才真够称得上是大侠客,臂膀砍断了可一点也没含糊,照样挺着腰板子,说是一定报仇,可是他说是说,大家听了,可谁也没有在意,两只手都没有了的人,可怎么能报仇呢?何况对头是鼎鼎大名的无影人,哪知——”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却卖起关子来,故意端起桌上的酒,慢条斯理的啜了一口。
  石慧本没有留意他们的谈话,只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太高,想不听都没有办法,可是等到这满口北方味儿的大汉说到游侠谢铿和无影人时,石慧的耳朵就竖了起来,恨不得过去催那人说才对心思。
  那汉子“啪”的放下杯子,蒲扇大的巴掌在桌上一拍,接着又道:“哪知前两天游侠谢铿就在榆林关里关外贴满字柬,说是他要到那鄂尔多斯高原上红柳河边的小柳铺上,等那无影人十天,说是他凭着两只腿,就要清算旧账,叫无影人十天之内到小柳铺去,不然他就到别处去找无影人——”
  另一人插口道:“游侠谢铿武功虽然不错,但他两条手都没有了,还要去找人家挑战,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人连连摇头说:“非也,非也,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想那游侠谢铿是何等人物,不用说也是在你我兄弟之上,他既然肯这样大张旗鼓,当然是十拿九稳,而那位无影人二十年前大名就非同小可,当然也不是好惹的角色,看到谢铿的那种像告示牌一样的挑战,当然也一定会赶到小柳铺去,这一下,小柳铺又有热闹好看了!”他哈哈一笑,又一拍桌子,摇头晃脑的说道:“这只便宜了小柳铺上开着店铺的那些人,自从千蛇剑客那档子事后,小柳铺做买卖的人就发了财,现在都盖了新房子了。”
  那位“庆来兄”接口笑道:“苦就苦了我,听你口沫横飞的一讲,讲得我心痒难抓,这么热闹的场面,我可就是看不着。”
  话一说完,四人都笑了起来。
  石慧听得心里怦怦跳着,暗暗忖道:“原来那个小镇就叫做小柳铺,听这人一说,妈一定会到那里去了。”她想到可以找到妈妈自然高兴,可是想到妈妈已处于危险之中又不免担心,心中忐忑之中,菜已送上来,可是她哪里还吃得下?匆匆结了账,就下了楼。
  走到原来她系着驴子的青石桩上一看,那里只剩下光溜溜的一条石桩,系在上面的驴子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石慧想不到这么瘦的一条驴子还有人偷,气得直跳,但也没有办法。
  她已没有钱再买一条,于是她安慰着自己:“凭我这两条腿,怕不走得比驴子快!”一咬牙,就踏着大步走出了城。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小柳风云
上一篇:
两番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