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虽生犹死
2021-05-17 15:45:1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原来当时云龙白非双拳一出,谢铿便知道定难躲过,在这快如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里,他怎有时间来思考如何解开这一招的方法?
  于是他只得闭起眼睛,静静等待这致命的一击。
  哪知他所感觉到的,并不是那种致命的打击,而仅觉到左右“乳泉穴”微微一麻,原来云龙白非仅仅将双手中指的第二关节轻轻抵住他两个穴道,而并未施出全力进击。
  当时谢铿身形后退的力量仍未消减,而云龙白非的双手也像黏在他身上似的,始终不即不离跟在他的穴道上。
  他睁开眼睛来,云龙白非正带着一脸讥嘲的微笑凝视着他,右嘴角微微下撇,轻蔑地说道:“你逃出我这一招,才算人物,不然的话,嘻——”他嗤之以鼻的笑了一下,倏然止住了往下面说的话。
  可是纵然他不说,谢铿也能体会得出他话中的涵义,他一生光明磊落,是个本色的大丈夫,如今受到这种侮辱和讥嘲,在他说来,可比死还难受,他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向喉咙涌起。
  于是他勉强收摄往后退的力量,哪知云龙白非也倏然停住了,手指依然不离他的穴道,脸上也依然是那种讥嘲的神情,他心一横,脚尖微点,竟向前扑了上去,准备不要命了。
  哪知云龙白非冷冷一笑,身形如山涧里的流水那么轻盈和美妙,随着他的前扑而后退,并且冷笑着说道:“阁下就是想死,也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我不要你死,恐怕你连死都不能够哩。”
  言下之意,当然就是你的生命现在已经在我的手里,谢铿心头又是一阵剧痛,暗忖:“我与此人有何冤仇,他要如此做?”可是他生性倔强,什么话也不愿说出口,只得又恨然闭起眼睛。
  云龙白非少年任性,他并没有想到他所做的事对别人有什么影响,冷笑一声说:“我也不愿伤你,只是你以后自己该想想自己,可配不配当得起‘游侠’两字之誉。”话声方住,身形一旋,如鹰隼般没入迷蒙的黄土里,晃眼便消失了踪迹。
  他以为自己已是宽大为怀,没有伤谢铿一根毫毛,可是他却不知道,他在人家心里留下的创伤,远比任何肉体上的创毒更厉害。
  谢铿两边要穴一轻,他知道云龙白非已经远去,顿时头脑一阵晕眩,天地之间,仿佛什么都已不存在了。
  他甚至连指尖都懒得动弹一下,这一日一夜来他心中的波动起伏,使得他突然苍老了许多,尤其此刻,他甚至宁愿死去,也不愿继续活着,而让这种侮辱永远留在他心里。
  他思潮如涌,脑海里尽是黑铁手憔悴苍老的面容和石慧娇俏甜笑的声音,他暗地谴责自己,这两人岂非都坏在自己手上,这大半也是因为他宅心忠厚,换了别人,才不会有此想法。
  金刚手伍伦夫和他亦是素识,可是当伍伦夫自报姓名时,他精神恍惚,竟没有十分注意,只知道有人来了,而且是在对他说话罢了,可是当铁霸王出言不逊时,他可听清楚了。
  他一肚子怒气又想出在这愣小子身上,可是当他出手时,想及自己根本已无颜再称雄江湖,这种争霸气的行为自己若再去做,岂不是太无聊了吗?他才又硬生生将发出的力道又收了回来。
  他这一日来的遭遇以及他这种内心的复杂情绪,金刚手可丝毫不知道,他缓缓的朝那具尸身走了过去,一面说道:“看这里的样子,好像刚刚土崩过后似的。”他朝谢铿询问的望了一眼。
  谢铿却没有注意到,脸上仍然是一脸茫然之色。
  金刚手又朝前走了两步,停在那具尸身旁边,俯首下望,突然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郭树伦以及方才下马的另两人,闻声一齐掠了过来问:“什么事?”
  金刚手却匆匆回到谢铿身侧,兴奋的说道:“那不是黑铁手吗?”
  谢铿茫然的一点头,金刚手满面喜容,道:“恭喜谢兄,数十年的大仇竟然得报。”心中却一动,暗忖:“大仇得报,他应该欢喜才是,怎么却又满脸悲戚茫然之色呢?”
  谢铿双眉一皱,蓦然觉得世上的人都很可厌,此时他心情太劣,已经失去了控制自己脾气的能力,一言不发,缓缓掉头过去。
  金刚手当然发现他异常之态,可是他老谋深算,根本不愿意去打听别人心底的秘密,暗忖:“今日遇到他,真是我的运气,多了这样一个人,此行凶吉虽然仍未可知,但却放心得多了。”
  于是他转开话题,朝后来下马的两人一摆手,道:“谢大侠,让兄弟替你引见两位朋友。”
  谢铿并不十分情愿的回过头,金刚手伍伦夫指着其中年纪略长、颔下蓄着微髭的瘦长中年汉子道:“这位就是山西的暗器名家、火灵官蔡新蔡二爷,你们两位多亲近亲近。”
  谢铿微微点头一笑,蔡新却殷勤的打了个招呼,嘴中说着久仰之类的客套话,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他对这游侠谢铿的好感。
  金刚手又指着另一个长身玉立、双眉上挑的英俊少年道:“这位是六合门里吴掌门的唯一传人、近日江湖传名的六合剑丁善程丁少侠。”
  谢铿哦了一声,颇为留意的朝他打量了几眼,爱才之念油然而生,暗忖:“怪不得我常听说这丁善程如何如何,今日见了,果然是个人物。”态度之间也显得非常和蔼。
  此刻他神智渐清,思潮也清醒起来,不禁奇怪:“这些都是中原武林的成名人物,怎的都行色匆匆的赶到西北来?”
  哪知他这个念头刚刚转完,远处又传来一阵蹄声,火灵官忽然翻身倒卧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听了半响,道:“来了六匹马。”
  铁霸王郭树伦带着钦羡的神色问道:“蔡二叔怎么老是听得这么准?”
  火灵官一笑,脸上亦有得色。
  六合剑丁善程却皱眉向伍伦夫问道:“伍大叔,这会是什么人来了?”
  金刚手忧形于色,微一摇头,接了句:“这会是什么人来呢?”
  游侠谢铿更糊涂,耳边听得那蹄声已近,且是奔向自己这方向来了,狐疑道:“这会是什么人呢?”
  须知在这种地方,是绝不会有赶路行旅的,而且即使有几个,也绝不会骑这么快的马。
  他们几个人都是老江湖,这种事他们当然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来,因此他们才会奇怪,谢铿微微一叹,忖道:“想不到这么一块荒僻的地方,今日却成了多事之地。”目光顺着蹄声来路望去,已隐约可看到人马的影子。
  渐行渐近,铁霸王郭树伦低声欢呼道:“果然是六匹马,蔡二叔真厉害,改天我……”
  金刚手狠狠又瞪他一眼,他一缩脖子,将下面的话又咽了回去,谢铿一笑,暗忖:“幸好方才我没动手,原来此人是个浑小子。”
  人马来到近前,谢铿极为注意的去看,看到马上骑士的衣服,颜色极为奇怪,甚至在这种漫天风沙中还能有这种感觉,心中一动,惊讶的暗忖:“怎的这六位也来了,难道西北真有什么事故发生不成,看来我无心之中倒赶上热闹了。”心里泛起一阵热血,将方才颓废的心情一冲而淡。
  江湖男儿大都热血沸腾,是以才凭着这一股热血,造成许多可歌可泣之事。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第二篇 风云际会
上一篇:
虎跃龙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