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伊人无恙
2021-05-17 15:54:4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在那黄土将崩的一刻里,石慧的江湖历练,当然不及谢铿及黑铁手丰富,但是心思反应的灵敏却非他人能及。
  何况她距离窑门本比谢铿等两人为近,当下也念头都来不及转,身形一动,便掠了出去。
  这在当时的确是千钧一发,她假如再迟那么一点儿,便得和谢铿等两人一齐葬身在黄土之下。
  她方掠出土窑,身后已是轰然一声大震,她连头都不敢回,身形弓曲之间,已然上掠数丈,这是她身受父母两人的绝学,换了一人,也不会有这种功力逃出。
  云龙白非也就是在她之前片刻离开的,但此刻她所遇到的惊险,却远在云龙白非之上,土块都飞溅到她身上,打得她身上隐隐发痛。
  黄土如洪水而下,她将她能施展出的每一分功力,都完全的施展了出来,身形如凌波之海燕,自黄土之上掠了出去。
  她这一全力而奔,真气就有些接不上来,但是她仍然不敢停留,等到后面的土崩所发出的轰然之声静下来之后,她才敢停下身形来。
  这时她喘气的声音已经非常急促了,她静立着将就了半晌,扫目回望,四周又恢复了静寂,原来她这一阵急掠已奔出很远了。
  大难过后,她心里反而平静得很,这几乎是每个人心里都会发生的感觉。
  她此来的任务,就是将谢铿致死,此刻她已断定谢铿必定已葬身在黄土之内,暗忖:“他焉能再逃出活命呢?”转念又想道:“只是黑铁手也葬身其内,妈听到了,不知道会多难受哩。”
  她哪里知道谢铿并未死,世上之事,又岂是人们所能推测的呢!
  此刻她任务已完成了,再也没有什么事了,觉得轻松得很,因为她又可以回家了,回家是一种多么甜蜜的享受呀。
  她轻轻一笑,蓦然想起了白非,少女的心事变幻无常,她对他竟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很深的情意,于是她对这正在怀念着她的人,也开始怀念了起来,这种感觉,是她前所未有的。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理睬这年轻人,虽然她对他的态度是冷冰的,但是她却将她的身世一切都告诉了他,虽然事后她想起来也有些后悔,然而当时她却像是无法控制住自己似的。
  “如果我回家去,此后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他了。”她幽幽长叹了一声,漫无目的向前走去,在她心底,她还有着能再碰到他的希望,虽然也许等她再碰到他时,仍会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这就是少女的心情,是人们最难了解但也是最容易了解的。
  她所走的路和云龙白非同一个方向,因此所遇也相同,这里仍然是一片荒凉的原野,黄土遍地,风仍很大。
  她辨不出方向来,心里有些着慌,想找个人问问,因为这里四面看起来竟完全一样,她若走错了路,在这种生疏的地方,一定难免迷失,而她此刻有些疲倦,也有些饿了。
  忽然,她鼻端冲进一股香气,她几乎以为是自己有毛病,因为这是烧肉的香气,而在这种地方怎会有烧肉的香气呢?
  但是这香味越来越浓郁,她直往下咽唾沫,肚子越发饿,终于忍不住向那香味发出的方向走去,而且越走越快,竟施展起轻功来了。
  “无论如何,我也要弄它一块来吃吃。”她生就是有我无人、一厢情愿的脾气,自己想做的事,也不问别人的感觉,就要去做,纵然做出了要惹一身麻烦,也是先做了再讲的。
  果然,走了不远,她就看见前面有烟升起,因为有风,所以那烟被吹得四下飘散。
  她脚尖一点,身形如箭般窜了过去,但等她看清前面的景象时,她却不得不猛然收摄住身形,因为那使得她几乎吓了一跳。
  原来前面有人席地而坐,因为是背向着她,是以看不清面貌,只看到那人头发很长,似乎是个女子,最怪的是这人衣服穿得极为破烂,在那人面前就是烟发出来的地方,烧肉的香气也是从此发出的。
  此情此地,再加上这么样一个怪异角色,石慧胆子再大,也不免吃了一惊,她踌躇着,不敢再往前走,而简直想开溜了。
  这是石慧前所未有的,她正想转身,哪知前面那人却蓦然道:“后面是什么人?”声音沙哑而粗,又不像是个女子。
  石慧更是一惊,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轻功深浅,而且极为自负,她暗忖:“我敢说我根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这人却知道了,这真有点儿奇怪,难道这人——”她不敢再往下想。
  “走到这里来,你想走可不成!”那人又冷冷说道,像是背后有着眼睛似的,石慧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害怕,但脚步却一步一步往那人走了过去,心跳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了。
  那人极为难听的一笑,道:“你害怕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石慧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噤,暗忖:“难道她烧的是人肉?”她虽有一身武功,但遇着此事,竟像一点儿也施展不出了。
  那人咯咯笑着,一转脸,石慧这一惊更远比方才为甚。
  照石慧的思忖,这人必定难看丑恶已极,因为她背影如此,声音又这么难听,哪知这人一转脸,却是张奇美无比的面孔。
  这美,简直美得不似人类,那是一张瓜子脸,眼睛大而明亮,鼻子挺直,嘴巴是一个小巧而曼妙的轮廓,但是皮肤却白得可怕,在白的里面,还带着些青的味道。
  这使人无法推测她的年龄,石慧的心中更起了恐怖之意,因为这张脸是和这人全身的其他部分都绝不相称的。
  那女人又一笑,笑得甜得很,笑声却难听得可怕,朝石慧道:“小姑娘,你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不怕坏人欺负你吗?”
  她大而明亮的眼睛里,顿时现出一种迷惘凄凉的光芒,像是因着太多的往事而伤心,而这些往事,却又是她永生难忘的。
  石慧全身冷汗涔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忽然噗哧一响,那女子哟了一声,道:“烧的肉已经好了,怎的这么快呀?”
  原来她不知从哪里弄来几块砖头,在里面烧着枯树枝弄出很多烟来,而那砖头上却放着一个大瓦锅,里面的水滚着,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也发出异常浓郁的香气。
  那女子掀开锅盖,香气更是扑鼻而来,石慧忍不住又咽了一口唾沫,她心里虽然害怕,但生理上的要求却仍然强烈。
  那女子也看到了,道:“你想吃一点吗,那就坐下来,不要假客气。”说着从身旁的一个大布袋里拿出一套碗筷,道:“我从来没有请别人吃过我做的东西,今也是我看你特别投缘,但是我碗筷只有一副,只好等我先吃了你再吃了。”
  石慧不敢作声,那女子伸出手,竟十指葱葱其白如玉,那碗也是极上品的磁器,筷子竟然是象牙的,石慧更奇怪,她方才竟以为这女人是鬼,现在虽已没有这种感觉,但却更奇怪,眼看着她拿着一个汤杓将瓦锅里的东西盛了出来,放在碗里,用筷子慢慢吃着,吃得香得很。
  石慧肚子里可难受得很,她睁着大眼睛望着那香气扑扑的锅子,心里恨不得那女人快点吃完,哪知那女人吃得更慢,一面说道:“我天生吃饭就慢,你要是等不及,就用手在锅里抓着吃好了。”
  石慧嗯了一声,暗忖:“这么烫的东西,怎么能用手抓来吃?”她瞅了那女子一眼,看到她破烂的衣服,心中恍然忖道:“看她这样子,一定八成是个女疯子。”嘴里可不敢说出来。
  那女子一面吃一面笑,笑声虽然大,石慧听起来可没有一点儿笑意,她心里有些发慌,不知道这女疯子对她究竟有什么用心。
  那女子望着石慧,笑道:“你怎么不吃呀?”石慧哭笑不得,那女子又道:“你怕烫,不敢用手抓着吃是不是?”
  石慧有些奇怪:“怎么我心里想着的事,她好像都知道的样子。”一股凉意,由背脊直透头顶,老实说,这种能预知别人心意的人是有些可怕的,何况这女子看来又是这样奇诡。
  那女子突然将手里的碗筷都递给石慧,笑道:“你怕烫,我可不怕,你用筷子吃好了。”
  石慧不由自主的接了下来,那女子拍了拍手,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一面说:“不脏,不脏。”竟将一双纤纤玉手伸进仍在沸腾着的瓦锅里。
  石慧又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那女子在锅里捞了半天,捞了一大块肉出来,手上仍然玉指葱葱,这双玉手竟像是钢铁所铸的,丝毫没有因着这沸腾的肉汤而有半点红肿。
  那女子像是行所无事,一面吃肉一面道:“你快吃呀!”
  石慧暗忖:“这女子的内功竟已到了水火不侵的地步了,这我虽然听人说过,可是老不相信,想不到这女疯子竟是个这么样的高人,可是她究竟是谁呢?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位人呀!”
  她呆望着碗里的肉,香气更一阵阵往鼻子里冲,她暗笑自己的馋,但还是忍不住用筷子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咀嚼着。
  这一吃之下,她只觉得是生平从未吃过的美味,赶紧又夹了一块,不一会儿,大半碗连汤带肉都被她吃了个干净。
  她意犹未尽望着瓦锅,意思是再来一碗,那女疯子却一点也不疯,笑道:“你还想再吃一碗吧,来,别客气。”
  石慧脸微微一红,那女子又笑道:“你别怕难为情,这我也是不花钱买来的,吃光最好。”说着,她又从那大布袋里拿了一大片生肉出来,道:“这条狗我吃了两天,还没有吃完,再不吃完就要坏了,有你帮着我吃,再好也没有。”
  石慧一惊,瞪大眼睛道:“狗肉!”
  那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对了,狗肉,你说好吃不好吃?”
  石慧觉得一阵恶心,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在肚中翻江倒海,直想往外吐,可是又吐不出来,干呕了半天,一点儿东西也没有吐出来。
  那女子笑得咯咯出声,道:“这是天下最好吃的肉,你要是不吃一次,你可真叫白活了。”
  石慧越想越恶心,那女子笑得打跺,道:“真开心,到西北来,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了。”仿佛只要别人难受,她就开心似的。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关东马豪
上一篇:
非常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