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白羽双剑
2021-05-17 15:58:1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白非望着那老者拿给他看的两件东西呆呆的出了会儿神,这两件东西他以前虽然都没有看见过,可是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然后他惊异的抬起头来,望着那老者道:“你老人家就是白羽双剑?”白羽双剑的名声天下皆知,岂只白非而已。
  那老者微微一笑,指着抛在炕上的东西道:“这‘黑蛇令’你也知道吧?”他又一笑,道:“这和你们天龙门还有些关系呢!”
  白非恍然道:“难怪我看有这么多武林豪士都聚集到此地来,想必是那千蛇剑客静极思动,又想重振旗鼓了吧?”
  那老者微微笑道:“他们还是一帮一帮来的呢,听说那千蛇剑客又想重振灵蛇帮,并开十二个香堂,由武林中人公平较技,胜者为强,是以有野心在灵蛇帮占些地位的人,都约了帮手,群集此地,都是想在这十二香堂里占一席位的呢!”
  白非一笑,道:“老丈大概以为我也是其中之人吧?”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原来我也在奇怪,堂堂天龙门的少掌门人,怎么也会来趟这浑水——”
  白非接口道:“老丈来此,还是为了昔年未了之事吗?”话问得含蓄得很。
  那老者正是昔年名扬天下的白羽双剑中的司马之,此刻摇头,道:“昔年的恩怨,老夫早已忘却多时了,此来却是为着要找一个人的。”他长叹了一声,又道:“浩浩江湖,知道老夫昔年恩怨的,只有令尊大人一人而已——”
  白非沉思未语,突然道:“千蛇剑客此次重现江湖,想必是又得了什么武学绝传,是以才敢如此大张旗鼓地去做。”
  司马之摇头叹道:“他华发已鬓,想不到还有这一份争雄的野心,老夫将这些事却早已看得极淡极淡了。”
  那两个少年此刻面上也现出忧怨之色,白非望了他们一眼,向司马之道:“这两位想必是令嫒了。”
  那两个少年脸上一红,司马之满怀感慨的脸上也露出笑容道:“你看得出来他们是女扮男装的?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目光却锐利得很。”
  白非暗笑:“这还有谁看不出来?”
  司马之指着身材较长也就是那很爱说话的一个笑道:“这是我的义女,你别看她年轻,她在江湖上的名声也不弱于你哩。”
  白非哦了一声,他方才看过她的功夫,并非因此话而怀疑。
  那女子却娇笑道:“爹爹真是的——”口中虽在不依,心里却像是高兴已极,司马之哈哈笑道:“你这位罗刹仙女还会不好意思?”
  白非哦了一声,恍然忖道:“原来她就是崑仑双绝手里六阳神掌郑剑平未过门的夫人。”心中竟微微有些失望,当然,这种微妙的心理,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不会知道。
  司马之又指着另一个道:“这个也是我的义女,叫小霞,她从小离开父母,就跟着我的姓了。”司马小霞嘟着嘴,望着白非,似乎在怪她爹爹为什么不捧她两句,司马之眼光中满是慈祥的爱意,笑道:“她除了撒娇之外,可什么也不会。”
  司马小霞嘤咛一声,倒在炕上,粉脸想必已红得像熟透了的樱桃了,白非望着她娇憨的样子,心中却浮起石慧的影子。
  司马之走过去,抚着她的秀发道:“老夫虽然没有儿子,但有了这两个义女,也就心满意足了。”
  白非心中一动,突然问道:“白羽双剑昔年形影不离,后来怎的突然离开了呢?小可对老丈昔年的韵事雄迹,虽然曾听家父谈过一些,但却仍然不甚清楚。”司马之脸色一变,竟流露出怨恨与幽忧这两种情念所混合的神色。
  白非马上知道自己的话问得太孟浪了,竟触痛了人家心底的创痕,后悔得很,但话已出口,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司马之却并没有怪他,只是苦叹道:“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说给老弟知道吧。”
  白非望着他,觉得这名满天下的大侠虽然话中处处流露出英雄垂暮之情,但眉目之间,却仍时时现出过人的英豪之气。
  此刻,他也恍然了解了方才小铺里群豪们为什么在发出一声惊呼之后便没有任何举动的缘故,他暗忖:“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位大侠昔年被江湖中视为圣者的白羽令的缘故呀。”
  他望了那枝曾在司马之手中把玩着的白色羽毛一眼,又望了望那炕上的黑蛇令忖道:“想不到这武林中人极难见到的黑白双令,今天都被我看到了。”
  其实黑蛇令还容易见到些,这白羽令却一共只有两根,武林中人要想见上一见,的确是不太容易的。
  司马小霞突然翻身坐了起来,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白非,道:“喂,我爹爹刚才问你为什么到西北来,你怎么不说呀?”
  白非脸又一红,司马之看出他的窘态,笑道:“霞儿,不要多开口。”小霞一生气,又嘟着嘴倒回炕上去了。
  蓦然,客栈中的人声喧哗了起来,许多人的脚步声奔来奔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故,司马小霞和罗刹仙女乐咏沙对望了一眼,大有想出去看看的意思,白非也是少年心性,好奇之念大起,也从炕上站了起来道:“我出去看看。”
  她们感激的望了他一眼,他整了整衣裳,方才想走出去,哪知门外竟有人敲起门来,乐咏沙娇喝道:“什么人?”
  门外闪进一个人来,白非面色一变,暗忖:“这人怎的不等回答就闯了进来?”再一看,却是客栈中的店小二,怒火也就消退了。
  店小二张口想说话,乐咏沙却抢着问道:“外面乱哄哄的,是什么事呀?”
  那店小二咧开嘴一笑,道:“这两天我们这小地方可来了许多大侠客,客官想必也知道的了——”他话还没有说完,乐咏沙已皱眉喝道:“少噜嗦,我问你外面出了什么事?”
  店小二暗的一伸舌头,忖道:“别看他人长得像女孩子,脾气却那么大。”他若知道她根本就是女孩子,恐怕更要吃惊了,但是他心里搞鬼,嘴里却恭恭敬敬的说道:“听说这里又来了几个大侠客,叫什么天中六剑的——”
  乐咏沙哦了一声,道:“他们来了。”那店小二两次被她打断了话,站在那里,竟没有再开口,乐咏沙又喝道:“快说呀!”
  店小二道:“另外还有姓谢的,叫做什么游侠,这位谢大侠像是名头很大,到这里来的侠客,好像全认识他。”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咽了口唾沫,白非暗忖:“怎么他也来了?”
  “住在我们小店里的侠客们听到他来了,全跑了出去看他,听说那位姓谢的侠客最近报了一件大仇,别人也都在恭喜他。”
  司马之却突然问道:“这姓谢的是和天中六剑一齐来的吗?”
  店小二点头道:“他们一齐来的有十几个呢!”
  司马之轻轻一皱眉,低语道:“这倒奇怪了。”他虽然隐迹江湖多年,但武林间事他仍然清楚得很,此刻听说游侠谢铿竟和武林中声名素来狼藉的天中六剑一齐来,心里当然有些奇怪。
  店小二见他们不再问话,暗忖:“这些爷台们真难伺候。”转头想走,忽然又回过头来,将手里捏着一张纸条交到司马之面前,一面说道:“方才有三个人说要找你老人家,他们只说姓司马的,小的本来不知是谁,后来听他们一形容,小的就知道那一定是你老人家了。”他似乎非常喜欢说话,一开口就是一大串,司马之脸色微变,道:“人呢?”
  店小二一摊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势道:“这三个只交了张纸条给我,叫我交给你老人家,人却早就走了。”
  司马之一手接过纸条,道:“知道了。”等店小二走了出去,他奇怪地低语道:“这会是谁呢?”脸上神色更为诧异。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相逢如梦
上一篇:
黑蛇令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