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云龙何去
2021-05-17 16:06:1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练武的人多半早起,第二日清晨,石慧一脚跨出房门,已经看见司马之站在院中了。
  她悄悄走了过去,却见司马之垂着双手,静立不动,像是一段枯木似的,她猜想他也许在练着什么功夫,因此也不敢打扰,也静静站在一旁,呼吸着清晨清冷的空气。
  片刻,司马之张开眼来,朝她缓缓一笑,她也笑道:“前辈起来得真早。”
  司马之微笑说道:“老头子多半起得早,也许是自己知道自己是活不长了,是以特别珍惜时日的缘故吧。”
  他话中的辛酸与感慨,很明显的就可以听得出来,石慧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忽然对这老人起了很大的好感,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司马之又微微一笑,道:“昨晚你和白非到哪里去了?”
  石慧倏然飞红了脸,羞得低下头去,暗忖:“这老人果真厉害,我和他出去的时候,敢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来,他怎么会知道的?”
  司马之敞声而笑,罗刹仙女刚好走出来,问道:“爹爹,什么事使你老人家这么高兴?”
  石慧的头垂得越发低,生怕这老人会说出来。
  “没什么。”司马之笑着回答:“小霞这小妞子怎的还没有起来?最近她好像越来越懒,连早课都懒得做了。”
  罗刹仙女哟了一声,娇笑道:“这你老人家倒不要错怪了好人,她一早就起来忙着去煮早饭给大家吃了。”
  石慧赶紧道:“我去帮她忙去。”乘此机会,居然溜之大吉了。
  早点端上来,是清粥,还有四色小菜,蒸火腿、炒蛋、风鸡和皮蛋,虽然都是些现成的,而且可以久放的东西,然而在此地能吃到这些东西,倒真是口福不浅,司马之笑道:“他们想得倒真周到。”
  石慧心里想着白非,暗忖:“他怎么还没有起来?”眼睛瞟了司马之一眼,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司马小霞却道:“白哥哥怎么还没有起来?”她比石慧还天真,不但先问了出来,而且还叫起白哥哥来了,这就是江湖男女异于常人的地方。
  司马之眉头微皱,道:“少年人贪睡最是要不得,你去把他叫起来吧。”他少年时游侠各地,因此口音也杂,说得话来,南腔北调都有,这样也有好处,因为每个地方的人都能听懂一些。
  司马小霞赶紧说好,转身就跑了出去,石慧心里可有些不愿意,因为她也想去叫,但当着人她又怎能抢着去?
  她着急的坐在桌子旁,想白非快点来,等了半晌,却见司马小霞一人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她忍不住问道:“他呢?”
  “我也不知道。”司马小霞看起来也有些着急,气咻咻的说道:“刚才我敲他的门,敲了半天,也没有开,我忍不住想推门进去看,哪知门关得紧紧的,我就绕出去,一看他那间房的窗户倒是开着的。”她一口气说到这里,稍微停了停,司马之含有深意的望了石慧一眼,石慧却没有注意到,只是留神的注意着司马小霞。
  司马小霞又道:“我就跑到窗子旁边去看,哪知房里却没有人,床上也是整整齐齐的,好像根本没有人睡过的样子。”
  石慧吃了一惊,着急的低语道:“他没有睡过,那么他到哪里去了呢?”其实不但她着急,这里的人又有哪一个不在着急呢?
  这座房子在一大片荒野里,四周根本没有可去的地方,大家心里俱是疑窦丛生,尤其是石慧,司马之本来以为她一定知道白非的去处,但看了她焦急的神色,却又不像。
  他沉吟了半晌,沉声道:“以白贤侄的武功和聪明来说,我想他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不过——”他含蓄的止住了话,然而话中未尽之意却给石慧带来了更大的焦急和忧虑。
  她倏然站了起来,道:“我去找他去。”
  最后一个字落声的时候,她人已走出房了,司马之摇头叹道:“年轻人总是沉不住气,这叫她到哪里找去?”转念想到自己年轻时又何尝沉得住气,这沉不住气却正是年轻人的通病。
  石慧迷茫地跑出房子,眼前一个人影似乎在向她比着手式,她心中有事,也未去注意,等到她发现那向她比着手式的竟是为他们开门的聋哑老人时,她当然更不会注意了。
  她根本等不及别人把门打开,纵身一掠,便掠了出去,门外一眼望去,尽是风沙遍野,她在那土墙的旁边愕了一会,仰首上望,昨天那人还和她同在土墙之上,但现在他却去了哪里呢?
  她心里既惊恐又难受,惊恐的是她怕白非出了意外,当然她希望他没有,然而如果他没有意外,那么他走了,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一声呢?
  人们在陷入爱的漩涡里时,情感最为紊乱、矛盾,尤其像石慧这种在情感上尚是一片白璧的少女,她受的这种折磨也越大。
  她向四周仔细打量了许久,但依然辨不出方向来,可是即使她辨出了方向,她又怎能知道白非是往哪个方向走的呢?
  这时候,她只有依靠自己的命运了,她悄悄闭起眼睛来,似在默祷上苍能指点她一条明路,然后她睁开眼来,不辨方向的飞身而去。
  这里这几天的天气很古怪,每日清晨仿佛都有一些阳光,然而这阳光尚未晒热地上的沙土地,便又恢复阴暗了。
  她眼睛有些闪烁,原来阳光正自她迎面射来,她高兴的忖道:“我是朝日出的方向而来的,看来也许会找得到他了。”在这种时候,她也像多数人一样,凭着一件并无根据的事来幻想着自己的幸运。
  她身形极快,在这种风沙之中,纵然有阳光,也很难辨清她的人影。
  但阳光瞬即消失了,她拔足急奔,并没有多久,她即看到前面似乎有个市镇,她心里有些欢喜,更加快了速度,然而两个纵身之后,她看清了这小镇竟是他们昨晚来过的地方。
  原来在那一片荒野之中,她以为自己是照着直线前行的,哪知却划了一道弧线,是以刚好又回到这被她熟悉的小镇上来。
  这时候她当然毫无犹疑的走进镇去,一到小镇的边沿,她立刻顿住身形,换了平常人行路的速度,她入世虽浅,但江湖上这种最普通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只是心里也有些不愿意遵守而已。
  虽是清晨,但市镇上的人已经不少了,因此此次武林盛会,这个人迹罕至的小镇后来竟逐渐繁荣,这大概也不是千蛇剑客能预料得到的。
  石慧用心的在人丛搜索着,希望能够发现白非,那些武林豪客看到竟有个少女在向他们毫无忌惮的打量,心里刚有些要开玩笑的意念,但等到他们看清这少女竟是昨日力斗天中六剑的人的时候,他们那种意思就很快的完全消失了。
  当她走过一家本是个货店改装的客栈门口时,她发觉有一大堆人围在那客栈门口,三三两两的在讨论着一个看来似乎非常重要的话题,她也不禁驻了足,向那小客栈走去,她这时候无论任何地方都去,只要那地方能有一丝希望找到白非的踪迹,白非若知道他已得到一个少女的全部情感,他也该心满意足了,无论任何人能得到另一人的全部情感,这总是一件值得骄傲也是一件极为光荣的事。
  “谢大哥怎么回事呀,听说他两只手都是自己砍断的,老哥,你可看到没有?”
  “我没有看到,不过若说两只手都是他自己砍断,这似乎有些不大可能吧。”另一人说道:“他到这里来做什么?”一人问。
  “你老哥还不知道呀,武林中有名的神医、追魂续命那位主儿就是住在这家小客栈里哩。”另一人回答道。
  “唉,这几天这里真是高手云集,连白羽双剑里的司马之昨天都露了面,像咱们这号的人物,还是趁早回家吧。”
  那人叹道:“这里可说不定会出什么事,你看,谢老大不就是个榜样。”
  “像他这样的人物,会有这种收场,真是谁也想不到的事。”另一人感慨万千的说道。
  这里人丛里的问答,石慧却极为留神的听着,这时候她虽然已经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关系着白非,然而这件事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了。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恩仇了了
上一篇:
既聋且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