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缚魂之带
2021-05-17 16:47:4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白非在耳畔喧哗的水声中似乎听到一声巨震,还有些另外的声音,那和人们的呼叫声非常相似,但是他却并未能听得十分清楚,也未十分在意。
  他望了对面那怪人一眼,怪人低着头,像是也满怀心事,他觉得有些寒意,“寂寞,的确是世上最坏的东西。”他暗忖着。
  时间,在他的饥饿与恐惧中,也不知过去许久,白非有些朦胧的睡意,那怪人——常东昇动也不动的坐着,像是一尊石像,自远古以来就未曾动过一动似的,垂死的飞禽低低的扑动着翅膀,流水的声音在这洞穴里听来像是少女的呜咽。
  蓦然——
  白非的耳朵竖了起来,他听到地道上有极轻微的脚步声,于是他本能地醒了过来,这是多少年来的训练所造成的。
  他极为盼望此时有人来,无论那人是谁都好!因为这种寂寞而凄凉的景况使他受不了,于是他对这怪人强逼他留下来的行为有些不谅解,试想无论任何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度过几十年,当他有能力留下一个人来陪伴他时,他是否会这样做呢?
  常东昇冷“哼”一声,眼中倏然射出精光,道:“邱独行来了。”他轻声向白非说道:“你若能将他骗进来,我就放你出去。”
  语声中如刀的寒意使得白非打了个冷战,他知道这怪老人必定对邱独行恨入切骨,而邱独行也必定做过一些使这怪老人恨入切骨的事,但是“放你出去”这四个字,却又不免使白非心动。
  脚步声渐近,接着火光一闪,白非看到那狭小的洞口露出一个头来,在火光中显得异样的苍白,却正是邱独行。
  邱独行见到白非,也似乎一惊,那怪老人——常东昇却冷冷说道:“你又来啦?”
  邱独行勉强的一笑,道:“常老前辈,你何必这么固执,只要你老人家答应我的话,我担保——”
  常东昇又冷冷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担保?邱独行,你凭什么担保?我老人家还能相信你吗?”他脸上的狠毒之色更为显著,语气中的寒意也更为浓郁。
  “我若是早点知道你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我就不会被你点中穴道,被你偷去那本秘笈。”他又道:“我知道,你若不是怕那时功力不够,降不住香奴,你不把它也偷去才怪,现在我可认清了你,你再来骗我,可办不到了。”
  白非暗忖:“想来邱独行以前亦是误入此洞,像我现在一样,被这怪老人困住,而他大概在里面呆了不少时日,乘这怪老人熟睡之际点了他的穴道,拿去了他的秘笈。”他不觉暗笑,这怪老人的秘笈原本是偷来的,此刻被人偷去,不是天经地义吗?而这怪老人却认为邱独行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那么他自己又该如何说法呢?
  “人们对于自己的错误,远比对别人的过失容易宽恕。”白非暗忖着。
  却见在洞外的邱独行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弟子也知道你老人家在此寂寞,可是你老人家总不能叫我永远在洞里陪着呀?因为弟子在别无办法中才点了你老人家的睡穴,弟子若是对你老人家有恶意,别的穴道尽是可点得的呀!”
  常东昇又哼了一声,白非站了起来,忍不住道:“邱大侠,难道就没有一个办法可以将他老人家救出去吗?”
  邱独行又叹了口气,道:“老实说,这灵蛇堡虽然是我所建,但这后园里的林木和这些山石瀑布,却在我来时已经有了。”
  “二十年前,我孤身来此,发现此地,误打误撞的撞入这里来,那时我心情甚为落寞,本有意和这位常老前辈久居此间,但后来——”他缓缓叹道:“我实在忍受不住这种生活,才逃了出去。”
  白非了解的点了点头。
  “我当然也在为常老前辈设法脱困,但这缚魂带竟被那位前辈异人以无比神通穿入地底,这些山石洞穴想来也是那位前辈异人所建,其中像是有着无穷奥妙,我苦研二十年,但是这其中的奥秘却一点儿也没有办法识破。”
  白非听得入神,邱独行又道:“而且这些山石看似普通,其实却坚如金刚,普通刀斧竟砍它不动,我本想派专人来此伺候常老前辈,但他老人家又不肯,看来除了寻得九抓乌金扎之外,根本别无他法能使他老人家脱困。”
  白非两条剑眉紧紧皱到一起,却听得邱独行又道:“因此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探访这九抓乌金扎的下落,现在总算稍有端倪,或可一借,但却非得先将香狸取出一用。”他转过头向常东昇道:“你老人家却不信任我。”
  常东昇冷“哼”一声,向白非问道:“你相信这人的话吗?”
  白非无可奈何的向邱独行一瞥,他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沉吟了许久,忍不住问道:“那九抓乌金扎和这香狸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香狸不但能体发异香,吸引百兽,而且它的精血却是天下女子的恩物,人只要能得着一滴,自身便也能体发异香,使接近她的男人心旌摇荡,不能自主。”
  白非心中一动,忖道:“要是慧妹能得着一滴该有多好。”
  “而那九抓乌金扎经过我多年探访,却是落在青海海心山绝顶上隐居的天妖苏敏君手上,这天妖苏敏君不但武功绝高,而且精通媚术,不知有多少武林豪客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他眼中闪过一丝别人无法理解的光芒,又道:“她后来又不知从哪里习得武林中久已失传的驻颜之术,也就从此隐居了。”
  白非大感兴趣,问道:“后来呢?”
  邱独行缓了口气,又道:“她自从隐居在青海海心山后,行迹更诡秘,又得到了那柄武林珍物九抓乌金扎,我虽和她亦是素识,但若去求她借用此物,她一定不肯,只是此人却有一物可以打动她。”
  白非道:“香狸?”
  “对了。”邱独行一笑道:“天妖苏敏君自负容颜盖世,习得驻颜之术后,更可永驻美姿,只是她生平却有一件最大的憾事,那就是这美如天仙的美人竟生具恶臭,而且臭得非常厉害,天妖苏敏君为此大概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因此我若以香狸去和她交换乌金扎一用,她一定求之不得的。”
  他讲完了,白非才透出一口气,暗忖:“江湖之大,奇人果真也有不少,只是谁都没有办法将他们一一见到就是了。”
  常东昇“哼”了一声,却问道:“你可以断定乌金扎是落在那女人手中吗?”
  邱独行道:“当然。”
  常东昇道:“你真的肯为了我的事跑到青海去吗?我有点不大相信。”
  邱独行微微一笑,道:“弟子找她,还有些别的事。”
  常东昇又哼了一声,道:“你的话靠得住吗?假如你将香奴拿去了,却不将九抓乌金扎拿回来,那我老人家岂不又上当?”
  白非连忙道:“晚辈也跟着邱大侠去,为邱大侠作担保好了。”
  常东昇道:“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白非胸膛一挺,朗声道:“晚辈年纪虽轻,但却从来未曾有说出来不做的话。”
  常东昇瞪眼望了他半晌,又低下头思索着,突然道:“香奴性子极烈,你们两人能降得住它吗?”
  邱独行一笑,道:“这些年来弟子已将灵蛇秘笈里的功夫学了不少呢!”
  常东昇沉吟了半晌,喃喃低语道:“真的可能吗?”这么久已来,他对幸福的来临已失去了等待的信心,此刻却不禁心动了。
  邱独行又道:“弟子可以派一个人来,照料你老人家的饮食,你老人家放心好了。”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重见天日
上一篇:
寰宇六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