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四章 奸徒施辣手,娇娇受污辱
2019-07-13 21:52:56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六间石室并没有任何特别,也没有任何发现,他们再绕着屋子走一匝,肯定没有问题,铁虎才跳下去抓住了一头鹿,以熟练的手法去皮洗干浄。
  喀丽丝凤栖梧那边已将火堆起来,这一顿烤鹿当然吃得痛快。
  他扪也就歇在小屋外,对于那座小屋,他们都有一种不知道怎样的感觉。
  之后到底过了多久,他们都没有计算,也不知道如何计算。
  凤栖梧是第一个醒来,随即被眼前的景色惊呆,那简直就是换了另一个不同的环境。
  那个地方非独光亮了很多,而且呈现出一种瑰丽悦目的光彩。
  光线从上方透下来,凤栖梧仰首望去,终于看到天空,那种高度却令他为之心寒,周围的石壁更就像随时都会倒塌下来的。石壁的颜色七彩缤纷,只有接近湖水的十来丈才长满青绿色的种种奇怪植物,凤栖梧见识虽然丰富,却是从未见过。
  天光从圆形的洞口射进来,再由那些七色缤纷的石壁一层一层折射下去,形成一种非常瑰丽的色彩,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神仙境界。
  凤栖梧看着看着怔在那里,一直到铁虎醒来,铁虎第一句便道:“老天,这是什么地方?”
  喀丽丝是给他们的语声惊醒,睁着睡眼亦是梦呓的问道:“我们怎会到来这里的?”
  铁虎这时候亦已看清楚:“这就是我们昨夜进来的地方,不过天亮了,天光之下看来不同。”
  喀丽丝道:“这看来更美丽,是那些石壁的关系?
  铁虎突然道:“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凤栖梧接问道:“是不是传说中的金银井?”
  铁虎一怔道:“你也知道金银井?”.
  凤栖梧道:“传说金银井在大漠中,每到中午便有金银的光芒射出来,乃是孔雀皇朝的藏宝所在,可是见过金银井的人不多,能够从金银井里将金银拿上来的人更加就一个也没有。”
  喀丽丝道:“是因为金银井中有孔雀王的诅咒,任何移动井中金银的人都没有一个能活命。”
  铁虎接道:“有说那除非是孔雀王朝的继承人,带着皇朝的圣物,才能够成功的下去,将所有的金银拿出来,重建孔雀皇朝。”
  “据说孔雀皇朝已经完全灭亡,没有传人,那些金银已成为无主之物,只要福气大的好人又有缘,便能够承受。”喀丽丝对于这个传说显然非常熟悉,随口说出来。
  铁虎打了一个哈哈道:“那我们非独是好人,福气也很大的了。”
  凤栖梧笑笑:“这只是传说,以我看那些未必是金银,只是一种有色的石子,正午给阳光一照便发出金银的光芒来,因此而有那个传说。”
  铁虎道:“我承认可能是因为有这个金银井才有这个传说,但那种却未必是石块。”
  凤栖梧沉吟道:“我们从这儿望上去,所见的都是石壁,只是那种反光细看下也的确很像是金属的反光。”
  铁虎道:“这你是没有我的清楚,家父是个五金匠人,我自小便懂得分辨各种金属的色泽。“
  凤栖梧道:”金银井也就在亡魂洞附近,你既知道亡魂洞所在,当然留意过金银井这地方。“
  铁虎道:”就是没有兴趣下来看看,对于这个地方我是有一种恐惧。“
  凤栖梧会意道:”金银既然是真的,孔雀皇朝的传说也可能是真的了。“
  铁虎道:”你应明白我们的信仰,还有你若是到过那上面看见金银井的外貌,相信也一样会感到恐惧不敢以身犯险。“
  凤栖梧道:”那之上是怎样的?“
  铁虎道:”那其实只是一个山谷,只是别的山谷见地面,这个山谷却是一个大洞,从上面看下去,深不可测。”
  凤栖梧道:“山谷莫非就在亡魂洞后面?”
  铁虎点头道:“那周围都是一块块奇大的石壁,要下去谷口已经不容易,我的一个朋友曾将一块石推下去,却是听不到石块着实的声音。”
  凤栖梧叹了一口气:“这个洞的确是深得很,也是说,我们是不用想从这里攀上去的了。”
  铁虎苦笑:“就是石壁也不易立足,金银既滑且硬,我没有信心立足其上。”
  凤栖梧道:“你没有信心,我当然也没有,换句话说,我们只好进屋后那个山洞碰碰机会。”
  铁虎嘟喃道:“若是能够进来的便是主人,我们都已经富甲无下。”
  凤栖梧道:“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那么多金银在眼前,非独碰不到,反而还要担心如何离开,可见财富并不重要,自由才是可贵。”
  铁虎道:“家父老早便已已教我差不多的道理,所以我未为功名富贵所动。”
  喀丽丝说道:“好像你们这种人并不多。”
  铁虎道:“公主不也是?一心一意只为了我们的族人。”
  喀丽丝叹息:“可惜做不了什么。”
  铁虎道:“有这个心意我们已经感激之极。”
  喀丽丝摇头道:“我们还是想办法看如何离开,我们的族人……”
  凤栖梧道:“那边山洞若是我们推测没有错,应该就是奇门遁甲之类的布置,当然会比石屋中的七星阵更复杂,有我没有摸清楚之前,两位还是留在外面,以便接应。”
  铁虎道:“你放心,我虽然是急性子,但也看环境。”
  喀丽丝当然没有意见,只是以一种仰慕的眼神看着凤栖梧,从这种眼神已可以看出她完全信赖凤栖梧的了。

×      ×      ×

  洞口没有灯,洞内有,七丈后一面石屏风将灯光隔绝,那面石屏风上,也有字留下,告诉要进洞的人考虑清楚,里头是一个揉合了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变化的布置,穿过了这些变化,才能够面对要解决的问题。
  看到那块石屏风的字,铁虎不由苦笑:“这人不是野心太大便是一个疯子。”
  凤栖梧点点头:“有人说疯子其实就是天才,我就是想不出如何能够将那许多种变化能揉合在一起。”
  铁虎忽然问:“老弟,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头大如斗"”凤栖梧微喟:“敎我奇门遁甲的师父说最多不错是可以将所有的阵法揉合在一起,但那种复杂,固然会令人为难,但同样自己也一样会昏头昏脑,结果连自己也进出不了。
  “复杂——”铁虎大摇其头:“这却说还不是难题,老天,怎样才是?”
  凤栖梧又何尝不想知道?
  转过那面石屏风,他们终于面对那个揉合了八种阵法变化的怪阵,那是人工配合天然,由一条条大小粗细不同的石柱组成,从外面望去,也不知道有多深远。
  骤看之下,他们并没有什么感觉,再看便觉得有些目眩,细看那些石柱竟好像会移动。喀丽丝第一个有反应,以手加额摇摇头,道:“我看不下去了。”
  铁虎笑道:“我也好不到那里。”转问凤栖梧:“老弟,你觉得怎样?”
  凤栖梧道:”不大舒服,却是不能不看下去,找不到进口根本不能够进去。”
  铁虎道:“石阵内像有不少人骨。”
  “不错,那相信是之前掉下来的人硬闯进去,希望闯出一条生路,结果困死在石阵内。”
  铁虎问:“你能否看出其中奥秘?”
  凤栖梧道:“要花相当时间。”一顿接道:“这样好了,你们到处看看是否有其他出路,我留在这里,看能否看破其中变化。”
  铁虎不假思索道:“也好,反正我们留在这里也起不了作用,而说不定真的有其他出路。”
  凤栖梧随即盘膝坐下来,闭上眼睛一会才再张开,仔细打量那个石阵。
  铁虎喀丽丝静候了一会,悄然退出。

×      ×      ×

  没有其他的出路,铁虎喀丽丝找了四天,终于绝望,他们亦曾经考虑过爬上去,铁虎甚至施展轻功,尝试往石壁攀升,但最后还是放弃。
  石壁实在太陡峭,可以着足的地方未免太少,铁虎升了数十丈,往下望不禁由心寒出来,往上望,却为之绝望,最要命的是再上石壁非独光滑,而且不容易寄身其上。那就是要将钉子之类的东西钉进去也很困难,他终于能够证实那是金壁,一个大金矿。
  他虽然不能够确定那些黄金是人为藏金经过大变动变成这样子还是怎样,能够证实黄金的确存在,解开金银井之谜已经很开心。
  他们用膳旳时候都会进去山洞看看凤栖梧,每一次,凤栖梧都是聚精会神的在地上以指刻划着许多线条,而第四天傍晚进去的时侯,凤栖梧已置身三行石柱当中,已有进展。
  他们却并不因此感到快乐,在凤栖梧的面上他们只看到忧虑,一丝笑容也没有,那等于告诉他们其实并没有多大进展。
  到底需要多久才可以经过这个石阵?他们不知道,也不敢催促凤栖梧,只是在阵外等候,凤栖梧有时候也退出来,在地上画线计算。铁虎喀丽丝一旁看着,逐渐也看出兴趣来,在凤栖梧的指点下也终于窥到了奇门遁甲的门径。
  这样的日子当然不太难过。
  当然他们怎也想不到与之同时江湖上已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动。

×      ×      ×

  灾祸在华山开始,首当其冲的是华山派现任掌门人玉娇娇。
  雪谷一战败走,她随即回到华山,削发为尼,改了一个法号慧因。三千烦恼丝虽然尽去,她的烦恼并没有随之而逝,只有每天诵经来保持心境的安宁。
  静室在华山绝龙岭后,与她同时打坐的还有八个女尼,每一个都已经修炼到四大皆空,心如止水的地步。玉娇娇是希望借着她们的帮助,使心灵得到安宁,在虔诚的诵经声中,无论如何都会有些影响。
  那八个女尼完全明白玉娇娇的心意,也真心真意帮助玉娇娇脱出魔境。
  日子倒是过得很平静,绝龙岭不易上,一般人也不知道绝龙岭后有一间这样的静室,甚至武林中人。
  南宫望当然例外,他曾经是玉娇娇的未来夫婿,与玉娇娇曾相恋过一段日子。
  他虽然没有到过绝龙岭这个静室,要找到去并不是一件怎么困难的事。
  静室其实是一个天然石洞,用一块巨石挡着,那块巨石也正如其他一般的密室门户,非独封得紧密,而且经过特别设计,不知道其中秘密的人不容易将之弄开。
  南宫望出现在这块巨石前面的时候衣衫破损,头发散乱,非独眼睛,外露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嫣红色,他跌跌撞撞的走来,一面嘶声大叫:“娇娇——”
  他的语声直透进静室之内,玉娇娇也听得出他中气不继,仿佛带伤在身。
  她没有回答,南宫望也没有停止呼唤,叫到声音也嘶哑了。
  八个女尼诵经不已,眼盖低垂,无动于中,玉娇娇心却逐渐乱起来。
  她终于叹息一声,道:“让他进来,看他到底是什么回事。”
  八个女尼一声佛号,接近石门的两个飘然离开蒲团,掠到石门旁边,伸手同时抓住了石门旁边的两个轮轴,一左一右转动起来“轧轧”声中,那块巨石缓缓移过一旁,南宫望一手伸进,跌跌撞撞的走进来,玉娇娇目光及处,脱口道:“你是怎样了?”
  南宫望喘息着道:“凤栖梧以九阳神功伤了我。”
  玉娇娇一怔:“他怎会……”
  南宫望:“我是迫他出手,这件事,他是休想脱得了关系。”
  玉娇娇当然明白是那件事,摇头道:“我早就说过,这是我的事,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南宫望大呼道:“娇娇……”
  玉娇娇冷截道:“贫尼慧因。”
  南宫望长叹,满头汗落淋漓,一个身子摇摇欲坠,伸手扶着旁边墙壁才稳定下来,喃喃道:“我还是来错了。”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五章 参透壁画功,武术有渊源
上一篇:
第三章 亡魂洞避难,穴下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