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七章 石洞埋芳骨,敲钟乱少林
2019-07-13 21:56:4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华山绝龙岭后那个山洞仍然像平日那样紧闭,从外面看来,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凤栖梧铁虎喀丽丝等人却知道一定已出事,华山派弟子虽然少,可是一路走来,他们却连一个也遇不上,问一般的尼姑,当然完全不知道绝龙岭后的变动。
  绝龙岭飞鸟难渡,没有相当的轻功,根本走不到岭后,一般人更就是看看山势便已回头走。他们来到石门前面,等了片刻,仍然听不到任何声音,凤栖梧才上前拍门,他是用内力。每一下都传出老远,石洞内若是有人,绝无道理听不到。
  石门竟然一拍便打开来,凤栖梧反而一怔,到他看清楚石洞内的情形,更加奇怪。
  玉娇娇仍然端坐在石台上,双目低垂,看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那八个护法尼姑也盘膝坐在原位,一样双目低垂,嘴巴噏动着,看似在诵经,却没有声音发出来,石洞内死寂一片。
  凤栖梧细看了一遍,看不出什么地方不妥,铁虎等人也是。
  又等了一会,金鹏第一个忍不住,嘟喃道:“这些尼姑全是哑子。”
  凤栖梧道:“小心说话。”
  金鹏打了一个哈哈,道:“不是哑子,那是摆架子的了。”一顿接又喝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们飞鸟帮的帮主拜访来了。”
  玉娇娇与八个尼姑都毫无反应,金鹏又喝道:“华山派好大的架子哇。”
  凤栖梧不等他说完,已举步走前去,金鹏慌忙叫住:“帮主小心。”
  凤栖梧点头,再上前几步,那扇石门也就在这时候缓缓的关上,铁虎大喝一声,伸手挡着,金鹏双手同时抵上去,两人合力竟然将那扇石门硬硬的推回原位。
  与之同时,那八个尼姑突然站起来,将凤栖梧围在当中。
  她们的眼睛已张开,给人的却是一种死亡的感觉,直勾勾的望着凤栖梧,转也不转,眼神也是浑浑浊浊的,与死鱼眼差不多。
  凤栖梧看着心头一凛,把手一扬,那八个尼姑的眼珠子一些反应也没有。
  然后他终于发现她们眉心那血红一点,脱口道:“天魔迷魂大法。”,
  八个尼姑应声动起来,交错着迫向凤栖梧,右掌接一齐拍出。
  凤栖梧脚踏七星,闪跃腾挪,一抢到空位,立即往上拔起来,那八个尼姑虽然心智尽丧,但身手仍然敏捷,而且合作已惯,阵势纯熟,不约而同,随着拔起身子,半空中攻向凤栖梧。
  每一掌拍出,他们都将内力贯注到掌上,被她们击中,当然不好受,她们也不懂得闪避,完全不理会凤栖梧如何反攻。
  凤栖梧完全明白她们在这种状态下,根本不知道危险,只知道执行施术人的吩咐。
  施术的绝无疑问是南宫望,天魔迷魂大法也就是南宫世家的家传秘技。
  南宫望最后到底吩咐她们怎样做?凤栖梧当然不知道,也无心推断,他的心已悬在玉娇娇的遭遇上。
  玉娇娇始终都毫无反应,仿佛根本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难道她也被施上了天魔迷魂大法,那怎么不上前来攻击?还呆坐在那里?
  凤栖梧一面应付那八个尼姑,一面观察玉娇娇,看不出有何不妥,玉娇娇的眉心上,也没有那八个尼姑那样的红点,但若是真的并无不妥,为什么到现在仍然一些反应也没有?那种镇定,实在已反常之极。
  好像她这样镇定的人凤栖梧不是没有见过,只是,玉娇娇无论如何不是那种人,她的定力还是不够。
  金鹏那边看着忍不住大呼道:“帮主,小心这是一个陷阱!”
  凤栖梧已经很小心的了,凌空一闯不过,身形便落下,又抢得空位,同时喝住要前来帮手的喀丽丝:“别过来。”
  花鸡道士那边接道:“公主不懂阵法变化,还是留在这儿的好。”
  喀丽丝道:“这怎么好?道长……”
  花鸡道士道:“我也看不透其中变化,这八个尼姑乃是华山派的高手,绝不是一般可比。”
  喀丽丝又问:“天魔迷魂大法又是什么?”
  “一种旁门内功心法,据说练成的人能够将一个人的魂魄夺去,驱使那个人做他吩咐要做的事情。”花鸡道士接道:“据说这是南宫世家秘传绝技。”
  喀丽丝道:“既然是旁门内功心法,南宫世家应该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花鸡道士没有回答她,身形陡动,掠进两个尼姑的当中,长剑展处,立时将那两个尼姑的掌势截下。
  他看到现在才看出破绽所在也拿捏得恰到好处,及时掠进去。
  那两个尼姑给花鸡道士这一阻,赶不上其他六个的身形,阵势虽然未至散乱,却出现了一个大缺口。
  凤栖梧随即从缺口冲出,一连四掌分拍在四个尼姑背上,无一落空。
  那四个尼姑中掌仆前,正迎着其他两个,那两个攻势未绝,剑掌立时都落在仆前来的四个尼姑身上。
  凤栖梧完全是配合花鸡道士的行动,那刹那也以为那两个尼姑看见同伴扑来会让开,忘记了那八个尼姑都中了天魔迷魂大法,非独已丧失理智,连内力也不能够控制,不住的透支。
  她们的内力现在还未透支尽,那四个仆前去的尼姑被剑掌击中,三个当场丧命,还有一个被击飞出去,正撞在花鸡道士截下的其中一个尼姑身上。
  那个尼姑很自然的转身一剑插出,插进撞来同伴的咽喉,她同时亦挨了同伴的一剑。
  与之同时,那两个剑掌齐施的尼姑亦倒下,她们虽然击倒了四个同伴,亦被那四个同伴反击了一记。
  花鸡道士的剑亦同时刺进了最后那个尼姑的心窝,一剑致命。
  他无意杀那个尼姑,但他若是不刺出那一剑,便得伤在那个尼姑手下。
  那个尼姑一声也不发,直挺挺的倒下去,花鸡道士握着剑,怔在当场。
  凤栖梧要抢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看着那八个尼姑一一倒地,叹息一声,掠到玉娇娇身前。
  玉娇娇仍然端坐在那里,甚至眼盖也不稍动一下,凤栖梧看着她,好一会才说话:“你到底怎样了?”
  玉娇娇毫无反应,凤栖梧再也忍不住,跃上石台,伸手按向玉娇娇前额。
  花鸡道士不用吩咐,身形开展,来到台前,仗剑待发,以便随时接应。
  金鹏铁虎仍然推着那扇石门,喀丽丝看看他们,忙亦振刀掠到凤栖梧另一边。
  触手冰冷,凤栖梧不由打了一个寒噤,接伸出另一手,按在玉娇娇眼盖上,一抹将眼盖推高。
  玉娇娇的眼珠赫然已变成青碧色,就像两颗碧玉,凤栖梧一惊松手。
  花鸡道士诧异地问:“她是……”
  凤栖梧道:“散功坐化了。”
  语声甫落,玉娇娇的眼盖霍地暴张,那碧玉也似的眼珠子陡然亮起来,双手同时急动,抓向凤栖梧。
  凤栖梧目光与之相触,心头怦然震动,他的反应也很快,双掌立即拍出。
  玉娇娇双手那刹那十七个变化,十六个迅速被凤栖梧拂开,但最后一个变化仍然抓在凤栖梧右手腕上。
  凤栖梧一挣不开轻啸一声,身形拔起,玉娇娇另一手实时拍到,却因为身形被带动,拍了一个空,她的那只手却紧抓不放,坐着的身子紧接离开了平台。
  就在这刹那,平台上火光一闪,花鸡道士看切,急喝一声:“小心——”
  凤栖梧已经小心,却是怎也想不到火药是装在玉娇娇身上,与她的身子离开平台的同时,火石被牵引,磨出了火花,燃着了药引子。
  那条药引子很短,火药在火光一闪之后便爆炸,凤栖梧已嗅到火药气味,只以为火药是藏在平台上,以为玉娇娇要跟他同归于尽。
  他的思想很敏锐,就是没有考虑到玉娇娇也中了天魔移魂大法,变成了一个活死人,南宫望处心积虑设计出来的一样活武器。
  凤栖梧一心还想将玉娇娇拉离火药爆炸的范围,怎知道其实将火药拉近自己。
  到他发现不妥的时候已经迟了,玉娇娇霹雳一声,火光暴闪中血肉横飞。
  她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那也是她最后的一声。
  火光中还有刀光,十二柄没有刀柄,只有半尺刀锋的利刀原缚在火药上,这下子爆炸开来四面横飞,那份强劲不下于发自机弩。
  凤栖梧那刹那已知道什么回事。到底是反应敏锐,身子疾转。
  五柄利刀差不多同时射进了他体内,虽不是要害,但伤得也不轻,玉娇娇横飞的血肉亦沾满了他的衣服,那刹那他只有震惊的感觉。
  他不觉松手,倒跃了下去,花鸡道士第一个跃到他身旁,横剑挡在他身前,喀丽丝也不慢,那边金鹏也着慌,松开双手,向这边奔来。
  石门立时移动,铁虎暴喝一声,再将石门迫开。
  凤栖梧目光及处,道:“我们先离开这里。”接提一口真气,掠了出去。。
  金鹏花鸡道士喀丽丝身形齐展,紧护在凤栖梧左右,看见凤栖梧身手仍然能够这样敏捷,也放心不少。
  铁虎看着他们都出了石室才将手松开,那扇石门“轰”地迅速关上。
  凤栖梧出了石室,伸手扶着旁边的石壁,吁了一口气,阳光下,他一身血污,连神态看来也特别诡异。
  铁虎目光一落,道:“是毒刀。”
  插在凤栖梧身上的五柄刀蓝汪汪的,显然淬了毒,喀丽丝看清楚,惊问:“这怎么是好?”
  铁虎没有作声,伸手按在凤栖梧后心上,一股内力随即透过去。
  凤栖梧同时盘膝坐下来,真气运转,只见那五柄利刀缓缓的从伤口退出来。
  血随着亦射出,赫然已变成紫色,凤栖梧继续行气运功,铁虎的内力亦不住透进去。
  紫血由浓而淡,终于变回鲜血色,凤栖梧的面色却变得惨白,抬手接封住了伤口旁边的穴道,阻止鲜血再外流。
  铁虎这才吁一口气,收回双掌,凤栖梧一声:“有劳——”再回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拔开塞子,将瓶中的药粉洒在伤口上。
  金鹏这下子才敢开口:“帮主……”
  “不要紧,中刀之前我已经闭住了真气,这个毒虽然厉害,并没有多大影响。”凤栖梧说来若无其事,神态却已显得有些儿疲乏。
  铁虎道:“也幸亏你及时让开要害,否则就是没有淬毒也已经要命。”
  凤栖梧点头道:“火药盒子中显然还有机密,那些利刀才会这么强劲。”
  铁虎叹息道:“若换是我,反应一样没有你这么敏捷,非要命不可。”
  凤栖梧道:“也许类似这种陷阱我经历太多,所以对我已起不了多大作用。”
  铁虎道:“可是你还是上当。”
  凤栖梧无言,喀丽丝接问:“是因为你那个叫玉娇娇的尼姑?”凤栖梧没有作声,喀丽丝又问:“她就是为了你而遁入空门,出家为尼的?”
  金鹏一旁嘟喃道:“你怎会想得那么多,想到那儿去?”
  喀丽丝道:“你们很多故事不都是这样的?”
  金鹏一怔道:“老故事。”他想笑,但看看凤栖梧,又笑不出来,喀丽丝目光又回到凤栖梧面上,还要问什么,花鸡道士突然说道:“我们没有时间再说什么的了。”
  喀丽丝一怔,正觉得奇怪,铁虎已道:“公主与道长照顾凤帮主,来人我们应付。”
  “来人?”喀丽丝回首望去,并无发现什么。
  那刹那,树木山石间突然人影闪动,无数暗器飞煌般射来。
  铁虎怒吼一声,拉下了身上披风,疾卷了出去,那块披风在他用来,有如盾牌般飞舞,射来的暗器,都被他挡开。
  那些暗器一拨又一拨,接连七拨才疏落,终于完全停下来。
  铁虎这才将披风停下,接一抖,暗器散落了一地。
  那些人兵器同时出鞘,向他们杀奔前来,一个个不是褐衣便是青衣,阳光下混在树木山石间,实在不容易分辨出来。
  凤栖梧目光及处,道:“是南宫世家的人,小心他们的兵器。”
  花鸡道士接道:“他们的兵器种类很多,藏在全身上下随时袭击。”
  金鹏与他们一伙,当然知道南宫世家的底细,这些话也是对铁虎说的,铁虎当然明白,道:“我会小心。”
  金鹏那边已扑出去,与那些褐衣青衣人战在一起,铁虎随即扑前,有如猛虎出柙,当者披靡。
  花鸡道士挡在凤栖梧身前,迅速的拾了一大堆暗器,绕过铁虎金鹏冲过来的敌人闪得开他的暗器,闪不开他的长剑,一个又一个倒下。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八章 火烧少林寺,撤退一线天
上一篇:
第六章 何来阴阳功,调查假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