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十章 攻破阴阳阵,奸徒阵上亡
2019-07-13 22:00:56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凤栖梧铁虎在沙漠出现的消息很快传到京师,南宫世家的弟子只能够肯定的确是他们二人,也事买看见他们与喀丽丝走进流砂地带,之后便不知所踪。
  南宫望当然不会怀疑他们经已埋葬在流砂中,也绝对肯定他们只是借助流砂离开。
  留在石山那边监视的南宫世家弟子尽皆被杀的消息当然也没有遗漏,南宫望却嫌不够详细,随即吩咐夤夜将尸体送到京师。
  他已经考虑到在尸体上可能会看出凤栖梧铁虎二人的武功变化,绝对相信二人所以跑到大漠去必定有作为,不会全是为了逃难,但他却没有考虑到二人已经有所成,现在正找来。
  凤栖梧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实在太了解,他那些手下若是供出了什么,应该就不会悉数伤亡,若没有生存的希望他那些手下怎会作供,而好像凤栖梧这种英雄豪杰,当然是言出必行。他的推测没有错,也没有低估凤栖梧的行事作风,只是算漏了铁虎的心情变化。
  铁虎原也是一个英雄豪杰,在南宫望的印象中也以为应该是这样。
  心情变化都不是一个人能够推测得到的,莫说南宫望,就是凤栖梧,一直留在铁虎身旁也没有感觉,但无论如何,南宫望是做对了,铁虎的武功变化的确已留在那两个被他抖断全身骨格的南宫世家弟子身上,以南宫望的见识也应该不难瞧出来。
  只是尸体未送到京师,凤栖梧铁虎已先到了。

×      ×      ×

  飞鸟帮的总坛并非在热闹的地方,却接近皇城,这原是朱元璋的主意。
  朱元璋原是要凤栖梧留在皇城内,他信赖凤栖梧的为人与武功,有个这样的高手留在身旁心理上无论如何都舒服得多。
  凤栖梧却拒绝了他的好意,只因为凤栖梧是一个江湖人,完全明白江湖人的性格,没有一个江湖人愿意困在一个地方,过着拘束的生活。
  但他还是答应将飞鸟帮总坛建在皇城接近的地方,保证随时效命。
  朱元璋在表面上完全同意,但心底里当然极之不快,也所以南宫望才会那么容易取代凤栖梧的位置。
  铁虎闯入禁宫的事件更令朱元璋对凤栖梧生出强烈的反感。
  凤栖梧当然没有考虑到这些,虽然他已经看出来朱元璋与以往明显的不同,却怎也想不到反面无情竟然到这个地步。
  朱元璋既然让南宫望取代飞鸟帮凤栖梧的位置,听由他在飞鸟帮总坛为所欲为当然不算得一回事了。
  飞鸟帮弟子在接到凤栖梧的通知后,都已纷纷撤出朱元璋在各地赐给他们的地方。
  总坛当然更不会例外,但不少留在附近的飞鸟帮弟子仍然给南宫望世家的人抓回去,有些是不知不觉泄漏身份有些被出买,也有些被南宫世家的弟子认出来,当年战乱中他们也曾经携手并肩出生入死的对付蒙古人,有些甚至曾经是好朋友。
  南宫望没有立即杀害他们,却在他们身上施用了天魔迷魂大法,彻底改变他们的心意,以飞鸟帮的人对付飞鸟帮何乐而不为。
  在天魔迷魂大法下,飞鸟帮弟子丧失本性,却没有丧失武功,由南宫世家的人支配,非独对付飞鸟帮的人,还对付其他门派的人。
  飞鸟帮因此一变成为邪魔外道,知道真相的人当然是不会太多。
  与之同时,南宫望还训练南宫世家的弟子练习天魔迷魂大法,他的目的当然在进一步将这种手段施诸飞鸟帮各地分坛。
  只要控制了飞鸟帮,其他门派便易如反掌,南宫望野心虽然在江湖,也实在不少的了。
  飞鸟帮的总坛这一变可想而知变成一个怎样可怕的地方了,只是门禁森严,一般平民百姓更不知情。
  也没有多久,这个总坛便变成一个陷阱,事情传去其他飞鸟帮的弟子当然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只要他们进入这个地方,便永不超生。
  总坛内堂是南宫望发号施令所在,也是他练功的地方,堂前空地更布下了一个木桩“阴阳诛仙阵”。
  那些木桩分为黑白两色,也就是与那个无名在大漠秘洞中安排那个石阵一样。
  两者比较,当然又是以那个无名高明,南宫望以在九阳神功与九阴真经上领悟所得弄出了这个阴阳诛仙阵,还未能够完全领悟其中变化,将阴阳混为一体,但虽然这样,能够看出其中变化的人已经不多,最低限度南宫世家那些弟子便一个也没有。
  他们是按照南宫望在地上画下的几条来摆布那些木桩,到完工之后也有两个试在阵中走动,结果都是要南宫望将他们送出来。
  这个阴阳诛仙阵占据了堂前的整片空地,就是南宫世家的弟子们也只能够经由堂后来与南宫望接触。
  堂后南宫世家的弟子禁卫森严,也是施用天魔迷魂大法的地方。
  南宫望在这样的一个后堂内当然安全得很,以他现在的武功当然用不着恐惧任何人,却也讨厌别人来骚扰他的行动,而且那个木桩阴阳诛仙大阵,也是他练功必须。
  少林寺一战以来他的日子都过得非常平静,但他的心神却始终有不安的感觉,却连他也不知道怎会有这种感觉。
  是因为凤栖梧下落未明,恐惧凤栖梧的报复还是什么,他虽然不能够肯定,却因而做足准备的
  阴阳诛仙阵完成后他更加放心,在他的心目中,除了突袭之外凤栖梧已完全没有机会。
  凤栖梧应该不是这种人,但南宫望却认为绝对有这种可能,在他的心目中,任何人都与他一样不择手段。
  所以当他看见凤栖梧铁虎大踏步走进来的时候,也大感意外。
  凤栖梧铁虎是由堂前走进来,都是神采飞扬,显然养精蓄锐,作好准备。
  南宫望很自然的问:“你们是怎样进来的?”
  凤栖梧道:“当然是用两条脚走进来的。
  南宫望竟然道:“没有可能。”
  他绝对相信那个阴阳诛仙阵,就是凤栖梧铁虎能够不惊动附近的南宫世家弟子,要经过阴阳诛仙阵也没有可能而自己亦没有理由不察觉。
  铁虎听着笑起来:“难道我们竟然是飞进来?”
  凤栖梧道:“我们没有背插双翼。”
  南宫望打了一个哈哈道:“你们是利用飞索横越我那个阴阳诛仙阵。”
  凤栖梧铁虎相顾一眼,没有作声,南宫望更加肯定,笑接道:“你们进来容易,要出去可就没有这么容易的了。”
  凤栖梧道:“今天不杀你,我们绝不会离开。”'.
  铁虎接说道:“杀了你,要离开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还有什么人能够阻止我们?”
  南宫望大笑说道:“视死如归,果然是英雄好汉,勇气可嘉,连我也不能不佩服了。”
  铁虎道:“你要叫人来救命,现在该叫了。”
  南宫望道:“我若是不是你们的对手,还有什么人能够击倒你们?”
  铁虎道:“那最低限度可以利用他们消耗我们的气力,然后再亲自出手。”
  南宫望只是问:“用得着么?”
  铁虎一面移动脚步,一面道:“现在你就是叫也没用的了,我们……”
  南宫望道:“难道你们竟然能够在他们到来之前将我击倒?”
  铁虎继续移动脚步,而南宫望的脚步亦移动,一面接道:“你们要前后夹攻,将我留在这个后堂中?”
  铁虎脚步一顿,道:“你害怕了?”
  南宫望道:“在这儿我一样可以解决你们,只是在阴阳诛仙阵中更加轻松,我没有理由自讨苦吃的。”
  语声一落,他身形便开展,脚踏方位,迅速的从凤栖梧与铁虎当中穿过,铁虎看似便要拦阻,却被凤栖梧示意放弃那个行动。
  南宫望若是在意,应该便看出两人有恃无恐,再考虑到两人是否经由阴阳诛仙阵进来,他却没有在意,这当然主要是他自恃太高。
  事实他兼练九阳神功九阴真经上的武功,再加上一个那样的阴阳诛仙阵,天下间,单打独斗而又能够击倒他的人相信没有的了。
  以他的见识,当然也知道自己的武功已到达什么地步,又怎会再将凤栖梧铁虎放在心上,他也正要趁这个机会拿凤栖梧铁虎二人一试阴阳诛仙阵的威力。
  也所以他掠出后堂,身形便往上拔起来,落在阴阳诛仙阵上。
  凤栖梧看着南宫望掠上木桩,才栘动脚步,既不快,也不慢。
  铁虎那边亦移动脚步,一面道:“果然不出你所料。”
  凤栖梧道:“难道还有笫二种方法对他更有利?”一顿接问:“你怎样了?”
  铁虎道:“很好,比我意料中的要好得多!”
  凤栖梧道:“我们就只有这一个机会,方才看你那么紧张,难免有些担心。”
  铁虎道:“我是绝对配合得到你的行动的,方才心情我不错有些紧张,现在已完全平静。”
  凤栖梧点头,在阴阳诛仙阵前停下,仰首望去,南宫望正在瞪着他,立时笑道:“你们应该在堂内动手的,那最低限度,你们还有一线生机,一个发觉不敌,立即开溜,虽然未必能够完全逃得性命,但好像在少林寺那儿,一个愿意牺牲,另一个应该有机会开溜的。”
  凤栖梧说道:“现在我们要逃难道不成?”
  “成——”南宫望大笑:“但既然是为逃命而来,又何必进来?”
  铁虎道:“换句话我们既然进来就不会逃出去,在你倒下之后当然是例外。”
  “我倒下?”南宫望大笑不绝:“我现在已立于不败之境,如何会倒下?”
  凤栖梧看铁虎,道:“我们上。”
  语声一落,两人便拔起身子,落在边缘的木桩上,南宫望看着,又大笑起来。
  凤栖梧铁虎两人跃上去的正是这个阴阳诛仙阵的死角,再移动,无论从那一个方向,所走的都是四面受袭的死路,他们若是懂得这个阴阳诛仙阵的变化,根本就不会选择这个死角上来。
  南宫望却没有考虑到一点,凤栖梧铁虎怎会这么巧都是选择一个这样的死角?
  凤栖梧铁虎随即移动脚步,一步跨出,死角那两条木桩便爆碎。
  又是一个巧合,南宫望终于有不妥的感觉,笑问:“你们难道要将这些木桩一一震碎?”
  凤栖梧道:“如此一来,我们真气只怕便得耗尽,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
  南宫望接问:“震碎那两条木桩有什么作用,不见得会影响这个阵的变化。”
  凤栖梧道:“我们选择这个阵的两个死角,走的是两条死路。”
  南宫望一怔:“你们也知道。”
  凤栖梧道:“还知道这在我们是死角死路,在你则是生角生路。”
  南宫望又是一怔,凤栖梧接问:“这个阴阳诛仙阵总共有多少条生路?”
  南宫望盯着凤栖梧道:“只有两条,你们这是绝了我的生路了?”
  凤栖梧道:“也等于断了我们的死路,我们现在要离开这个阵轻而易举,你要离开却是非要先将我们击倒不可。”
  南宫望道:“你们若是明白这个阵的变化,的确可以随便离开。”
  凤栖梧说道:“以你看,我们是否明白?”
  南宫望道:“我只是奇怪,你们怎会明白这个阵的变化。”
  凤栖梧道:“若是不明白,我们绝不会选择在这个阵与你决一死战,至于我们怎会明白似乎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南宫望道:“看来我是低估了你们,你们是有备而来,而且信心十足的了。”
  凤栖梧道:“有没有信心,我们还是要到来,这一战始终难免。”
  南宫望沉吟道:“当日少林寺你不惜抛弃下属逃去,我应该考虑到的了,可惜派去监视搜寻你们的人,毫无消息,你们找到这儿来也是的确快一些。”
  凤栖梧道:“不快的了。”
  南宫望道:“你们其实是经由这个阴阳诛仙阵闯进来,可惜你们就是明白这个阵的变化还是不足够,还要在武功上有所突破。”
  凤栖梧正要答话,南宫望已接道:“我实在想不出天下间还有什么武功可以与我一战。”
  铁虎冷笑道:“那是你见识太少。”
  南宫望看着凤栖梧道:“九阳神功你是练到登峰造极的了,九阴真经难道你也懂?还教晓了这个大块头?而且也练到我这个地步?”一顿笑接道:“这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凤栖梧道:“你想到那儿去……”
  南宫望道:“玉娇娇既然那么喜欢你,就是将九阴真经上的武功私下传给你亦不足为奇。”
  凤栖梧沉声道:“没有这种事。”
  铁虎道:“他是一个这样的卑鄙小人,将你想成这样亦不足为怪。”
  凤栖梧点头:“到底是不是,他也很快便有一个清楚明白。”
  铁虎接对南宫望道:“你现在大可以大声呼救,可惜你的人就是赶来,也近不了这个阴阳诛仙阵,这就是作茧自缚,怨不得别人。”
  南宫望冷笑道:“我若是也解决不了你们,还有什么人解决得了?”
  铁虎道:“最低限度你可以利用他们消耗我们的内力,尤其是中了你那种天魔迷魂大法的飞鸟帮弟子,是必会给我们增添许多麻烦。”
  南宫望道:“看来你们知道的事情可不少。”
  铁虎道:“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南宫望没有再说什么,黑白两道头发开始扬起来,面色也显著的分成了两种,那袭黑白两色的长衫同时亦无风自动。
  铁虎看在眼内,暴喝一声,窜向前去,却不是直线,或左或右,或前或后。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十一章 秉烛谈心事,无官一身轻
上一篇:
第九章 避难回石洞,苦练壁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