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五章 参透壁画功,武术有渊源
2019-07-13 21:54:08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山洞中的日子当然不易过,石阵前面那片空地已经被磨平了数十次,现在又已被凤栖梧以指划出了无数线条,那些线条纵横交错,非常复杂,但喀丽丝铁虎都已能够看得懂。
  已经三个月过去,他们日夜都是对着那些纵横交错的线条,已领悟到其中的变化。
  凤栖梧以指划着,突然发出了两下得意的笑声,这笑声是如此突然,连铁虎喀丽丝也不禁为之一呆,他们已太久没有听到凤栖梧的笑声。
  铁虎忍不住立即追问:“老弟,你是找到了其中的变化了?”
  凤栖梧回头道:“不错,这其实很简单,但我偏向复杂想,钻进了牛角尖。”
  铁虎目光一落道:“我看你这一次画的线条的确没有这之前的复杂。”
  凤栖梧叹息:“设这个石阵的人实在是一个天才,我们竟然被他留在这里这么多天。”一顿接问:“到底多少天了?”
  铁虎回头看看身后的石屏风,道:“金银井每光亮一次我便在石屏风上刻一条线,现在已经有三十七条的了,奇怪我竟然没有疯。”
  凤栖梧苦笑:三十七天,不知外面已变成怎样?”
  铁虎忽然道:“希望就只这三十七天。”
  凤栖梧倒抽了一口冷气,喃喃道:“我们要经过这个石阵才能够接触到这儿主人的难题,那又是怎样的难题?”
  铁虎道:“当然比这个石阵更难解决,可是我们对你有信心。”
  凤栖梧道:“希望就是当局者迷,他要解决的难题其实很简单。”
  铁虎道:“我也是这样希望。”随即大笑了起来,他也已太久没有笑了。
  喀丽丝看着他们,只是问:“我们什么时候经过这个石阵?”
  凤栖梧道:“现在,你们跟着我,一步也不能走错。”
  喀丽丝立即走到石阵旁边,凤栖梧也随即举步往阵内走去,一面用口数着。
  喀丽丝铁虎看着听着,走来并不太困难,有时虽然有一种在原地打转的感觉,也没有理会,只是跟着凤栖梧,对他,他们都已有很大的信心。
  半盏茶下来,凤栖梧终于领着铁虎喀丽丝穿过石阵,眼前竟然又是一个山洞,洞前立着一块石屏风。
  看到石屏风上的字,喀丽丝终于吁一口气,目注凤栖梧,道:“连他也称赞你了。”
  凤栖梧目注石屏风,道:“难题就在屏风后的山洞内,那儿有一扇门,在门打开之后,我们必须放松四肢,顺势而上,这可就不明白的了。”
  铁虎道:“你漏看了必须在午时打开那扇门。”
  凤栖梧嘟喃道:“我没有漏看,只是不明白又为什么一定要午时。”
  铁虎道:“现在应该差不多的了。”
  凤栖梧只是一声:“我们去!”

×      ×      ×

  那个山洞不太长,尽头果然是一扇石门,看来与其他的并无分别。
  凤栖梧三人一路走来也没有什么不妥,但来到石门前面,突然便有一种天摇地动的感觉。
  铁虎脱口道:“是什么回事?”
  凤栖梧道:门之后不知道是什么机关消息,但显然是出路所在,我先出去看看,你们看情形再动身。”
  铁虎大笑道:“我们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凤栖梧方要分辩,铁虎已笑接道:“你若是再说,那便是表示你真的是那个意思了。”
  凤栖梧摇头苦笑,伸手按在石门上,铁虎的手亦按上去,齐喝一声,将石门拉开来。
  一股奇大的吸力立时涌现,凤栖梧三人的身子都不由向前一欺,他们也立时放松四肢,随着那一股吸力向前飘出去,那扇石门亦同时被吸力关上。
  石门后赫然是一个他们跌下的那个深洞一样的圆洞,深不可测,望不到巅,抬头望去,只看见一团微弱的光芒,一股旋转着奇大的气流正从那之下升上来,凤栖梧一出石门,非独没有掉下去,反而被那股气流升起来,他垂头望去,正好看见喀丽丝铁虎也向上升。
  他们都不由伸出手,彼此互牵着随着那股气流往上升去。
  那片刻的感觉他们从来都没有过,说不出的刺激兴奋,喀丽丝又惊又喜,忍不住娇呼:“凤大哥,怎会这样的?”
  凤栖梧苦笑:“若是根据前人的解释,这应该是一个风眼,于一定的时间有强风吹出来,集中由这个洞吹出,因而更加强劲。”
  铁虎大笑道:“这真的是非常之强劲,连我也可以被吹升起来,可不知能够将我们升到了多高多远。”
  凤栖梧道:“却是肯定绝不会就将我们送到外面去。”
  铁虎嘟喃道:“老天,千万不要将我们送到没有出路的地方。”
  凤栖梧道:“现在我们就是要往回走也不成的了。”
  铁虎道:“我们若是施展千斤坠,应该不难寻回方才的出口。”
  凤栖梧道:“石门已经关上,这么昏暗的环境我们如何辨认?”
  喀丽丝突然道:“我倒是担心这股气流突然停下来,我们将会怎样子?”
  凤栖梧道:“当然是直摔到底,九死一生。”
  铁虎道:“我看不会这么快停下的,我们不是正好在午时将门拉开,掠进这股气流内。”
  凤栖梧道:“这个让我们进来的人应该很有经验,计算得很准确。”
  说话间,他们距离头顶那团亮光已非常接近,凤栖梧目光一转,道:“那像是灯光。”
  铁虎苦笑道:“我现在已不敢说有灯光就一定有人这句话了。”
  风栖梧道:“那已经是尽头,我们得小心了。”
  话说完不过片刻,他已被狂风吹出了那个圆洞,铁虎喀丽丝相继脱出,随着那股气流一转,落在平地上。
  那股气流随即四面八方流窜,凤栖梧三人衣袂在气流中猎猎飞舞不绝,头发已经吹得散乱。
  他们惊魂甫定,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那团亮光赫然是一个奇大的琉璃箱子,成三角形,在气流中不住流转,里头显然没有火种灯蕊之类的东西,所以发亮,完全是因为折射正午的阳光。
  他们从琉璃的边缘已看见天空,看见那高悬在天空的烈日。
  然后他们突然发出了一声欢呼。
  铁虎随又大笑起来,道:“这个高度可是难不着我。”
  凤栖梧道:“也不用跃出去,这个山洞一定有通路让我们离开。”
  铁虎目光这时候已落在山洞的一面石壁上,一面看一面道:“老弟,你看这写着什么?”
  喀丽丝不待凤栖梧回答,已接道:“这个主人也佩服你,他其实也不太明白道个阵势的变化,只是一面布阵一面倒退出去,还一面留下记号。”
  凤栖梧道:“无论如何他能够弄出一个这样的石阵已经是罕有的天才。”
  喀丽丝笑道:“那你不是更了得?*”
  凤栖梧道:“不同的,我只是以所学来解决一个疑难,与创造甚至不能相提并论。”
  喀丽丝道:“你就是谦虚。”
  凤栖梧目光一转,道:“现在我们得面对这儿主人的所谓难题了。”
  铁虎笑指旁边另一块石壁,道:“你没有看到,这个问题可以说复杂,也可以说简单,而你可以在这里苦思方法解决,也可以离开。”
  喀丽丝目光一落,道:“这个人就是无聊。”
  凤栖梧道:“他只是利用这儿的环境来布置成这样,我们其实可以不由那边进来。”
  铁虎嘟喃道:“我们的确不必走那边,走进去,正如他说的也许就是缘份。”
  喀丽丝目光转向另一块石壁道:“他是说那边圆洞与这边的都是一个天然的风眼,不能堵塞任何一个,否则必会出祸。”
  凤栖梧道:“他这样是害怕我们突起慈悲之心,将风眼堵塞。”
  喀丽丝道:“就是堵塞了也只是这地方有问题,风力因为不能渲泄爆开来。”
  凤栖梧道:“我们在那边山洞外留字警戒人别进去就是了。”
  铁虎颔首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大漠中有这样一地方多少应该有原因,堵塞了,说不定真的会出现什么大灾难。”
  凤栖梧转回话题,道:“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难题,连这个天才也束手无策。”
  铁虎道:“我已经留意到这个三角形的琉璃箱子有什么作用了。”
  凤栖梧目光再转向洞中石壁,接道:“每一面石壁上都画着三个人,以二对一在搏斗,这绝无疑问是武功上的难题。”
  铁虎道:“你应该留意到那些人在不停移动。”
  凤栖梧仰首道:“是因为这个琉璃箱子的关系,箱子在风中不住转动,折射出来的光线落在石壁上也因而位置不同,画在石壁上的三个人显然都是用一种经过特别处理的颜料,因为光线强暗而显现不同,光移动人,像也因而移动,看似奇怪,说穿了并没有什么。”
  铁虎道;“你懂的实在比我多,看来平日在江湖上走走总是好的。”
  凤栖梧道:“那最低限度会接触许多江湖人,从他们那儿学到许多技术。”
  铁虎道:“听说有种墨汁写在墙壁上完全无形,一口清水喷上去才出现。”
  凤栖梧道:“那当然不是一般的清水,这儿的壁画也是同样道理。”
  铁虎道:“也可算苦心的了。”
  凤栖梧目光一转,道:“壁画一共十二幅,但在不同光线折射下,每一幅都有十二个变化,不能说不复杂,你看最后一幅上的字。”
  铁虎道:“用这个方法绝对可以将敌人击倒,但要找两个这样的人可是不容易,进来的朋友有没有第二个方法将这个敌人击倒?”
  凤栖梧:“这就是他要我们解决的难题。”
  锐虎道:“绝无疑问。”
  凤栖梧道:“我们首先留意那个被两个人攻击的人。”一顿摇头:“我就怀疑怎会有一个这样的人。”
  铁虎道:“我也是。”
  那个人的确奇怪,一边是男人,也作男人的装束,一边是女人,也是作女人装束,他的动作也是阴阳怪气,女人的一边看来极柔,男人的一边却极刚。”凤栖梧接道:“这是个阴阳人,动作亦阴阳各异。”'
  铁虎道:“我听说过阴阳人,但动作若是也因此而划分阴阳可是不可思议。”
  凤栖梧道:“也许是一种武功。”
  铁虎道:“是因为要表现出武功阴阳并兼,所以才将人画成这样?”
  凤栖梧道:“也许是的。”
  铁虎接道:“那攻击他的两个人又如何?那个阳刚的太刚了,攻的是阴阳人阴柔的一面。”
  凤栖梧道:“柔不错能克刚,但极刚却是能制柔。”
  “那同样的道埋,极柔也必能克极刚的了?”
  凤栖梧点头:“所以攻那个阴阳人刚劲的一面的是极柔的一个人,你看他非独姿势阴柔,全身的肌肉骨骼仿佛都能折叠起来,随意屈曲。”
  铁虎道:“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将极柔的武功尽量发挥出来,我只是怀疑,哪儿去找一个这样的人呢?”
  凤栖梧道:“这儿的主人也是这样怀疑,才会希望进来的人能够向他提供第二个解决办法。”
  铁虎接问:“你能不能?”
  凤栖梧道:“以那个阴阳人出手,也只有这儿主人的办法才能将之击倒了。”
  铁虎道:“两个施展至柔或至刚武功的人正面同时抢攻又如何?”
  凤栖梧摇首道:“你没有留意,那个阴阳人与两个对手一面动手,一面脚踏极复杂的方位,两个对手根本不能够在同一个方向向他进攻,甚至必须分开左右,连前后夹攻也不能。”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六章 何来阴阳功,调查假帮主
上一篇:
第四章 奸徒施辣手,娇娇受污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