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一章 功成身已退,忠义两难全
2019-07-13 21:44:20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风雪漫天。
  驿道上只有凤栖梧一骑,这种天气万不得已相信也没有人喜欢外出,凤栖梧也不例外。
  风雪吹进了他的胸膛,他没有寒冷的感觉,只有一种无可奈何,若是有办法不走这一趟他一定不走,可惜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想到。
  时间是他决定的,地点也是,他所以决定这时间地点,完全是出于一片苦心。
  有谁明白他这一片苦心?
  驿道两旁的树木都积雪,三只寒鸦栖息在其中一株树上,突然“呱”的惊叫,惊飞起来。
  那株树的一片树干同时飞离,赫然是一个全身白衣,头上也罩着白布袋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他伏在树干上,与树干混为一体,一动之下,却是那么的灵活,一片飞雪也似凌空袭向凤栖梧。
  飞离了树干,他的兵器便已到手上,是一柄软剑,一动便发出一阵惊心动魄的声响。
  凤栖梧目光暴闪,一柄弯刀在手中出现,一挥正砍在剑尖上。
  “铮!”的剑与人飞开,白衣人凌空翻滚,软剑抖动像一蓬光雨般袭下。
  凤栖梧弯刀再挥,连砍出三刀,将光雨砍散,轻喝一声,催骑奔前。
  三个一样装束的白衣人同时从他前面的树干后闪出,手扬处,寒星飞闪,暗器向凤栖梧的坐骑射来。
  凤栖梧勒马,下马,风车般一转,弯刀将暗器击下,横挡在胸前。
  那柄弯刀有如新月,而刀光并不像一般利器的灿烂,但一瞥之下却立即令人生出一种极锋利的感觉。
  两旁的树木后同时出现了六个一样的白衣人。
  九柄长剑在那九个白衣人的手上出现,九个白衣人接将凤栖梧包围起来。
  凤栖梧若无其事,回望向第一个袭击他的白衣人,那个白衣人已倒跃上一株大树上。
  “南宫望?”凤栖梧问。
  “不错是我。”那个白衣人反手拉下罩在头上的白布袋,露出一张峻冷年轻人的面庞。
  凤栖梧再问:“南宫世家名门正派,怎么会用到这种袭击手段?”
  南宫望面寒如水,冷应道:“娇娇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为了她,我准备放弃一切。”
  凤栖梧道:“甚至南宫世家在江湖上的声誉?”
  “不错!”南宫望斩钉截铁的。
  凤栖梧叹了一口气:“南宫世家传到你这一代,你应该——”
  南宫望截道:“我自为南宫世家的主人,有权处理南宫世家的一切。”
  凤栖梧正要说什么,南宫望话已接上:“这也是南宫世家的事。”
  凤栖梧点头:“南宫世家的事我的确无权过问,阁下既然为南宫世家的主人,当然亦会关心南宫世家的前途,用不着外人提点。”
  南宫望突喝一声道:“凤栖梧,你回去!”
  凤栖梧微喟:”这事已闹得太大。”
  南宫望沉声道:“你这是存心与南宫世家作对的了?”
  “随便阁下怎样说。”凤栖梧有点无可奈何:“阁下也应该知道到底是什么回事。”
  南宫望道:“我只知道我一定要阻止你赴约,不惜任何代价。”
  凤栖梧仰首:“做江湖人实在不是一件写意的事情。”一顿一叹:“人在江湖,有时的确身不由己。”
  南宫望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你是绝不会答应的。”语声一落剑指向凤栖梧。
  九个白衣人同时九剑一转,或前或后,一片迷蒙的剑气随即在其中弥漫起来。
  凤栖梧目光亦随着一转,道:“南宫世家的八卦九宫剑阵?”
  南宫望道:“你也知道。”
  凤栖梧道:”九宫八卦剑阵乃是天下三大剑阵之一,今曰总算有幸见识。”
  南宫望听到凤栖梧这样说,知道他是立定了主意。九个白衣人身形疾展,剑势亦开展,排山倒海的攻向凤栖梧。
  九柄剑那刹那仿佛变成九百柄、九千柄,凤栖梧身形一转再转,在他的眼中那仍然只是九柄剑,他的弯刀立即迎上去。
  珠走玉盘也似的金铁交击声响不绝,凤栖梧眼看便要在排山倒海也似的剑势中消失,突然山翻海覆,他一只飞鸟也似从中飞出。
  南宫望惊叹,软剑截住了凤栖梧的去势,凤栖梧刀往剑上一压,往上拔起来。
  南宫望亦拔起,半空中翻身挥剑,斜削向凤栖梧要害。他的剑很快,但比起凤栖梧的身形还是慢三分,剑未到,凤栖梧已飞落在旁边的一株大树上,再贴着树干掠上了树梢。
  南宫望紧追在凤栖梧身后,那九个白衣人九宫八卦阵被破,怔在那里,再看那株大树的高度,不由惊呆。
  凤栖梧在树梢上一停身形又开展,天马行空般横越长空,落在另一株大树上。
  南宫望人剑亦凌空飞刺,在他的剑刺到之前,凤栖梧人剑已转到树干后,一条大壁虎也似头下脚上,游窜了下去。
  那九个白衣人立即冲过来,在他们冲到之前,凤栖梧双脚已一蹴树干,横飞出七丈之外。
  坐骑也就在那里,凤栖梧半空中“鹞子翻身”,正落在马背上。
  与之同时南宫望人剑合一,一道闪电也似划空飞至,这种高度,速度,完全置生死于度外。
  凤栖梧目光及处,叹息中一掌拍出,那刹那他那只手掌一片赤红,有如一团火烟在当中流转。
  南宫望只觉得一团灼热的空气扑面涌来,几乎为之窒息,剑势不禁为之一缓,凤栖梧实时一指弹在剑身上,一声龙吟,南宫望连人带剑被弹飞。
  凤栖梧连随叱喝一声,策骑奔出,扬起了一片冰碴子,迅速前去。
  九个白衣人左右追上,暗器便要出手,那边南宫望身形一个翻滚着地,突然开口阻止他们:“算了。”
  九个白衣人一齐回头向南宫望望去,南宫望叹息接道:“少林九阳神功无坚不摧,凤栖梧已练到了八九重以上的境界,你们的暗器如何起得了作用?”
  九个白衣人耸然动容,南宫望叹息接道:“娇娇当然也不是他的对手。”
  凤栖梧这片刻一骑已去远。

×      ×      ×

  冰天雪地,那个山谷就象是天地间一个白色的漩涡,人在其中,难免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山谷中一块圆环的平地上这时候立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女,美得冰冰冷,一把秀发飞舞在风雪中。
  江湖上人才辈出,近三年来男的当数凤栖梧,女的却得数她玉娇娇。
  凤栖梧是这一代少林弟子中成就最大的一个,天资超人,七十二种绝技一般人穷一生之力亦未必能够练成其中三种,他却是二十七岁便已练成三十种之多。
  他的运气也很不错,还找到少林派失传数千年的九阳神功,武功再进,到了另一个更高更新的境界。
  到他成为飞鸟帮的帮主,更就是名动天下。
  飞鸟帮原就是江湖上最大的帮派,因为助朱元璋得天下,在江湖上的地位绝不是一般可比。
  原来帮主凤生与凤栖梧是兄弟,却战死在沙场,临死遗言将飞鸟帮交给凤栖梧。
  飞鸟帮上下对凤栖梧与对凤生并无分别,凤栖梧也从未令他们失望。
  天下既定,凤栖梧生活更淡薄,可惜他的名气实在太大,又有人将他许为天下第一高手。
  武无第二,何况只要将他击倒,便能够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所以找他决斗的高手很多。
  要打发这些人当然不容易,现在这玉娇娇,更就令他伤透脑筋。
  与元人对抗的时侯,所有门派都非常团结,组成了武林盟,有如一家人,凤栖梧与玉娇娇南宫望都曾经携手合作,彼此出生入死。
  现在他们却是要兵刃相见,凤栖梧当然是感慨万分,但却不能不赴约。
  这非独他个人的荣辱,还有少林派。
  玉娇娇练的是华山派的九阴真经,九阴九阳各走极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武功,华山少林也因此成为世仇,一直到少林派失去了九阳神功。
  少林派虽然分僧俗两门,一向却是以僧门为主,素来不喜欢惹事生非,以和为贵。
  华山派掌门也一向是佛门弟子,这两派原则上应该很难发生冲突的,之所以有第一次冲突完全是出于别人的挑拨。
  那不错已是很多年之前的事,但有了第一次冲突便不难有第二次。
  这种冲突已绵延百数十年,是是非非也难以算清楚的了,凤栖梧也根本没有兴趣算。
  在他的印象中,玉娇娇也应该不会有兴趣算,事情是怎样发生的,连他也不淸楚。
  开始的时侯他并没有在意,到他在意的时侯,事情已闹得太大,挑战的书信也跟着送到了。
  更多的消息紧接传来,他完全没有办法跟玉娇娇连络上,只有决定地点,接受挑战。
  来观战的人都给挡在三里外,也没有人敢招惹少林华山与飞鸟帮,他们当然很失望。
  ——战胜的一方将会当先走出山谷。
  到底哪一个先走出山谷?来观战的江湖人都很想知道,有些人甚至已开出盘口,都是赌凤栖梧胜的。

×      ×      ×

  风雪更大,凤栖梧一骑终于走进了山谷。
  玉娇娇一直等到马蹄声停下才张开眼睛,看着凤栖梧,摇头道:“你不该这时候才来的。”
  凤栖梧道:“没有迟正好是时候。”
  “我却已先熟悉这里环境。”玉娇娇接道:“也许你根本就不应该选择这个地方。
  凤栖梧说道:“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不好。”
  玉娇娇道:“冰天雪地中,九阳神功的威力只怕没有九阴的容易发挥。”
  凤栖梧只是问道:“胜负真的那么重要?”
  玉娇娇道:“若是不重要,你也不会到来。”
  凤栖梧道:“我调査过了,是哪一个促成这一战虽然不淸楚,由始至终……”
  玉娇娇接道:“我都没有反对甚至阻止,只因为主意原就是我出的。”
  凤栖梧怔住。
  玉骄娇又道:“少林九阳华山九阴之争,已经有多年,胜负既然还未分,少林既然又得回九阳神功,应该有一个解决的了。”
  凤栖梧摇头:“你不是这种人。”
  玉娇娇反问道:“那我是怎样的一种人?”
  凤栖梧又怔住,玉娇娇笑笑,道:“你从来根本就没有在意过我这个人。”
  凤栖梧深注玉娇娇,若有所思,玉娇娇接道:“我们何必要谷外的江湖朋友久候?”
  她半身一转,剑出鞘,那柄剑形式古拙,剑锋有如一泓秋水,一看便知道绝非凡品。
  凤栖梧忽然又一声叹息,道:“南宫望曾经阻止我到来。”
  玉娇娇冷应道:“我早已叫他不要插手,他一定要插手,我也没有办法。”
  凤栖梧道..“南宫世家乃是名门……”
  玉娇娇冷截道:“这一次的决斗与南宫世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凤栖梧无言点头,玉娇娇手一抖,披风“猎”然飞扬,卷起了片片积雪,剑随即指着凤栖梧。
  凤栖梧目光露在剑上,似要开口说什么,玉娇娇已道:“这柄诛仙剑虽然没有少林的惊鲵刀有名,也不是一般剑可比。”
  凤栖梧道:“兵器上你没有吃亏,只是……”
  玉娇娇道:“既然公平,还说什么?”剑一动,一股森冷的剑气直迫凤栖梧面门。
  凤栖梧身形倒退,弯刀出鞘,往面前一抹,将剑气切断。
  玉娇娇身形随即转动,剑随身转,有如一道道闪亮的光环飞绕,随即飞射向凤栖梧。
  凤栖梧没有动,剑环来到了他身前,也没有再进,反而绕着他转动。
  一股股剑气紧接袭来,没有那种锐利的感觉,却绵绵密密,仿佛蚕丝般缠绕,凤栖梧一开始便已经有这种感觉,到玉娇娇转到第三匝,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他终于动了,人刀在叱喝声中,向前疾斩了出去,他刀势的凌厉并不是一般语言或文字所能够形容。
  只是一刀,剑势便给他削断,虽然说柔能制刚,但这个到底太刚,已不是这个柔所能够克制得住。
  刀风过处,积雪纷飞,凤栖梧人刀闪电般一掠三丈,玉娇娇被迫到一旁,一转而到了凤栖梧身后拔起,凌空翻身,剑从凤栖梧身后刺来。
  凤栖梧回身,刀一截,那刹那之间,玉娇娇已刺出了十七剑,方位倶都不同。
  凤栖梧一刀接一剑,身形随着玉娇娇转动,只接不攻,看似轻描淡写,实在也很着意。
  玉娇娇的剑势并不太快,却只缠绵不绝,一剑缠上便贴着进击。
  凤栖梧的刀势至刚至烈,但刚烈中见变化,一贴上即挣脱,玉娇娇的变化越来越复杂,身形却是始终都不见怎样迅速,那份阴柔与凤栖梧的阳刚截然迥异。
  剑与刀很少接触,就是接触声响也不大,不觉激烈,却觉惊险。
  积雪被刀剑激荡起来,一片片变成一丝丝,再变成粉屑一样,然后汇成漩涡般,绕着两人飞旋不已。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二章 破种族鸿沟,勇救蒙公主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