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九章 避难回石洞,苦练壁画功
2019-07-13 21:59:23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路上凤栖梧不停的召集帮众,传放消息,飞鸟帮告急的信鸽飞骑飞遍奔遍了天下。
  他们的消息虽然迅速,南宫望仍然以雷霆万钧之势,在消息传到之前,摧毁了飞鸟帮在京师附近的三个分坛,接连三次大屠杀。
  各地官兵也同时展开了搜捕飞鸟帮众的工作,也因而,江湖中人人自危,他们多少都知道是什么回事,但知道了南宫望连杀飞鸟帮四大护法,火烧少林寺,贵为国师的事,又有谁还敢出面。
  南宫世家的声誉正如南宫望预测,并没有因此而升高,反而低落,可是他却并不在乎,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诉说南宫世家不是,以及否认南宫世家是天下第一大帮派。
  同样除了下三流之外,一般江湖人都不愿意归顺南宫世家,大都是避之则吉。
  南宫世家变成了邪恶的象征。

×      ×      ×

  凤栖梧铁虎喀丽丝这时候已出关,飞鸟帮三个分坛的被摧毁以及乌鸦等被杀的消息在他们出关之前已传到,虽然是意料中事,他们仍然不免一阵子难过。
  尤其凤栖梧,还有一种极苍凉的感觉,飞鸟帮到底与他关系密切,乌鸦他们与他更就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那个秘洞所刻的一切对他是否有帮助?在难过之余他难免有些怀疑,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凤栖梧想不到,铁虎也是,只要他们闭上眼,南宫望那种怪异可怕的出手,不由便浮现眼前。也就因为心情影响,路途也变得特别漫长了,所过之处,更就一个蒙古人也没有。
  关外百里所有的蒙古人已无幸免,尽被屠杀,朱元璋的报复实在很强烈。

×      ×      ×

  飞鸟帮崩溃的消息在南宫望回宫之前,朱元璋已接到,他虽然没有开口赞成,也没有劝止,甚至一些反应也没有,这等如同意的了。
  若是没有他默许,南宫望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放肆,据说他所以能够调动官兵,是因为朱元璋己暗中下了密旨,没有其他人知道密旨的内容,也因而人人自危,朱元璋是怎样一种性格,其实很多人已心中有数。
  没有人肯替飞鸟帮说半句好话,这也是朱元璋最高兴的一件事,虽然他早就知道江湖人那种旁若无人的态度令人一向都没有太大好感。
  消息虽然快,他还是要南宫望亲自回来向他覆命,这当然也有部分是权力的表示。
  看到南宫望,他不免吃一惊,南宫望的外形变得实在太怪异,却也以为是伤病影响。
  南宫望没有隐瞒,但何以兼练九阳神功九阴真经后有这种变化他却是解释不了。
  非独他,就是秘洞那个无名人相信也一样不知道何以有这些变化。
  朱元璋也没有要南宫望解释,只是那种表情就像看见一头珍禽异兽的。
  南宫望已习惯那种目光,反而引以为荣,朱元璋随即追问凤栖梧的下落。
  “这个人微臣原也以为他是一个英雄,可是到生死关头,还是自行逃命去了。”南宫望接道:“他那些手下却的确一片忠心,拼了命也要掩护他离开。”
  朱元璋道:“那当然是因为他平日与他们出生入死,对他们实在不错。”
  南宫望点头道:“这个人的表面工夫的确做得很足够,也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受骗。”
  朱元璋微笑道:“憎恨一个人也得承认那个人的长处,所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南宫望心头一动,道:“微臣口里尽管说,从来可也不敢低估这个人。”
  朱元璋道:“江湖中人讲的是义气,凤栖梧若是不够义气也不会被奉为飞鸟帮的帮主,而此前他一直都是与他的下属同甘共苦,生死不论。”
  南宫望道:“那这次他的离开,并非贪生怕死,是另有目的了?”
  朱元璋道:“也所以他那些手下拼死掩护,当时的情形你应该清楚。”
  南宫望道:“若非如此,凤栖梧如何逃得了。”
  朱元璋接问:“以你看,好像他那种人若是没有指望,会不会那样离开?”
  “不会。”南宫望沉吟着:“难道天下间还有一种可以对付九阴九阳合璧的武功?”
  朱元璋道:“凤栖梧曾经练过九阳神功,这九阳神功他如何得来,无人得知,对于其中的变化他应该非常清楚。”
  南宫望道:“微臣印象中,江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兼练九阴真经及九阳神功。”
  朱元璋道:“也许有人提及但不为人在意。”
  南宫望不由想起凤栖梧当时的反应,喃喃道:“难道他真有对付我的办法?”
  朱元璋道:“可知道他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南宫望道:“没有消息,他是与铁虎喀丝丽离开的。”
  朱元璋道:“铁虎就是那个闯进禁宫的蒙古人?”
  “不错,喀丽丝则是公主身份,微臣在大漠找到他们的时候,凤栖梧已经跟他们一起。”南宫望眉毛一扬:“难道他们竟然是到关外去了?”
  朱元璋道:“现在开始你要小心。”
  南宫望道:“倒要看他们如何将我打败?”
  朱元璋道:“那个铁虎说不定会再进禁宫,不是朕自私,你得留在朕左右。”
  南宫望应道:“皇上放心,那个铁虎若是再进来,要他来得去不得。”
  朱元璋道:“这个人朕一定要他的命,不论何时何地。”
  南宫望道:“皇上放心。”
  朱元璋点头道:“你是一个有办法的人,有你在身旁朕放心得多。”
  南宫望受宠若惊的忙道:“皇上洪福,那些叛徒迟早都会被肃清。”
  朱元璋道:“朕也不想太难为他们,到底朕得天下他们也曾出过不少力。”
  南宫望怀疑的看着朱元璋,朱元璋若无其事的接道:“他们也应该明白朕的苦心。”
  南宫望道:“如果是聪明人,应该明白。”
  朱元璋道:“经过适当的教训他们应该会变得聪明的。”说着走向那边密室。
  南宫望亦步亦趋,一面道:“今天也可以将布开拆的了。”
  朱元璋道:朕正要问你这件事。”
  南宫望道:“皇上放心,这件事绝不会出错。”
  暗门打开,南宫望当先走进去,接道:“那只穿山甲大概没有令皇上失望。”
  朱元璋道:“他很好,朕只是怀疑他实际的用途。”随手从旁边的鸟笼取出一只小鸟,疾抛了出去。
  那只小鸟从室内那片泥沼上飞过便被一道闪光击中,变成两截。
  那道闪光从泥沼里飞出来,快而准,随即又隐没在泥沼里。
  南宫望看着道:“这一剑突然之下,能够闪得开的人,应该不会多。”
  朱元璋道:“一般人应该都不会留意这样的一片泥沼的。”
  南宫望道:“能够生存在这样的一片泥沼里的人,还有什么地方不能适合?”
  朱元璋若有所思,沉吟道:“这个人总会有作用的。”
  南宫望道:“一定。”手一探鸟笼开处,两只小鸟飞进他手中,一翻又掷出。
  那道闪光又从泥沼里出现,一闪再闪,两只小鸟无一幸免,都在闪光中分为两截。
  南宫望这才道:“你可以出来了。”
  泥沼里一些反应也没有,南宫望双眉一扬,正要说什么,朱元璋已然道:“你不是说过,这个人只有一个主人?”
  南宫望一怔,说道:“微臣倒是忘记了。”
  朱元璋接一声:山甲出来。”
  语声一落,泥沼当中升起了一串气泡,缓缓的接着波动,浮出了一个人。
  那个人五短身材,赫然是一个侏儒,皮肤也不知是天生还是涂抹了什么,光滑而坚韧,才浮出泥沼身上的泥浆便滑落。
  他的相貌非常怪异,嘴角带着笑,那种笑容却是令人不寒而栗。
  南宫望目光落在他的面上,道:“很好。”
  山甲与他的目光接触,目光一下暴缩,但随即又亮起来,道:“南宫公子。”
  南宫望道:“我早就说过,就凭你这种与生倶来的特殊体能,总有一天飞黄腾达。”
  “还是南宫公子栽培。”
  南宫望微笑:“不能这样说,日后我倚仗你的地方可多着。”
  山甲道:“以公子的内力修为,能够与公子一战的人只怕一个也已没有。”
  南宫望道:“但愿你没有看错。”
  山甲道:“我武功虽然有限,可是哪一个是高手还是看得出。”
  朱元璋插口道:“山甲说话不懂得转弯抹角,你也没有必要在他面前隐藏。”
  南宫望笑笑,朱元璋接向前走去,走向那边的绣榻。
  绣榻上一方白被仿佛盖着一个人,南宫望来到榻旁随手一招,白被便扬起来。
  那之下果然躺着一个人,穿着与朱元璋一样的衣饰,面部却用白布条裹着。
  绣榻的旁边放着几张几子,上放有瓷瓶药物,还有一柄碧玉刀,南宫望随手将那柄碧玉刀拿起来,却仔细打量了好一会才将刀插进白布条内。
  白布条迎刀而断,南宫望就像剖柚子的将之一一割开,落刀恰到好处。
  白布下是一张白纸也似,毫无血色的脸庞,与朱元璋仿佛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除了脸色有异,完全一样。
  朱元璋看得真切,惊叹道:“了不起,南宫世家的易容技术果然出神入化。”
  南宫望道:“遗憾的是微臣只能改变他的面貌,不能改变他的声音。”
  朱元璋道:“朕无意让他说话。”
  南宫望道:“微臣也已考虑到这方面,已然将他的嗓子割断。”
  “很好。”朱元璋淡然一笑:“若是再有刺客,再能够偷进这里来,大概也不会让朕这个替身有说话的余地。”
  南宫望道:“这种事情也应该不会发生。”
  朱元璋淡然道:“最好当然不会。”目光转回绣榻那个人的面上。
  那个人一直都没有反应,就像个死人,南宫望一面以香薰手一面道:“这个替身的面皮也比较脆弱,不适宜有太强烈的变化,否则不难会裂开。”
  朱元璋道:“现在他若是醒来,要没有强烈的反应可就难了,他当然是要醒来的。”
  “当然,若是只能够这样卧在榻上,有何用处。”南宫望悠然继续薰着手。
  朱元璋接道:“你当然已有了应付的办法。”
  南宫望道:“南宫世家还有一种天魔移魂大法,皇上相信也曾听说。”
  朱元璋目光一闪,颔首道:“据说那其实是以药物控制敌人的神智,被施法的敌人非独神智丧失,而且还会服从施术者的命令。”
  南宫望道:“这只是江湖上的传说,当然这种药物是有的,却一定同时伤害身子,不能够支持多少天。”
  朱元璋道:“原则那是什么回事?”
  南宫望道:“人身上有一连串穴道直接或间接影响神智,同时将之封闭,神智便会丧失,只能够接受一些极单调的声响。”说着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支碧玉造成的哨子,轻吹了一下。
  那支哨子不过三寸长短,发出来的声响极其怪异,虽然微弱,却令人有一种尖刺的感觉。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十章 攻破阴阳阵,奸徒阵上亡
上一篇:
第八章 火烧少林寺,撤退一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