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九章 避难回石洞,苦练壁画功
2019-07-13 21:59:23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凤栖梧点头道:“此去行踪我们必须谨慎而秘密,飞鸟帮的弟子应该可以在这方面助我们一臂之力。”
  铁虎沉吟着忽然问:“这件事解决了之后,你又有什么打算?”
  凤栖梧道:“退出江湖。”
  铁虎只是问:“你放得下?”
  凤栖梧道:“江湖险恶,能够不走最好,再加上与朝廷的冲突,更难走下去的了。”
  铁虎道:“你不像这么胆小的人。”
  凤栖梧道:“也许是因为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
  铁虎道:“以我所知,江湖人绝不会如此容易厌倦,尤其一个你这样成功的江湖人。”一顿接叹道:“你就是这样,人前人后也不肯伤害属下与朋友的自尊。”
  凤栖梧无言,铁虎接道:“你所以要退出江湖只是害怕你的属下与朋友因你而招致不幸,这件事,朱元璋不会轻易罢休,有你出现的地方,麻烦也肯定不少。”
  凤栖梧淡然一笑,道:“相反,只要我藏起来,他只顾担心自己本身的安全,已没有时间理会其他。”
  铁虎道:“当然,他完全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会不会就在皇城附近,就是禁宫的防卫工作已经够他头痛的了。”
  凤栖梧接问:“你既然明白,当然不会再反对我退出江湖。”
  铁虎道:“我只是奇怪,你何不索性干掉朱元璋,自立为王?”
  凤栖梧道:“无论哪一个为王,不免都是玩弄一些手段,我不是那种人,也不懂得如何玩弄手段,相反,朱元璋却是一个十分成功的政客。”
  铁虎道:“你那么多手足难道也没有一个……”
  凤栖梧道:“玩弄手段之外还要得民心,在一般百姓眼中朱元璋已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若是有什么不测,天下难免再来一次动乱。”
  铁虎道:“可是他……”
  “无论他对江湖人怎样,对一般百姓到目前为止都是好的,他也绝不会毁灭这么辛苦建立的形象。”凤栖梧长叹:“这几年来我们汉人难得有好日子过,我的心情,你应该很明白!”
  铁虎道:“我怎会不明白?”
  凤栖梧接道:“此事之后,你也无妨藏起来,朱元璋找不到我们,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我会考虑。”铁虎笑笑:“事实他现在就是要杀我们的族人,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了,还没有给他杀掉的,现在应该都已在安全的地方。”
  凤栖梧道:“天下方定,朱元璋就是有远征之心,也不会拣这个时候。”
  铁虎目光一转,又笑笑:“我们的要击杀南宫望,目的其实就是在要朱元璋知道他虽然在禁宫中,并不安全,而为了安全设想,无暇再理会其他。”
  凤栖梧道:“也为了南宫望这个人,这个人的野心实在不小。”
  铁虎忽然打了一个“哈哈”:“这些话,我们不是已经说得太多,怎么还要重复?”
  凤栖梧亦不由得笑起来,却并没有在意铁虎的眼神,否则他应该不难看出铁虎的眼神中隐藏着什么。

×      ×      ×

  离开秘洞,仍然是正午,漫天风沙,铁虎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啸。
  凤栖梧也有这种激动,却没有长啸出来,纵目四顾,心头震动,每当危险迫近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
  喀丽丝一直留意着他,随即问:“什么不对了?”
  凤栖梧道:“有人在附近监视着我们。”
  铁虎一怔放目四顾,道:“不错!”
  语声甫落,一块巨石便自石山上“轰轰发发”的砸下来,声势惊人。
  凤栖梧铁虎相顾一眼,左右一齐掠前,探手抓住了一块石,齐喝一声,疾抛了上去,正迎着砸下来的那块巨石。
  两块石相撞在一起,发出的竟然是“噗”的一下轻响,然后一齐升起来,升到下砸那块巨石原来所在的位置才“轰”的爆开。
  那“轰”的一声天崩地裂一样,动魄惊心,爆开的石块也竟然全都是往一个方向射出。
  石山上立时一阵惊呼,人影闪动,其中两条人影才冒起便给石块击中,惨叫倒下。
  接着又是两声惨叫在石山上响起来,然后三个灰衣人自石山上掠下,身形移动间暗器飞射。
  凤栖梧铁虎看着两块巨石爆开,喜动形色,但仍然不敢乐极忘形,身形左右退回,将喀丽丝夹在当中,同时将暗器接下,反掷出去。
  那其中两个灰衣人暗器中飞摔倒下,还有一个将暗器闪开,一剑出鞘,飞身扑至。
  铁虎即时一声断喝:“站着!”
  这一喝霹雳也似,那个灰衣人,竟然给他喝住,凤栖梧接问:“是南宫世家的人?”
  铁虎亦问道:“是南宫望指使的?”
  那个灰衣人冷应道:“你们敢跟南宫世家作对,是不要命了?”
  铁虎大笑道:“你只得一个人,竟然敢在我们面前张牙舞爪,才是不要命。”
  那个灰衣人正要回答,一声异响便从石山上传来,抬头看去,只见一枚烟花火炮疾射上半天,在半空中爆出了橙黄色的一团,瑰丽而夺目。
  灰衣人立时大笑道:“南宫世家已经在附近布下天罗地网,倒要看是那一个不要命。”
  “当然是你!”铁虎随即飞射出去。
  灰衣人不等他扑到,暗器便出手,身形接往上拔起来,反应也实在不慢。
  铁虎比他当然快得多,接暗器同时身形倒竖蜻蜓,一弹疾飞上一块石上,正好掠在灰衣人面前,身形变化之怪异实在罕见。
  灰衣人不由脱口一声惊呼,一剑刺出,手臂已然给抄住,铁虎抄着的暗器随即抵在他咽喉上:“说,南宫望在那儿?”
  灰衣人道:“不知道。”
  “我倒要看你是否真的一条好汉。”铁虎的暗器压进了那个灰衣人的咽喉的肌肉。
  灰衣人面色一刹那苍白,死于突然他倒还罢了,面临死亡的威胁却不由他不恐惧。
  “在哪里?”铁虎道:“你若是说出来,饶你一命。”
  “说不说我也是没有命的了。”语声甫落,他的面色已变成青紫,咽喉伤口的肌肉,更变成紫黑,流出来的血也是。
  凤栖梧即时道:“之前,他们用的都是毒药暗器。”
  铁虎目光落在手中暗器上,道:“看来却不像。”
  凤栖梧道:“这也不是他们以前所用的暗器,看来毒药已经过特别处理,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的了。”
  铁虎轻吁了一口气,松手,那个灰衣人已气绝,随着倒下。
  凤栖梧目光转向山岩上,三个灰衣人正在那儿俯身下望,一面的诧异之色。
  铁虎目光亦一转,道:“我上去看看。”也不见怎样移动,一个身子便倒翻起来,凤栖梧双掌随即拍出,正拍在铁虎双掌上。
  没有声响,铁虎一个身子却立即陀螺般飞旋上半空,飞向那边山岩。
  灰衣人一怔,暗器马上出手,可是他们连铁虎的方向也抓不稳。
  铁虎在暗器中一个翻腾已落在三个灰衣人身后,闪电般抓住了那三个灰衣人的手臂摔向地面,那三个灰衣人俱都用力挣扎,力用得越多摔得便越重。
  他们跃起又被摔倒,不过片刻,俱都遍体鳞伤,倒在地上呻吟,铁虎这才问:“南宫望在什么地方?”
  三个灰衣入都没有回答,两个随即被铁虎抓起来,铁虎也只是随手一抖,便一阵爆栗子也似的声音。
  那两个灰衣人不由惨叫起来,到铁虎将他们放下,已变成两堆烂泥也似,却没有气绝,只是浑身骨骼已散开,摔倒在地上。
  这散骨的痛苦当然不是好受,他们苦痛得嘴脸也都己变形,其中一个脱口叫出来:“你杀掉我好了。”
  铁虎道:“若是不说,我就要你们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目光接落在第三个灰衣人面上,那个灰衣人不由紧张起来,铁虎才迫前一步,他便叫着道:“门主在京师飞鸟帮的总坛内。”
  “在坛里干什么?”凤栖梧上来了。
  那个灰衣人道:“以天魔迷魂大法对付捉来的飞鸟帮弟子,要他们变为行尸走肉般。”
  凤栖梧双眉陡扬道:“这为什么?”
  那个灰衣人说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凤栖梧接问:“是不是要利用他们对付飞鸟帮众,要飞鸟帮众自相残杀?”
  灰衣人无言点头,凤栖梧叹了一口气,嘟喃道:“南宫望,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太过份?”
  铁虎插口道:“这个人显然已入魔道,不可理喻,什么事也做得出的了。”
  凤栖梧接一声叹息:“南宫世家到底也是名门大派,他是连南宫世家历代辛苦挣来的侠名也不顾,一反令南宫世家为邪魔外道的了。”
  那个灰衣人不由垂下头去,铁虎又问:“南宫望整天都在飞鸟帮总坛?”
  那个灰衣人道:“只是白天。”
  凤栖梧道:“晚上他要回禁宫侍候皇帝?”
  灰衣人无言,凤栖梧接问:“你们留在这里也是南宫望的主意?”
  灰衣人道:“门主认为这里甚有问题,要我们在附近监视。”
  戴虎又问:“方才的烟花火炮就是通知其他人,已经发现我们的行踪?”
  灰衣人道:“还有求援的意思。”
  凤栖梧道:“你们在附近的人当然不会少。”
  灰衣人道:“还有驻守的上万军兵。”一顿一叹,“两位,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些。”
  凤栖梧沉吟一会,挥手道:“你可以走了。”
  灰衣人喜形于色,目光转向两个同伴:“他们——”
  下面的话尚未接上,铁虎的手掌已切在他的咽喉上,这一击,迅速而突然,灰衣人面上喜色未消便已气绝。
  凤栖梧要阻止如何来得及,一个念头尚未转过,铁虎已然将那个灰衣人的尸体摔在地上那两个灰衣人的身上,他的内力同时注进去,尸体摔到两个灰衣人身上内力才迸发。
  躺在地上那两个灰衣人不由狂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当场气绝。
  凤栖梧看看,仰首一叹,铁虎这才道:“我没有答应过这三个人什么。”
  “你没有。”凤栖梧不能不承认这事实。
  铁虎道:“但他们若不是听到我在山岩下对他们的同伴说的话,也不会这样合作!”
  凤栖梧道:“你若是不杀他们我不会杀的。”
  铁虎道:“让他们回去,南宫望知道我们的行踪,必定会有所防备,而我们的出手,以南宫望的聪明,亦不难会有所领悟。”
  凤栖梧道:“我们的一切当然是越秘密越好,你也不用为自己分辩这许多。”
  铁虎道:“我只是发觉自己已经变了很多,到底是近日发生的事情影响还是什么原因,却不得而知。”
  凤栖梧道:“什么也好,不必放在心上,我们也不能够在此多留的了。”
  铁虎循目望去,只见那边尘头大起,立即道:“我们由流砂那边离开。”
  凤栖梧也没有异议,事实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十章 攻破阴阳阵,奸徒阵上亡
上一篇:
第八章 火烧少林寺,撤退一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