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九章 避难回石洞,苦练壁画功
2019-07-13 21:59:23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朱元璋不觉以手加额,与之同时,躺在榻上那个人亦直挺挺的坐起来。
  南宫望继续吹着,那个人由坐而立,接而移动脚步,前行三步来到南宫望面前,再转而面向朱元璋。
  那个人身形与朱元璋完全一样,朱元璋看着他,不由有一种站在镜子前面的感觉。
  南宫望替他找这个替身绝无疑问是花过一番苦心,易容方面也尽了全力。
  朱元璋看了一会,突然打了一个寒噤,脱口道:“了不起,了不起——”
  南宫望接道:“微臣已尽所能,其中当然仍难免有未尽善之处……”
  朱元璋道:“朕也不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人,事实这个替身之好已远在朕要求之外,朕也实在想不到你竟然能够造出一个这样完美的替身。”
  南宫望道:“微臣一样意外。”
  朱元璋沉吟着道:“朕这个替身还能够做什么?”
  南宫望只是问:“皇上还要他做什么?”
  朱元璋打了一个哈哈,道:“只要他真的能够在必要时替朕消灾解难便已足够。”
  南宫望道:“就是凤栖梧,相信也难以看出这个是皇上的替身。”
  朱元璋接问:“能够偷进禁宫的以你看有多少人?
  南宫望道:“凤栖梧之外,相信就只有那个铁虎了,前者对禁宫熟悉,后者也有经验,但即使凭他们的身手,要进来也只能选择夜间。”
  朱元璋道:“朕已经吩咐了人画影图形,皇城内外严禁出入。”
  南宫望道:“这两个人一向自命英雄,易容化装之事谅不历为……”话说到这里突然住口,发觉说错话。
  朱元璋目光一转,淡然道:“在这里说话你无须太拘谨。”接打了一个哈哈:“朕一向也自命英雄,却也要做这种事,他们若是真的要报复,就是易容化装也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南宫望道:“以微臣所知,他们当中并没有精通易容技术的人。”
  朱元璋笑笑:“铁虎一事,朕也不敢再这样托大,否则也不会叫你弄一个这样的替身。”
  南宫望道:“微臣更不敢大意了。”
  朱元璋接道:“凤栖梧与那个铁虎一天不除,朕一天难以安寝。”
  南宫望道:“微臣知道怎样做了。”
  朱元璋目光再回到那个替身面上,道:“朕这个替身应该绝无危险?”
  南宫望道:“微臣在施术同时还用了七针,这个人只会绝对服从哨子的指挥。”他接将哨子以香薰了薰,双手奉到朱元璋面前。
  朱元璋接问:“这个人也只能够由山甲喂食?”
  南宫望道:“任何人也可以的,他其实已经没有饥饿的感觉,但为了维系他的生命,故不能不喂食。”
  朱元璋道:“朕当然也不会要第二个人来侍候他,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已够多的了。”
  南宫望道:“山甲方面,皇上可以放心。”
  山甲与他的目光接触,慌不迭垂下头去,朱元璋看看他们,道:“凤栖梧铁虎死了,朕总会好好酬谢你们。”
  南宫望道:“皇上言重,微臣现在已非常满足,山甲的希望也不大。”
  山甲不住的点头,这也是事实,能够有这种身份他已经很满足的了,他的希望与他的身形也成正比。
  南宫望接对山甲道:“至于我曾经答应过你的……”
  山甲急不及待的截道:“公子放心,皇上已经替小人完婚,是小人喜欢的那种女孩子。”
  南宫望一笑道:“那我是欠你一份贺礼。”
  山甲道:“小人一切都已经有了。”
  这个人果然很容易满足,而事实一直以来他追求的原就是不多,朱元璋是一国之君,要令这样的一个人满足当然很容易。
  南官望又是一笑,道:“现在你应该可以全心全意替皇上做事了。”
  山甲道:“小人一定会。”
  朱元璋悠然道:“只要你们全心全意为朕做事,无论你们有什么要求,朕能够做到的,都会满足你们。”
  山甲慌不迭的道:“奴才已经很满足的了。”
  朱元璋目光转向南宫望接道:“凤栖梧这个人不简单,运气也一向很不错,别的人你可以不放在心上,这个人必须小心应付。”
  山甲插口道:“奴才也觉得是。”一句话出口,忙又缩回去。
  南宫望道:“消息若是没有错误,这个人现在应已在关外,微臣也已经派了人在那附近留意着的了。”
  朱元璋大笑:“他总算明白,天下虽大也没有他立足的地方。”
  南宫望陪着笑,心底却在叹息,以他所知,朱元璋未做皇帝之前,一定不会说这种话,天下之大,一个人只要淡薄一些,立足其实不难,以凤栖梧的势力,就是不淡薄,要找到他也一样不易。
  他所以出关,一定有他的目的,而他所以忍心丢下鸽子和尚乌鸦及花鸡道士,当然是看出即使留下来,也起不了作用,那出关的目的,应该就是与对付自己有关。
  到底是关外有什么异人还是有些什么武功诱使他那样做,南宫望虽然是不知道,却难免有这种担心。
  他原是要追出关外,朱元璋的密旨便到了,他当然不敢违抗,而凤梧栖的下场已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而事实他也的确要回去作一个交代。

×      ×      ×

  凤梧栖铁虎喀丽丝这时候正在那个山洞内,仆仆风尘,三人都显得有些疲倦。
  这一次他们已有心理准备,那个圆柱形的深洞下网也仍然牵着,他们安然掉在网上,然后推开石门,来到了那一片世外桃源。
  喀丽丝也就留在那里,主要的目的是给他们准备食物,烤好的鹿肉每天正午也就由那个怪洞利用旋风送上去。
  凤栖梧铁虎则稍作逗留便双双由那个怪洞进入上一层的秘洞。
  壁画仍然留在壁上,铁虎看不透,凤栖梧却显然胸有成竹。
  “天下至阳至刚的武功莫过于九阳神功。”凤梧栖这句话铁虎完全同意。
  “所以壁画上那个至阳至刚的人已经有了,要找的只是至阴至柔的一个。”
  “那个难道是我?”铁虎实在不想笑,却不由自主笑了出来。
  凤栖梧没有笑,正色道:“那一个就是你。”
  铁虎大笑道:“我练的武功虽然没有你的刚猛,却怎也不是阴柔那种。”
  凤栖梧道:“我跟你交过手,你的刚猛只是外表,那完全是因为你身材气力给人的错觉,事实你的武功是柔的一面。”
  铁虎道:“我倒是不觉得。”
  “若是我没有看错,你的武功应该是由相扑、摔角之类化出来。”
  铁虎道:“不错,那原是以柔制刚的武功,只是在我使来柔与刚都没有多大分别,力气有我这么大的人原就是不多。”
  “也所以,由你来练阴柔的内功并无不妥,以你的天赋,更应该很快见效。”
  铁虎道:“你的天赋应该在我之上,但你既然已练成了九阳神功,若是我能练相反的一种,当然应该由我来练。”
  凤栖梧道:“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且没有太多时间。”
  铁虎反问:“你看我象是一个挨不起辛苦的人?”
  凤栖梧道:“绝对不像,只是壁画上画的练功方式实在不简单。”
  铁虎道:“为我们的族人,为江湖道义也好,我都会支持下去。”
  知道他自以为已具备的内功完全不是那回事。
  凤栖梧绝不怀疑他的话。

×      ×      ×

  铁虎真的支持到练成,那事实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非独要学习奇门遁甲的步法变化,还要将身手练至随意至弯曲拗折,柔的境界。
  幸好他一直以来都没有练过任何的内功,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只要雕琢的是一个高手便能够将之雕琢成任何形象。
  凤栖梧所以坚持由他来练就是发现了他这个优点,那远比一个已练过内功的人散功来改练好得多,也简单得多了。
  散功的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抵受,而练功其间真气难免走回旧路子,事倍功半,在所不免。
  凤栖梧绝不是没有耐性的那种人,只是担心时间长了,南宫望再有所突破,合他们二人之力,以无名这种方法也不能够将之击败。
  以南宫望的性格,当然不会让他们再有机会反扑,一击不中便没有希望的了。
  每一天凤栖梧都以九阳神功帮助铁虎行气运功,消耗的内力虽然多,但因为秘室中没有外人骚扰,能够安心调理,很快便恢复过来。
  铁虎也知道凤栖梧每一次这样消耗内力都冒着很大的危险,因为密室实在安全才没有阻止,也一日一日发觉内力的增长,领悟到内功的奥妙高深,在此之前,他从来就没有想到有这种事,也不知道他自以为已具备的内功完全不是那回事。
  与练内功同时他亦开始苦练壁画上的招式,那些招式变化并不多,难度却极高,完全是因为被攻击的那个阴阳人有那种变化而变化出来。
  每一招开始的时候都非常困难,有三招凤栖梧甚至也以为铁虎练不来,但铁虎还是练成功了,他的耐性连凤栖梧也不能不佩服。
  然后他们练习合击的方法。
  喀丽丝只是留在那个世外桃源中每天替他们准备食物,秘洞中那个石阵她逐渐走熟,最初的时候要留下一条绳子来引路,到最后就是不用看绳子也能够走到去。
  她虽然没有铁虎的日子过得那么辛苦,那份单调孤独也不容易抵受。
  到那天,她将食物送到洞边,听到铁虎与凤栖梧呼唤她上去,她觉得突然,而且忍不住流下眼泪来。
  风终于来了,喀丽丝将食物抛出,人亦随着风飘出去,飘升向那个出口。
  她终于看见凤栖梧铁虎,然后忍不住扑进凤栖梧怀中哭起来,凤栖梧也不由自主的拥着她,铁虎看在眼内,没有作声。
  好一会凤栖梧才发觉失态,轻轻将喀丽丝推开:“你可要休息一下。”
  喀丽丝摇头道:“我已经休息得太多了。”
  凤栖梧没有再说什么,走向出口,喀丽丝追前问:“你们已经成功了?”
  铁虎道:“若是壁画上所说的是事实,这个方法可以击败南宫望,我们经已做到壁画上的要求了。”
  凤栖梧接道:“即使我们路是走对了,要击倒南宫望也不是一件易事。”
  铁虎道:“现在他的势力也不知已到了什么地步,要找他当然不易。”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十章 攻破阴阳阵,奸徒阵上亡
上一篇:
第八章 火烧少林寺,撤退一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