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八章 火烧少林寺,撤退一线天
2019-07-13 21:58:03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尘土飞扬中,一个人约隐约现,至尘土尽落,终于清楚。
  凤栖梧等也无不看得清楚,却无不惊讶,一时间竟都怔住。
  出现的那个人他们都认出是南宫望,但那一刹那,仍不免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南宫望头发披散,无风自动,奇怪的一边乌溜溜的,有如黑色的缎子,一边却变成了银白色。
  他面色仿佛也齐中分开左右不同,一边逐渐的青白,一边显著的转变为赤红。
  铁虎看着不觉退到凤栖梧身旁,道:“那个山洞壁画上的阴阳人……”
  凤栖梧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一听浑身猛一震,喃喃道:“不是阴阳人,是两种人。”
  喀丽丝插口问:“怎会这样的?”
  凤栖梧道:“勉强可以解释是两种极端相反的内功并蓄而引起机能变化,这正如当年江湖上的名人练霓裳一夜间头白,同样的不可思议。”
  铁虎沉吟道:“我在想,这若是与那个山洞壁上画的阴阳人有关,武功变化又真的那么厉害,今天的一战我们方面仅管人多,只怕占不到大优势。”
  凤栖梧看看铁虎,道:“那位山洞的主人大概想不到若干年后,竟还有这种人出现,九阳神功九阴真经应该是不可能再在一个人身上出现的。“
  鸽子那边听着,一声佛号,喃喃道:“罪过罪过。”
  凤栖梧摇头道:“造化弄人,就是这样了。”
  鸽子无言,凤栖梧目光转到南宫望面上,悠然道:“恭喜南宫兄。”
  南宫望双眉一提,道:“没有什么可喜的,我虽然练成两种绝世武功,却变成这个样子,在一般人眼中看来无疑是一个怪物。”
  凤栖梧心头一动,到现在他总算明白当年那个阴阳人为什么突然消声匿迹。
  南宫望接道:“这我却可以忍受得来,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总该特别一些。”
  金鹏打了个哈哈:“你这厮现在真的够特别了,我建议你衣服也改变一下。”
  南宫望淡然道:“好主意,我会改变的。”
  金鹏道:“我倒要看你以后如何去见人。”
  南宫望道:“这一点你倒不用替我担心,任何人看见我以后谊只会有一种高攀不起,与众不同的感觉。”
  金鹏道:“你是真的与众不同。”随又放声大笑了起来。
  南宫望道:“你要笑只管笑,以后应该没有机会的了。”
  金鹏道:“难道你这个怪样子都可以吓倒我?”
  他没有到过那个山洞,也真的不以为一个人变成这样子有什么可怕。
  南宫望接道:“由现在开始,我要以你的鲜血清洗我所受的耻辱,以我的武功,国师一位非我莫属,到了那个地位,我可以调动更多的人,由他们来替我打发一些没用的人。”
  凤栖梧问:“什么人是没用的?”
  南宫望道:“正如飞鸟帮上下,现在太平盛世,还要来干什么?”
  凤栖梧叹息:“想不到你竟然会变成这样,你莫要忘记南宫世家……”
  “南宫世家已经完了,经过这一件事,飞鸟帮的人不知对南宫世家说尽多少坏话,就是怎样分辩也没用的了。”
  凤栖梧正要说什么,南宫望突然伸手截住,接又道:“江湖上的是是非非是我也再没有兴趣理会,当然最好他们是适可而止,也不要让我知道。”
  凤栖梧道:“你只有兴趣做国师?.”
  南宫望点头:“这比做一个江湖人有趣得多了。”
  凤栖梧问:“绝龙岭秘洞的事……”
  南宫望笑截:“除了我,难道还有第二个值得你怀疑的人?”
  凤栖梧道:“我只要你亲口承认。”
  南宫望笑接:“你是否也要我告诉你,我非独夺去了玉娇娇的魂魄,还占有了她的身子?”
  凤栖梧耸然动容,南宫望接道:“想不到她对你痴心一片,竟然还是完璧,你若非不能人道,定必就太愚蠢。”语声一落,狂笑起来。
  凤栖梧冷冷的道:“这种话想不到你也说得出口,看来我们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南宫望笑应道:“你们可以随时动手,一个一个的来也好,一齐上亦一样。”
  金鹏插口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喀丽丝接道:“你也莫忘了这是少林寺。”
  南宫望目光一转,邪笑道:“姓凤的运气果然不错,这个女娃子看来比玉娇娇漂亮多了,莫要也是留给我享用。”
  喀丽丝的俏脸怒得通红,躲到凤栖梧背后,凤栖梧摇头:“南宫望,你现在与一个下三流有何分别?”
  ”没有——”南宫望应得爽快:“你们也应该看出是没有的了。”
  凤栖梧话未接上,金鹏已冷笑道:“这种下三流跟他多说什么,干掉他省得为祸天下。”
  南宫望笑道:“金鹏,难道你敢上来干掉我?”
  “有何不敢!”金鹏暴喝一声扑上,双拳“双龙出海”,疾击前去。
  凤栖梧一声“小心”出口,花鸡道士人剑已一旁欺上,铁虎也不慢,天马行空一般从另一边扑前,两个护法长老不觉亦身形展开,一齐掠前去。
  他们虽与世无争,但现在都变得非常冲动,那惟一的解释就是南宫望令他们有一种强烈的邪恶感觉。
  除魔卫道岂非就是他们的责任?
  南宫望看着他们扑来,他黑白两色的头发左右飞扬,木立不动,突然一动,这一动,有如闪电般,直射向金鹏,右掌那刹那更红,赤红如鲜血,左掌却青碧如翡翠。
  金鹏看在眼内,那刹那浑身的内力都提起来,直透双拳,他虽然觉得奇怪,也知道南宫望的武功本来在自己之上,却仍然不退缩,全力一拼。
  就是拼不倒也要南宫望手足无措,好教其他的兄弟有可乘之机,金鹏打的是这个主意,一直以来他在飞鸟帮中就是开路先锋,既不怕死,又肯拼命。
  这一次他也不例外,在他的意料中,他就是内功不如南宫望,被南宫望震飞回去,在他的全力一击下,南宫望也难以保持身体的平衡。
  事实却大出他意料之外。
  拳掌相触,虽然两两相击,却只有一声,那一声有如霹雳。
  发出声响的是金鹏的左拳与南宫望的右掌,那刹那在金鹏的感觉,就象是击在一块烧红的铁板上,非独左拳,整条左臂的血液仿佛也燃烧起来,沸腾的血液迅速直迫向左半边身子,热汗紧接从他的左半边身子冒出。
  他的右半边身却相反,那刹那竟有如掉进冰窖中,血液简直要凝结。
  南宫望的左掌简直就有如万载不解的玄冰,砭人肌骨。
  金鹏在这一冷一热两种各走极端的内力冲击下,整个人仿佛给撕开两片,不由冲口发出了一声狂叫,一股真气同时外泄,倒飞了出去。
  南宫望身形纹风不动,左掌封住了花鸡道士的剑,右掌接住了铁虎双拳。
  他双掌变化非常迅速,招式又诡异,同时间接下了铁虎花鸡道士的攻势,完全不让他们占到丝毫的便宜。
  金鹏倒飞出差不多两丈,扎手扎脚的掉在地上,再打了两个滚,才给凤栖梧截停,他的面色不住在变化,时红时白,张口要说话,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金鹏——”凤栖梧目光及处,面色剧变。
  那吐出来的鲜血中赫然混着不少内脏的碎块,就是大罗神仙,也无法可救药的了。
  以凤栖梧的见识如何看不出,他知道南宫望练了九阳神功九阴真经之后,内力突飞猛进,却是怎也想不到会这样厉害。
  金鹏吐着血终于说出话来,断断续续的道:“帮主要小心,不要跟他的双掌同时接触……”
  话说到这儿,突然沉下去,他的眼盖亦垂下,死在凤栖梧怀中。
  凤栖梧浑身都颤抖起来,多少年出生入死,同甘共苦的兄弟就这样死掉,如何不激动。
  与之同时,两个护法长老亦已扑上去,乌鸦看见金鹏被击飞,本来飞掠到一旁一看究竟,这下子亦大叫一声,凌空飞扑向南宫望。
  凤栖梧一咬牙,放下金鹏的尸体,一声:“用兵器!”惊鲵刀出鞘,人刀奔马般扑到。
  铁虎应声弯刀出鞘,那两个护法长老半空中齐喝一声:“兵器——”
  两个和尚立即将手中戒刀抛出,一个护法长老迅速接刀在手,另一个方要接,南宫望一指已点到,凌空点飞了那柄戒刀。
  那个护法长老反应也不慢,暴喝声中滚身一掌当头向南宫望印下,南宫望同时滚身,避开了铁虎等人的兵器,一手扣住了那个护法长老的右掌五指。
  那个护法长老的内力正要透出,一股灼热的内力已迫来,竟然将他的内力化为乌有,他惊呼未绝,人已被南宫望牵上了半天。
  南宫望身形倒竖蜻蜓,同时将那个护法长老当做兵器,由牵动而挥舞。
  铁虎等人不能不后退,南宫望随后追击,扑向另一个护法长老,那个护法长老刀已收,却是想不到南宫望拿同伴的身体撞上戒刀来。
  他快南宫望更快,手中将护法长老迅速一送,在戒刀中齐中分开了两片,也就在刀分的同时,另外那个护法长老发呆也同时欺进,被一指点在他眉心上。
  一个血洞应指出现,鲜血激射,那个护法长老同时飞摔丈外。
  铁虎弯刀虽然快,仍然截不及,改削南宫望咽喉,凤栖梧惊鲵刀亦到,乌鸦的暗器,花鸡道士的剑也不慢。
  南宫望面无惧色,轻啸一声,身子倒射,就是凤栖梧也竟然追不上他的身形。
  鸽子和尚就在那边,一柄月牙方便铲已在手,飞舞着硬截南宫望,一面呼喝,这个和尚绝无疑问已动了真火,用的完全是拼命的招式。
  空闻大师也上了,一面口喧佛号:“我佛慈悲,请恕弟子大开杀戒。”
  南宫望大笑:“你这个老秃头能够杀得了我?”左右双掌分拒鸽子与空闻。
  空闻大师嘶声道:“本座就是拼了命也要收拾你这个妖人。”
  南宫望摇头:“你只有一条命,身为少林寺大师,难道不加以爱惜。”
  空闻大师道:“除魔卫道原就是佛门弟子责任。”
  “你莫要后悔。”南宫望双掌挥洒自如,若无其事的。
  空闻沉声道:“本座只悔恨将九阳神功请回藏经阁,否则也不会便宜了你这个妖人。”
  南宫望大笑:“这原是你的主意,看来我还得向你道谢。”双掌却实时印下。
  “妖人住口!”空闻大师双掌不由自主劈出。
  凤栖梧一声:“接不得!”惊鲵刀切向南宫望双臂,铁虎的弯刀同时疾劈南宫望的后心。
  南宫望双脚一转,便窜了出去,凤栖梧等高手竟然都困他不住。
  铁虎不由又想起那个秘洞的遭遇,脱口道:“是那种步法。”
  凤栖梧道:“不错!”踏着相同的步法追前去,截住了南宫望移动的身形。
  “果然不错。”南宫望大笑声中双掌回攻,一冷一热,凤栖梧立即便感觉到。
  他没有硬接,惊鲵刀一引,倒退了出去,随即扑回,雷霆万钧的劈出一刀。
  这柄刀无坚不摧,在他全力一击之下,那种感觉更就是惊人,南宫望当然不会硬挡,身形立时倒退。
  凤栖梧刀势不变,追斩八丈,南宫望一退再退,退到了一条柱子前,背后仿佛长着眼睛的,连随一绕,到了柱子的后面。
  凤栖梧刀势不由一顿,那条柱子刹那碎裂,尘灰瓦砾飞扬,下截轰轰发发的向凤栖梧撞来。
  谁也看得出,南宫望的内力不少积聚在这截柱子上,凤栖梧若是硬接,南宫望再乘机偷袭,后果不堪设想,但凤栖梧若是不接,在他后面的喀丽丝乌鸦势必成为那截柱子撞击的目标。
  他知道要乌鸦喀丽丝闪避已来不及,紧咬牙龈,一刀疾迎前去。
  与之同时,铁虎弯刀亦劈到,他当然也看出是什么环境,弯刀亦尽施全力,威势绝不在凤栖梧之下。
  那截柱子在双刀交击下片片碎裂,一声巨震,风云也仿佛为之变色。
  南宫望果然掌握这个机会凌空扑来,快而狠而准,正抢进双刀外翻的空隙,他的内力仿佛用之不尽,生生不息,才用在柱子上,刹那便复元。
  凤栖梧铁虎内力已经算是很好很好的了,可是接在柱子的攻势,仍需要一个循环,刀用得虽然快,竟然赶不及补上那个空隙。
  两人空着的另一只手只有迎上去,这已是唯一应付的办法。他们的内力亦同时聚向那只手。
  三人四掌交接,南宫望身形凌空未落,也竟就凌空将两人迫得一下子倒退出丈外。脚步过处,拖出了两条土坑,泥土翻飞,旁边所有人看在眼内,无不色变。
  凤栖梧铁虎也不例外,一面退,他们还一面感到一股强劲的内力经由掌心撞击过来。
  他们不约而同猛喝一声,劲透掌心,疾送了出去,凤栖梧的内力绝无疑问在铁虎之上,当先将南宫望的手掌震开,铁虎也没有慢上多少。
  这强弱两股内力一击之下,南宫望的身子不由打了一个转,也竟然顺势转动起来,一股旋风也似的再撞向凤栖梧铁虎二人。
  尘土与之同时飞卷,就是这声势已经够吓人的了,旁边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声霹雳中,凤栖梧铁虎已双双被震得飞摔了出去。
  空闻大师面色一变,一声佛号,道:“迫他进罗汉大阵去。”
  十八个和尚应声从不同方向窜上,看他们的袈裟颜色,辈份相当高。
  他们迅速移动,很快便将南宫望包围起来,同时将其他人请出了阵外。
  众人不约而同走向凤栖梧铁虎那边,两人身形着地,仍然很稳定,随即运功行气,以防南宫望迫击过来,看见南宫望被十八个和尚包围,才松过一口气,却随即吐出一口鲜血。
  空闻大师看见又是面色一变,他虽然不清楚铁虎,但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也看他的武功绝不在凤栖梧之下,而凤栖梧的武功怎样,他当然心中有数,以他们两个人的功力联手一击,竟然敌不过南宫望,那南宫望的武功高到什么地步?
  他随即问凤栖梧:“伤得可重?”
  凤栖梧摇头:“没什么。”
  铁虎旁边插口道:“姓南宫的出手一时刚劲,一时轻柔,实在很难应付,更奇怪的是掌势一次比一次凌厉。”
  凤栖梧道:“这应该就是阴阳互济,生生不息的道理。”
  铁虎道:“我有些怀疑,他还利用我们的内力。”
  凤栖梧点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内力不时被牵引出去再反击回来。”
  铁虎嘟喃道:“这若是事实,他的内力用之不尽,有那一个是他的对手?”
  “没有。”凤栖梧又榣头:“除非有一种方法令他不能够借助别人的内力。”
  铁虎目光闪动,道:“以柔制柔,以刚克刚。”
  凤栖梧道:“道理就是这样,那些石壁上刻着的图画也是这个意思。”
  铁虎道:“九阳神功至刚……”
  凤栖梧道:“哪来的至柔配合?”
  铁虎怔住,空闻大师插口道:“十八罗汉大阵也是生生不息,只要将他.....”
  凤栖梧目光及处叹息道:“只怕这生生不息的内力也为他利用,不攻自破。”
  空闻大师目光不由转回去,一见诧异道:“他果然能够做到?”
  南宫望那边在阵中竟然一步也没有移动,十八个和尚四方八面无论怎样攻击,对他一些影响也没有,而且在他双掌封拒之下,阵势甚至已开始凌乱。
  凤栖梧目光突然又是一闪,叹息道:“看来他已经完全明白阴阳变化的道理,而且又能够加以利用,。”
  语声甫落,南宫望的身形终于转动,电光石火般一连抢进了三个方位,站在那三个方位的和尚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一个紧接一个飞起来,口吐鲜血,惨叫着扎手扎脚地倒下。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九章 避难回石洞,苦练壁画功
上一篇:
第七章 石洞埋芳骨,敲钟乱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