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虎穴 正文

第一章 功成身已退,忠义两难全
2019-07-13 21:44:20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刺客这时侯已经在御书房内,一柄弯刀指着朱元璋,年纪看来并不大,却一脸胡子,站在那里就象是半截铁塔,一身黑衣,半敞着胸膛,浓眉下的一双大眼睛精光毕露。
  “你到底是哪一个?”朱元璋强作镇定,到底是经过大风浪的人,胸膛仍挺得那么开,不失皇帝尊严。
  “我们的人都叫我铁虎!”大汉更加镇定,语声也是,掷地有声。
  “蒙古人?”朱元璋接问。
  “蒙古人都是好汉,我这次进来,也不是要向你求饶。”铁虎双拳一握,一阵爆栗子也似的声音暴响。
  朱元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你来干什么?”
  铁虎道:“我们已退出关外无意再逗留中原,你为什么还要派人追杀我们?。”
  朱元璋道:“那你此来——”
  “要你立下字据,以后不要再找我们麻烦。”铁虎手一探,将旁边的一个玉玺拿在手中:“我要拿你的人头,就像这个玉玺这么容易。”
  “你这是威胁朕?”朱元璋更加镇定,他已经看见凤栖梧出现在门外。
  凤栖梧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他当然明白朱元璋的处境,也明白就是怎样快也快不过铁虎手中的弯刀。
  朱元璋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没有妄动,铁虎接喝道:“写!”
  朱元璋移步到案后坐下,铁虎亦步亦趋,弯刀不离朱元璋一尺。
  “你的胆子不小。”朱元璋一面拿起笔来,他是要铁虎分神,好让凤栖梧有机会出手。
  铁虎道:“胆子若是小也不会跑到这儿来,我们的人中多的是我这种人。”
  朱元璋冷笑:“若是如此,朕也不会如此轻易得天下。”
  铁虎道:“那是我们当政的不懂得拢络人心,而且多行不义以至天怒民怨。”
  “想不到你也懂得这个道理。”朱元璋打了一个哈哈。
  铁虎接道:“这原就是汉人的地方,交还汉人并没有什么不好。”
  朱元璋道:“你们也是只要回到你们的地方。”
  铁虎道:“只要我们的人平安回去,绝不会再进中原。”
  朱元璋笑问:“你是什么身份,你能够作主?”
  铁虎一怔沉声道:“我会尽我的一切能力,你什么也别管,只要立下字据。”
  朱元璋道:“朕就信你这句话。”挥笔疾书。
  铁虎紧盯着朱元璋,握刀的手就像铁铸的,一动也都不动。
  凤栖梧也就在这时候消失在门外,朱元璋反而更加放心,他知道凤栖梧必定已想到了什么方法才会这样做。
  信终于写好,铁虎看着朱元璋将姓名写下,才将玉玺送到朱元璋面前。
  朱元璋接过玉玺,盖在信末,叹了一口气,他是叹息凤栖梧为什么还不采取行动。
  铁虎随即以刀将卷轴挑起来,凤栖梧也就在这时候穿窗而入,惊鲵刀闪电般削至。
  铁虎原就没有伤害朱元璋之心,耳听风声,第一个念头便是,伸手抓回那个卷轴,跟着往后倒纵出去,凤栖梧也显然看准了这一点才在这时候动手。
  刀风过处,灯火尽被卷灭,凤栖梧这一刀绝无疑问全力施为。
  能够偷进大内禁宫的应该是高手,只要是高手,应该知道凤栖梧这一刀的厉害,除非封挡,否则便只有后退闪避,若是要伤害朱元璋,便得一命换一命。
  铁虎非但知道这一刀的厉害,而且知道目的达到,多留无益,一退便退到窗前,大呼道:“你若是反悔,我一定将你这份圣旨公于天下。”
  朱元璋厉声道:“抓着他杀了。”
  凤栖梧不等他开口,身形已继续掠前,惊鲵刀直取铁虎,虽然黑暗中,用刀认位仍然那么准确。刀砍到一半已变成千锋,凤栖梧的用意非常明显,是要先毁掉那份圣旨。
  他非常同情蒙古人,也所以才会进谏朱元璋,但他却是不同意铁虎这样做,朱元璋被迫写下的那份圣旨若是外传出去,对朱元璋的尊严无疑有一定的打击,才立国未久,这种事影响民心至大。
  铁虎黑暗中仍然能够分辨刀势,立即明白凤栖梧的意图,手一翻,卷轴疾卷了起来,弯刀挡在卷轴之前。
  两刀交击,一蓬火花闪射,铁虎身形倒翻,借力使力,撞碎后面一扇窗户,飞了出去,一条飞索随即从手中飞出来,飞越三丈,钩住了飞檐,铁虎的身形顺势往上拔起,飞上了飞檐。
  凤栖梧的刀紧接斩至,一刀斩空,双脚往栏杆上一点飞鸟般亦掠到了飞檐上。
  铁虎飞索又已飞出,这一次竟飞出十丈之外,他的人随即跟着飞索飞越长空,一只猿猴也似时沿着飞索疾攀上。
  到他差不多攀到一半,身形便又倒翻了上去,正好落在那边的飞檐上。
  凤栖梧轻功就是再好,也不能够横越十丈长空,但他仍然掠出去,落在四丈外的一株梧桐上,再从梧桐上掠出两个起落,亦掠上那边飞檐。
  铁虎当然已不在那里,借着飞索飞越一重重瓦面,猿猴般在黑暗中飞逝。
  凤栖梧追越两重瓦面,已看不见铁虎的踪影,不由失叹道:“好身手!”

×      ×      ×

  朱元璋看凤栖梧空手回来已猜到两三分,仍然故意问:“刺客哪里去了? ”
  凤栖梧摇头道:“不知道,他有备而来,对周围的环境显然又非常熟识。”
  朱元璋说道:“总不成让他就这样离开。”
  凤栖梧道:“无论如何也得将那份卷轴追回来的。”
  朱元璋道:“这个人难道完全没有印象?”
  凤栖梧道:“传说中蒙古有一个天神般的高手,住在深山穷谷,姓铁,应该就是这个人。”
  朱元璋道:“不管是不是,你也要找到他,能够杀掉最好。”
  凤栖梧道:“他知道蒙古人的事情,此去当然北上,我追向北面,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你应该明白那份卷轴的重要。”
  凤栖格点头:“只是……”
  朱元璋截道:“蒙古人可以让他们回去,卷轴也一定要追回来。”
  凤栖梧道:“君无戏言,这我就放心了 。 ”
  朱元璋仰首天望,道:“给你三个月,可以了?”
  凤栖梧毫不犹疑的道:“可以了。”
  朱元璋挥手一声:“去——”
  凤栖梧一揖而退,迅速出了御书房,朱元璋目送他消失不见,才转身走到屏风后面 。
   一扇暗门随即在照壁上打开,朱元璋走了进去,暗门便关上。
  暗门后又是一扇门,过了这一扇暗门,外面的声音便完全隔绝,密室内的声音也同样不会传出外面。
  那是一个奇怪的密室,占了 一半是一个人造的泥沼,不停有气泡从泥沼里冒出来。
  泥沼旁边的地上放着两张石床,每张石床上都卧着一个人,覆着白布,看不到面目,只看见胸膛部份不住起伏。
  泥沼的前面有一列金丝鸟笼,里头载着各种雀鸟,它们似乎都被暗门开关的声音惊扰,一齐叫起来,那叫声在密室中回荡,变成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朱元璋在泥沼前面停下脚步,打开其中一个鸟笼,探手拿出了一只小鸟,往前抛出去。
  那只小鸟啁啾一声,好像在庆幸自己重得自由,一道剑光突然从泥沼里飞出来,只一剑便将鸟头斩飞。
  鲜血飞洒,无头的鸟身落向泥沼,一只小手适时从泥沼里伸出来,正好接住了那截鸟身。
  剑与手随即沉进泥沼里消失。
  朱元璋看在眼内,却若无其事,显然是见怪不怪,接又从鸟笼中取出第二只小鸟抛出去。
  那只小鸟也是在泥沼上空被泥沼里飞出来的剑光击杀。
  朱元璋的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也就在此际一阵阵轧轧声响,对面墙壁上出现了另一扇暗门,一个青年从中走出,遥遥跪向朱元璋。
  这个青年赫然是南宫世家的南宫望。
  朱元璋一笑挥手:“你来了。”
  南宫望道:“来了多时,因为御书房的事才又走出去。”
  朱元璋接问:“那铁虎你看到了?”
  南宫望忙道:“微臣救驾不力,罪该万死。”
  朱元璋摇头道:“这个人来得如此突然,任何人都意料之外。”
  南宫望道:“微臣看得很清楚,这个人武功绝不在凤栖梧之下。”
  朱元璋道:“你的意思是若是让他们两人大打出手,无论胜负如何,双方都必须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了。”
  南宫望急道:“凤栖梧乃是……”
  朱元璋道:“你不是说过,这个人绝不会服从任何人的了。”
  南宫望试探着问:“他果然不肯将诛仙惊鲵两柄神兵利器交给皇上?”
  朱元璋道:“而且强调江湖人那种目无王法的所为绝对値得同情尊重。”
  南宫望道:“这个人是因为不停替江湖人出头,甚得江湖人爱戴,飞鸟帮坐待势大,终有一天成为皇上的心腹大患。”
  朱元璋沉吟着道:“这个人未必有这个野心,只是势力太大了,始终不是一件好事。”目光突然转向那两张石床:“那两个人怎样了?”
  南宫望道:“差不多的了。”
  朱元璋微喟:“禁宫之内朕早就知道未必安全,才会叫你准备他们。”
  南宫望说遵:“药物必须要有相当日子才能够充分发挥作用,幸而皇上洪福齐天。”
  朱元璋道:“好像铁虎那种武功的蒙古人幸好不多,否则再多两个,也是无济于事。”
  南宫望道:“此事可一不可再,微臣做好了必须做的事之后,再为皇上安排。”
  朱元璋道:“你的事怎样了?”
  南宫望道:“凤栖梧已答应将九阳真经还给少林,他还我取就是。”
  朱元璋接问:“你已经有消息?”
  南宫望点头道:“少林寺的僧人已替他安排好一切,只等他赶到去。”
  朱元璋道:“那你得要动手了。”
  南宫望应声倒退,在他后面的暗门与之同时打开,他正好退入暗门内。
  暗门随即关闭,朱元璋这才嘟喃一声:“江湖人——”
  对于江湖人他显然并没有多大好感,却绝不反对利用江湖人解决那些只有江湖人才能够解决的事情。

×      ×      ×

  日落黄昏,少林寺在晚霞与梵唱晚经中更觉得庄严,乌鸦金鹏与花鸡道士都有这种感觉。
  他们都是在少林寺外一座高峰上,欣赏着落日的景色,也忽然都有一种倦意。
  花鸡道士忍不住一声叹息:“空空实在不应该跟着回来少林寺的。”
  乌鸦道:“也许他真的已厌倦了江湖上的生活。”
  花鸡道士笑笑:“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江湖人,只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才加入我们一齐对抗元人,我看他每一次杀人都非常后悔。”
  乌鸦摇头道:“他若是回少林寺忏悔,我们以后要见他可就麻烦了。”一顿接问:“花鸡,你会不会回去武当山继续做你的道士?”
  花鸡道士道:“我只知道暂时不会回去武当山。”
  乌鸦道:“你就是害怕回去一见那种庄严景像忍不住又想忏悔一番。”
  花鸡又一声叹息:“你就是不明白我们那种感受。”
  乌鸦道:“我只明白你若无向道之心,绝不会变成道士。”
  金鹏听到这里,忍不住放声大笑:“哪一个要做道士的是真的有向道之心。”
  花鸡一正面色,道:“你就是不明白我。”
  金鹏大笑:“看你这面色,听你这样说,我若还不明白,那是要打架的了。”
  乌鸦插口道:“你这个大块头我却是肯定你与佛道无缘。”
  金鹏道:“酒肉穿肠过,佛在心头坐,我若是有意修行,成就说不定要在你们之上。”
  “说不定。”花鸡仿佛在金鹏的话中得到了什么启示,接一声:“无量寿佛,善哉善哉——”
  金鹏反而怔在那里,乌鸦突然问:“你知道他发现了什么?”
  金鹏冷笑道:“你又不是佛道中人,打什么机锋?”
  乌鸦道:“我就是不直说,要你将这件事长挂在心头上。”
  金鹏大笑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淸楚,从来他就不会将什么事放在心头,也所以他日子才会过得这样快乐。
  花鸡看看金鹏,又看看乌鸦笑道:“他若是真的入道,成就一定在我之上。”
  乌鸦笑应道:“可惜这个人是绝不会入道的。”
  金鹏大笑不绝,乌鸦听着摇头道:“这个人其实也很狡猾的,不笑的时候还可以猜测到他的心事,一笑便什么都给掩去,看不出来了。”
  金鹏笑接道:“你就是不笑的时侯我也看不出,那是你要比我狡猾的了。”
  乌鸦道:“你若是不够聪明,也一样看不出的。”
  金鹏仍然在笑,突然一拳击去,乌鸦竟好像看出他有此一着,拳未到便已飞掠出三丈外,道:“说你狡猾果然狡猾。”
  金鹏道:“当然没有你的狡猾,否则这一拳又怎会落空?”
  乌鸦大笑道:“看来我要做一个好人,最低限度也得挨你一拳了。”
  金鹏说道:“我若是你最少也挨上三拳。”
  乌鸦嘟喃道:“三拳下来,我的五脏肺腑最少也会坏上一半,不坏也不成。”
  “想不到你这个老小子还会说这种开心话。”金鹏笑得合不拢嘴。
  花鸡道士却大摇其头,道:“幸好我们坚持留在寺外,否则这一阵大笑,已足以叫阖寺的僧人将我们赶出来。”
  三个人连随又大笑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虎穴

下一篇:第二章 破种族鸿沟,勇救蒙公主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