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一章 夜袭王府,狼组被歼
 
2019-07-07 15:32:4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故老相传,天神所穿的衣服完美无瑕,完整无缺,即无任何的破绽,亦无任何的接口,因而世人时常以“天衣无缝”四字来形容一个完整的计划。
  这里所写的天衣是一个计划,也是一个人。
  能够被称为天衣,这个人的头脑当然是非常缜密,一切的行动构思完美完整得令人只有恐怖的感觉。
  一段动魄惊心的野史,有血、也有泪。

×      ×      ×

  荒原,黄昏,漫天风沙。
  十八骑在风沙中奔驰,蹄声雷动,震破了荒原的静寂。
  当先一骑是一个锦衣中年文士,神态从容,衣袂头巾须发逆风狂舞,看来是那么的潇洒,一点也不像是被人追杀、飞马逃命。
  随后追来的十七骑全都是黑色,马乌黑发亮,不起一根杂毛,绝无疑问是千中选一的良驹,人一色黑色劲装疾服,眼神锐利,看那策骑的动作,非独骑功,武功也有相当的造诣。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锦衣义士一骑上,十七骑在荒原中弧形散开,越追越起劲,也越追越接近。
  最接近的两骑呼喝声中催骑更急,箭也似左右窜上,“呛啷”声中,挂腰弯刀出鞘。
  与之同时那个锦衣文士突然一声长啸,身形倒飞,离开了马鞍,风车般一转,飘落在地上。
  紧追上来的两个黑衣人也就在这时候挥刀斩出,目标却不是人,乃是马,双刀剪子般齐落,那匹马的头刀光一闪中被剪飞,鲜血激溅,马头一飞丈外,无头的马身仍然奔出了十数丈才倒下来。两个黑衣人随即收刀勒缰,滚鞍跃下,“唏聿聿”马嘶声中,其余十五个黑衣人亦纷纷勒住坐骑,滚鞍跃下来,身形动作,无一不矫活非常。
  他们紧接将那个锦衣文士包围起来,刀都已出鞘,为首的仰天打了一个“哈哈”,大喝:“郭长溪,马也没有了,你还能够跑到那儿去?”
  “旋风十七骑果然名不虚传。”锦衣文士面上居然还有笑容。
  “天衣在什么地方?你爽快说出来,我们容你一个好死!”
  “好死不如恶活。”郭长溪神态还是那么从容。
  “十里荒原,无处躲避,你要活下去,除非我们都死掉。”
  “正是这个意思。”
  “就凭你郭长溪的武功?”旋风十七骑一齐大笑起来。
  “郭长溪的武功无疑并不好。”郭长溪并不否认。
  “难道你还有其他逃命本领?”
  “这附近的情形相信我应该比你更熟悉。”
  “你却是跑到这里来,自寻死路?”
  “我可像一个这么笨的人?”郭长溪缓缓抽出了腰间的佩剑,突然脱手掷出。
  他拔剑的动作很慢,掷剑的动作却是快如闪电,速度再加上意外,迎着来剑的那个黑衣人一声惊呼还未出口,剑已然“夺”地摔在他的心窝上,直没入柄,将他撞飞半丈,钉在地上。
  其余十六个黑衣人面色齐变,只看这一剑的威力他们已知道郭长溪的武功远在他们之上。
  “你们可知道,为什么我要杀他?”郭长溪随即问。
  “我们只知道,血债血偿!”旋风十七骑为首的厉声大喝。
  “只因为他站立的方位不好。”郭长溪自顾回答,接又问:“你们是否在怀疑消息错误,郭长溪的武功其实这么高?”
  旋风十七骑尚未回答,郭长溪又问:“你们要找天衣?”
  “到底在什么地方?”

×      ×      ×

  “远在天边——”语声未落,郭长溪已然将外穿长衫脱下,掷上半空中,一个身子同时往上跃起来。
  长衫下是一袭闪亮夺目、仿佛镶满了一片片鱼鳞,也不知道什么料子的衣服,身形一动,那些鱼鳞伸张开来,血雨般激射出去。
  十六个黑衣人血雨中惊呼惨叫,那些鳞中每一片都贯注了内力,再加上机簧,比弩箭还急劲,又多又密,因为形状奇恃,飞射的角度也与一般的暗器不同,又何况那么的意外,如何闪避抵挡?
  血雨只有一个缺口,就是中剑倒地那个黑衣人站立的方位。
  旋风十七骑的老大绝无疑问是武功最好的一个,一柄弯刀施展开来,护住了身子,连翻带滚,总算没有倒在血雨下,却已一个血人也似,也不知他的身体被嵌中了多少片鳞甲。
  他血流披面,但仍然看见郭长溪欺近前来,暴喝声中,弯刀全力斩出,一刀紧接一刀,连斩十八刀。
  郭长溪双掌翻飞,从容接下,第十九刀正要斩下,他双掌已抢进空门,一扣一夺,将对方弯刀夺下,一翻,架在旋风十七骑老大的脖子上。
  老大所有的动作不由停顿,郭长溪接问:“是翡翠告诉你们,郭长溪是最接近天衣的一个?”
  老大没有回答,郭长溪笑笑,说道:“你就是不说,我也很快就会有一个淸楚明白。”
  老大狂叫扑前,挥拳痛击,才一动,他的头便与弯刀飞上了半天,无头的身子仍然冲前,从郭长溪身旁冲过,一拳击进沙土里。
  郭长溪视若无睹,仰首向天,嘟啷:“翡翠一向很忠心,怎会背叛我?”
  虽然他有一袭天衣,并没有天人能知过去未来的本领。

×      ×      ×

  怡红院是城中最大的妓院,翡翠是怡红院中最漂亮动人的妓女。
  好像一个翡翠这样的妓女当然客似云来,消息经由她来传递当然安全而秘密,天衣算无遗策,只是算少了翡翠还有丰富的感情,遇上了一个理想的对象还是会神魂颠倒,不顾一切,甚至不惜背叛。
  孙豪可以说是为了套取翡翠的秘密而制造出来的男人,经过严格的训练,他的言谈举止一切一切,完全符合翡翠的要求,虽然有时也会有错失,但已足以令翡翠为之倾倒,翡翠当然并不是那种聪明到可以很快便分辨出真假的那种女人,到她对孙豪生出了感情,更就连判断真假的能力都已消失了。
  她一向也没有怎样掩饰自己的喜恶,所以要清楚她的喜恶并不是一件难事,而严格说来,她的喜恶并不算过份,也不令人讨厌,而无论如何她到底是一个很动人的女人,所以孙豪现在已非独不觉得厌倦,甚至已懂得享受这个女人动人的一切。
  他喜欢抚摸这个女人灵蛇也似的腰肢,可是这下子,却像接触到一条真正的毒蛇也似,一触之下突然松手,一跃下床,伸手抓住了挂在墙上的佩剑。
  他感觉到强烈的杀气。
  翡翠亦显然有所感觉,跟着跳起来,信口问:“怎样了?”
  房门无声的打开,郭长溪从容走进来,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却与之同时消失。
  “是你——”翡翠见鬼也似的惊呼。
  郭长溪显然很明白她的心情,微笑:“我是一个活人。”
  “旋风十七骑呢?”孙豪脱口问。
  “我既然是活人,他们当然已经是死人了。”郭长溪转问翡翠,道:“你还有感情?”
  翡翠一怔,看看孙豪:“我虽然人尽可夫,但仍然是一个人。”
  “对,人怎会没有感情?”郭长溪叹了一口气。
  “我也已厌倦了这种生活。”
  “任何一种生活经过了一段长时间总会厌倦的。”郭长溪叹着气再补充一句:“一般人都有这个毛病。”
  “我没有忘记你曾经答应我,只要事情了结,我这种生活便可以结束,可以离开怡红院,而且还有可观的酬劳。”翡翠垂下头:“可是我已等不及。”
  “因为你看上了这个孙豪。”郭长溪目光落在孙豪的面上。
  孙豪握剑的右手立时一紧。
  “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翡翠移步走向孙豪,眼瞳中情深一片。
  郭长溪看在眼内,笑了笑:“你完全相信这个人?”
  “你不是要告诉我这个人并不可靠吧?”翡翠反问。
  “看来无论我说什么话,都是废话的了。”
  “你不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
  郭长溪又笑笑:“有很多事事先我都应该考虑到的,可是我都没有。”
  “因为你只是郭长溪——天衣的一个手下,并不是天衣。”
  “错了,只因为从来都没有人背叛我。”郭长溪显得很感慨,道:“你是第一个。”
  翡翠听着突然又感觉到有杀气,不由紧靠着孙豪:“一会我以暗器攻他的上路,你配合我的行动,怡红院人多,只要闯出了房间——”
  不等她将话说完,孙豪已应一声:“好——”突然出手,一把将翡翠抓起来,向郭长溪疾掷过去,身形同时倒翻,疾窜向旁边窗户。
  翡翠意料之外,脱口惊呼,一颗心同时碎了。
  郭长溪却是意料之中,没有受翡翠的影响,也没有向翡翠出手,身形一动,射向孙豪。
  窗户才被孙豪撞碎,郭长溪已射到,身形当真是离弦箭也似,一探手便抓住了孙豪的足踝。
  孙豪惊叫,剑连随出鞘,倒削而下,才削到一半,身子便已被郭长溪掷得倒翻回来,那一剑便削了一个空。
  郭长溪随即松手,孙豪身不由己,摔在地上,他着地一滚身,才弹起来,双肩骨骼已被郭长溪击碎,身子再扑出,扑倒在翡翠面前,剑已抓不住,脱手坠地。
  翡翠被掷翻在那里,没有动,只是呆望着孙豪,这时候才转向郭长溪一声:“多谢。”伸手拾起了孙豪那柄剑,回望向孙豪,孙豪也这才发现翡翠眼瞳中的怨毒。
  “翡翠——”他失声惊呼未绝,翡翠已一剑刺进了他的心窝,豪不犹疑。
  郭长溪亦显然意料之中,这才问:“你还有什么心愿?”
  “没有了。”翡翠的眼泪突然涌出来:“大爷对翡翠恩重如山,翡翠也无以为报。”
  “狼组的事你也已泄漏出去了?”郭长溪接问。
  翡翠点头,郭长溪长叹,说道:“一个女人连心都已交出去,又还有什么秘密保留!”
  “我还画下了大爷的像。”
  “不要紧——”郭长溪突然反手将面皮撕下了一片。
  没有血,皮之下还有皮,这样子看来当然恐怖,翡翠看着不由机伶怜打了一个寒嗦,脱口问:“大爷莫非就是......”
  “我也是一个人。”
  “翡翠该死。”
  “那你还等什么?”
  翡翠流着泪,缓缓拔出了孙豪心窝插着的长剑,反剌进自己的心窝。
  天衣看着她倒下,摇头:“你真的该死。”
  翡翠非独泄漏了郭长溪的秘密,还有狼组的行动。
  这其实也已是天衣意料之中:只因为无力挽救,才跑到这儿来。
  狼组是他手下的精锐,他们的生死比翡翠重要得多了。

×      ×      ×

  月黑风高,但即使不是这样,狼组今夜还是要采取行动的。
  一切早已经部署妥当,他们还有天衣一个周详的计划。
  天衣无缝,他们既然是天衣最忠心的手下,当然更相信这个接近神话的传说,而事实计划的确是无懈可击,只要他们按照计划行动,如无意外,应该可以顺利刺杀晋王,全身而退。
  他们当然不知翡翠已经将秘密泄漏出去,连天衣也都已承认失败,晋王府已布下重重陷阱,进去只是送死。
  一直到他们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身负重任,求友帮忙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