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六章 假扮使者,混入侯府
2019-07-07 16:21:57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飞燕这时候已远离顺天侯府,来到了城外一间古刹的前面,正踏进一个陷阱。
  这附近她完全陌生,所以跑到这儿来,完全是因为她看出那个人可疑,却看不出那个人就是要引起她的疑心,故意做出令她怀疑的举动。
  那个人是一个中年人,就在飞燕清早起来,离开房间的时候出现。
  飞燕本来没有在意,乃是被一种奇怪的雀鸟叫声吸引,循声望去,便看见那个中年人藏在花树丛中,以一支竹管子吹出雀鸟的叫声。
  中年人其实一直监视着飞燕的房间,看见她出来才吹那支竹管子。
  飞燕并不知道,到发现那个人,跟着便听到雀鸟的叫声,然后她看见跟随叶安的其中一个侍卫从那处转出来,亦是吹着同样的一支竹管子。
  两个人随即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之后,中年人便转身往外走,那个侍卫亦转回去。
  飞燕很自然的跟在那个中年人后面,她很想通知萧展鹏蟋蟀,却也看出已没有时间做这件事,只有悄悄的跟在那个中年人后面,希望有所发现。
  中年人发觉飞燕跟上来,但表面一些反应也没有,继续走他的路。
  顺天侯府无疑戒备森严,但范围那么大,总有兼顾不到的地方,中年人走的正是这种地方,来到了侯府的外墙,也并未为人察觉。
  飞燕虽然缺乏经验,到这个时候,又怎会看不出中年人的确大有问题。
  翻过外墙,是一条比较幽静的巷子,中年人随即往外走去,脚步不快不慢,完全正常,目的就好像在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
  飞燕有这种感觉,小心翼翼的远远跟着,并没有考虑到她完全没有追踪的经验,居然能够追踪一个那么老练的对手,而竟然不为对方发觉。
  她本领虽然不错,到底缺乏经验,对自己的追踪本领也实在看得太高。
  当然,中年人将必引诱她追下去,故意装得若无其事也实在装得太像。
  追下去,飞燕对自己更有信心,中年人间中也有回头张望,但显然都没有察觉她。
  离城半里,往山上走,便是那座古刹,看见中年人进了古刹,飞燕便要离开,她要回去通知萧展鹏,然后如何将坏人一网打尽。
  她还要告诉萧展鹏,叶安的手下也已有天衣的手下混进去。
  才转身,她便看见两个人,那两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出现,她完全不知道,到她发觉他们的存在时自己正在两枚箭弩的威胁下,已经太迟了。
  那两枚弩箭都是三发的,箭头锐利闪亮,令人看来不寒而栗。
  这种距离飞燕完全没有信心躲过去,也索性不动,盯着那两个人。
  “很聪明,你若是轻举妄动,便得倒在弩箭下。”是中年人的声音。
  飞燕转身望去,便看见那中年人从古刹内走出来,一面笑容,她知道自己上当了。
  中年人接道:“我们无意伤害你,目的也只是在那些证据。”
  “你们只是天衣的人。”飞燕故意问,一面看机会如何脱身。
  中年人好像没有注意,淡然的说道:“除了天衣,还有什么人对那些证据有兴趣?”
  “有一个——”飞燕道:“你们的主子,燕王——”
  中年人笑了:“当然是燕王的命令,我们只是奉命而为,但王爷一直留在府中,在外面主持这件事的,始终是我们的头儿。”
  飞燕不由又问道:“现在他在什么地方?”
  “在你身后——”中年人突然说出这句话。
  飞燕一怔,转身,那两枚弩箭已到了她面前,这种距离,她就是兵器在手,也应付不来的了。
  中年人这才大笑:“小姑娘到底没有江湖经验。”
  飞燕道:“你说这许多,都是要分散我的注意,好让他们接近。”
  “就是这个意思。”中年人摇摇头,道:“我们到底还未能够确定你有多少本领。”
  飞燕没有作声,中年人接道:“在这个距离我却是可以肯定本领怎样好的也难以闪避得开。”“我相信——”飞燕冷笑。
  “你当然可以拼命一试,但我们绝对相信,在这个时候你绝对不会冒生命危险。”中年人又笑了:“否则你追踪到这里来便没有意思。”
  飞燕不能不承认。中年人接道:“你当然希望能够有机会脱身,回去告诉萧展鹏一些秘密。”
  飞燕脱口问:“什么秘密?”
  中年人手一抖,一条飞索从袖子里飞出来,缠向飞燕的身子。
  飞燕下意识要反抗,中年人摇头:“你若是反抗,必死无救,也不能听到那个秘密。”
  飞燕同时已感觉到身后弩箭的威胁,索性停下来,任由那条飞索将身子双臂缠着。
  中年人随即打一个死结,又笑了:“现在你是真的上当了。”
  飞燕正奇怪,那两个拿着弩箭的人已将手中弩箭抛在地上,不等着地,飞燕已看出那并非真正的弩箭,只是做得很像。方才仓促间,她完全分辨不出,现在冷静下来,便看出漏洞。
  那两枚弩箭丢在地上便散开,只是两个造得与弩箭极接近的架子。
  那两个人随即抽出两柄长剑,左手同时扣住了三枚暗器。
  中年人目光一扫:“这些兵器暗器却绝对是真的,现在你这样子也肯定闪避不开。”
  飞燕沉默了下来,中年人又道:“看情形,我其实用不着这样,可是实在想不到你江湖经验真的这么少。”
  飞燕说道:“什么秘密当然也是假的了。”
  中年入摇头:“是真的,也只有知道这个秘密,你一心要将这个秘密送回去才不会拼命,才会甘心留在这儿等机会。”
  飞燕道:“是天衣的意思?”
  “当然,我们的头儿神机妙算。”中年人接道:“由我引你出侯爷府完全是头儿安排。”飞燕试探着问:“你们的头儿莫非就在侯爷府内?一“不错!”中年人不否认。
  “就是魏大中?”飞燕叫出来。
  “不是。”中年人摇头,接问:“到现在你还猜不到?”
  “你是叶安的手下,你其实不是天衣安排而混进其中的。”飞燕进一步试探。
  中年人点头:“很接近的了。”
  “叶安就是天衣——”飞燕脱口叫出来。
  中年人只是笑,飞燕看出那种笑容的阴森恐怖,不寒而栗。
  虽然她不能够肯定,可是她直觉中年人经已承认这是事实。
  叶安倘若真的是天衣,萧展鹏依然不知道,非但不会与他作对,而且要保护他,对这个人也当然绝不会加以防备。天衣若是突然出手暗算,萧展鹏又如何闪避得开?
  一想到萧展鹏的安危,飞燕连自己的生死也忘掉了:“你们竟敢对他不利,我跟你们拼命。”
  中年人笑应:“你现在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又怎能够跟我们拼命?”
  飞燕如梦初觉,狠狠的瞪着中年人。
  “我们也不会伤害你,要杀你易如反掌,却是没有什么价值。”中年人沉下声音:“我们的目的只是那些证据。”
  “这也就是你们诱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吗?”
  “不错,我们知道你对萧展鹏的重要,萧展鹏若是知道你经已落在我们的手中,一定会仔细考虑,跟我们好好的谈谈。”
  “要拿我交换那些证据?”飞燕摇头:“他不会这样做的。”
  “证据没有了可以重新收集,人死却是不能重生。”中年人微笑:“萧展鹏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这一点他一定明白。”
  飞燕道:“他不会这样做的。”
  “我们的头儿算无遗策,也绝少看错人,到现在为止,都是这样。”
  “那就不会一再失败,弄到要冒充叶安,要将我诱到这里来。”
  “他也没有否认司马长风是一个很厉害的对手,又有萧展鹏等高手帮助。”
  “他是承认比不上司马长风的了?”
  “假扮使者都是司马长风意想不到的,胜负兵家常事,最重要是最后一战。”
  “这已是最后一战?”
  “应该是,证据若送到皇帝手中,燕王性命难保,若送不到,我们便可全心全意对付晋王。”
  “叶安失踪,你们以为皇帝不会追究吗?”
  “他不会失踪的,必要时我们的头儿可以冒充他到京城,然后找一个机会了结。”中年人阴森一笑:“到大局一定,这个人是否存在经已不是问题。”
  “他已经死了?”
  “你以为有什么易容术比剥下一个人的面皮戴上更简单干净?”
  飞燕由心寒出来,中年人接道:“我们的目的只是那些证据。”
  飞燕冷笑:“你告诉我这许多,也就是要我明白,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要我合作。”
  “你会合作的。”中年人笑着:“以你的年纪,对生命应该很珍惜,而且你一定会寄望出现奇迹,萧展鹏从天而降,将你救走。”
  飞燕没有作声。
  “假使你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对萧展鹏的性命却一定很关心,在未有一个结果之前,一定不会自寻死路的。”中年人面上露出笑容:“头儿的目的,也只是要你活下来,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飞燕没有听入耳,她想得很多,也实在很担心,对自己的粗心大意她实在难以原谅。
  中年人看着她,接道:“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进去的了。”
  飞燕无言跟在他的身后。那两个扣着兵器暗器的杀手,亦步亦趋,蓄势待发,只要飞燕一有异动,他们一定会毫不犹疑的出手。
  他们都是久经训练的杀手,追随天衣这么多年,可以说视人命如草芥。

×      ×      ×

  古刹内一片阴森,赫然有一个须发俱白、老态龙钟、举步维艰的老和尚正在烧着饭。
  中年人看见老和尚,随即对飞燕道:“这个老和尚你可以完全放心,并不是我们的人。”
  飞燕没有作声,只是看那个老和尚一眼,无论如何她是不会相信的了。
  中年人仿佛看见她的心里,微笑道:“你不相信也不要紧,反正他也不能帮忙你什么。”
  老和尚充耳不闻,自顾烧饭。
  中年人又道:“他是烧饭的,我们可以不用为这件事情费心思,这也是我留他一命的原因。”
  飞燕冷笑,道:“你用不着告诉我这些。”
  中年人道:“以你的聪明,相信很快便会知道我说的是否事实。”
  飞燕道:“我只知道你们很快便会倒下来,天衣也不会例外。”
  “因为你相信一点。”中年人笑笑:“邪不能胜正。”
  飞燕怔住,中年人紧接:“但你必须明白一件事,没有事比政治更不择手段,谁正谁邪,在政治上根本分不开,而胜者为王,乃理所当然。”
  飞燕摇头,她实在不明白,对政治她可以说完全陌生,她只是相信萧展鹏的选择。
  萧展鹏知道她落在天衣的手中又会怎样?一想到这个问题,飞燕的心便乱了。
  中年人目光一转,又道:“这两个人会看着你,一有异动,格杀勿论。”
  飞燕冷笑:“只是他们两个?”
  中年人笑了:“你可以相信,可以不相信,我当然不会清楚告诉你我们在附近有多少人。”
  飞燕道:“不管你们有多少人,只要有机会,我便会离开。”
  “你若是能够离开,我们只有认命,但你不用费心也可以离开的。萧展鹏定会答应交换的。”
  飞燕摇头:“他必定以国家为重。”
  中年人摇头:“现在还是那一个的天下,大家都很清楚,晋王亦只是在争权夺利。”
  飞燕道:“总之他是会衡量轻重,知道应该怎样做。”
  中年人道:“你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飞燕欲言又止,中年人接道:“萧展鹏之外,有一个人一定在乎的。”
  飞燕知道是那一个,中年人随亦说出来:“蟋蟀一定会强迫萧展鹏将证据交出来。”
  飞燕没有作声,蟋蟀的脾性她怎会不明白,这一次所以肯插手,完全由于她的关系,若是知道她落在天衣的手上,一定会强迫萧展鹏先救她,再作打算。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七章 剪除天衣,奋不顾身
上一篇:
第五章 彼此疑心,互相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