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九章 兔死狗烹,政客末路
2019-07-07 16:31:59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萧展鹏知道司马长风必然会这样做,出了晋王府,立即赶向飞燕的屋子。
  一路走来他都尽量保持轻松的步伐,也没有回头望。他知道回头望,一定会引起司马长风的怀疑,也知道未必会发现司马长风的踪影。
  才转过街口,他便看见了飞燕。
  飞燕手牵着两匹坐骑,静立在那里,远远看见萧展鹏走来,面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萧展鹏一眼瞥见飞燕,心头亦一阵激动,但步伐仍然不变,往飞燕那边走去,好像早已知道飞燕在那里,一些也不觉得意外的。
  飞燕也是聪明人,看见萧展鹏那种神态,亦压抑住那份惊喜,尽量显示出轻松的神态。
  萧展鹏来到飞燕面前,若无其事的道:“我告诉司马长风天衣没有死。”
  飞燕应声道:“我明白。”随即按鞍上马。
  萧展鹏亦骑上了坐骑,道:“也许这样做会很无聊,但最低限度,司马长风已没有时间来算计我们。”
  飞燕道:“他没有将你留下,可见他根本没有打算怎样对付你。”
  萧展鹏道:“只因为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同时我亦已表明态度要离开这里。”
  飞燕说道:“你告诉他死在你手上的人不是真正的天衣,所以我们才能够活下来。”
  萧展鹏道:“天衣无缝,这个人已接近神话,没有人会这么容易相信他这么容易倒下。”
  飞燕道:“看来我来得也是时侯。”
  “我明白你为什么不等在家里。”
  飞燕笑了:“方才我真的害怕。”
  “你就是不怕我由另一个方向离开晋王府?”
  “不会的,你由大门堂堂正正的走进去,也一定会再由大门堂堂正正的走出来。”飞燕很有信心的:“你不是那种活在黑暗里的人。”
  “所以我根本不适宜再留在这里。”
  飞燕接问:“到那儿去?”
  “你我喜欢留下来的地方。”
  萧展鹏轻喝一声,策骑疾奔了出去。
  飞燕紧伴着萧展鹏,由始至终,保持轻松。
  事实到现在,她的确放下心头大石,很轻松的了。
  司马长风看在眼内,他没有追前去再问清楚,要找一匹马在他来说并不难,只是追前去有什么作用?一想到此,他便不由呆下来。
  然后他想到天衣。
  什么时候天衣会采取行动?司马长风不知道,也推测不透。
  再想到天衣将会以什么身份出现,将会采取什么行动,不由他不大皱眉头。
  要杀司马长风在萧展鹏来说当然是一件难事,他也考虑过这样做反而便宜了司马长风,万一反过来死在司马长风手上,更令飞燕难过。
  也正如飞燕所说,蟋蟀的死司马长风固然有责任,但萧展鹏也一样有,而蟋蟀却是死在天衣的手上。
  蟋蟀临死的时候并没有怪责任何人,只嘱咐萧展鹏好好的照顾飞燕。
  萧展鹏也答应的了,他也事实多少都清楚司马长风的为人,也所以才有那种谎话。
  他不像是说谎的人,所以司马长风才会相信,飞燕也来得正好是时候。
  现在他的目的可以说达到了。
  司马长风像是惊弓之鸟,只等天衣的出现。
  天衣算无遗策,易容更是一绝,周围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是天衣的化身,司马长风一想到这个问题,连坐食也难得舒服。
  最后他还是决定北上,他要见燕王,在他见到燕王之前他相信天衣一定会出现,只有杀掉他天衣才会有再立足的可能,在天衣来说,应该是不会放弃的。
  人死不能复生,天衣到底是一个人,当然不可能再出现,司马长风却看不出萧展鹏说谎。
  萧展鹏这么多年下来也就只有这一次说谎,虽然没有说谎的技巧,却反而更令人入信。
  飞燕的出现当然有一定的帮助,连飞燕也可以活下来,蟋蟀当然不会例外,萧展鹏亦是毫无损伤的,倒在他们手下的人又怎会是真正的天衣?
  司马长风当然想像不到那一战的惨烈,也想像不到魏大中起了一定的作用,蟋蟀也是拼了命才能够将天衣击倒。
  他也没有依萧展鹏的指示到现场去看看,这在他来说,是一种浪费。
  萧展鹏飞燕的远去他也不怀疑,他只看到他们表面的欢乐,没有看到他们的内心。
  等待天衣到来的日子固然难受,北上也一样是提心吊胆,但司马长风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带着晋王搜集的所有文件,在他来说,越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越有利。

×       ×       ×

  燕王立即接见司马长风,这立即的接见令司马长风更加开心,这最低限度可以看出燕王对他的重视。
  已经夜深,大堂灯火通明,燕王除了两个近身侍卫,其侍卫都请出了大堂外。
  他没有迎上前,司马长风也不以为怪,作为一个君主总该有君主的尊严。
  司马长风奇怪的只是放在大堂正中的一副棺木。
  燕王仿佛看不透他的心意,着他坐下,完全不提棺木的事情,第一句便道:“你的确没有让我失望。”
  “尽我所能。”
  “根据可靠的消息,晋王经已被杀,王府中的侍卫忠于晋王的无一幸免。”
  司马长风道:“这是事实。”
  “其他不敢现身的你也当作不见,没有杀掉他们。”
  司马长风道:“王爷的意思是我应该鸡犬不留,杀一个干净?”.
  “这是为了你设想。”燕王叹了一口气:“你可知外边已经有消息,说是你恩将仇报,杀掉晋王爷。”
  “我不知道。”
  “皇上一定会调査这件事,到时候一定下旨将你通缉归案"”司马长风笑了,道:“皇上不是在我眼前?”
  燕王一怔,大笑:“这句话你现在饭还是早了一些,时机尚未成熟。”
  “我可以等的。”司马长风亦笑了:“反正司马长风这四个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
  燕王道:“既然你可以放弃姓名也就没有问题了。”
  司马长风目光一转,到底忍不住问:“这棺材是哪一个的?”
  “天衣——”燕王没有隐瞒。
  司马长风一怔:“天衣已经死了?”
  燕王道:“死在萧展鹏他们手下。”
  司马长风疑惑道:“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燕王道:“你若是知道那一战的惨烈,就不会觉得容易的了。”
  司马长风道:“可是萧展鹏告诉我他们很容易便解决天衣。”
  “魏大中与所属无一幸免,蟋蟀也难逃一死,这你说是否容易?”
  司马长风一怔,到这个时候他又怎会不知道是萧展鹏虚构故事,没有告诉他事实真相。
  萧展鹏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又怎会猜不透,不由得为之失笑。
  他笑的是以自己的经验聪明,竟然也看不透萧展鹏在说谎,也感觉不到萧展鹏的悲哀愤怒。
  燕王看着他,接道:“其实我也不敢太肯定,一直到找到了他的无首尸体,他的右腕有三颗红痣,可以说是我所知道的其中一个秘密。”
  “尸体的右腕上也有?”
  “还有就是那套能够发射暗器的衣衫,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他是不会轻易给别人穿的,”燕王说得很详细:“能够打造那套衫的江湖上不出三个人,其中两个仍然健在,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留活口的,所以我只是调杳已死的那一个,果然是他打造的。”
  司马长风奇怪的看着他。
  “当一个手下连主人也不信任的时候,做主人的难免会有些心惊胆战的,非要弄清楚他的身份不可。”
  “这就是天衣最失策的地方。”司马长风摇摇头:“他若是清楚告诉王爷,需要帮忙的时候,王爷也可以调动人手帮助他。”
  “这也难怪他,到目前为止,他都是一个人去解决应该解决的问题。”
  “他有一批忠心而又本领很不错的手下。”
  “其中部分是由我的人当中挑选的,也许就因为这个关系,所以他并不太信任他们。”
  “王爷没有在那些人当中动脑筋?”
  “没有,我是希望他发现我的苦心,知道我完全信赖他,有所表示。”
  “这个人也许曾经因为什么问题,对任何人都不加以信任,尽量保持身份的神秘。”
  “现在要调查天衣的身份和秘密,当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王爷还有兴趣做这件事?”
  “没有,人已经死了,无论他本来是什么人,都是一样。”燕王笑了笑。
  司马长风接道:“我是绝不会给王爷这种麻烦的。”
  “你是一个聪明人。某方面比天衣更聪明,所以你成功,天衣失败。”燕王又笑笑:“魏大中当然也帮了你不少忙。”
  司马长风看着燕王,很奇怪他知道了不少,燕王笑接:“这个人一身本领,对相术很有研究,可惜就是不自量力,企图与天争命。”
  “天命不可违。”司马长风亦笑笑:“顺天知命,活得总会舒服一些。”
  燕王又道:“晋王手下的人我大都仔细调查过,魏大中是武官出身,可是一身武功那么厉害,却是现在才知道。”
  司马长风道:“我早便已知道。”
  “看来,对付天衣,他也花了不少心血。”燕王试探着问。
  “不少,最低限度,在挑选晋王府的侍卫方面他挑的都是忠心耿耿的。”
  “奇怪他没有看出你会背叛晋王?”
  “他看出,也做好了应该做的预防设施,可惜我棋高一着。”司马长风又笑笑:“看来王爷知道的事情实在不少。”
  “一切本来都不大明白,可是天衣一出现,每样事情都变得清楚了。”
  “王爷在各方面都已经安排了线眼监视?”
  “能够做的我都已经做了,等候多时,到现在才能够有收获。”
  “能够有收获总是好的。”
  “天衣绝无疑问是一个人才,以他的身手及组织能力应该是大有作为的,问题只是在他太过不信任别人,空有一群得力助手也不能够发挥最大的杀伤力。”
  司马长风接道:“而且为了保密,他将手下分成多组,彼此之间毫无联系,虽然不至于互相发生冲突,也不能够同心协力,并肩作战。”
  燕王道:“若是我早些知道,也许还有补救的方法,可惜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
  “王爷除了天衣本人之外,相信与天衣的手下一向都没有多大的来往?”
  “就是与他本人也没有多大的来往,任务交给他之后,完全不知道他是如何执行的。”
  “可是他一直都没有令王爷失望。”
  “也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过问,疑人勿用,用人勿疑,这个原则我是有的。”
  “他就是连王爷也不信任。”
  “他不信任的不是我,而是我身旁的人。”
  “那是担心王爷透露给身旁的人知道,那与不信任王爷有什么分别?”
  “没有。”燕王苦笑了一下:“其实我可以尝试劝服他改变这种作风的。”
  “王爷现在才说这番说话,难道不觉得太晚?”
  “实在太晚了。”燕王叹息:“所以连这种话我也不该说,这也许会给你一种感觉,你在我眼中没有天衣的重要。”
  “王爷难道没有这个意思?”
  “有的。”燕王道:“但天衣有一件事实在不如你,就是你的心计。”
  司马长风道:“王爷若是知道整件事的经过,就会觉得并不是这回事。”
  燕王又叹息:“所以我实在替晋王可惜,这一战应该是他稳操胜券的,魏大中与你联手,天衣根本不是你们的对手。”
  “人算不如天算。”
  “天意既然是要我为皇,就是怎样也改变不来的,魏大中应该看得出来。”
  “王爷已经说过了,这个人就是不甘心,企图与天争命,乃达至这个地步。”
  “那他应该连你也争取,再与天一争高下。”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八章 独闯王府,行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