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五章 彼此疑心,互相猜测
2019-07-07 16:19:57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回到歇息的地方,蟋蟀、昆仑奴已等着,再找丁磊,找到的已经是一具尸体。
  蟋蟀、昆仑奴一直都是在监视着丁磊,可是丁磊以毒药自尽,却是在他们意料之外。
  那种毒药无疑是非常厉害,丁磊服下之后,立即丧命,也因此痛苦的时间很短,自然不易为人所觉。他是发现萧展鹏、飞燕都不在,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他们必定追踪谢方平离开。
  谢方平当然是因为看不见蟋蟀离开才离开,以萧展鹏、飞燕的轻功身手,在他疏忽大意之下亦当然不会发现,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若是谢方平将萧展鹏带到联络的地方,中计被杀,萧展鹏下一个要对付的人当然就是丁磊,也所以丁磊最后决定还是自行了断。
  他知道萧展鹏不会用什么手段迫供,可是其他人却不敢肯定,而最主要当然是因为他不喜欢这种遭遇,也难以接受。
  丁磊的自杀萧展鹏等并不觉得太意外,飞燕却是例外的,看着不由得摇头。
  仇香与随行那些侍卫显然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意外当然是意外的,知道谢方平、丁磊是内奸,多少难免是有些突然。
  就是因为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都没有表示什么意见。
  由开始,萧展鹏已很小心观察,也没有哪一个有什么不妥,他也相信剩下来这些人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只是他仍然继续小心观察,不敢放松。
  那些证据固然重要,飞燕、蟋蟀等人的生命也是重要的,他不能有任何的错失。
  仇香看出萧展鹏仍然有怀疑,考虑了一会,才道:“萧大哥若是不放心我们,我们就留在这里好了。”
  萧展鹏沉吟着道:“我不是不放心你们,只是还不肯定应该怎样做。”
  仇香道:“顺天侯府邸就在前面,我们赶到去,也起一个照应。”
  萧展鹏终于说出来:“谢方平、丁磊都是魏侯爷的人。”
  仇香一怔:“侯爷可是──”
  萧展鹏说道:“你们就是不知道,在王府内与敌人暗通消息的人就是侯爷的女儿。”
  仇香与那些侍卫齐皆怔住。
  萧展鹏接说道:“头儿与我亲眼看见她将信鸽放出去。”
  蟋蟀接道:“那只信鸽原是最好的证据,就是由于我捣乱,没有给抓着。”
  昆仑奴听着向蟋蟀一挥拳。
  蟋蟀目光一转:“我不是承认是自己的错失了?”
  萧展鹏目光一转,才说道:“他正是表示你有勇气承认过失,的确是一个男子汉。”
  昆仑奴随即点头。
  蟋蟀又看了他一眼:“以后我们还是互相多些切磋,多些了解。”
  昆仑奴双拳齐起,一撞。
  蟋蟀看着,大笑,道:“这个我懂得,一定要分出高下。”
  萧展鹏看看他们,摇头:“我们还是先解决目前的困难。”
  仇香插口,说道:“魏侯爷若是天衣的人,我们当然是不能够进去顺天侯府的了。”
  萧展鹏道:“也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索性不进去顺天侯府,直接往见使者。”
  仇香道:“这个王爷若是知道──”
  萧展鹏道:“目前我们最重要是将所有证据送到使者的手上。”
  仇香道:“萧大哥喜欢怎样便怎样好了。”
  萧展鹏尚未开口,蟋蟀已冷笑道:“这不是萧大哥喜欢,是事情必须。”
  仇香苦笑了一下:“我是有话便说,并没有其他意思,可别误会。”
  萧展鹏当然清楚仇香的性格,挥手截道:“你们两个都是口没遮拦,到现在大家还不了解?”
  仇香、蟋蟀相顾齐笑。
  萧展鹏看在眼内,对仇香也就更加放心了。
  那些侍卫怔怔的看着,他们职位固然低,与萧展鹏他们也不太熟悉,当然不会有什么表示。
  萧展鹏看在眼内,也无可奈何,对那些侍卫他的心情也是一样,就因为不太熟悉,要多说一句什么也不能够。
  他明白他们的心情,也明白那种糊里糊涂地去拼命的悲哀。
  到这个地步,袭击随时会来,随时会丧命,到底为了什么而丧命,那些侍卫虽然清楚,却未必甘心这样做,看他们应付敌人时候的表情变化,萧展鹏已感觉得到。
  接受死亡到底不是件容易事。
  现在在他们来说,自己就是更困惑,连自己方面的人也不能够轻信,生命固然更没有保障,而这样拼命也自然更觉得没有价值。
  可是他们不能不拼命。
  萧展鹏不知怎的,突然深深的感觉到这种悲哀,他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也明白莫名其妙的去拼命,是多么的没有意思。
  他虽然没有问,却可以肯定,那些侍卫未必会觉得为晋王爷卖命,让晋王爷继承天下,国泰民安,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们所关心的也许就只是自己的将来,一个人既然关心将来,也必然关心自己的生命。
  没有命,将来就是会变成怎样,也跟他们没有关系,所以一想到随时会丧命,就会深感恐惧。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他们却必须为晋王效命。
  为了自己的生命,遇到袭击,当然要拼命去抵抗,这是他们尽力拼命的主要原因。
  萧展鹏完全感觉得到,只是现在更清楚。
  仇香好像也明白萧展鹏的心情,突然说一句:“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萧展鹏只是问:“你也明白?”
  仇香仰首道:“因为我也曾经过这个阶段。”
  萧展鹏轻“哦”一声。
  仇香又道:“我也赞成你直接将东西交到使者手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好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蟋蟀接一句,放声大笑起来,这个人一向不习惯拘束,也所以总是觉得萧展鹏太服从,看见萧展鹏越是反叛便越是高兴。
  萧展鹏当然明白蟋蟀的心态,这一次他所以这样做,主要是权衡轻重,发觉有此需要。

×      ×      ×

  驿站被袭击,易冲等人无一幸免的消息很快便送到魏大中手上,知道谢方平死在驿站中,魏大中已经猜测到是什么一回事。
  此前已经有消息,萧展鹏等人在树林中遭遇到豹组的杀手袭击。
  接到这个消息魏大中第一个反应便是知道天衣已上当,全力去对付萧展鹏;他很高兴。
  这高兴却只是片刻,很快便已考虑到很多事情,发现很多毛病。
  他考虑到事先他应该通知豹尾与谢方平等人。
  豹尾与谢方平等人不知道他要进行的计划,豹尾第一个反应,必然是暗中通知谢方平小心天衣那豹组的袭击行动。
  豹尾这样做,若是做得好,当然不会被天衣发现,否则他安排豹尾的一番心血便白费。
  即使豹尾匆忙中仍然能够保持一定的警觉,不为天衣发现,问题仍然存在。
  那是谢方平、丁磊的问题,接到豹尾的通知,谢方平、丁磊必然会考虑到那些暗号的重要,有意无意通知萧展鹏改道。
  谢方平、丁磊在萧展鹏的眼中是怎样的两个人魏大中虽然不清楚,亦不难想象得到萧展鹏必然会因此怀疑到谢方平、丁磊,不会因此而改道。
  豹组的袭击没有取消,无疑是证明萧展鹏并没有改道,而豹组的失败,更就令魏大中头脑一阵慌乱。
  豹组由豹尾传来的消息应该是天衣所属最厉害的一组杀手,若是全力出击,萧展鹏一伙不会这么容易应付,而天衣也必然配合豹组的行动。
  豹组再加上天衣,全力袭击,萧展鹏一伙即使能够应付得来,也必然是伤亡惨重。
  消息传来,萧展鹏一伙似乎没有什么损伤,这唯一的解释就是天衣与豹组都未尽全力。
  这个时候仍然不尽全力必然是有所怀疑,那豹尾的秘密便可能被揭破。
  豹尾是否还能够活下来,在谢方平前往驿站的行动魏大中已经清楚,若是豹尾平安,谢方平根本不会有此一举,必然是豹尾倒在树林中谢方平才急于找易冲,告诉他小心,要他来通知自己。
  中途溜出来,并不是一件易事,萧展鹏若是对谢方平、丁磊有所怀疑,必然会更加小心监视。
  以魏大中所知,谢方平、丁磊并不是那么聪明的人,萧展鹏给他的感觉,反而是在谢方平、丁磊二人之上,那么驿站的被发现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天衣的手下也必然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驿站的被破,是否天衣的手下所为,魏大中也一样不敢肯定。
  牵一发足以动全身,魏大中一向自夸料事如神,算无遗策,这一次不能不承认处理不当。
  他到底发觉他虽然聪明,但下面的人并没有他所估计的对他那么了解,若是他不说清楚,很多麻烦便会发生,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这也是一般聪明人的弊病,总以为别人也会像自己一样地明白,用不着细说清楚。
  驿站的被袭击,无论是否萧展鹏的所为,魏大中也明白,接着必然有很大的改变。
  冷静的考虑了一番,魏大中终于有了主意,随即下令侯府的所有侍卫准备妥当,魏大中亦做好准备,紧接下令出发,虽然突然,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过问,在这里他权力至大,又何况有名料事如神,从来就不会做没用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六章 假扮使者,混入侯府
上一篇:
第四章 各为其主,悍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