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五章 彼此疑心,互相猜测
2019-07-07 16:19:57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叶安原定在顺天侯府逗留五天,他没有意思改变,魏大中也不勉强。
  萧展鹏亦坚持在叶安离开的时候才将那些证据交到叶安手上,以防有失。
  魏大中一样不勉强,他已经清楚萧展鹏的脾性,勉强不来。
  萧展鹏所以这样做当然是因为担心证据在叶安手上并不安全,他甚至有意护送叶安回京。
  对于萧展鹏的行动叶安完全不表示意见,好像完全明白到底是什么回事。
  最兴奋的当然就是蟋蟀了,在他的心目中,萧展鹏就是不是这种人,现在表现的这么有性格,当然是令他有志趣相投的感觉。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回到去不用说晋王也一定不会太高兴,萧展鹏这个官理所当然是做不下去的了,也理所当然跟飞燕一起。
  萧展鹏之前并不是这种人,命令一到,立即便赶回去,唯命是从,蟋蟀最是看不过眼,在他的眼中那得先看自己是否有空,其次就是自己是否有兴趣。
  他当然不明白什么规矩。
  飞燕的感觉与蟋蟀又是不同,但到底还是高兴的,之前她是担心萧展鹏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一定会很不快乐,也以为萧展鹏对官场仍然有些留恋,现在她终于发觉萧展鹏投身官场是另外一回事,也明白事理,知所取舍,不畏强权。
  萧展鹏近来的表现,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她梦想中的英雄偶像。
  魏大中看得出这些人的关系,也感觉到是什么回事,只是他不能够肯定。
  萧展鹏到底与司马长风是什么关系在他来说仍然是一个疑问,但从司马长风着昆仑奴侍侯萧展鹏这件事看来,他深感萧展鹏对司马长。风的重要。
  也所以他对萧展鹏并不放心。
  有关萧展鹏的一切他也曾着人去调查过,最令他怀疑的也就是萧展鹏一直都追随司马长风,绝无疑问是司马长风的心腹手下。
  司马长风若不是推心置腹,萧展鹏应该不会那样子追随他。
  对于自己的相术魏大中很有信心,他早已看出司马长风是反骨之相,早已提醒晋王小心提防,也自行安排好了自己的女儿一些防范措施。
  司马长风一直表现的忠心耿耿无疑令他很怀疑,到发现司马长风行动有异,他才松一口气。
  虽然他还未发觉司马长风有什么问题,但最低限度他已能肯定一点,司马长风的确有问题。
  他当然也看出萧展鹏绝不是反骨之相,但这是对司马长风还是晋王他却是不能够肯定。
  他能够用的人也并不多,精锐都集中去调查天衣与司马长风。
  回到顺天侯府,安顿好了叶安萧展鹏等人,经已入夜,魏大中方待思量什么奇谋妙计,派在燕王府的卧底童路便来了。
  童路留在燕王府经已多年,费尽苦心,已非常接近燕王,平时燕王的行动他都清楚,但没有必要他都绝不会将消息送出去,以免一个疏忽,泄露身份秘密。
  要安排一个这样的人在燕王左右并不是一件易事,魏大中固然紧张,童路也明白自己的重要。
  现在他竟然离开燕王回来,魏大中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也知道事情必定非常严重。
  童路是由秘道回来,但魏大中仍然小心将他带入密室才细问根由。
  “燕王曾经秘密离开王府南下。”童路说的第一句便已令魏大中惊心动魄。
  “到哪儿去?”魏大中追问:“是不是晋王爷的范围?”
  童路点头,拿出了一卷地图,手指着地图的一角,魏大中目光一落,立时变了面色。
  那卷地图正是晋王府附近的详图,童路手指的正是司马长风那天夜间的去向。
  谢方平虽然未能够跟踪到那所庄院,但对司马长风的去向却是非常清楚。
  魏大中一惊再问:“可知道他到那儿干什么?”他没有将谢方平跟踪司马长风的事说出来,亦希望童路给他的并不是那种答复。
  童路的回答令他很失望,童路道:“他是去见一个人,回来之后很开心。”
  魏大中接问:“你这是确实?”
  童路苦笑:“侯爷应该知道我是哪儿得来的消息,若非如此,属下也不会这样赶回来。”
  他这样一走以后是不可能回燕王府的了,魏大中也明白,童路虽然没有他的聪明,但肯定知所取舍,明白自己的重要性。
  “不出我所料。”魏大中叹了一口气道。
  童路反问:“侯爷知道燕王去见的是什么人?”
  “司马长风!”魏大中很肯定的:“我派了个人去监视司马长风,当夜他正是往那个地方去。”
  童路道:“可是司马长风是我们的人,燕王属下不是已经有一个天衣?”
  “但事实证明,这个天衣只是一个人,连遭挫败,手下相信已没有多少人。”
  “可是他的手下是倒在司马长风的手下。”
  “所以燕王发觉司马长风是可造之材,不惜亲身南下拉拢。枭雄到底是枭雄!”
  童路沉吟道:“司马长风真的是那么重要?”
  魏大中苦笑道:“他本领不错很好,但最与天衣相较,仍然有一段的距离,我们与天衣交手以来,他经已多次失策险为天衣所乘,只是我另有安排,才能够化危为安。”
  “在天衣的眼中却以为都是司马长风的安排。”“燕王眼中也是的,”魏大中叹了一口气:“看来我这样做是错了“。”
  “侯爷应该让天衣燕王知道,我们方面除了司马长风还有其他的高手。”
  “这样做有这样做的坏处。”魏大中又叹气:“第一是天衣会清楚我们的底细,其次就是司马风开始的时候也不会卖力。”
  “属下实在不明白,司马长风怎会背叛王爷?”
  “我看他是看出燕王实力雄厚,成功的机会比较大,所以抵受不住利益的引诱,”魏大中沉吟着道:“也许还有其他原因,一个人天生叛逆,始终还是要变成一个叛徒。”
  童路沉默了下去。
  魏大中随又道:“燕王爷虽然看不出司马长风的本领其实有多大,但不惜纡尊降贵,这么远跑去找司马长风,就是这一点,已足以令司马长风死心塌地,不惜卖命背叛的了。”
  童路忍不住又问:“这个人我们是否还能够再用?”
  “不能了,而且我们还要小心他是否会配合燕王的行动,对晋王爷不利。”
  “也许我们将这件事通知天衣,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童路突然眉飞色舞的道。
  魏大中知道他在想什么,淡然问:“你已经知道天衣是哪一个?”
  童路一呆:“属下无能,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天衣到底是什么人。”
  魏大中道:“这是天衣最成功的地方,也是天衣最失败的地方。”
  童路道:“属下不明白。”
  魏大中道:“一个人能够这么多年保持身份这样神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知道他的本来面目,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对付他。”
  “在隐藏身份方面他的确很成功。”
  “只怕燕王也不大清楚他行踪,否则应该对他绝对信任,不会找司马长风。”
  “也不无可能,燕王若是清楚,多少总有些口风泄漏出来。”
  “所以这也是天衣最失败的地方,他对别的人可以保持行踪身份秘密,对燕王却是绝不可以,连主人也不信任,又怎能要主人信任重用?”
  童路道:“可能他就是考虑到燕王会泄漏口风。”一顿接又道:“那最低限度也可以安排一个替身,有空便与燕王敷衍一番。”
  “没用的,这种人不容易相信别人,而且他必然自信燕王不能失去他这个得力助手。”
  魏大中一摆手:“到这个时候,这个人不说也罢。”
  童路道:“侯爷的意思是——”
  “为免后顾之忧,明天早上我便飞鸽传书,通知王爷那边立即下手,除去司马长风。”魏大中斩钉截铁的。
  童路道:“没有他,天衣若是再袭击王府——”
  “他也不会尽力对付天衣的,相反会坐收渔人之利,而且天衣一心要夺取不利于燕王的证据,这时候应该在附近。”魏大中轻叹一声。“他会亲自动手?”
  “会的,豹组也完了,他还有什么人能够用?”魏大中随又一声苦笑:“但豹组是否他最后的一批手下,却是没有人能够肯定。”
  童路说道:“但从燕王的拉拢司马长风,除非燕王真的完全不知道他的实力,否则他应该是实力见尽,没有多大作为的了。”
  “看来应该就是这样。”魏大中沉吟着:“到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当机立断,拼一个清楚明白的了。”魏大中绝无疑问是有这个决心。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六章 假扮使者,混入侯府
上一篇:
第四章 各为其主,悍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