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二章 身负重任,求友帮忙
2019-07-07 15:48:3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昆仑奴的说话一般人是听不懂,司马长风却是听得懂的,而且还能够说,单独与昆仑奴一起的时候,他就会说那种只是他们两个人才懂的言语。
  对昆仑奴的忠心他完全肯定,也所以对昆仑奴的说法他毫不怀疑,只是安排妥当,人算不如天算,中途杀出一个那么好奇、多管闲事的人,实在意料之外。
  可是他难免有些生气,责骂开始的时候所用的说话语气也难免有些重,但心情一稳定下来便立即控制的住,而且开解了昆仑奴几句。
  他完全了解这个人,知道用什么手段才能够令这个人忠于自己,不惜一死以报之。
  昆仑奴离开司马长风房间的时候,心情已完全平静,面上多少也有些欢容,与进见的时候当然有很大的分别。
  萧展鹏谢方平仇香丁磊他们一眼便看出来,但除了萧展鹏,其他人是不知道他日间去做过些什么事。
  当然萧展鹏也没有跟其他人说,自从知道了有内奸,他已经很小心。
  到其他人散去他才将昆仑奴拉过一旁:“事情都已经弄妥了?”
  昆仑奴深注了萧展鹏一眼,摇头,司马长风已经跟他说过,萧展鹏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你没有追上那只鸽子?”萧展鹏接问,有些疑惑,对司马长风安排他毫不怀疑,也清楚昆仑奴的一身本领。
  昆仑奴接触萧展鹏的眼神,已明白他的心意,双手一阵动作,很想将事情详细让萧展鹏知道,一直以来他也对萧展鹏很有好感,可以说,萧展鹏是除了司马长风,唯一将他当做一个人的人。
  他做得很仔细,也很费心思,萧展鹏就是看不明白,到底他是个习惯以说话来解释一切的人。
  昆仑奴看在眼里,最后无可奈何的垂下双手。萧展鹏伸手一拍他的肩膊:“追不到算了,头儿一定有更妥善的安排。”
  昆仑奴面露笑容点头。萧展鹏再一拍他的肩膊道:“你也很累的了,还不去休息?”
  昆仑奴手指司马长风的房间,摇头,他负责房间的安全,除非司马长风吩咐,否则他是绝不会去休息。
  萧展鹏完全明白,目光往司马长风的房间一转,点点头,正要离开,便听到了一下非常奇怪的声响。
  他的目光再转,转回司马长风的房间。
  声响也就是从那边传来,与他的目光转到同时,霹雳一声,一扇窗户碎裂,一股浓烟疾从房间内冒出来。
  昆仑奴的反应绝不慢,狂叫了一声,疾向那边冲去,他的轻功虽然不好,奔跑的姿势却能够完全发挥双腿的劲力,当真是箭也似。
  萧展鹏轻功相继展开,一只大鹏鸟也似向那边飞奔过去。
  他们冲到那扇窗户的前面,浓烟已然封住了整个窗户,除了浓烟根本看不到窗户内的情形。
  一声惊呼,也就在这时候在房间内响起,与之同时就是一阵有如骤雨也似的声响。
  萧展鹏分辨得出那一声惊呼。
  “天衣──”惊呼是这两个字,也肯定是出于司马长风的口。
  那刹那萧展鹏不由的心头一跳,他没有见天衣,却知道天衣的厉害,江湖上的传说,天衣杀人后的遗迹,已足以令他明白天衣的暗器绝非一般人所能够闪避。
  浓烟中连他也没有信心,司马长风又怎样?
  他没有多想,也没有考虑本身的安危。人剑穿窗而入,昆仑奴绝不比他慢,紧接跃入。
  房间内烟更浓,没有灯光,萧展鹏一跃而入,剑在最容易兼顾的位置。
  没有人向他袭击,他也只听到昆仑奴的呼叫声。
  昆仑奴在呼叫司马长风,完全没有考虑到本身的安危。天衣若是循声向他发射暗器,他绝难闪避得开。
  萧展鹏很明白昆仑奴的心情,并没有喝止,只准备天衣若是向昆仑奴采取行动,他便循声发动攻势。
  昆仑奴的呼叫声一些反应也没有,非独天衣,连司马长风也没有反应。
  房间外传来嘈杂的人声,其他人也显然被惊动,向这边奔来。
  昆仑奴的呼叫声越来越急,烟却越来越淡,一团火光突然在烟中亮起来。
  萧展鹏立时看见半身浴血的司马长风,身形一动,疾奔了过去。
  昆仑奴也很快的扑近,身子一转,挡在司马长风身前,目光炯炯,看样子已准备替司马长风接受任何的袭击,不惜一死。
  没有袭击,目光所及,也看不见其他人,只是地上墙壁上插着数十枚闪亮的暗器。
  要同时间发出那么多暗器并不容易,尤其是那些暗器有如鱼鳞也似,连拿上手也不容易。
  看见那种暗器,萧展鹏已明白来的是天衣,但天衣现在藏身在什么地方,他却是看不出来。
  烟雾渐散,火光越来越明亮,司马长风的伤口仍然在淌血,面容却已逐渐的放宽。
  他手中的火折子终于脱手飞出,飞至灯台上,穿透灯纱,燃亮了灯火。
  灯火亮着同时他半身一栽,眼看便要摔倒地上,萧展鹏手急眼快,及时扶住。
  司马长风一振精神,摇头:“不要紧,死不了。”
  萧展鹏不由追问:“是天衣?”
  “天衣并不是真正的无缝天衣,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若是真的天衣无缝,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司马长风说着,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神态是那么的愉快。
  他虽然受伤,却最低限度已证明了一点,天衣并非传说中的厉害。
  萧展鹏明白司马长风的心情,笑了笑:“天衣也有失手的时候。”
  “若非我的本领太好,便是他的暗器并没有传说中的厉害,不太难闪避。”司马长风大笑着:“能够证实这一点,受伤也是值得的。”
  萧展鹏点头:“那最低限度大家以后对这个人都不会再那么恐惧。”
  司马长风笑声了一顿,微喟:“可惜在浓烟当中,否则应该可以找到他暗器手法的破绽。”
  萧展鹏道:“他必须借助浓烟,可见得他的暗器手法也并不太高明。”
  “能够同时发出那么多暗器,却也不容易。”司马长风身子又一栽。
  萧展鹏目光再落下,方待说什么,司马长风又一声轻叹:“他突然跑到这里来暗算我,当然有他的目的,不管怎样,已经达到。”
  “什么目的?”
  “阻止我前往见皇上的使者。”
  “这──”萧展鹏忧形于色。
  “我若是倒下,还有你们,何况我现在还没有倒下。”司马长风打了一个“哈哈”。
  其他的人也就在这时候拥进来,谢方平丁磊仇香走在最前面。
  司马长风目光及处,面色一沉:“你们都跑到这里来,天衣若是前去袭击王爷,如何是好?”
  谢方平面色一变,转身奔出去,仇香丁磊也随即转身,司马长风目光再转,道:“你也去──”
  萧展鹏应声身形展开,一面向昆仑奴道:“你留在这儿。”
  昆仑奴根本没有动,在他的心目中没有人比司马长风更重要的了。
  司马长风也没有留下,随即扶着昆仑奴动身,往晋王的寝室走去。

×      ×      ×

  天衣并没有对晋王采取行动,司马长风扶着昆仑奴到来的时候,晋王的寝室已有如铜墙铁壁一样,经过狼组的袭击,那附近的防卫已重新安排。
  他看见司马长风进来,再细看司马长风的伤势,叹了一口气:“天衣真的是那么厉害?”
  司马长风道:“他的武功不见得怎样高明,只是一身暗器的确已练至出神入化,出其不意,再加上在浓烟当中……”
  晋王挥手截住了他的话:“你应该小心的,天衣即使再无可用的人,本身仍然有一定的攻击能力,随时都可以采取行动。”
  “属下该死──”司马长风垂下头。
  晋王冷冷的接道吧:“天衣的目的,除了对付你,应该就是在那些证据。”
  司马长风道:“属下知道证据的重要,已秘密收藏起来。”
  晋王沉吟着接问:“你能否将证据送到皇觉寺?”
  司马长风道:“属下尽力而为,死而后已。”话还未说完,身子已然一栽。
  晋王看着摇摇头。
  萧展鹏即时问:“这件事可否交给属下?”
  晋王目光一转:“除了长风,你是最理想的人选,由你负责,我也放心。”
  司马长风接道:“但若是只凭他一个人,要对付天衣可是不足够,丁磊、仇香、谢方平能够从旁协助,可就放心得多。”
  晋王沉吟着道:“也好。”
  司马长风又道:“只是他们都离开王府,天衣若是再闯进来──”
  晋王截道:“天衣只是一个人,截取证据与闯进来杀我两件事比较,还是截取证据重要。”
  司马长风不能不同意:“既然如此,昆仑奴也跑一趟好了。”
  晋王目光一闪道:“你若是不坚持将他留在身旁,以他的身手留在身边大有帮助。”
  司马长风笑笑:“属下虽然受伤,但照顾自己的本领还是有的。”
  晋王也笑了。

×      ×      ×

  等司马长风离开,晋王才问王妃:“以你看他伤得怎样?”
  “看他伤的都是要紧关节,要伤势完全康复,必须一段时间。”王妃冷静的回答。
  晋王沉吟着:“天衣应该是来对付我的。”
  “对付你容易,对付司马长风却是困难,何况一山难藏二虎,当然是除之而后快。”
  晋王明白的点头:“他若是再对司马采取行动,杀司马并非难事。”
  “他现在应该明白要杀司马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晋王说道:“司马的武功应该没有他的好。”
  “能够独力击杀旋风十七骑的人并不多。”王妃笑了笑:“他既然已经清楚司马的本领,当然不会急着再对付司马,是必以证据为重。”
  “他若是能够截取有关所有证据,再杀司马,又是另一番局面。”晋王叹息着道。
  “现在要看萧展鹏他们了。”
  晋王又问道:“你觉得萧展鹏这个人怎样?”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可惜他太接近司马。”王妃亦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总要有些人牺牲的。”
  晋王仰首向天:“有时我实在有些后悔。”
  “也许我看错,否则你就是若无其事,灾祸还是会降临的。”王妃摇摇头。
  晋王没有作声,燕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当然心中有数,否则以他的性情,事情也不会弄至现在这个局面。
  王妃也没有再说下去,晋王的心情她当然也很清楚,也所以她不惜为这个人一死。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三章 孤注一掷,出动豹组
上一篇:
第一章 夜袭王府,狼组被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