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八章 独闯王府,行刺成功
2019-07-07 16:29:0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昏到底降临了,在黄昏之前萧展鹏飞燕已买好了蟋蟀的棺木,雇了一辆马车,也就在漫天晚霞中起程,走向回家的方向。
  他们没有记忘蟋蟀曾经戏言死后想葬在什么地方,那虽然是戏言,他们总觉得能够达到蟋蟀的希望,总是一件好事。
  他们也准备将蟋蟀生前喜欢的东西都葬在蟋蟀的身旁,永伴看蟋蟀。
  飞燕并没有多说,每看见萧展鹏做一件事,忍不住便要流泪,她看出萧展鹏的内心痛苦绝不在自己之下,也看出萧展鹏对蟋蟀的感情。
  车声辚辚,走在马车旁边的萧展鹏飞燕一直都沉默着,是飞燕先打破了沉默。
  “萧大哥,你要怎样做?”
  萧展鹏目光一垂。
  “我知道无论我怎样做,你都绝不会反对。”
  飞燕道:“只要你认为需要。”
  萧展鹏道:“我要走一趟晋王府。”
  “要见司马长风?”
  “不错,这时候他应该动手的了。”
  “你要救晋王?”
  萧展鹏摇头:“也许他真的会是一个好皇帝,但现在这个皇帝也并不坏。”
  飞燕沉吟道:“你也相信现在这个皇帝的决定?”
  萧展鹏道:“也许他的决定是错的,但有本领做皇帝的人始终还是会冒出来的,只要他做到皇帝,也无论本性好坏,多少也会为自己辛苦取来的江山设想。”
  飞燕看着萧展鹏:“萧大哥,你终于明白了。”
  萧展鹏接道:“我也终于感觉到政治的黑暗和恐怖,但已经做了的到底已经做了。”
  飞燕点头:“人总是活在现在的。”
  萧展鹏道:“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很明白很认识司马长风。”
  “到现在你还是不明白。”
  “不错,但无论如何,司马长风到底是一个很成功的政客,将来总会有一番事业的。”
  “你不准备找他算账?”
  “完全没有这个念头,若说他该死,更多人该死,譬如我。”
  飞燕伸手掩住了萧展鹏的嘴巴,萧展鹏轻捉着她的手,摇头:“我只是说说,人若是说错了话便该死,更该死的了。”
  飞燕摇头道:“我就是不喜欢听到这种话。”
  萧展鹏当然明白飞燕的意思,飞燕现在就只有他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他的心里原是有一股怒火,要找司马长风算账,也就因为飞燕,因为蟋蟀临终的一番话,消去了大半,现在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知道应该怎样做。
  “我也不喜欢说这种话。”他微笑着:“只是有时不知不觉便说了出来。”
  飞燕道:“生死有命,既然命运是由不得自己控制,逆来顺受就是。”
  萧展鹏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也是唯有这样想,人总是难与天抗命的。”
  飞燕道:“所以我并不反对你回去晋王府,司马长风若是有心对付你,无论你跑到哪儿去,他还是会找到。”
  萧展鹏道:“若是我该死,无论怎样也是难逃劫运的。”
  飞燕道:“不见司马长风,你心上也必然是放着一块石。”
  萧展鹏没有作声,飞燕的话正说到他心里。
  不见司马长风,他日子一样过,只是心里必定有一件事放着,难得心安,而心安与否,固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见过司马长风,才算是有一个交代,这也是他做人的原则。
  他当然可以放过这个原则,但在能够不放弃的情形下,仍然想维持下去。
  飞燕完全明白萧展鹏,也明白只要自己开口,萧展鹏一定会答应,但最后她还是决定不表示任何意见。
  她喜欢萧展鹏,希望萧展鹏能够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萧展鹏当然也完全明白飞燕的心情,所以也不勉强自己,要怎样做便怎样做。
  飞燕突然又省起了什么,紧张的问道:“萧大哥,你以为司马长风会不会改变主意?”
  “不会的——”萧展鹏叹息:“他是那种人——喜欢受尊重、被信任。”
  “这样说,晋王魏大中这件事是很错的了。”
  “应该是,他们就是不清楚司马长风的性格,否则司马长风是不会背叛的。”
  “这也许亦是命运。”飞燕叹了一口气。
  萧展鹏亦只有叹气,飞燕看着他:“司马长风现在应该采取行动的了。”
  萧展鹏道:“也一定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他,他的武功也许不太好,但谋定而后动,一击必然中的。”
  飞燕点点头:“你应该清楚。”
  萧展鹏道:“晋王府内免不了一场杀戮,我到达之前,却也必然结束的了。”
  飞燕接问:“你一个人进去?”
  萧展鹏道:“一个人已可以。”
  飞燕道:“我明白。”
  萧展鹏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这一次进去晋王府会有什么结果,但实在不想飞燕再冒险。
  飞燕随又道:“我会在家中等你,一直等到你回来。”她说得很轻柔,却没有人听着会再怀疑她的决心。
  萧展鹏目光一转:“我会回来的。”
  他说得那么肯定,飞燕也是绝不怀疑他的决心,只顾虑司马长风会不会这样放他离开。
  但她还是不说出来。

×      ×      ×

  司马长风终于采取行动了。
  他推开门便发现两个侍卫在遥遥监视,但他没有理会,装作不见,身子半拖半走的,好像伤势仍然未痊愈,举步维艰。
  那两个侍卫紧盯着他,在他们的心目中,司马长风是重伤未愈,不良于行。
  司马长风也装得实在太像,在萧展鹏他们动身之后,他仍然保持受伤甚重,举步维艰的样子。
  这一点耐性他当然是有的。
  一直到他来到那两个侍卫身旁,他才转回原来没有负伤的状态,动手便是致命的杀着。
  他原就是杀人的老手,出其不意要击杀两个身手与他有一大段距离的侍卫,简直轻而易击。
  那两个侍卫发觉不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司马长风的一双手就像刀也似的切断他们的咽喉。
  手不是刀,却比刀更凌厉,只听两下骨碎的声响,那两个侍卫使当场气绝,咽喉断裂。
  司马长风不等他们倒下,身形便箭也似射出,射向那边的树丛。
  那儿守侯的另一个侍卫,他已经发觉司马长风击杀那两个侍卫,长刀立即出鞘,疾迎前去。
  刀快,司马长风的身手更快,凌空翻滚,一脚急落,踢飞了那柄长刀,在那个侍卫要高声呼叫之前,身形风车急转,另一脚踢到了那个侍卫的咽喉。
  另外两个侍卫立时从较远的地方窜出来。高声呼叫挥刀扑前。
  他们都是晋王的心腹,一批接连一批,形成一个完整的监视网,监视着司马长风。
  这个监视网司马长风早已看在眼内,也早已算准了距离,动作连贯,一气呵成,紧接扑向那两个侍卫,人在半空,暗器出手。
  那与天衣的暗器在构造方面当然有一段距离,可是由他手中发出,就是再普通的暗器也会变得不寻常,准确而凌厉。
  那两个侍卫才扑出,暗器便已射到,不偏不倚,正中要害。
  司马长风看也不看,身形继续掠前,直闯向晋王的寝室。
  他的房间原就是在晋王寝室外的附近,所以住得这么近,就是为了一直保护晋王的安全。
  晋王虽然因为魏大中的说话,对他已经有警戒之心,却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理由将他调离,但在寝室的附近却经已加重防卫。
  负责这些工作的侍卫都是晋王的心腹手下,也全部是魏大中一手训练出来。
  他们的监视绝无疑问经已非常严密,但严密不一定等于巩固。
  司马长风在他们到达之后经已摸清楚他们的底细,也已摸清楚他们的武功深浅。
  他一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也所以现在知道那些侍卫不是对手,仍然全力施为,一些也不敢大意。
  那些侍卫一个接一个倒下,如何阻挡得住司马长风的扑击,到司马长风来到晋王寝室的门外,院子里横七竖八都尽是尸体。
  十个侍卫在寝室门外一字儿排开,只等司马长风冲杀前来。
  魏大中的相术也实在不错,这些由他一手挑选出来的侍卫每一个都忠心耿耿,生死关头也不肯退缩,甘愿替晋王效命。
  司马长风仍然是小心翼翼的,他知道忠于晋王的侍卫便只剩下这十个的了。
  那十个侍卫到底没有司马长风的耐性,看着司马长风慢慢迫近,到底是忍不住冲杀上前。
  司马长风也正是要他们这样做,以静制动,他们这样冲杀前来,他更容易发现他们的弱点。
  暗器、剑,配合司马长风的身形变化,没有一击是白废无用的,全部都是一击致命。
  司马长风绝对可以迅速结束这一战的,但他却很轻松的处理这件事,只因为他知道这一战并非主要的一战,必须有所保留。
  那些侍卫并不知道,看见司马长风动作慢下来,也不觉慢下来,每一个都勉强有所表现,完全是单打独斗的方式去对付司马长风。
  这司马长风当然正中下怀,他看得很准确,每一击都是正中要害,省力而干净利落。
  一个接一个侍卫倒在他脚下,然后他将插在那些侍卫身上的暗器拔出来,动作很缓慢,尽量争取休息的时间。
  他知道接着来的一战必定很激烈、很费力,能够有充足的精神体力应付是最好的。
  王妃的身手到底怎样他并不清楚,他只是知道魏大中是一个内家高手,王妃这个魏大中的女儿自小习武,已得魏大中真传。
  他也知道天衣的手下已有多个倒在王妃的手上,天衣无缝的计划也就是由王妃瓦解,那些在他手上溜出来的天衣手下虽然能够闯进晋王的寝室,总是闯不过王妃的最后一关。
  令他最感遗憾的就是他一直没有机会看见王妃的出手,因此不知道王妃的武功特长。
  到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九章 兔死狗烹,政客末路
上一篇:
第七章 剪除天衣,奋不顾身